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哈萨克医学肝系理论与治疗烧烫伤常用药物的关联性

作者:未知

  【摘 要】 通过对哈萨克医学治疗烧烫伤药物与肝系理论关联性进行研究,分析与总结治烧烫伤的常用药物,为烧烫伤的传统药物治疗提供有益探索。
   【关键词】 中医学(哈萨克医学);肝系;烧烫伤;哈萨克医药学
   【中图分类号】R29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1007-8517(2020)8-0005-03
  Analysis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Kazakh Medical Liver System Theory and Commonly Used drugs for the Treatment of Burn and Scald
  ANAER·A-he-mai-ti HU Hao*
  Colleg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Medical University,Xinjiang,Urumqi 830011,China
  Abstract: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Kazakh medical drugs for burn and scald and the theory of liver system,and analyzes and summarizes the commonly used drugs for the treatment of burn and scald,which provides a useful exploration for the traditional drug treatment of burn and scald.
  Key words: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Kazakh medicine);Liver System;Burn and Scald;Kazakh Medicine
  
  哈萨克医学(简称:哈医学)是哈萨克族人民在长期的生产与生活实践中认识自然、认识生命、维护身心健康以及与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积累的丰富的延年益寿、防病治病的宝贵经验总结,具有自已独特的医学框架和理论体系,是祖国传统医学的一部分,也是哈萨克族传统文化的结晶。
  1 哈萨克医学脉络空间学说与肝系关系
   哈医学脉络空间是将分布于人体的大小粗细血管、细小线络,体内各种隧道、通道、渠道等,在人体内以一定的序在有形和无形空间中纵横交错形成的各种网络状的途径和空间,产生各种感觉与知觉的结构,总称为脉络空间[1]。循行于深部之意(循行于人体内层深部的脏器,如肝系、心系等);循行于浅表部位之意(循行于人体外显的浅部的器官,如毫毛系、皮肤系、肌肉系等)。这些脉络空间纵横交错,联络全身之后,将全身外显的和内藏的脏器紧密联结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在内与脏腑联接,在外与器官联络。它不仅是人体内部的一个完整的传递生命信息的网络,也是与外显的(外环境)联系的渠道。
   脉络空间学说是研究脏-脏,器-脏,器-器之间五种和谐状态规律,包括其间存在的内外表里衔接与对应关系;探讨机体与气、功能、体液之间相互联络的各种通道的生理功能,以及病灶的产生、扩散途径和内外脏器病理变化的学说。各脏器功能的发挥通过脉络空间与各脏器的功能相互衔接、协调、联络才能完成。肝系属内藏脏腑,属性为阳中之阴,热元,包括肝脏、脾、胰腺、胆囊等组织。其主要生理功能是“肝主要造血浆”,“脾主要造血的沉淀物”、“胰腺主调节体液的粘稠度”。肝系通过脉络空间滋润和温煦人体所有脏腑器官,并且制造和维护人体体液中最主要的物质,使各脏腑器官通过脉络空间得到肝系血的滋养与调节。
  2 哈医对烧烫伤的认识
   烧烫伤是临床上常见的病症,在我国一般分为轻度、中度、重度及特重四级[2],病情分级:轻度烧伤总面积1%~10%,烧伤深度Ⅱ度;中度烧伤总面积11%~30%,烧伤深度Ⅱ~Ⅲ度;重度,烧伤总面积31%~50%,烧伤深度Ⅱ~Ⅲ度;特重度,烧伤总面积>50%[3]。
