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给爱情一套房子

作者:未知

  1
  我至今仍然住在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县里这个有些破旧,但正在逐渐发展起来的县城。从单位到住处全程需要40多分钟,路程虽远,我却疯狂地喜欢。
  每天清晨,坐在204路公交车的后窗口,闻着新鲜的空气,看着玻璃窗外闪过的枝桠,开始一整天的好心情。晚上,仍然坐在车子后窗口,任晚风吹拂,闭上眼睛睡上一觉便到住处。我很是享受这种路上的写意生活的。同事们经常提醒我:“住县城太远,何不选择住在市区?”我总是淡然一笑,说自己迷恋上了一种生活,或者说习惯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路上的生活。在路上看手中书、看窗外景,看不同表情的各色人等。
  读大一时,某个黄昏看着一对老夫妻在霞光下欢声笑语携手同行。我从远处看,昏黄的霞光在他们头顶上形成的光环,像一道道圣洁的佛光。那时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感动,泪水不自觉地自眼角流下,回到宿舍便匆忙写下:“日子太过平淡,生活中总有一些细小的生活场景,让我们泪流满面。”到如今,我可以很自信地断定,大一时的那阵徒然的伤感,源于对一种纯洁爱情的渴望,但不巧的是,这种热切的渴望却成就了自己对生活细节的贴心观察。
  2
  大二下学期,我这个顽固地坐等爱情的人,终于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恋爱给撞上了。那是我真正租房生活的开始。
  我们在离学校不远的居民区租了套一室一厅的房子。房子足够大,却异常简陋,一张狭小的床、一台租来的破旧电脑,以及一个温柔可人的女孩梦秋,就是我生活的所有。日子过得清苦却快乐,没有浪漫但能相互取暖。
  当时的我颇有些自视清高,喜欢把自己弄成一副落魄文人放浪形骸的样子。我们一直在为理想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影子,奋斗多年身心俱惫之后,才发现这个影子离自己太遥远,而那些追求也太虚无缥缈不切实际。
  那时候,梦秋在我们“新居”的墙壁上贴上各自喜欢的作家或明星的画像,把简陋的屋子装点一新,一打开日光灯,漆黑的屋子顿时变得亮堂堂的。作家郁达夫曾在他的小说《沉沦》中说:“请赐我一份纯洁完美的爱情,一个女人,哪怕在几天之后我就安然死去!”我深切地体会到郁达夫的苦闷,了解爱情总是能让一个人阳光起来的。我是这么一个孤独的人,却因为有了梦秋、有了爱情而变得热情起来,连那间漆黑简陋的屋子仿佛也亮了起来。
  当快乐与温馨洋溢在屋子的每一个角落时,我和梦秋固执地认为,那就是我们自己的家了,甚至忽略了那只是一个暂时躲避风雨的“家”,我们迟早要搬出来的。
  两年后的夏天,我和梦秋顺利毕业,从小屋伤心地搬了出来,然后各奔东西,并在匆忙中结束了这段感情。我们的分手是那么决绝,后来我一度追问自己:“如果能给梦秋一个家,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结果将会是怎样?”我不敢想象,一切都不可挽回了。
  3
  从出租房里搬出来两个月之后,由于工作的原因,我不得不改变原先的想法,租下了现在的房子。房子位置较偏,依然十分简陋,价格却非常便宜,很适合我们这些刚出校门不久没什么经济来源的年轻人的要求。能满足吃喝玩睡,也自然别无他求了,现在想来,当时真是樂观极了。
  房子在县城的一个村落中,虽不靠近大街,没有车辆的吵闹,但来来往往行人的嘈杂给住处带来了一些不安。白天有小孩子的啼哭,晚上有不间断的狗吠,声声入耳。开始,我极度不习惯,时间久了耳朵日趋麻木,习惯成自然了。
  一间单调的屋子,一个懒惰的男人,生活随心所欲,房子自然凌乱不堪,我甚至把这种凌乱当成是理所当然的事。那时候,经常会有一些朋友来我处借宿,大伙儿吃吃喝喝,说说笑笑,聊生活、聊女人、聊理想、聊落寞的文学,海阔天空无边无际,聊着喝着大家就横七竖八不成体统,直到天边日头东升。
  越来越发觉自己离写作的理想远了,离庸俗的物质生活近了。我时常坐在床上看着那些日渐破旧的书发呆。想起大学时的女友梦秋,想起那些美妙温馨的情感岁月,想起那些对写作如痴如狂的诗一般的日子,便愈加颓废:美好一去不复返了。
  4
  在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进入一段爱情的时候,爱情又不期而至。只可惜,它像流星一样,还没等我去回味,就迅速地陨落了。
  我和家住广东东莞的蓝田玉开始了一段爱情,只有10天的爱情。“寒,要么买套房子,要么跟着我去东莞生活!”蓝田玉的话和她的目光一样坚定,她一点儿也不像梦秋,她不喜欢这种租来的生活。5天租来的生活让她厌倦了,她要有自己的房子,于是对我说“要躺在有房子的男人的臂弯里”。我当时对她的话嗤之以鼻,笑着说她浅薄,心里却异常悲苦——房子与男人在她心里似已画上了等号,这是她的悲哀,还是我的悲哀?我们的爱情整整10天,南昌5天,东莞5天,然后一切归于沉寂。
  几个月之后,当我再次前往东莞,手中拿着蓝的电话,犹豫良久却没有拨出去的勇气。我站在东莞下沙工业区某大型超市旁,看着来来往往的时髦女孩笑靥如花,冷风中的我真实地感受到,那个城市是不属于我的。我像一个与之格格不入的符号,左右摇摆,找不到适合自己的位置。
  5
  去年7月,好友阿朱乘飞机从上海赶到南昌,在南昌逗留了几天又要飞往春城云南昆明了,我到机场送她。阿朱是一个孤独的女孩,不算漂亮,却有着倔强的性格与真诚的品性。从这座城市到那座城市,她一直都漂泊在路上。
  那天,当我把她送进候机室时,我捕捉到了她眼中的落寞,她却匆忙避开我的目光,然后头也不回地向班机走去。
  后来,阿朱在给我的明信片中说:“漂泊了3年,仍是无尽的漂泊,好想好想有套房子,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看到这句话,我不觉鼻子一酸,漂泊的人们都渴望有一个家。我突然想起了梦秋和蓝田玉,或许语气坚定的蓝田玉是对的,我甚至认为梦秋的离开也是对的。爱她,就给她一个完整的温暖的家。我不能,所以她们走了。
  6
  母亲从乡下回到县城,为我做了一顿香喷喷的饭菜。母亲的厨艺又精进了,不变的是她又催我说该找对象了。我说:“没房子找什么对象?”我说得斩钉截铁。从大学到现在,几年下来经历了很多事,这个世界不该有太多虚无缥缈的幻想。“给爱情一套房子”,这是很平凡也很俗套的一句话,但很可贵很实在。
  坐上204路公交车,我继续做自己的梦:想念梦秋,想念蓝田玉,还有远在昆明的阿朱。我开始把住处的那些书籍收拾得整整齐齐,我想我终有一天要搬家的。为爱情找一个家,是我深埋的誓言,也是我内心深处的春天。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90011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