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饮片现代炮制工艺研究概况

作者:未知

  【摘 要】 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中药炮制是中医临床用药的一个特点,也是中医药学的一大特色。饮片炮制工艺的相关研究对于推动整个中医药现代化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文章从产地加工与炮制一体化、现代化炮制设备的应用和毒性中药减毒新技术三方面对近些年炮制发展的新工艺进行了综述,并对目前存在的制约炮制工艺发展的问题进行了分析,旨在对中药饮片炮制工艺的发展提供参考。
   【关键词】 中药,炮制工艺,研究进展
   【中图分类号】R283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1007-8517(2020)8-0046-05
  Research progress on modern processing technology of Chinese herbal slices
  JIANG Hua LI Jun* LI Xin SHENG Penghua ZHAO Baijie
  Chemical Engineering and Pharmaceutics College,Henan University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Luoyang471023,China
  Abstract: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CM) is one of the treasure of China,
  Chinese herbal medicine processing is a featuer of TCM clinical medication and a major feature of TCM.The research on the processing technology of Chinese herbal slices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promoting the modernization of TCM.From the three aspects of integration technology of habitat processing and processing crude drugs,the application of modern processing equipment and the toxicity attenuated new technology,the development of new processing techniques in recent years were summarized in this paper,and the existing problems which restrict the development of the processing technology were analyzed,The purpose of this article is to provide references and thought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herbal slices processing technology.
  Key words: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Processing technology;Research progress
  
  中藥材必须经过炮制成饮片才能入药,这是中医临床用药的一个特点,也是中医药学的一大特色。炮制是制备中药饮片的一门传统制药技术,也是中医药学特定的专用制药术语,历史上又称“炮炙”“修治”“修事”[1]。早期的雷公炮炙提出十七种炮制方法,明代的陈嘉谟在《本草蒙筌》又将其归纳为水制,火制,水火共治三类。沿用至今的炮制方法常用的包括炒、炙、煅、蒸煮燀煨、复制、发酵、发芽、制霜、干馏等。传统的炮制生产工艺和现代制药技术相比,较粗糙和笼统,大多依靠手工操作,设备简陋,且多以人工经验为炮制标准。随着现代化制药技术的发展,改进饮片的炮制工艺,建立标准化炮制标准,将传统经验炮制方式转化为现代化的科学合理的炮制工艺十分必要。笔者从产地加工与炮制一体化、现代化炮制设备的应用和毒性中药减毒新技术三方面对近些年炮制发展的新工艺进行了综述。
