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监测为基础 防控儿童青少年意外伤害
作者 : 未知

  关键词:伤害;儿童;青少年;监测;控制   中图分类号:R1;B845.67 文献标志码:A   DOI:10.19428/j.cnki.sjpm.2018.19090
  引用格式:彭娟娟.以监测为基础,防控儿童青少年意外伤害[J].上海预防医学, 30(9):721-722.
  意外伤害不仅影响儿童青少年的学习和生活,降低生命后期的生活质量,还会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的负担[1-3]。儿童青少年是意外伤害的高发群体,建立监测系统,规范监测方法,研究意外伤害的流行特征和疾病负担,可为制定有效的干预和防控措施提供思路和科学依据[4]。预防儿童青少年伤害的方法包括立法与执法、 产品改良、环境改良、支持性的家庭访视和推广安全器具、 教育、技能开发和行为转变、基于社区的项目、院前救护、急救医疗和康复等[5]。 业已证明行之有效的干预措施,例如儿童汽车安全座椅、自行车头盔等,在过去的30年里,使许多发达国家儿童伤害死亡率降低了50%[6]。
  伤害监测是指通过持续、系统地收集、分析、解释和发布伤害相关的信息,实现对伤害流行情况和疾病负担详细和全面的描述,从而为制定伤害干预措施,评价干预效果,制定伤害预防与控制策略,合理配置卫生资源提供可靠的依据[7]。WHO总部和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联合出版的《伤害监测指南》详细阐述了伤害监测的基本概念、原则,建立伤害监测系统的步骤、方法,以及有关国家伤害监测系统的具体实例等。自2006年,上海逐步建立和完善以医院为基础的伤害监测系统,在上海市松江区、闵行区建立了医院门急诊和产品伤害监测点,并建立覆盖全市16个区25家二、三级医院的伤害住院病例登记系统。
  社区调查是以人群为基础的流行病学研究, 它对横断面人群通过采用标准的办法如调查表收集信息来开展调查。以医院为基础的监测系统不能详细地描述伤害发生谱,一些损伤程度较轻、自行救治或通过其他途径获得救治等医院无法记录的伤害病例无法纳入到医院的监测系统中,从而低估了伤害的负担。而社区调查则能有效地弥补上述缺陷,通过社区调查能掌握人群伤害发生、死亡的流行特征,掌握伤害相关危险行为,描绘伤害金字塔,同时能够较为完整地估算出伤害造成的疾病负担。 以社区为基础的调查提供了有关伤害有用的基础信息,在某些情况下,地区规模的社区调查可能需要外推至更大的人群[8]。社区调查对于提供基线资料以及快速获得人群的数据是一种有效的方法,也是对医院监测的一个重要补充[9]。
  儿童青少年伤害防控的关键问题是了解儿童伤害的严重程度、最受影响的儿童群体、最常发生的伤害种类、伤害最多发生的地域、特别的危险因素,以及评价儿童伤害的政策等。对伤害进行数据收集和分析,可以有针对性地采取行动,基于监测数据制定科学的预防、控制和康复策略,推广经证实有效的干预措施。获取伤害信息的途径有多种,包括国家生命统计系统、以医院为基础的监测、通过社区调查和专题研究等。在很多情况下,以医院为基础的监测和社区调查是两种主要的伤害信息的获得途径。为了对儿童青少年伤害和死亡流行特征做出可靠的估计,需要结合数据收集系统,利用更为严格的医院监测数据和大量以社区为基础的调查,提高伤害数据的数量、质量和可利用性。
  本刊设专栏分期报道上海市近年有关儿童青少年意外伤害的相关监测数据分析以及通过社区调查、现场观测、新媒体调查等多种方式收集数据,进行以监测为基础的学校及社区人群交通伤害的研究,为制定伤害预防干预策略提供科学依据。《上海市中小学生非致死性伤害流行病学研究》一文采用多阶段随机抽样的方法,调查上海地区中小学生非致死性伤害发生情况和相关危险因素,结果显示上海市中小学生非致死性伤害发生率为9.3%,伤害发生的前三位原因是跌倒/坠落、刀/锐器伤及道路交通伤害;《上海市杨浦区2014―2016学年中小学生意外伤害流行特征》《上海市嘉定区2012―2016学年中小学生交通伤害流行现状》等多篇文章通过学校缺课缺勤登记系统内的学生伤害个案报告卡提供的信息,分析了上海地区多个区县学生伤害发生的原因、性质和临床特征等;《上海市电动自行车驾乘人员安全头盔使用情况现场实测》一文采用实地观测的方法研究上海地区电动自行车驾乘人员安全头盔的正确佩戴行为,为促进和完善相关立法提供依据;《基于微信公众号的电动自行车驾乘者佩戴安全头盔的知识、态度及行为调查》一文通过新媒体推送问卷链接,了解上海市居民对电动自行车驾乘者佩戴安全头盔的立法认知、相关态度及行为,结果显示上海市电动自行车安全头盔的配备率较高,但佩戴率一般,主要原因是�野受限、天气热和携带不方便等,提高电动自行车安全头盔佩戴率除依靠出台相关政策制度外,还需要改善产品性能;《上海某社区部分3~6岁儿童乘车安全座椅使用现况》一文采用问卷的方式调查儿童家长乘车安全知识、对儿童安全座椅相关知识态度及安全座椅的使用情况,结果显示儿童安全座椅使用率较低,使用过程中存在着不规范行为和认知误区;《上海市儿童安全座椅配备及使用影响因素的多层线性模型分析》一文采用整群随机抽样方法,研究幼托机构学龄前儿童家长儿童安全座椅配备和使用影响因素,结果显示不同幼托机构、个体间年龄、收入和出行频率的差异是儿童安全座椅配备率的相关影响因素。
  面对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的现实,应该进一步加强监测与研究儿童青少年意外伤害流行特征,特别是交通伤害的预防控制面临严峻挑战,应尽快完善相关电动自行车头盔立法,以减少电动自行车伤亡事故,关注儿童青少年意外伤害防控,保护祖国的未来。
  参考文献
  [1]SCHNEEBERG A,ISHIKAWA T,KRUSE S,et al.A longitudinal study on quality of life after injury in children[J]Health Q Life Outc,2016,14(1):120.
  [2]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Project,version 5[EB/OL].[2018-08-20].Geneva,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2002.
  [3]The Bellagie Group on Child Survival.Knowledge into action for survival.Lancet,2003,362:323-27.
  [4]陶芳标.儿童青少年意外伤害预防的可控性和优先领域[J].中国学校卫生,2018,39(2):163-166.
  [5]儿童和青少年伤害预防世界卫生组织(WHO)行动计划[M].全球儿童安全网络(中国) 译.上海: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6:10.
  [6]A league table of child deaths by injury in rich countries. Innocenti report card No.2[EB/OL].(2008-01-22)[2018-08-20].http://www.unicef-icdc.org/publications/pdf/repcard2e.pdf.
  [7]WHO.伤害监测指南[M].段蕾蕾,译.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8.
  [8]袁慧,王声��.我国伤害预防与控制工作的主要进展何展望[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2017,21(10):971-973,978.
  [9]WHO.伤害与暴力社区调查指南[M].吴凡,译.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16.
  (收稿日期:2018-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