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台州市农村地区环境卫生现状
作者 : 未知

  摘要:【目的】了解2016年浙江省台州市农村地区环境卫生现状,为政府制定政策措施提供科学依据。【方法】按照《2016年浙江省农村环境卫生监测工作方案》进行,选取台州市2个县的40个行政村200户农村家庭作为调查对象,通过查阅资料、访谈、现场调查等方法获得数据。【结果】生活垃圾统一收集占55.00%,其中集中处理占47.50%,焚烧占22.50%;村民家庭生活污水管道排放占80.50%,仍有7.50%的生活污水及20.51%的工业污水随意排放,主要排入河流和农田;卫生厕所占总户数的97.53%,粪便处理以进入排水系统为主,但仍有3.59%用于直接施肥;从未开展过除“四害”工作的村占30.00%;检测农田土壤40份,蛔虫卵检出率30.00%,检出活卵12个。【结论】台州农村环境卫生监测点污水处理率不高,病媒生物控制有待加强。
  关键词:农村;环境卫生;病媒生物;调查
  中图分类号:R127 文献标志码:A
  DOI:10.19428/j.cnki.sjpm.2018.18561
  引用格式:张海蕾,方家阳.2016年台州市农村地区环境卫生现状[J].上海预防医学,2018,30(9):764-768.
  Abstract: [Objective] The status of environmental sanitation in rural areas of Taizhou in 2016 was investigated and its evaluation,which provided scientific basis for the government to formulate policies and measures. [Methods] Acting on Zhejiang Rural Environmental Sanitation Surveillance Program in 2016,200 households from 40 villages in two counties of Taizhou City were randomly selected.By means of data consultation,personal interviews,field surveys and other methods monitoring data were obtained. [Results] In the course of implementation of the Program,the unified collection of household garbage collection accounted for 55.00%; its centralized treatment 47.50%; burning 22.50%,and domestic sewage pipeline emissions 80.50%. There were still 7.50% of domestic sewage,20.51% of the industrial wastewater discharge,mainly being drained into rivers and farmland.Households with health toilet accounted for 97.53% of the total; fecal treatment mainly entered the drainage system,but there was still 3.59% of it used for direct fertilization. Those villages accounted for 30.00%,in which efforts to eliminate ‘Four Pests’had never been carried out; forty samples of farmland soil were detected,ascaris eggs detection rate being 30.00%,12 live eggs detected. [Conclusion] Taizhou rural environmental health monitoring point sewage treatment rate is not high,and vector biological control work has to be strengthened.
  Keywords:rural areas;environmental sanitation;vectors;investigation
  农村卫生工作的发展作为新农村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促进和谐社会和建设新农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对农村可持续发展和农村环境、经济、卫生和社会等方面的改善均有重要作用。环境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基[1],近年来随着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环境污染对农村人群健康的影响已成为社会热点问题[2]。加��农村环境卫生建设,提高农民健康水平和生活质量,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农村的重要内容。农村厕所与粪便处理及垃圾、污水处理措施等直接反映农村环境卫生状况,也是衡量农村社会经济发展和居民生活质量的重要指标。本项目于2016年开展浙江省台州地区农村环境卫生现状调查,旨在掌握该地区环境危害因素,为政府及有关部门制定农村环境卫生改善规划提供科学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调查对象