  1 产地加工与炮制一体化
   中药材产地加工是指药用植物或动物进行的初步加工处理,以便于运输和储存。中药炮制是指根据中医药理论,对药材进行加工,达到减毒增效等作用。近年来,有学者提出了中药饮片产地加工与炮制一体化的概念,即将产地加工与饮片炮制的工序进行合并和连贯性操作,在时间和空间上节约了成本投入,提高了饮片炮制工艺的可操作性。产地加工与炮制一体化工艺与传统药材加工与饮片炮制分段工艺相比,避免了传统药材加工和炮制分段时对药材进行重复的水处理与干燥,并降低了由此所引起的中药饮片有效含量的损失 [2-3]。
   2015年版《中国药典》对商陆药材的产地加工描述为“秋季至次春采挖,除去须根和泥沙,切成块或片,晒干或阴干”,饮片的炮制规定为“除去杂质,洗净,稍浸,润透,切厚片或块,干燥”。该传统炮制工艺使得商陆饮片经过两次水处理和干燥,即增加了生产成本又造成了有效成分的损失。针对以上问题,邱明鸣等[4]以商陆饮片外观形状、水溶性浸出物、商陆皂苷甲含量为指标建立优化了商陆饮片产地加工与炮制一体化加工工艺为:取新鲜商陆根,去除茎基、须根、杂质等,洗净,切6 mm厚度片,堆积厚度20 nm,75℃干燥16 h,得4 mm商陆厚片。
   天麻现行的加工主要是将鲜天麻除去泥沙洗净后,水煮或隔水蒸至透心,再晒干或烘干成个子药,其中多数农户为了防虫、易干燥、外观好,还会对天麻进行硫熏,然后药厂统一收购后再对其进行软化切片。沈肖晶等[5]建立了天麻产地加工炮制一体化工艺:新鲜天麻蒸30 min后,置烘箱中50℃烘12 h,晾置12 h至干燥,将干燥天麻药材软化10 min,整形后趁热加工刨成2 mm纵片,置烘箱中50℃烘至干燥即可。新建立的工艺即减少反复操作,又保留了天麻的有效成分。    2015版《中国药典》对何首乌的药材产地加工描述为“秋、冬二季叶枯萎时采挖,削去两端,洗净,个大的切成块,干燥”,饮片炮制的规定为“除去杂质,洗净,稍浸,切厚片或块,干燥”。产地加工与炮制分段的传统工艺经过了2次水处理和干燥过程,增加了生产成本并可能造成有效成分的损失。李帅锋等[6]优选了何首乌产地加工与炮制一体化工艺并对其传统工艺进行了润肠通便和抗炎的药理活性比较。优化后的一体化工艺为:新鲜何首乌切6 mm厚片,置于干燥器內在50℃烘16 h,结果表明[7-8],传统技术与一体化技术何首乌中醇浸出物、二苯乙烯苷及游离蒽醌含量相当,且补血和降低肝毒性无明显差异。
   此外,国内外众多学者都对多种常用药材开展了传统炮制工艺和产地加工一体化的比较研究[9-14],研究表明,采用产地加工一体化炮制工艺有利于更好地保留药材有效成分含量,传统中药材以药材个头、质地等外观特征进行分档定价,而一体化的饮片生产以外观、有效成分含量和药理作用等指标进行综合评价,能够更客观更具体地体现出中药材质量的好坏,更具科学性。
  2 现代化炮制设备的应用
   随着中医药市场的发展,人们开始开发研制现代化的医药设备并把它运用到炮制工艺上,这样一方面增加了炮制过程的机械可控性,使得操作的方式更加环保和自动化,另一方面饮片的质量也可通过机械化的生产得到控制。
  2.1 以烘代炒法
  2.1.1 烘箱加热法 俞荣森等[15]采用烘烤法替代砂烫法炮制马钱子,将马钱子样品分别置于120、140、160℃3个不同温度各自烘烤60 min,测定有效成分士的宁的含量变化发现,与传统的砂烫法相比,烘烤法温度较低,时间较长士的宁含量变化缓慢,易于操作。屈艳格等[16]考察烘烤与砂烫法炮制马钱子后化学成分的变化,发现烘法与砂烫法炮制品相比化学成分含量没有显著差异,根据聚类分析结果,优选烘烤条件为加热 215 ℃烘烤15 min,并指出烘烤法可替代传统砂烫法炮制马钱子用于大规模工业化生产。
  2.1.2 微波加热法 杨志雄等[17]采用微波加热法对焦山楂的炮制工艺进行改进,最终确定工艺为微波加热功率为80%,加热时间为4 min,饮片的粒度为小粒时最佳。高霞等[18]建立了蜜炙党参的微波炮制新工艺即:将采收期的新鲜纹党参切厚片,将其与炼蜜按照5∶1的比例搅拌后闷润至炼蜜充分吸收,微波加热2 min(每隔1 min翻动1次),烘箱110℃烘干。该工艺条件下制得的蜜炙纹党参饮片无论是色泽外观还是有效成分的含量均高于传统的炮制工艺。唐永红等[19]对微波技术炮制盐黄柏的工艺参数进行了优化,确定的最佳工艺为:微波火力为60%,加热时间为8 min,含盐量为2%,新建立的微波炮制盐黄柏中盐酸小檗碱的含量高于传统工艺的炒黄柏。
  2.1.3 远红外设备 远红外技术最初只是运用到药物的干燥方面,其操作原理是将电能转变为远红外辐射能,引起药物内部分子、原子的振动和转动,从而导致药物发热。随后发现其对中药饮片也有较好的炒制、炙制等炮制作用。张洁[20]采用该技术对王不留行、芥子、丹参、天麻四味药材进行了炮制工艺研究,结果4组产品无论外观形状还是内在有效成分的含量都明显优于采用传统的筒式炒药机。
