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记者的住院日记
作者 : 未知


  前段时间,一篇名为《向死而生,一名记者的住院日记》的文章刷屏朋友圈,作者是某日报的首席记者严俊杰,长期的工作压力和不规律生活让他看似强壮的身体里隐藏着巨大的健康隐患。一场突如其来的住院经历,使他开始重新思考人生的价值。以下为其日记的部分摘录。 一.好好的身体,经不起检验
  2018年11月20日下午,我住院了。其实我没什么不舒服。前几日单位体检,抽血、化验、X光……一切顺利,唯独量血压的时候,护士的神情忽然不太好。量了两次,高压190,低压135。护士说,要不你去办个住院吧。同样的情景,一年前体检时也出现过一次,那次高压170。
  回家后,接到高中同学电话。同学是医生,一年前得知我血压数据的时候就“教育”过我,说我离死大概也就两三个步骤的距离,这次,他要求我立刻、马上去住院,而且千万不能慌,要一步步挪过去。
  又要快,又要一步步挪,这么矛盾的要求,让我拿着电话就笑了。不过同学语气严肃认真,我决定下午请个假,去医院看看病。中午吃饭,我老婆说,去看看终归是好的。 二.真得住院?
  2018年11月20日下午两点半,我到了中心医院,量了血压,高压195,低压131,医生神色不太好,让我出去坐20分钟再进来。然后事情开始朝著我预想不到的方向发展下去,血糖19.5严重超标,血脂严重超标,反正各项指标都不好。医生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当即给我办了住院。
  下午5点半,我被五花大绑,拴在了床上。手腕、脚脖子上着夹子,心脏部分贴了一堆管子,左手绑着血压仪,10分钟检测一次,右手打了留置针,接口处塞了两三个针头,打了好几种药物,这种状态,要保持12小时。用泵给我打了一种叫硝酸什么的药,结果打了不到10分钟,我就感觉心慌、手脚发麻,高压从190直接降到了140,整个人昏了过去,话都说不出来。
  老婆急忙跑去叫医生。我感觉一群医生护士出出进进,听不清楚他们说了什么。然后泵和药被撤了。撤了不到20分钟,我的血压又升回到190多,不过整个人舒服多了。老婆又去叫医生,医生进来一看说,还得把泵加上,把泵药的速度降低。护士说,这药得打一夜。
  这一夜,我都没怎么睡着,满脑子都在想,我这是怎么了,明明进医院的时候没有任何症状、任何感觉,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虚弱?医生说:“这才可怕,你血管相当于抱了个定时炸弹。可能咳嗽一下,血管就爆了。” 三.我打心眼里害怕了
  凌晨5点半,12个小时到。身上的监护仪器被撤掉。老婆心疼我,一大早给我买了烩面。吃完两小时测血糖,高达20多,又被医生批评,说我乱吃东西。住院前,右腿有一处毛囊炎。过去就是个小白点,等汗毛长出来了,炎症就会消失。结果这次毛囊炎不仅没好,而且创面越来越大,已经有三个硬币大小了,明显感觉皮下有脓。住院第二天,老婆跟医生说起这事。医生大惊,说这是糖尿病足,必须要赶紧治疗,如果控制不好细菌,可能会截肢。晚上,医生通知我第二天外科医生会来会诊,看我的腿部伤口;内分泌科医生会来会诊,诊治我的糖尿病。
  夜里,我一个人睡在病房里,辗转难眠。一个健康小伙子何以在三天内成了病床上的“宝贝”,接连让各科专家来会诊?
  大概这一年,早上起床总会头疼,以为自己感冒了,吃点感冒药就过去了,实际上,是身体在向我呐喊。大概这半年,晚上睡觉总是盗汗,有时候一夜要睡湿两个枕头、四个面,我以为是因为老熬夜抵抗力下降,不知道这也是身体给我的预警。大概这三个月,我体重不明不白降了10斤,我以为是身体机能变好了,实际是糖尿病上了身。大概这段时间,我每天出去工作,一上午要喝5瓶矿泉水,我只以为是身体负荷变大了,没想到也是糖尿病在作祟。
  想到这些,我懊恼不已。想着我出院以后,一定要去站点接豆瓣儿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好好跟他聊聊天。一定要回家给豆丁讲讲故事,陪他过个愉快的傍晚。一定把健身房的锻炼捡起来,把奶茶戒了,把酒局戒了,把熬夜戒了,把一切不好的生活习惯都戒了。
  医生的话,让我打心眼里害怕了。 四.重新认识生活的美好
  吃药、打针、积极接受治疗,我的病情在好转。医院里的病人来来去去,眼看着已经换了一拨,空床马上就会被填满。我所在的心内三科50多名病人中,我最年轻。除了我,再也没有40岁以下的病人了。
  医生恩准我可以在不打针的时候出去转转。我开始和老婆牵着手,去逛逛鼓楼附近的专卖店。或者沿着东街走到东门桥,再不然在四中门口徘徊两步。再后来,可以打完针回家吃个午饭,吃个晚饭。只是要保证,每天必须按时回去测血糖。胰岛素的量持续下降,早上10个单位,晚上8个单位。血糖指标还不错。
  我开始发现生活里的一些美好,那是我以前从没注意到的。比如平日里,东街的阳光真的很好,很多人坐在路边的阳光里聊天,岁月静好。荆州街的梧桐树高大挺拔,树叶斑驳,竟也十分好看。南湖广场上,放风筝的老人很多,天上的风筝飞得太高,只看得到一个小黑点。豆瓣下了校车,往往要站在路边,看一会儿正在施工的挖掘机才肯开心回家。
  我暗暗下决心,要留住这些美好。按照医生的要求,我更积极地配合治疗。12月2号,住院第13天。所有检测指标合格,一切指标回归正常,我正式出院。拔掉留置针,走出医院大门那一刻,如释重负。
  重新审视来时的路,知道自己为何走这一遭,我才能更好地走接下来的一段路。现在,我开始学习高血压、糖尿病的治疗知识,购买了血压计、血糖仪,自己监测血压和血糖。我重新联系了健身房的教练,开始安排锻炼。我每天会计算每顿饭的卡路里和升糖指数,自觉规避会引起麻烦的食物。
  我不再那么拼命去工作挣钱。拥抱生活,善待身体,才有一切可能。向死而生,不是活过来就好,而是知道了死的可怕,才要学会如何更好地活着。
  (摘自《襄阳日报》2018年12月26日)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