  参照《浙江省农村环境卫生监测工作方案(2016版)》,采用简单随机抽样的方法,根据经济水平、地理环境、人口等因素,选择玉环县和天台县作为调查县,每个县按照东、西、南、北、中5个不同地理位置选择5个乡镇(不含城关镇)作为监测乡镇,每个乡镇选择4个行政村作为监测村,每个村选择5户家庭作为监测户,以保证监测对象的代表性。两个监测县共选择10个乡镇、40个村、200户家庭作为调查对象。   1.2 调查方法
  通过查阅资料、访谈、现场观察、实验室检测等方法,对各级监测点的基本情况、农村环境卫生、农村学校环境卫生、土壤卫生等相关情况进行调查及访谈,并填写统一调查表格。在40个行政村各采集农田土壤样品1份,对其寄生虫和重金属污染情况进行实验室检测。取得监测点监测户人口学资料、农村户厕与粪便无害化处理情况,垃圾和污水,病媒生物密度与防制情况,农村村容村貌与环境卫生管理情况等数据。
  1.2.1 土壤检测 土壤样品采集5~20 cm深表层土壤,在1 m2范围内按照5点取样法采集土壤混合为一个样品。蛔虫卵测定方法采用饱和硝酸钠漂浮法,参照GB 7959―2012《粪便无害化卫生要求》[3];铅、镉测定按照GB/T 17141―1997《土壤质量 铅、镉的测定 石墨炉原子吸收分光光度法》[4];铬测定按照HJ 491―2009《土壤 总铬的测定 火焰原子吸收分光光度法》[5];土壤pH采用电位法测定。
  1.2.2 统计学分析 监测信息、数据由监测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通过“全国农村环境卫生监测信息管理系统”进行数据录入上报,采用Excel 2010和SPSS 17.0进行统计学分析。
  2 结果
  2.1 基本情况
  2个县总人口数102.39万人,其中农村人口数72.62万人,占总人口数70.92%;总户数33.21万户,农村户数23.90万户。2县有垃圾处理厂2个,污水处理厂9个。各监测县基本情况见表1;垃圾和污水处理厂情况见表2。
  2.2 村镇卫生与卫生管理
  在环境卫生管理方面,40个调查村中全部设有专职保洁员,共127人,平均每个村有3.18人;139名兼职保洁员;39个村有环境卫生管理制度;36个村做过专门的规划;38个村开展了环境卫生相关的宣传教育;调查村的环境卫生经费投入总额为302.28万元,平均每村7.56万元,所有调查村均有环境卫生经费投入。
  40个被调查村中,2.50%为省级卫生村、20.00%为市级卫生村、77.50%是非卫生村;50.00%是有规划或项目建设的试点村,其中15.00%是新农村建设、12.50%是卫生城镇创建、4.00%是美丽乡村建设、4.00%是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和2.50%是农村社区建设。
  2.3 垃圾收集和处理情况
  40个被调查村中全部存在生活垃圾,13个村存在工业垃圾、1个村存在养殖业垃圾。生活垃圾的处理方式主要为集中处理(47.50%)和焚烧(22.50%),其次为再利用(17.50%)、填埋(12.50%)。集中处理指通过组保洁-村收集-乡转运-县处理模式。200户居民家庭生活垃圾日产量约为611.5 kg,其中591.7 kg(96.76%)投放到垃圾箱/池,19.8 kg(3.24%)投放到房子周围,未发现随意丢弃生活垃圾;收集方式以统一收集为主(55.0%),其次是定点堆放(45.0%)。13个村38家企业存在工业垃圾,日产量约17.691 t,主要处理方式为再利用(71.05%),其次为焚烧(13.15%)和其他(7.89%,原厂回收)。
  2.4 污水处理情况
  40个村的生活污水排放方式以管道排放为主(90.00%),其次是随意(5.00%)和暗沟(5.00%);主要排放到处理厂(57.50%)和河流(15.00%),其次是其他(12.5%,村污水池)、坑塘(7.50%)和农田(7.50%);13个村有工业污水排放点38个,日产量约59.89 t,其中处理后排放22个(56.41%)、直接排放8个(20.51%)、其他8个(20.51%)。
  调查的200户家庭,生活污水排放以管道排放为主(80.50%),其次是暗沟(11.00%)和随意排放(7.50%);排放地点以处理厂排放为主(48.00%),其次为河流(17.00%)、无害化卫生厕所(14.50%)和其他(7.50%)。
  2.5 厕所与粪便无害化处理情况
  40个村有卫生厕所[6]的共12731户,占有厕所总户数97.53%,其中三格式占99.50%、完整下水道式占0.21%、其他类型占0.29%;无双瓮、沼气池式、粪尿分集、双坑交替等类型;非卫生厕所209户,占总户数1.60%;无厕所114户,占总户数0.87%;公厕总数124个,平均每村公厕数3.1个(表3)。
  调查的200户家庭中195户有厕所,其中94.50%为卫生厕所(三格式98.94%、双翁式1.06%),3.00%为非卫生厕所,2.50%无厕所。室内厕所178个占91.28%;院内厕所6个,占3.08%;院外厕所11个,占5.82%。195个厕所中5.64%不清洁,12.31%有臭味,14.36%有蝇蛆,3.08%有粪便暴露。粪便处理以进入排水系统为主(77.95%),其次为其他(10.26%,排入村污水池)、排入沟塘河道(7.69%)和直接施肥(3.59%)。
  2.6 病媒生物控制情况
  40个被调查村中,开展过灭鼠、灭蝇、灭蚊、灭蟑螂工作的分别占67.50%、40.00%、40.00%和42.50%;�奈纯�展过除“四害”工作的有12个村(30.00%)。调查的200户房屋周围病媒生物孳生地以垃圾投放点(29.00%)和柴草垛(17.00%)为主,其次是污水沟(管)(9.00%)、猪圈(5.50%)、鸡/鸭/鹅圈(5.50%);调查厨房306间,发现蟑螂、鼠迹、苍蝇阳性比率分别为83.01%、20.26%和42.81%;家庭周围(30 m范围内)积水容器220个,其中27.00%的容器发现蚊虫幼虫。
  2.7 土壤污染情况