  2.2 高压蒸制法 邓广海等[21]以总生物碱及6种单、双酯型生物碱的含量为指标,对川乌、草乌的常压蒸煮工艺、高压蒸制工艺、高温烘制工艺、微波炮制工艺进行了考察,结果表明,川乌、草乌常压蒸制和煮制后毒性成分双酯型生物碱含量降低的同时,总生物碱存在流失现象。川乌、草乌高温烘制品和微波炮制品中新乌头碱、次乌头碱和乌头碱等双酯型生物碱的含量较高,其毒性作用仍较大。综合比较不同的炮制方法,高压炮制品中总生物碱的含量最高,而毒性成分双酯型生物碱的含量则大大降低,最终被确定为最优的炮制方法,优化后的高压蒸制炮制工艺为川乌、草乌经清水润湿法处理后,于1.5 kg·cm–2压力下炮制150 min,取出,趁热切厚片(2~4 mm),50℃烘干,即得。
  杨荣英等[22]采用高压蒸制方法进行了酒炙熟地黄的炮制工艺研究:将生地黄洗净放于加压容器内,再加入适量的黄酒密封,根据原材料的用量,选择合适的压力和蒸制时间,然后取出晒干即可。改良后的工艺与传统工艺相比节省了辅料用量,缩短给了蒸制时间,且成品率高,药物成分的含量无明显改变。
  2.3 减压蒸馏法 蛋黄油采用传统的干馏法制备时存在出油率较低,抗菌有效成分哈尔满含量低,致癌物质苯并(α)芘的含量高等缺点。彭懿等[23]尝试采用减压蒸馏的方法制备蛋黄馏油确定的最佳工艺为:卵黄蒸汽温度为(280±5)℃,减压蒸馏时间为4 h,压强为0.05~0.06 mp,然后进行脱色脱臭研究。该工艺一方面提高了蛋黄馏油的出油率,另一方面使有效成分哈尔满的含量增加,苯并(α)芘的含量降低,满足了“减毒增效”的目的。
  3 毒性中药减毒新技术
   毒性中药炮制的目的在于减毒增效,去毒存性,在降低毒效的同时增加药物的安全使用范围,更好地发挥其治疗作用。基于此,近年来国内外学者在毒性中药炮制方面的研究多集中在降低毒性保持药效的新工艺开发。
  3.1 动态循环炮制新工艺 毒性中药材动态循环炮制工艺采用的设备由蒸煮罐,循环泵和辅料计量罐组成[24]。蒸煮罐的内部含有一提升式吊笼,能使药材辅料与浸泡液得到有效分离。毒性中药材动态循环炮制工艺的操作大致分3步:①将辅料放入吊笼后,在蒸煮罐内进行高压蒸煮,完成后开动循环泵把辅料液打入计量罐中备用,并提起吊笼放掉辅料残渣。②药材放入吊笼后使其浸泡在蒸煮罐中,开启循环泵后进行动态循环浸泡,反复多次直到浸泡至药材内无干心,达到去毒要求为止,放掉浸泡液。③向浸泡去毒的药材蒸煮罐中加入辅料液后开启蒸汽阀加热。该工艺与传统炮制工艺相比缩短了生产周期,节约了成本,降低了损耗,同时提高了饮片质量。   3.2 水飞法研究 以雄黄近年来的研究为例,有学者对雄黄的炮制工艺进行酸水飞法,碱水飞法的相关研究[25-26]。廖晴等[27]分别采用5%盐酸和1%氢氧化钠代替水对雄黄进行酸水飞法和碱水飞法的工艺改进研究,结果表明,无论从炮制品得率还是As2S2 和As2O3含量、炮制成本等方面综合考虑,雄黄炮制方法以水飞法、酸水飞法为宜,建议舍去碱水飞法。研究证明雄黄具有良好的抗肿瘤作用,程佩佩等[28]采用高能球磨法制备了纳米雄黄生品,发现采用酸水炮制工艺得到的雄黄颗粒能够降低后期高能球磨接触时As2O3的产生,从而降低毒性。
  3.3 制霜法研究 传统的制霜炮制品工艺把药材碾碎如泥,经微热,压榨除去大部分油脂,反复数次至药物松散成粉,使含油量和有效成分符合要求,例如巴豆,千金子等。传统制霜法的不足之处在于操作繁琐,含油量不易控制,且有效成分损失较大。现代改进的炮制工艺主要有烘制法,发酵法和溶剂提取法等。
  3.3.1 烘制法 曾宝等[29]采用烘制的方法建立了新的巴豆炮制工艺:烘制温度为180℃,铺放厚度3 cm,烘制时间90 min。新工艺条件既保证了有效成分巴豆苷的较高含量,又降低了毒性成分巴豆毒蛋白的含量,且操作性较强。
  3.3.2 发酵法 生物技术的发酵工程为毒性中药减毒开辟了一条新途径,潘扬等[30]运用灵芝菌 Ganoderma lucidum和白僵菌Beauveria bassiana 对巴豆进行固体发酵处理得到巴豆发酵品“灵巴菌质”和“白巴菌质”。进而对这两种发酵品和传统工艺的得到的巴豆霜从急性毒性及致炎,溶血作用方面进行比较研究,发现的巴豆经炮制和发酵处理后毒性明显降低,但发酵品毒性更低,且无致炎和溶血作用。发酵工艺条件温和,操作性强,且环保无污染,为有毒中药的减毒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法。