   哈医学认为,烧烫伤是由于火焰、热、化学、电流、辐射等物理化学因素导致与皮肤系衔接对应的脑系和腺体系,以及肝系、关节系、肌肉系、毫毛系、骨系、血管神經(西医学名称)等脏腑器官不同程度的损伤,引起组织、脏腑器官的气、功能、能量,体液循环障碍,从而影响人体的十种生理平衡,破坏了人与自然界之间存在的五种状态导致阳-阴失衡所造成的创伤性疾病。严重者导致感染、休克、甚至危及生命[4]。
  3 治疗烧烫伤常用哈医药
  在哈医学理论指导下的药物学(以下简称哈药学)[5]在烧烫伤的治疗独具特色,疗效突出,如何应用哈医理论指导药物应用,拓展应用范围是当前迫在眉睫的问题。根据以往及现有的文献,现将治疗烧烫伤的常用哈药分析如下。
  3.1 动物类药 马油(又称马脂肪):味甘,天元,热性;归属于脑系、心系、关节系、腺体系、肝系等脏器,通过脉络空间可以使肌肤柔嫩,促进局部血液循环,抗菌消炎、抗过敏、促进伤口愈合,有效地减少疤痕遗留;通络血脉,消脂化瘀;软化骨筋。临床上应用于治疗烧伤的常用验方,如今在医疗美容和化妆品中也被广泛使用[6]。日本清原祥惠[7]报道利用马油治疗特应性皮炎和刀火伤。中医也常用马油来治疗冻疮及烫伤[8]。
   雪鸡肉:味甘,天元,热性;雪鸡肉中的氨基酸含量丰富,人体8种必需氨基酸中,除色氨酸外,其他7种含量都比较多[9]。归属于心系、脑系、肝系等,具有防渗出、收敛、防止水肿、抗菌、止痛、治疔烧伤基本上不留疤痕,不影响肢体功能等作用。临床上应用于较大面积的Ⅱ度烧伤,面积17%~20%[10]。
   狗油:味甘、辛,寒元,热性;归属于皮肤系、毫毛系、肺系、肝系等脏器,具有提神,收敛消肿,消炎止痛,能及时在创面形成保护膜,防止感染,减少渗出及加速脱痂之效[6]。王巨臣等[11]使用狗油外治烧伤,得到疗程短、愈合快、痛苦少、不留疤痕的效果。    獾油:寒元,味甘、辛,寒性;归属于肝系、皮肤系、毫毛系等,具有止痛收敛,解毒消肿,化腐生肌之效。獾胆主要用于肝炎,胆囊炎,肝肿大,脂肪肝,肝癌等疾病[6]。临床上应用于主治水火烧,烫伤引起的皮肤浸淫腐烂,肿痛,疼痛不止。注意事项:皮肤过敏者、脾虚湿阻或湿热内蕴、食欲不振,苔厚粘者慎用[12]。常用处方如獾油合剂:獾油300g,大黄30g。方中大黄归属于肝系、心系等脏器,内服清热泻火、活血化瘀,外用清热凉血、消肿散结,解毒止痛。二药寒温同用,共奏解毒消肿,化腐生肌之效。
  3.2 植物类药 地榆:味甘、地元、热性;归属于皮肤系、肠系、肝系等[6],具有凉血止痛、抑制创面感染和渗液、消炎、生肌、促进上皮生长、解毒、敛泡等功效;止血,泻火解毒,收敛收涩,临床上应用于水火烫伤之要药[13]。
   百合:味苦、淡,明元,热性;归属于心系、脑系、皮肤系、肺系等脏器,具有固精髓等功效,哈萨克民间将百合与牛乳同煎煮服食可滋补强壮。但注意风寒咳嗽、虚寒出血、胃肠虚寒者忌食[6]。
   冰片:天元、味苦、微寒;归属于心系、肝系等脏器,具有抗菌、抗炎、清热镇痛、促进透皮吸收、拔毒排脓、收敛疮口、促进肉芽组织生长,溃疡愈合、消除炎症的功效[6]。临床应用于对痤疮、烧烫伤皮肤护理、具有较强的创伤愈合作用[14]。注意婴幼儿、孕妇和哺乳期的妇女慎用。
   金银花:天元、味甘、寒;归属于肌肉系、皮肤系、肝系、肺系等,具有清热解毒,硫散风热之效,临床用于一切温热性邪毒侵蚀皮肤系肌肉系所致的烧烫伤及疮疡肿毒等。上海瑞金医院、第三军医大学研究烧伤后的免疫功能损害,通过中药筛选发现金银花、虎杖、三七可改善巨噬细胞抗原和吞噬功能,含有金银花等药物的局部外用药剂型日趋多样化,除膏剂、水剂,酊剂、浸膏、溶液外,又发展了膜剂和贴剂[15]。
   紫草:地元、味甘、咸、寒;归属于心系、肝系、皮肤系,功可凉解血热,解毒透疹,促进血液运行。临床上应用于对于机体气、能量强盛、长于消斑透疹,烧烫伤均可用。注意胃肠系虚弱,大便滑泄者慎用[6]。
   茜草:地元、味苦、寒元;归属于肝系,具有凉解血热,化瘀止血,活血止痛等功效,临床上应用于凉解血热止血,促血行散淤要药[6]。
  3.3 矿物类药 石髓(塔斯马依):天元、味微酸、咸、凉性;归属于皮肤系、腺体系等,具有排脓、消肿、祛疤痕之效[5]。临床属于哈萨克族民间常用的传统珍贵药材,哈萨克语中意为“石头油”,治疗脓性传染性疾病、烧伤[16]。注意服药期间切忌饮食过量[17]。
  4 烧烫伤与肝系关系
   哈医学认为,当肝系的正常生理功能受到障碍时,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机体三大循环,即血液循环、饮食循环和体液循环,导致各脏腑器官的血液及营养物质的输送遇到障碍,造成血液及营养不足。如:烧烫伤从表面上看只是某个局部的病理反应,但这一过程不仅直接影响皮肤系外观和功能,还直接或间接影响了肝系、脑系和腺体系以及其他脏腑器官的正常生理功能。
