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亲爱的爸爸

作者:未知

  小栓会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喊“爸爸”。会走路了,就去街上喊。如果是别的孩子在街巷里乱喊,应和声一定会此起彼伏。而小栓喊的,却无人敢应,谁也不敢占这个便宜。小栓的妈妈是单身,一直是。
  小栓漫无目的地满街喊了三年多,从没有应答。他妈说,别喊了,傻子才这样。小栓说,我要找爸爸,傻子才不找。
  老栓那时还是大栓,刚刚一家人调到这里工作,傍晚领着六岁的儿子出来逛街。一眨眼,调皮的儿子不见了,大栓子急得在横纵的街巷里找,突然隐约听到有人喊“爸爸”,赶忙边答应,边顺着声音跑过去。
  小栓看到霞霭中一个高大的男子朝他走来,又喊,爸爸!大栓看见一个孩子身影,不由地又“哎”了一声。小栓小跑着扑过来,抱住了大栓的腿。
  不是儿子。大栓还是抱起小栓,明亮亮的黑眼睛,红红的厚嘴唇,右耳旁多着一个肉疙瘩。大栓伸手摸摸自己右耳旁的肉疙瘩--拴马桩,这个肉疙瘩的俗称。小栓也看到了大栓的拴马桩,伸出小手也来摸,摸完大栓的,又摸自己的,然后紧紧地依偎在大栓的怀里。
  顽皮的儿子出现了,问大栓,这小屁孩儿是谁?
  大栓说,不知道。
  小栓还是紧紧地依偎着他,喃喃地喊,爸爸,爸爸!
  大栓说,我不是你爸爸。
  小栓说,你是爸爸,就是爸爸!我终于找到你了!
  大栓说,我送你回家吧!
  小栓说,我要爸爸一起回家,妈妈也等爸爸回家!
  到了小栓家,小栓依旧拉住大栓不放,小栓妈妈说,对不起,是我没能给孩子一个爸爸,他,太想有个爸爸了。
  大栓抹了下眼睛说,我是新来的小学校长,可以让孩子去找我玩儿。
  当小伙伴们再奚落他没有爸爸时,小栓就跑来学校,把大栓拉去,指给小伙伴们看,这就是我爸爸!
  小伙伴们说,不像。
  怎么不像?这条街只有我和爸爸才有这个!说着,小栓一指自己耳旁的拴马桩,又踮起脚尖指大栓的耳旁。
  伙伴们还是不死心,说爸爸都是给自己孩子买玩具的,你的玩具呢?
  小栓望向大栓,大栓望望小栓黑亮的眼睛,你要什么?
  小栓一指街边的店铺,我要一支枪!
  那是塑料的能打得啪啪响的仿真冲锋枪,足以让孩子成为孩子王的一支枪!那样的一支玩具枪要二十块钱呢,当时的二十块钱可是能中大用场的呢,要知道大栓的亲儿子嚷嚷了很多次都没舍得买。
  那个枪啊……大栓迟疑着。
  小伙伴们说,看,是假的不?
  大栓说,我是再想,是现在买这个小的呢还是将来你长大了买个更大的呢?
  我现在就要这个小的!
  好,老板,拿一支!
  小栓神采飞扬地扛着冲锋枪走了,大栓满脸歉意地掏出工作证,我是小学的校长,一会儿给您送钱来。
  小栓隔三差五来学校找大栓。大栓老婆也在学校里当老师,她听了孩子的身世,也抹了把眼睛,拿出糖果给他吃,还把儿子的衣服穿在小栓的身上。有时小栓来这里玩上一天,傍晚才恋恋不舍地回家。老婆半开玩笑地对大栓说,这不会真是你流落在民间的儿子吧?大栓就急赤白脸地说,我的履历你哪一点儿不清楚?老婆就说,看你,这么大个爷们儿,都经不起一句笑话儿。大栓说,说是你私生子,行吗?
  大栓再没有答应过小栓的呼喊,小栓却从没有停止对大栓的尊称,反倒是渐渐长大的大栓儿子几年也喊不了大栓一声爸爸。大栓对嘴唇上毛绒绒了的小栓说,我真不是你爸。小栓说,我知道,爸爸。大栓说,知道就别喊了。小栓说,那我就没有爸爸可喊了,我还是喊你爸爸吧,好吧爸爸?大栓摸摸小栓的头说,喊我叔叔,喊老哥哥也行。小栓说,那怎么行,爸爸就是爸爸,咱俩都有拴马桩,哥哥都没有呢。大栓笑了,是的,咱俩有缘分呢。
  有时,小栓调皮了,需要家长去见老师,小栓就直接来请大栓。大栓老婆就说,我去吧。小栓说,不,我要爸爸去。大栓老婆抖着酸酸的牙根儿笑,好,让你亲爸爸去!大栓就灰溜溜地从她面前走了。
  亲生儿子去了美国读书工作,大栓慢慢成了老栓;小栓长成大栓,摆摊卖菜,娶妻生子。一次大栓对老栓说,爸爸,您这个儿子没什么出息。老栓顺口说,别这么说,你本来就不是我的儿子。老栓就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大栓。老栓又想念他,跟老伴说,好长时间没见小栓了。老伴说,年轻人忙,不能和咱退休没事儿的人比。老栓說,以前他不也忙吗,可三天两头跑来。就跑去看大栓。大栓见老栓来了,眼圈儿红了一阵子,说,您腿脚不利索了,还是我去看您吧!
  病歪歪的老伴走了,儿子都没能回来。送走老伴,老栓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大栓就经常来看他,手里提着水灵灵的青菜。老栓说,我给钱。大栓说,都是卖剩下的,给什么钱。老栓指着黄瓜说,顶这么黄嫩的花儿会是剩菜?有时大栓来不了,就打发儿子来看他。大栓儿子问,您是我亲爷爷吗,怎么不一样的姓呢?老栓紧张地说,我是你爸唯一的爸爸,怎会不是亲爷爷?来,坐下陪爷爷说话儿!
  老栓重症住院,大栓不分昼夜地照顾他。老栓拉着大栓说,我死后,房子就给你。小栓摇摇头,还是给您儿子吧。老栓老泪纵流,说,那你可图个什么,我真不是你爸爸,我一个孤老头子,无权无势无钱,你比亲儿子付出的还多,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幸福的晚年。
  大栓握住老栓干瘦的手,牵引着这只手摸向自己的拴马桩,他的手也轻轻摸住老栓的拴马桩,目光晶莹地笑,我知道,咱俩真没有血缘关系,但我要谢谢您,是您给了我一个有爸爸的幸福童年,给了我一个有爸爸的幸福人生,爸爸,我亲爱的爸爸……
  摘自《天池小小说》
论文来源:《幸福·悦读》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71824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