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让孩子为自己的“麻烦”负责

作者:未知

  带女儿童童到草原玩儿。
  在一个滑草俱乐部,正走着,童童兴奋地喊:“妈妈快看,圣诞袜!”我看向她小手指着的方向,居然是一块样子有点像袜子的石头。除了孩子,谁能把这么不起眼的石头和圣诞袜联系起来呢?我赞叹道:“哇,还是一只鼓鼓的、装满糖果的圣诞袜啊!”“嘻嘻,还有巧克力呢!”童童一边笑着一边弯腰用力把石头抱了起来。
  我和老公相视一笑,耐着性子等她看个够。没想到,她把石头抱起来便没打算再撒手,说要抱回家。
  老公劝她:“我们要走很远很远的路,还要玩好多项目,这个不能带,太沉了。”“不要,我就要带。”童童不肯放弃。我也劝她:“宝贝儿你想啊,如果留下这块石头,就会有更多路过这里的小朋友看到这只圣诞袜,岂不是更好吗?”她依然坚持,还把小脸一扭,小嘴一噘,一副很不开心的表情,眼泪也快掉下来了。
  事情陷入僵局,我们都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童童哀求道:“让我带走好不好,本来就是我发现的,我要带回去给老师和小朋友们看看。”
  我想起了一个月前的一个周末,我们带童童坐公交车到郊外小河边玩儿。在河边,我们看见一截断了的树枝,看样子像是被哪个顽皮的孩子刚折下来的,绿绿的叶子还在迎风起舞。我不由得嘟囔了一句:“谁这么没公德,简直是破坏大自然。”童童听了怜惜地看着那截树枝说:“妈妈,我们把它带回家吧!”那段时间,她看见什么都想往家带,家里简直成了垃圾场,我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道:“不行,它都快比小汽车大了,怎么带?再说了,带回去干什么?”“就要带嘛,你看它多像孔雀的翅膀。”我坚持:“像凤凰的翅膀也不能带……”
  最后,我把她强行拉走,愉快的周末也像那截树枝一样被破坏了。
  为此,童童念叨了好几天,还向老师告了状。
  接她放学时,老师跟我谈话:“5岁的孩子已经有了承担责任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为什么不试试放手,把决定权交给她,让她自己去解决,去取舍呢?她拖着那么大的树枝,肯定上不了公交车,到时候她自然就知道了应该怎么做。我们大人能把各种冲突联系并想象出来,孩子还做不到。得让她去试,去经历,如果那时她还闹,你再跟她讲道理也不迟。而且,很多时候孩子想要一个东西,并不是要长期拥有,只是一时的兴趣。”
  现在,这块石头和那截树枝的状况如出一辙,那就按老师说的试试吧,把决定权交给她。
  我和老公交换了意见,同意童童带上这块石头,但有个条件,必须自己抱着,我们不会帮忙。
  她听完扭头大步往前走去,像是从来没指望过我们帮她一样。
  骑马时,她看看手里的石头,看看我,明显是想让我帮忙。我立即摇了摇头。她犹豫了片刻,转身走向一位工作人员,请他帮忙照看。
  玩CS枪战时,她一只手抱着石头,一只手拿枪,刚一上场就被“击毙”了。我看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硬是憋着没流出来,也就沒给她说泄气话,任她不服输地把石头越抱越紧,尽管一眼就能看出她累得够呛。
  滑草时,童童先抱着石头乘电梯到了山顶。准备往下滑时,负责安全的工作人员对她说:“小朋友,石头是不能带的,万一抱不紧,石头从上面滚下去,会伤到人的。”下去的路只有一条,意味着她必须丢掉这块石头,后面的人都在排队等候,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决定。
  我们以为她会大哭大闹,正搜肠刮肚想着怎么安慰她,她却把我拉出队伍说:“妈妈,你给我和圣诞袜拍张照吧,留个纪念,这样我也可以给小朋友们看。”然后,我们看她平静地拍照,把“圣诞袜”放好,跟它道别。
  就这样,一场潜在的风波尚未掀起就平静地结束了。
  我在想,这段时间,她经过了怎样的思想斗争,内心又是怎样一点点变化的呢?如果没有滑草,她会不会真的一路把石头带到车上,或者像老师说的,她只是想短暂地拥有,回去的路上就可能丢下?
  但至少我知道了,面对孩子的小麻烦,不必大动肝火,强加干涉,只要把麻烦丢给她自己,让她去承担,也是一个解决的办法。
  很多时候孩子的麻烦是给自己找的,人家乐在其中,只是我们有时候会错误地把麻烦给揽过来,才真正变成了麻烦。而对孩子来说,却被剥夺了快乐,还要落一个“麻烦精”的骂名。家长是不是该自我反思呢?
  〔编辑:冯士军〕
论文来源:《妇女生活》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73371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