  5 治疗烧烫伤常用药物的归属及与肝系的关联性
   哈药学根据六元、阳阴以及气、体液、气候等学说的指导下辨证用药。因肝本身属于热元,烧烫伤就如同“火上浇油”,首先就会累及肝系,根据烧烫伤的面积和程度不同,可能伤及皮肤、肌肉、血脉、体液、筋、骨骼等不同深度和层次,在急性期需要清肝泻火,解毒凉血。常用药物如金银花、地榆、紫草、冰片、茜草、石髓等。而在烧烫伤的慢性恢复期,需要促进皮肤、肌肉、血液和体液、筋骨等组织和器官的再生与重建,故需要使用具有长皮肤、生肌肉、生筋骨、生血脉、生体液等不同功效的药物,如马油、狗油、獾油、百合等重在补阴生津,雪鸡肉生肌长肉等等,此类药物适合在慢性期或恢复期使用。可见,治疗烧烫伤的哈药可以简单分为祛邪和扶正两大类,两类要在不同阶段调节烧烫伤对不同组织和器官的损坏与修复,间接调整十大生理平衡状态与阴阳失衡,从而达到治疗目的。
  6 结论
   哈医学认为万物均有六元(天元-地元、寒元-热元、明元-暗元),六元學说与脉络空间学说理论紧密结合,阐释人体脏腑器官的生理、病理以及其依赖源的紧密相互关系,药物的应用,指导临床诊断、治疗、预防和护理等。哈医学认为用于肝系理论治疗烧烫伤是有理论基础的。轻中度烧烫伤对肝系的影响较大,且治疗此类烧烫伤也多从肝系论治,上述其治疗机理及常用药物分析。
   以上总结和分析了哈医学治疗烧烫伤的治疗理论和常用药物,此类药物具有简、便、效、廉等特点,可作为祖国传统医药学的重要补充。为进一步探索烧烫伤疾病的有效药物治疗,研发防治烧烫伤的新药提供借鉴和重要参考。
  参考文献
  [1]中医(哈医方向)基础理论[M].新疆医科大学自编教材.2018.8.
  [2]黎鏊.我国烧伤救治研究的过去、现在与未来[J].中华烧伤杂志,2001,17:5-6.
  [3]谢滔,封雪,董连.病情分级及分区处置在烧伤急诊科的应用效果[J].护理学杂志,2017,32(24):22-25.
  [4]杨慧萍.哈萨克民间烧伤验方马油的功效与研究进展[J].世界临床医学,2017,11(7):117-120.
  [5]中医(哈医方向)药物学[M].新疆医科大学自编教材,2018.
  [6]中医(哈医方向)方剂学[M].新疆医科大学自编教材,2018.
  [7]清原祥惠.马油治疗特异性皮炎的效果[J].日本东洋医学杂志,1993,43(5):80-89.
  [8]张晓萍,李华,石庆华,等.马油的透皮性能研究[J].新疆农业科学,2010,47(6):1257-1260.
  [9]王正己,王燕,哈孜,等.雪鸡肉氨基酸和微量元素含量分析[J].野生动物,1997:28-29.
  [10]贾帕尔.用雪鸡肉治疗烧伤经验介绍[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杂志,1996(3):44-45.
  [11]王巨臣.狗油及地龙浸出液外治烧伤162例观察[J].湖南中医学院学报,1993,13(3):21-22.
  [12]马哈木提·卡比都拉.哈萨克常用药材[M].乌鲁木齐:新疆科技卫生出版社,1999,271,331.
  [13]李军.地榆烧伤灵治疗烧伤80例[J].湖南中医杂志,2010(3):77-78.
  [14]吴一仙,高合意,曾飒,等.天然冰片在药妆品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广州化工,2016,44(24):9-11.
  [15]游冬阁,杨艳霞,裴学军,等.拔毒生肌散临床应用[J].世界中医药,2016,11(7):1381-1383.
  [16]孙永华,汪士良,肖光夏.烧伤研究回眸[N].健康报,2003年9月10日(7版).
  [17]木拉提,陈敏,熊元君.哈萨克医常用神药-塔斯马衣[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杂志,2000(5):282.
  (收稿日期:2020-01-09 编辑:刘 斌)
  作者简介:阿娜尔·阿合买提(1992-),女,哈萨克族,本科,初级医师,研究方向为哈萨克医学。E-mail:1282200643@qq.com
  通信作者:胡浩(1971-),男,汉族,硕士,教授、主任医师,研究方向为中药药性理论研究和方剂配伍规律。E-mai:l513037600@qq.com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30522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