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徐悲鸿看中国传统绘画的革新

作者:未知

  摘要:近代中国留学西方学习绘画的青年,无一没有受过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以繁荣中国绘画为己任,引进油画等新画种,并对中国传统绘画做了新的尝试,意图革新,林风眠旨在“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徐悲鸿以改良中国画为己任,意图“建立新中国画”。本文就徐悲鸿为例,探讨中国传统绘画在近现代的革新之路,并对“革新中国画”的合理性有所反思。
  关键词:徐悲鸿;中国画;革新
  1近代中国传统绘画发展概况
  宋元以后,文人画的原则在儒释道三家合流的精神基础下得以确立,成为中国传统绘画的标准,此后绘画大家勤学苦练,以求在古人的基础上,对已经程式化、规范化、成熟化的传统绘画有所推进,近代绘画史上,吴昌硕、黄宾虹代表了典型的文人画家,致力于丰富前人的笔墨趣味和表现技法,造就了传统绘画的一大高峰。
  西方绘画作品虽从明清时期就逐渐传入中国,然而并未撼动传统绘画的地位,甚至并不为人们接受。随着鸦片战争促使中国封建社会逐步解体,文化也开始动摇,到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前后,西方现代文化进入国人视野,中国画坛上,改良派和革命派呼吁变革中国传统绘画。而中国现代绘画由此开端,传统的中国画虽然依然延续下来,但更多的受到动摇。
  2徐悲鸿的中国画革新
  徐悲鸿九岁学画,青年时期受康有为赏识,隨后赴日、法进行美术考察,痛心于中国绘画的凋零,志向于振兴中国艺术,“继承吾先人之遗绪,规模其良范,而建立现代之艺术。”
  他留法期间,巴黎正汇聚着20世纪各种美术思潮,徐悲鸿却坚定地跟随古典大师的脚步,斥责野兽主义、表现主义、立体主义等有个人表现风格的美术流派,以及这些流派中对表现形式进行探索的艺术家们。“勒奴幻之俗,塞尚之浮,马梯斯之劣......借卖画商人操纵宣传,亦能震撼一时......美术之尊严蔽蚀,俗尚竞趋时髦。”他寻求正统严谨的古典绘画形式,并认为要使中国画有所进步,就必须吸取西方绘画的客观写实的优点,“故建立新中国画既非改良,亦非中西合璧,仅直接师法造化而已。”他对程式化、规范化的传统绘画实践不满,反对中国传统绘画中的摹古。因此,提出了自己的中国画改良论:“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之。”他认为唐宋绘画为佳,需要“守之”,明清绘画不佳,需“改之”,西方古典绘画的写实主义需“融之”。因此徐悲鸿的中国画改良思想,是以中国传统绘画为主体,学习西方写实主义。
  徐悲鸿不仅思想上宣扬革新,实践也是如此,他常取材于文学,强调主题与情节性,用扎实的造型表现现实生活,是古典式的写实主义。形式技巧上吸收了西方绘画中的科学性,如透视、明暗等,并提出“新七法”:“位置得宜,比例准确,黑白分明,动作或姿态自然,轻重和谐,性格毕现,传神阿堵”。作品如《九方皋》《愚公移山》等,显示了徐悲鸿融合了西式素描的造型特征,但削弱了中国画特有的表现力和形式感染力,且过度强调人物的真实、造型的准确、情节性的意图。
  3徐悲鸿“革新中国画”的影响
  新画种的引进、新的表现方法的传入、对传统革新的要求等,都对中国传统绘画带来冲击,但这反而激起了前所未有的中国画革新论争,这种革新论争激发了新的艺术创作活力,画家们用作品表达自己的艺术思想与追求,中国画的革新论争至今也尚未结束,这使中国传统绘画的发展隐藏着诸多可能。
  徐悲鸿的写实主义和美术教育思想影响至今,“素描是一切造型美术的基础”自近代美术学校办学以来,大多数都以此为标准,开设素描课作为基础课程,徐悲鸿的训练方法也被提倡,强调透视学、解剖学、注重造型的准确,成为官方标准,创建了中国的学院派美术教育。这减少了学生走弯路的可能性,且对认识艺术的严肃性有所帮助;但同样可能限制学生的创造性,“艺术切忌等同划一,甚至在初学者那里也不能树立唯一的标准。”[1]
  徐悲鸿“主张中西分璧,时国人徒知中西合瓦。”徐悲鸿并不主张“中西合璧”,但将“写实”代入中国画,反而淡化了中国画本身的笔墨意趣。中国画的特殊审美趣味经由许多代传统画家的感悟和发展,已形成自我独立的范畴,达到趋近完美的境地。在中国现代绘画史上,借鉴西方绘画用来“发展”“创新”的中国画者,如徐悲鸿、林风眠等,无不使中国画扬长避短,且造成传统形式语言被忽视、被弱化。正如张大千所说:“一个人能将西画的长处溶化到中国画里面来,要看起来完全是中国画的神韵,不留丝毫西画的外观,这是需要绝顶聪明的天才,再加非常勤苦的功夫,才能由此成就。否则,稍一不慎,就会变成不中不西,不伦不类。”
  时至今日,许多中国画家论及“中西融合”,并非相互借鉴取长补短,而是全盘西化,许多艺术家虽口谈革新中国传统绘画,吸收西方绘画精华,但其作品大多追求形式或技法上的模仿,抛弃了中国传统笔墨趣味,这不仅没有真正对中国画有所发展,反而使中国画扬短避长,抛弃了自己的优点。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中国传统绘画的革新不能停留在表面的粗浅理解,对延续传统和尝试革新都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也许徐悲鸿等一代人一开始就走了错误的一步,为什么要尝试用西画改造中国传统绘画?古人达到的笔墨趣味和高度我们尚不能及,中国传统绘画不应在生存的基础上再图发展吗?一如劳伦斯劝告常书鸿:“我很希望你们这些青年画家不要遗忘你们祖先对于你们艺术智源的启发,不要醉心于西洋画的无上全能。只要追求着前人的目标,没有走不通的广道。”
  参考文献
  [1]张少侠,李小山.中国现代绘画史[M].江苏美术出版社.1986.
  [2]华天雪.徐悲鸿的中国画改良[D].中国艺术研究院,2006.
  [3]陈传席.徐悲鸿并不提倡“中西结合”[J].美术观察,2004(05):81-8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91264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