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对比解读《呼啸山庄》与《简爱》中的女性形象

作者:未知

  摘要:《简爱》和《呼啸山庄》是19世纪女性意识觉醒的代表作,同一个世纪,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女性形象。《简爱》和《呼啸山庄》分别讲述了女性的意识觉醒,追求爱情永不妥协的精神,她们在成长的道路上不卑不亢、不屈不服、自尊自强,以此摆脱世人的束缚,追求自由。这两部作品堪称女性主义的经典之作,至今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勃朗特两姐妹也成为世纪文坛两颗璀璨的明星。
  关键词:艾米丽·勃朗特;夏洛蒂·勃朗特;简爱;凯瑟琳;女性主义;自由平等
  《简爱》和《呼啸山庄》是两姐妹的代表作,这两部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一定的相似性,都是表現女性的自尊与自强以及对真善美的追求,在当时的社会具有一定的先进性,然而勃朗特姐妹在叙事风格以及艺术手法上还是截然不同的,不仅在人物性格上,而且在人物命运的安排上都有着明显的差别,代表着不同的女性观点。
  一、人物命运的不同
  《简·爱》是一部带有自传体色彩的小说。在英国维多利亚初期,一位性格倔强、具有反叛思想的女性简·爱,从小生活贫苦,父母双亡,不得不寄住在舅舅家,唯一疼爱的舅舅却也离开了她,之后,每天受尽了舅母和表哥的虐待和欺辱,少年时代被送到罗伍德寄宿制学校,本想着可以离开家,离开舅母的虐待,但是在学校里却也受到了折磨。终于折磨的日子到头了,她长大了,被应聘到桑菲尔德庄园做家庭教师,自强自立,不卑不亢,好的生活终于慢慢浮现。慢慢地,她与庄园主罗彻斯特产生了爱情,本以为会好好地生活,但是在那个充满不公的时代,她和罗的爱情真是一波三折,充满了戏剧性。相爱的人总会有好结果的,终于,她和罗走在了一起,这时候的罗被烧致残,简也并没有放弃,选择了平等的爱情,维护了自由的平等。简·爱和每一个人都一样,走的是一条艰辛的路,没有任何人引导,没有光明,只有自己在黑暗中前行。路是走出来的,艰难的道路,处处碰壁,艰苦的生活并没有让简·爱气馁,虽然内心也是自卑的,但是她知道只有努力走下去才能改变自己,改变现状,她相信光明的一天会到来[1]。《呼啸山庄》的主人公凯瑟琳是个骄傲、内心充满狂热的女性。在当时吉卜赛儿希斯克利夫被山庄老主人收养,老主人死了之后,他受尽主人儿子的欺负,这时候,凯瑟琳却不一样,而是欣赏、关心他,在所有人都对他不理不睬的时候,凯瑟琳给了他关爱,以致于他对凯瑟琳产生了浓厚的爱情。不是有爱情就会在一起的,英国初期,世俗的等级观念彻底摧毁了他对她的爱,当然,他也是个不卑不亢的少年,他决定走出去,提高自己的地位,来点燃希望。绝望的他回来的时候,上演了一幕幕让人发指的举动,他们为爱而生,为爱而死,坚定自己至死不渝的爱情观。而凯瑟琳的出身并不困顿,她是呼啸山庄的古老的肖恩家族的小姐,最喜欢使自己显得高高在上,喜欢做主角,对于父亲不喜欢的事情她都喜欢去做,炫耀自己的能力,也是从另一方面来挑战父权,对整个男性社会做出否定,对社会的性别认同表露自己的观点。她的环境使她意识到“嫁给希斯克利夫就会降低她的身份的,会被男权社会所摒弃”,她想到就可怕,这么一个不甘示弱的女性怎么会善罢甘休,她想到了嫁给林顿,这也就意味着社会的
  认同,天堂的到来,又安全,又舒适,慢慢地,她失去了自我,在社会的影响下,她内心的焦虑下,她最后选择了嫁给林顿,也从另一方面诠释了向男权社会的妥协。虽然得到了高贵的权利,但是内心却是空虚的,精神受到了创伤,沉默、抑郁早已是家常便饭。慢慢地,凯瑟琳感到恐惧,慢慢地疯癫起来,失去自我,她认识不到自我,即使在严寒的天气里一再要求打开窗户,她觉得自由离她越来越远,这种伤害使得她发疯、大笑。父亲的折磨,社会的不公,凯瑟琳还是死去了,临终时的她脸色苍白,嘴唇发白,一颗狂热复仇的心在脸上表现出来,她觉得她没有完成追求女性权利的愿望,希望希斯克利夫代替她,继续追求。就这样,凯瑟琳死了,她的灵魂飘在了原野上,去继续着自己以男儿生的女性,帮助女性在社会中无法完成的心愿。二者的生活都是悲惨的开始,却以不同的方式来诠释自己心中的不满[2]。
  二、性格的差异性
  《简·爱》和《呼啸山庄》都是在表达女性思想的觉醒,对男尊女卑的不满,对生活不公的反抗。《简·爱》的女主是个孤女,在那个时代并不是一个温柔的淑女,长相平凡,地位卑微,从小内心都缺少父爱母爱,再加上舅母表哥对她的虐待,更让她看透这个社会是多么的冷血无情,作者成功地塑造了一个不安于现状、蔑视权贵、追求平等、敢于抗争的女性。简·爱的勇气是女性中少有的,她的勇气令世人惊叹,一个热爱劳动、对生活乐观、自强自立的女性,她的魅力也就是这样呈现出来的,不管周围的环境再怎么恶劣,她都直接面对,为了自由,她比更多的人优秀,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呼啸山庄》更多的是表达爱情的无奈、生活的叛逆。