  3.3.3 溶剂提取法 姜玉娟等[31]首先把低沸点有机溶剂脱脂提油的方法运用到了巴豆中。操作时先将巴豆仁干燥粉碎成粗粉,然后用石油醚作为提取溶剂进行脱脂回流提取,提取完后倒出巴豆渣摊开晾干后粉粹过100目筛,此时再把提取液回收后的得到的巴豆油返回至粉末中,根据巴豆样品中巴豆油的含量加入神曲、中如山药粉或淀粉等作为填充剂调节脂肪油含量达到药典要求。该工艺的优点是便于准确的控制含油量,并使其达到制剂粒度的要求,不足之处是整个过程中引入了低沸点的有机溶剂,必须控制其在药物中的残留量,增加药物的安全性。李群等[32]同样运用该方法对千金子进行了炮制工艺的研究。
  3.3.4 淀粉稀释-超微粉粹法 曹艳花等[33]建立了千金子的“淀粉稀释-超微粉粹”炮制工艺,具体操作为先将千金子于140℃烘制半小时,然后加入淀粉进行混合,先进行“串油粉粹”,再用超微粉粹法过20目筛制备千金子霜。该工艺炮制品中有效成分秦皮乙素含量较高,且脂肪油、水浸出物、醇浸出物含量比传统炮制工艺炮制品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
  4 结语
   随着中医药事业走向世界,饮片炮制工艺的发展也朝着现代化,质量可控化的方面发展,饮片炮制工艺管理的规范化也得到了不断地提高和创新。尽管中药饮片规范化炮制已经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但是仍然存在以下问题:第一,很多炮制新工艺的研究仍处在基础研究阶段,仅通过外观色泽,单一或几个有效成分的含量作为评价指标,缺乏药理活性方面的系统评价。第二,科学合理的炮制新工艺需要建立在清晰阐明炮制原理的基础上,炮制过程中有效成分含量变化最终导致入药时药材药性、药理作用的差异,这种改变多数情况下是一种动态的变化过程[34-35],或者是在炮制过程中产生了新的成分从而引起的药效差异[36-37]。因此必须注重炮制机理的深入研究,并在此基础上开展合理的炮制工艺开发。第三,中药炮制机械化和自动化程度亟待进一步提高,中药炮制设备的机械化发展为中药饮片规范化生产奠定了基础[38]。
   综上所述,饮片炮制工艺的相关研究对于推动整个中医药现代化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饮片产地加工炮制一体化和炮制设备现代化的提出加速了饮片炮制工艺的现代化和规范化,毒性中药在新的炮制工艺的处理下更具安全性,有效性和质量可控性。加大炮制理论化学成分和药理作用相关变化方面的研究,加快炮制设备自动化的脚步是今后应该重点给予关注的地方。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相信经过不懈的努力,建立起更加科学合理的中药饮片炮制工艺,使其更好地走向世界。
  参考文献
  [1]陈秀莲.中药传统炮制方法改革的思路[J].海峡药学,2002,14(15):130.
  [2]张丽,丁安伟.中药材产地加工-饮片炮制一体化研究思路探讨[J].江苏中医药,2016,48(9):70.
  [3]杨俊杰,李林,季德,等.中药材产地加工与炮制一体化的历史沿革与现代研究探讨[J].中草药,2016,47(15):2751.
  [4]邱明鸣,吴皓,郁红礼,等.商路饮片产地加工与炮制一体化工艺研究[J].中南药学,2018.16(5):606.
  [5]沈肖晶.天麻产地加工炮制工艺及质量评价研究[D].合肥:安徽中医药大学,2015.
  [6][JP3]李帅锋,丁安伟,张丽,等.何首乌产地加工与饮片炮制一体化工艺研究[J].中草药,2016:47(17):3003.[JP]
  [7]林冰,刘婷婷,周英,等.何首烏产地加工炮制一体化技术研究[J].中药材,2018,41(7) :1599.
  [8]郑英,李玮,赵贵,等.基于过程控制的何首乌产地加工与炮制一体化方法分析[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8,24(15):29.
  [9]孙冬月,王晓婷,王馨雅,等.香薷产地加工炮制一体化与传统切制对肺阳虚大鼠作用比较[J].中国中药杂志,2018,43(12):2537.   [10]祝婧,钟凌云,张金莲,等.枳壳产地加工与炮制生产一体化工艺研究[J].江西中医药,2017,24(1):59.
  [11]强思思,高霞,马玉玲,等.基于纹党参鲜药材的产地加工炮制一体化技术研究[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7,48(9):71.
  [12]赵丹,张振凌,王胜超,等.不同方法炮制的熟地黄的补血作用比较[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7,23(19):46.
