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桂中地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中医诊疗

作者:未知

  【摘 要】 总结广西柳州市人民医院中医科诊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经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广西桂中地区中医病机以“湿”为核心,中医辨证论治联合西医治疗效果良好,治疗阶段性结果为痊愈出院13人,好转5人。
   【关键词】 桂中地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诊疗
   【中图分类号】R254.3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1007-8517(2020)8-0083-02
  TCM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in Midland of Guangxi Province
  SHENG Zhenghe JIN Haihao ZHANG Jianfei LIU Furong LIU Suzhang HUANG Wen LI Ling
  The peoples hospital in Liuzhou,Liuzhou 545006,China
  Abstract:To summary of the experience in TCM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in the peoples hospital in Liuzhou,the core pathogenesis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is “wet” of TCM in midland of Guangxi province,treatment based on syndrome differentiation combined with western medicine has a good effect,newly ten cases were cured and discharged,and eight cases were got better.
  Key words:Midland of Guangxi Province;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TCM;Diagnosis and Treat
  
  2019年底以来,武汉市爆发的肺炎疫情引起了全世界的极大关注,中国至少有5个独立实验室通过深度测序和病原学调查,将该种肺炎病原体确定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在2020年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暂时将这种新病毒命名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1]。疾病的爆发对人民生命安全、社会秩序、国家各方面生产和发展影响巨大。广西医科大学直属柳州市人民医院为广西桂中地区定点救治中心,收治该地区绝大多数确诊患者,中医科团队全程参与中西医结合治疗并取得成效。文章总结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中医发病机理、辨证论治合理性等地域特点相关理论基础、临床经验,为该病在桂中地区的中医药救治提供参考。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所有患者均来自2020年广西柳州市人民医院感染科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住院患者共18例,其中重症1例。男性10例,女性8例;年龄2.5~66岁,平均(36.39±16.43)岁。
  1.2 纳入与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均符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诊断标准[2]。注:由于我院接诊病例较早,诊疗方案参照(试行第四版)。排除标准:无,因为所有病例需要隔离治疗,不允许违反医学伦理学。