凯瑟琳面对爱情也是不卑不亢,不屈服于父权社会给她的束缚,宁死也不愿意屈服,来表达自己摒弃传统道德标准的思想。这是一个血液里流淌着不安和野性的人,不断追求自由和内心的感情,死亡对她来说不算什么,活着就要活得有尊严,活得潇洒,只要能自由,死亡并不可怕。虽然二者都是代表女性的作品,但是本质上还是有一定的差异的。《简·爱》更多的是呼吁面对困难要不屈不傲、勇于坑争的精神,是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简·爱凭借着自己的经历和命运,凭借着自己的人品和原则,越是困难,越要抗争,顶住了各种压力和诱惑,从盖茨海德到洛伍德,从桑菲尔德庄园到莫尔顿,这一路走来,简·爱的一生都在与命运作斗争,复杂的内心矛盾,跌宕起伏,她知道,只有这样,才会有一丝的希望,面对舅舅的离世、舅母的虐待、表哥的残暴、校长的冷酷无情、对自己有一丝温度的罗彻斯特先生,她都没有一点软弱,在知道自己要和没有爱情的表哥圣约翰结婚的时候还依然不卑不亢,捍卫自己的尊严。顽强的努力终归是有回报的,简·爱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理想,获得了自己的爱情,和罗彻斯特幸福地在一起生活[3]。
  三、独立意识的追求体现
  社会终究是社会,在那个男性至上的社会环境下,女性想要通过自己改变自身命运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在传统风俗、宗教观念以及资产阶级道德准则的压迫下,改变现状的愿望也只能是一种理想状态。在当时,女性有着教育与阅历的局限,他们会不自觉地被传统的观念所束缚,他们想要在自由平等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但却势单力薄,力不从心,所以她们只能被置身于一种矛盾的境地。虽然没能达到理想的状态,但在当时,在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女性心中都有着更广泛的政治领域的觉醒,想要摆脱贵族群体,追求自由,却又被孤独的恐惧侵袭,表现出软弱,而陷入无法自拔的孤独中,想要摆脱宗教束缚,却又不得不把宗教精神作为精神的寄托,面对自身的爱情和婚姻却又是不知如何是好。一切表明,女性将自身放在了附属地位,将自己的生命牺牲在了男性的身上,她们想要抗争却又无力,想要追求自由,却又有着太多的无奈,所以她们的自由解放意识处于自发阶段。简·爱自幼便是一个有着独立思想与意识的女性,她在经受了种种折磨与生活的坎坷之后,对尊重有了更深切的渴求。尽管她长相平庸、生活贫穷,但是她身上具备勤劳、善良等美好品质,她从来不会看轻自己,也不为自己的身份而感到卑微。在她的思想意识里,不管身处何种地位,做何种职业,人与人都是平等的,她的这种人格魅力感染了罗切斯特,之后两人相爱、结婚,而当简·爱发现罗切斯特结过婚的真相之后,毅然决然退出了这段爱情,哪怕失去爱情,失去所爱的人,也绝不忍受欺骗与感情的不专,这是她自尊、自强的表现,她的这种精神令读者深深折服。而凯瑟琳与简·爱在这方面是有所不同的。她的家庭环境使她成长为一个带点任性
  的富家小姐,她所追求的尊重与简·爱是有所不同的,她希望得到社会的认可与别人的高度赞扬,渴望在名誉与地位这些外在条件方面得到关注,可见她的自尊还只是停留在对外在事物的追求上。这与她的出身环境是密不可分的,自小而来的优越感让她对功名利禄产生了欲望,她嫁给林顿,并真正享有了她所认为的自尊,然而她的内心是极为痛苦的,这就是她为那点虚荣心与优越感付出的代价。凯瑟琳与希斯克利夫的爱情彻底破碎,她的心中仍然幻想着与心爱的恋人继续相爱,然而这一切都不再可能,这种痛苦每天都在折磨着她,身体也每况愈下,最后走向了生命的终结。从某种程度上看,这也是一种解脱。简·爱与凯瑟琳对爱情的向往与执着是具有一致性的,但是她们的命运却不尽相同,这一方面是出身环境对她们性格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她们在对独立意识的追求上,追寻的对象的不同。但是,无疑她们都是独立女性的代表。
  结束语
  《呼啸山庄》与《简·爱》这两部作品经久不衰,至今学术界还对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有着不同角度的探析,其艺术价值与思想价值都是值得发扬与继承的。透过这两部作品,我们可以看到在当时社会环境下女性的心理以及对独立意识的追求,在当今仍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经典。
  参考文献:
  [1]石文.《简·爱》与《呼啸山庄》女性意识对比探究[J].黑河学院学报,2018,9(10):145-146.
  [2]刘涛,邓云华.《简·爱》和《呼啸山庄》里隐藏的“爱尔兰情结”[J].湖南社会科学,2018(05):171-177.[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9264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