  在40个村各采集农田土壤1份,检测蛔虫卵、铅、镉和铬污染情况。蛔虫卵检出率为30.00%(12/40),检出活卵12个;土壤pH值范围为4.33~8.51,铅中位数为28.99 mg/kg,镉中位数为0.16 mg/kg,铬中位数为74.64 mg/kg,依据《土壤环境质量标准》[7],两调查县的土壤为二级标准(表4)。   3 讨论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台州对农村环境卫生管理总体投入力度比较大,尽管如此,仍然存在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首先,生活垃圾统一收集、处理率有待提高。生活垃圾统一收集只占55.00%,集中处理仅占47.50%、焚烧仅占22.50%。研究表明,垃圾焚烧致环境二次污染,燃烧过程中产生大量有毒有害气体,甚至可释放出具有致癌性、致畸性和内分泌毒性的二恶英[8],其可能对人类健康造成近、远期影响。
  其次,污水处理率有待提高。2个调查县具有污水处理厂9个,覆盖约44.69万的农村人口(61.57%)。监测村内有7.5%的生活污水随意排放入河流和无害化卫生厕所,有20.51%的工业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到河流和农田。任丽华等[9]调查发现,将生活污水排入化粪池,会导致粪便在化粪池中停留的时间过短而影响无害化效果。而工业污水含有毒有害物质,会通过食物链对人群健康产生影响[10]。目前改变农村家庭生活污水和工业污水乱排放现象,仍然是农村环境卫生工作的当务之急。
  第三,病媒生物控制工作有待加��。在调查的40个村中,仍有30.00%的村从未开展过除“四害”工作,而在开展除“四害”工作的村中灭蝇、灭蚊、灭蟑螂工作开展率也不到50.00%。病媒生物孳生地以垃圾投放点和柴草垛为主;在调查的306间厨房中,发现蟑迹高达83.01%;房屋周围27.00%的容器发现蚊虫幼虫,易造成病媒疾病的流行。蚊、蝇、鼠、蟑是我国主要的病媒生物,开展除“四害”工作,杀灭病媒生物,对预防和控制媒介生物性传染病的发生和流行有非常重要的作用[11]。所以,应加强对农村居民卫生宣传、健康教育和技术指导工作,积极控制病媒生物密度。
  第四,农田土壤寄生虫污染。检测的40份农田土壤中,蛔虫卵检出率为30.00%(12/40),检出活卵12个,平均每份有检出的土壤中均含有活卵1个,检出率高于朱慧慧等[12]的调查结果,在2006―2010年全国22个监测点农田土壤蛔虫卵总检出率(16.51%),也高于浙江省嵊州市张润松等[13]的调查,这可能与农户用人粪施肥有密切关系。土壤中存在蛔虫活卵,提示有寄生虫病发生的风险。因此,应加强粪便无害化处理、改水改厕、改造环境等措施,以切断蛔虫等土源性线虫的传播途径,保护人群免受感染。
  综上所述,建议该地生活垃圾实行垃圾定点堆放、统一收集,因地制宜建立垃圾集中处理模式,提高垃圾处理率;管理好村镇工业污水排放,探索农村工业污水处理的有效模式,有效治理工业污水,杜绝工业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到河流和农田;整治病媒生物滋生地,定期开展除“四害”工作,进行环境治理,及时处理房屋周围积水容器,减少积水,清除杂草,控制病媒生物孳生地,合理使用化学杀虫剂[14];开展环境卫生与健康宣传教育工作,提高农村人群环境意识,教育其管好垃圾、粪便,不乱排污水,提高全民卫生知识水平和卫生意识,通过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达到改善农村环境卫生、预防疾病、促进健康的目的。
  参考文献
  [1]杨克敌.环境卫生学[M].7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2:16.
  [2]冯亮.中国农村环境治理问题研究[D].北京:中共中央党校,2016.
  [3]粪便无害化卫生要求:GB 7959―2012[S].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2013.
  [4]土壤质量 铅、镉的测定 石墨炉原子吸收分光光度法:GB/T 17141―1997[S].北京: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1998.
  [5]土壤 总铬的测定 火焰原子吸收分光光度法:HJ 491―2009[S].北京: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2009.
  [6]农村户厕卫生规范:GB 19379―2012[S].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2013.
  [7]土壤环境质量标准:GB 15618―1995[S].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2006.
  [8]石惠惠.垃圾焚烧过程中二�f英的产生及其对机体健康影响的研究概况[J].辽宁医学院学报,2012,33(2):182-185.
  [9]任丽华,楼晓明,陈卫中,等.浙江省农村卫生厕所无害化效果现状调查[J].环境与健康杂志,2013,30(10):924-925.
  [10]钟梅格,唐振柱,黎勇,等.2011―2013年广西农村垃圾和污水处理监测分析[J].应用预防医学,2014,20(5):257-260.
  [11]吴瑜燕,龚震宇,侯娟,等.浙江省2011―2013年病媒生物监测结果分析[J].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2015,26(4):394-397.
  [12]朱慧慧,周长海,臧炜,等.我国农村土壤蛔虫卵污染状况监测及SWOT分析[J].中国血吸虫病防治杂志,2014,26(3):274-278.
  [13]张润松,刘锦卫,陈春华,等.嵊州市2012年农村环境卫生调查[J].浙江预防医学,2013,25(8):63-64,67.
  [14]王韶华,武峥嵘,徐友祥,等.2009―2013年上海市嘉定区病媒生物监测结果分析[J].上海预防医学,2014,26(11):595-598.
  (收稿日期:2017-11-13)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