再见,秋风
作者 : 未知

  秋天,恐怕是最美好的季节了。   风儿常会在夜里开起派对,一会儿呼呼地高歌一曲,一会儿哗哗地邀请还没来得及落下的树叶跳上几步华尔兹。中场稍事休息,便又来敲打高层楼房住户的窗户。酣睡中的你被吵醒,刚要恼,转念想了想是风儿调皮,只能无奈睡去。风儿可不管那么许多,它吹过大地,吹过湖面,吹向天空,吹跑了热气,吹走了湿气,吹得星星在夜空中闪亮耀眼。
  秋风吹红了石榴。文静的石榴姑娘禁不住秋风总来捣乱。他一闹,石榴的脸上便泛起了红霞,心里也变得犹如水晶玻璃世界一般的晶莹剔透。每一个红白相间的石榴子里,都留下了一段秋风的耳语。是诉情?是嬉闹?是甜还是酸?
  秋风吹得桂子散落。月圆月缺,人聚人散。不知天宫中的桂树能不能年复一年禁得住吴刚的折腾。反正人间的桂子,岁岁此时便会乘着秋风洋洋洒洒落地生香。风借花影舞步蹁跹,花托风势浓郁绵延。张开手掌,安静地等待,可知落下的是桂子?还是心事?
  秋风把腊肠的油润吹出了鲜香。素净的肠衣,包裹住了肉馅儿、盐、糖、白酒和酱油,也包裹住了人们对即将到来的冬日的期盼。太阳和风这对组合拥有神奇的魔力――肥肉变成谦谦温润的玉公子,瘦肉则披挂上玫瑰色的罩裙,二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情到深处,满心欢喜。猛嗅一口,空中飘浮的是肉香?是酒香?是甜香?还是诸味混合而出的生活的香气?
  秋风吹得银杏叶黄。银杏树如果会说话,可以跟我们说说它的祖先曾见过的那些大家伙了――霸王龙呼啸而过,三角龙低头吃草,翼龙稍事盘旋展翅飞走。但是银杏树不说话,它高大挺拔地站在那里,纵看岁月变化,横看日出日落,闲看人世间发生的悲喜故事。它,只是安静地看着。银杏能够用来表达心意的恐怕只有它的叶子。深秋的风划过树梢,绿�~转眼金黄。银杏落叶的时间到了,它迎来了生命中最美丽的瞬间――旋转着、轻舞着。在风的帮助下,它终于亲吻到了自己的母亲。那一瞬,是秋的意义,更是生命的意义。
  再见,秋风。再见,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