  1.3 方法 运用中医临床分型治疗:
  1.3.1 寒湿郁肺型 病机寒湿郁肺、枢机不利,故症候表现为恶寒发热或无热,干咳,咽干,倦怠乏力, 胸闷,脘痞,或呕恶,便溏。舌质淡或淡红,苔白腻,脉濡。治法:散湿解肌发表、燥湿健脾化痰。中药基本方:藿香12 g(后下),佩兰12 g,羌活12 g,独活12,竹茹12 g,法半夏12 g,苍术15 g,陈皮15 g,胆南星15 g,白术15 g,防风12 g,黄芪15 g,香薷12 g(后下),柴胡12 g,葛根15 g,炙甘草9 g,板蓝根15 g。
   方解:瘟疫初起,其时邪在夹脊之前,肠胃之后,虽有身痛,此邪热浮越于经。以藿香、佩兰、香薷芳香解表散湿,配陈皮、炙甘草行气、和中止呕恶;羌活、独活祛风除湿,配柴胡、葛根解肌退热;竹茹、法半夏、苍术、陈皮、胆南星燥湿化痰、利咽止咳;黄芪、白术、防风固表托毒;反佐一味板蓝根清热解毒,以防毒邪深入。
   加减:如伴颈项强直加桂枝、白芍柔痉,头痛加吴茱萸、川芎,心悸、不寐加五味子、远志、龙骨;桂中地区气候多湿热,体质偏于脾胃气虚、腠理疏松,疾病初起有汗者不宜麻黄过于升散伤及营卫;痞满、呕恶、大便溏薄者不宜石膏大寒伤胃。
  1.3.2 疫毒闭肺型 病机疫毒闭肺、痰热壅实、宣肃失常。故症候表现为身热不退或往来寒热,咳嗽痰少,或有黄痰, 腹胀便秘。胸闷气促,咳嗽喘憋,动则气喘。舌质红,苔黄腻或黄燥,脉滑数。治法:透邪托毒、燥湿化痰、宣肺通络。中药基本方:藿香12 g(后下),佩兰12 g,羌活12 g,桑白皮15,僵蚕12 g,地龙15 g,白芷12 g,法半夏12 g,苍术15 g,陈皮15 g,胆南星15 g,白术15 g,黄芪15 g,生麻黃10 g,葛根15 g,炙甘草9 g,板蓝根15 g,石菖蒲15 g,桂枝12 g。
   方解:疫毒深入,闭于肺脏,生痰郁热,湿盛而气机壅实、宣肃失常,或咳喘、或停饮胸胁、或血络受伤血溢脉外。以藿香、佩兰、麻黄芳香解表散湿,配桂枝、羌活、桑白皮开肺理气止壅平喘;法半夏、苍术、陈皮、胆南星、白术健脾燥湿、化痰止咳,配石菖蒲开窍豁痰、醒神益智、镇咳平喘;葛根、炙甘草养阴生津、生清阳并调和诸药;黄芪、白芷、板蓝根益气清热托毒;僵蚕、地龙祛风毒通络脉,防血络受伤咳血留瘀。    加减:如伴长时间身热不退加柴胡、青蒿、鳖甲等和解少阳兼清虚热;腹胀便秘、停饮胸胁加葶苈子、大黄、厚朴、瓜蒌壳、川芎;咳痰带血加三七、仙鹤草、茜草、藕节、侧柏叶等活血止血双向调节药;桂中地区气候多湿热,体质偏于脾胃气虚、腠理疏松,麻黄中病即止,不宜久用。
  1.3.3 湿热蕴结型 病机疫毒内侵、痰热壅实、胸膈痞塞、湿热下注,故症候表现为咳喘黄痰,胸闷气促,眩晕吐逆,口干口苦,纳差倦怠,大便粘臭,小便黄赤。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有力。治法:清热化痰、理气止咳、升清降浊。中药基本方:瓜蒌壳15 g,陈皮15 g,黄芩12,杏仁12,枳實12 g,茯苓30 g,胆南星15 g,法半夏12 g,石菖蒲15 g,土炒白术15 g,姜竹茹12 g,车前草30 g,姜竹茹15 g,葛根15 g。
   方解:病机平素饮食肥甘厚味、作息失常,脾虚感受疫毒,蕴结三焦,清浊不分。故症候表现为头目作眩,咳喘停饮、脘闷纳差、便粘溲黄。以胆南星、黄芩、石菖蒲、姜竹茹、葛根清上焦痰热、开窍升清阳;瓜蒌壳、法半夏、杏仁开肺理气止咳平喘;陈皮、枳实、土炒白术健脾燥湿、下气开痞;茯苓、车前草清热利湿。
   加减:如心烦不寐加淡豆豉、山栀子或黄连清心除烦;倦怠乏力加党参、太子参或黄芪益气健脾;腹痛则泄加白芍、防风、甘草缓急止痛;大便臭秽,肛门灼热加白头翁、秦皮清热燥湿;纳差加炒麦芽、神曲消积开胃。
  1.3.4 内闭外脱型 病机湿邪疫毒内陷心包,闭阻心窍,肺气不利,厥逆而脱。故症候表现为呼吸困难、动辄气喘或需要辅助通气,伴神昏谵妄,烦躁不安,汗出肢冷,舌质紫暗,苔厚腻或燥,脉浮大无根。
   中药基本方:熟附子12 g(先煎),白芥子12 g,紫苏子12 g,莱菔子12 g僵蚕12 g,地龙15 g,三七9 g,苍术15 g,陈皮15 g,胆南星15 g,白术15 g,草果12 g,黄芪30 g,石菖蒲15 g,竹茹12 g,黄芩12 g,远志12 g,桂枝12 g,干姜12 g,白芍15 g,炙甘草9 g。舌苔黄配安宫牛黄丸每日1粒鼻饲;舌苔白配苏合香丸每日2粒鼻饲。
   方解:湿邪疫毒深陷,气血逆乱肢厥,病至极期。以熟附子、干姜、桂枝回阳救逆;白芥子、紫苏子、莱菔子、陈皮降气平喘;石菖蒲、草果、胆南星、苍术、远志燥湿化痰、开窍醒神;竹茹、黄芩清宣肺热;黄芪、白术益气健脾托毒;僵蚕、地龙、三七入络祛瘀止血治乱;白芍、炙甘草养阴柔痉调和诸药。更配安宫牛黄丸凉开或苏合香丸温开。