  [13]梁君,王桁杰,张振凌.产地加工炮制一体化新工艺对半夏生物碱类成分的影响[J].时珍国医过药,2017,28(2):357.
  [14]王景媛,翟思程,王昌利,等.秦皮产地加工与炮制一体化技术研究[J].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40(5):79.
  [15]吴菲,李阿荣,郭洁文.毒性中药马钱子炮制方法的历史沿革[J].今日药学,2017,27(5):355.
  [16]屈艳格,陈军,蔡宝昌.烘法与砂烫法炮制马钱子的比较研究[J].中成药,2012,34( 9):1759.
  [17]杨志雄,唐永红,莫志江,等.炮制焦山楂新工艺参数优选[J].中国药师,2010,13(1):141.
  [18]高霞,张培,强思思,等.蜜炙纹党的炮制新工艺研究[J].中国现代应用药学,2016,53(5):562.
  [19]唐永红,麻春恒,潘忠记.炮制盐黄柏新工艺参数优选的研究[J].广西医学,2006,28(9):1426.
  [20]张洁.中药炮制新工艺——远红外技术[J].求医问药,2012,10(6):88.
  [21]邓广海.川乌草乌炮制工艺及指纹图普的研究[D].廣州: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
  [22]杨荣英,陈健明,黄秀玉.黑豆蒸制首乌和酒制熟地黄的传统工艺与改进      工艺比较研究[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6,25(21):26.
  [23]彭懿.蛋黄馏油炮制新工艺研究[D].沈阳:辽宁中医药大学,2007.
  [24]吕法纲,谢守敬.毒性中药材动态循环炮制新工艺的研究[J].中国中药杂志,1993,18(11):664.
  [25]王璐.浅谈毒性中药的炮制解毒技术[J].中国民康医学,2018,30(9):71.
  [26]龚千锋,任建锋,钟凌云,等.雄黄水飞法的炮制工艺优选[J].环球中医药,2012,5(2):112.
  [27]廖晴,吉琅,邓放,等.不同雄黄炮制品中As2S2 及As2O3含量变化规律研究[J].中药与临床,2013,4(2):21.
  [28]程佩佩,方玉,夏叶,等.纳米雄黄炮制方法的探讨[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6,22(22):22.
  [29]曾宝,黄孟秋,唐君苹,等.巴豆炮制新工艺及其生品与炮制品的对比研究[J].中药材,2012,35(3):371.
  [30]潘扬,吴晓峰,涂霞,等.中药巴豆经炮制与发酵后毒性效应的比较[J].食品与生物技术学报,2011,30(5):788.
  [31]姜玉娟,盛秀梅,朱凤琴,等.巴豆霜炮制新工艺研究[J].中医药信息,1999 (3):63.
  [32]李群,江波.千金子炮制工艺研究[J].中国现代中药,2007,9(9):14.
  [33]曹艳花.千金子饮片炮制规范化实验研究[D].济南:山东中医药大学,2003.
  [34]朱梅芬,刘向前,吴柱熹,等.地黄的炮制对梓醇和5-羟甲基糠醛含量的影响[J].中国中药杂志,2007,32(12):1155.
  [35]XUE S,WANG L,CHEN S,et al.Simultaneous analysis of saccharides between fresh and processed Radix Rehmanniae by HPLC and UHPLC-LTQ-Orbitrap-MS with multivariate statistical analysis [J].Molecules,2018,23(3):541.
  [36]LI S L,SONG J Z,QIAO C F,et al.Anovelstrategytorapidlyexplorepotential chemicalmarkersforthediscrimi nationbetweenrawand processedRadix Rehmanniae by UHPLC-TOFMS with multivariate statistic alanalysis[J].J Pharm Biomed Anal,2010,51(4):812.
  [37]LIU Z,LOU Z,DING X,et al.Global characterizationofneutralsaccharidesin crudeandprocessedRadixRehmanniae,byhydrophilic interaction liquid chromatography tandem electrospray ionization time-of-flight mass spectrometry[J].Food Chem,2013,141(3):2833.
  [38]蔡皓,秦昆明,刘晓,等.中药饮片质量标准的研究现状及相关思考[J].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2011,13(3):450.
  (收稿日期:2020-01-05 编辑:陶希睿)
  基金项目:河南省科技攻关项目(No.182102311125);河南科技大学博士科研启动基金项目(No.13480058);河南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No.162300410104)。
  作者简介:姜华(1981-),女,汉族,博士,副教授,研究方向为中药质量标准研究。E-mail: jhltl2003@126.com
  通信作者:李军(1978-),男,汉族,博士,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中药药效物质基础研究。E-mail: huomanlee@126.com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30580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