   加减:如心烦不寐加淡豆豉、山栀子或黄连清心除烦;倦怠乏力加党参、太子参或黄芪益气健脾;腹痛则泄加白芍、防风、甘草缓急止痛;大便臭秽,肛门灼热加白头翁、秦皮清热燥湿;纳差加炒麦芽、神曲消积开胃。
  1.3.5 肺脾气虚型 病机疫病瘥后,气阴受损。故症候表现为气短、倦怠乏力、纳差呕恶、痞满,大便无力,便溏不爽,舌淡胖,苔白腻,脉弱。治法:益气健脾养阴。中药基本方:木香12 g,砂仁10 g(后下),法半夏12 g,陈皮15 g,党参15 g,白术15 g,茯苓15 g,炙甘草9 g,黄芪30 g,佩兰12 g,白扁豆15 g,葛根15 g。
   方解:恢复期肺脾气阴两虚。以香砂六君汤为底补肺健脾、化湿行气和中,配黄芪、佩兰、白扁豆、葛根加强益气养阴之功。
   加减:烦热佐麦门冬汤,脾阳虚加干姜,基础体质差佐地黄汤分型益肾固本。
  1.4 疗效标准 严格按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体温恢复正常 3天以上、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连续两次呼吸道病原核酸检测阴性(采样时间间隔至少1天),可解除隔离出院或根据病情转至相应科室治疗其他疾病。
  2 结果
   截止至2020年2月25日,痊愈出院13例,其中重症1例。其余5例肺部CT阴影吸收,症状消失,病情好转,待核酸检测阴性2次出院。
  3 讨论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属中医“瘟疫”范畴,病因如吴又可《瘟疫论》所述:“病疫之由,昔以为非其时有其气,春应温而反大寒,夏应热而反大凉,秋应凉而反大热,冬应寒而反大温,得非时之气,长幼之病相似以为疫”。
  总病机符合《瘟疫论》中“瘟疫初起,先憎寒而后发热,日后但热而无憎寒也。初得之二三日,其脉不浮不沉而数,昼夜发热,日晡益甚,头疼身痛。其时邪在夹脊之前,肠胃之后,虽有身痛,此邪热浮越于经,不可认为伤寒表证,辄用麻黄桂枝之类强发其汗,此邪不在经,汗之徒伤表气,热亦不减。又不可下,此邪不在里,下之徒伤胃气,其渴愈甚”。
   在广西桂中地区发病特点如《素问·刺法论》所述,“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表现为:①发病特点风气尤甚,极易播散;②症候特点虽有风、温,但实质多为寒、湿、瘀、毒。
   治疗原则普通型散寒祛湿兼祛风,重型、危重型散寒祛湿、祛瘀排(托)毒兼疏风清热,恢复期温养脾阳兼顾滋阴。但是该病症候变化多端,需要个体辨证论治,处方时时“义通药变”。
  4 小结
   综上所述,广西柳州市人民医院中医科在本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救治工作经验精要如下:①广西特别是广西桂中地区气候特点潮湿,冬春交替温差大,利于疫病传播;②该地区人群体质特点脾虚多湿,易感性大;③本病在该地区中医病机以“湿”为核心,并贯穿疾病全过程;④中医辨证论治始终围绕着“除湿”原则,兼治“风”、“寒”、“瘀”、“毒”等证;⑤针对该地区气候、人群体质特点,团队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诊断标准[2]中医诊疗指南基础上增加湿热蕴结型,以清气化痰汤加减治疗,取得较好效果。
  参考文献
  [1]CHEN,Y,LIU,Q,GUO,D.Coronaviruses: genome structure,replication,and pathogenesis[J].J Med Virol,2020(22):1-6.
  [2]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EB/OL].北京: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2020-01-27)[2020-02-25].http://www.nhc.gov.cn/yzygj/s7653p/202001/4294563ed35b43209b31739bd0785e67.shtml.
  (收稿日期:2020-03-11 编辑:程鹏飞)
  作者简介:盛正和(1972-),男,汉族,硕士,主任医师,研究方向为中医内科学。E-mail:2287078197@qq.com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30514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