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读物介入对过度屏幕暴露患儿的影响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討有声读物介入对过度屏幕暴露患儿的影响。 方法 选择2018年6月~2019年11月吉安市城区的100例过度屏幕暴露(暴露时间≥1 h/d)儿童纳入本研究,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各50例。对照组采用传统阅读的方式,观察常规健康教育的干预效果,观察组采用有声读物介入的方式,观察干预效果。比较两组(1)家长及患儿对指导意见的依从性。(2)儿童睡眠习惯的改善情况。(3)儿童心理行为习惯的改善情况。(4)学龄前儿童应知晓知识的掌握情况。 结果 观察组家长及患儿对指导意见依从性优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儿童睡眠习惯情况优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儿童心理行为习惯优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学龄前儿童应知晓知识的掌握情况优于对照组(P<0.05)。 结论 过度屏幕暴露患儿对有声读物较传统教育方式有更好的依从性,有声读物能改善儿童睡眠及心理行为习惯,并提高学龄前儿童知识的掌握情况,值得推广。
  [关键词] 过度屏幕暴露;有声读物;学龄前儿童;儿童睡眠习惯;儿童心理行为习惯;影响
  [中图分类号] R729;TP391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20)25-0070-04
  Analysis of the effect of audio books intervention on children with excessive exposure to screens
  YU Xianglin1 SUN Chenxu2 LI Xiaopan1 ZHANG Minghe3
  1.Department of Pediatrics, Ji'an Central Hospital in Jiangxi Province, Ji'an 343000, China; 2.Department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 Ji'an Central Hospital in Jiangxi Province, Ji'an 343000, China; 3.Department of Child Healthcare, Ji'an Children's Hospital in Jiangxi Province, Ji'an   3430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effect of audio books intervention on children with excessive exposure to screens. Methods A total of 100 children with "excessive exposure to screens(with the exposure time ≥ 1 h/d)" in Ji'an city proper from June 2018 to November 2019 were included in this study. According to random number table method, 50 children were selected for the observation group and the control group respectively. The control group was meant to reveal the effect of conventional health education, such as traditional reading.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meant to reveal the effect of audio books. The following aspects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1)The parents' and children's compliance with the guidance; (2)The improvement of children's sleep habits; (3)The improvement of children's psychological behavior; (4)Preschool children's mastery of due knowledge. Results The parents' and children's compliance with the guidance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bett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P<0.05). The children's sleep habit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bett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P<0.05). The children's psychological behavior habit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bett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P<0.05). The preschool children's mastery of due knowledge in the control group was bett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P<0.05). Conclusion For the children with excessive exposure to screens, audio books bring about better compliance than traditional education ways, which can ameliorate the children's sleep habits and psychological behavior habits and improve preschool children's mastery of due knowledge, suggesting that they are worthy of clinical recommendations.   [Key words] Excessive exposure to screens; Audio books; Preschool children; Children's sleep habits; Children's psychological behavior habits; Effect
  随着互联网和移动终端的普及,多媒体的兴起,应用电视、手机等电子设备已成为儿童认识世界、获取知识的重要途径,但也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从早前青少年迷恋电子游戏的“网瘾”,到现今全民用手机的“低头族”。多媒体的便捷性、传播方式多样、内容丰富等特点,较传统学习接收新知识的方式更有吸引力,特别能吸引儿童的注意力,从而导致儿童接触电子屏幕的年龄越来越小,时间越来越长,出现“过度屏幕暴露”[1]等系列问题。在互联网蓬勃发展的今天,5G网络在社会各个方面继续深化发展,多媒体传播知识的方式成为了时代发展的产物,不可能被杜绝。但它可谓是一把“双刃剑”,在高效吸收知识的同时,也带来一系列难以纠正的不良影响。因此,欧美一些国家开始尝试制定限制儿童过度屏幕暴露的方法,但截至目前尚未有效地解决此问题。其中较具影响力的是澳大利亚政府于2014年发布的《0~5岁儿童身体活动及静息运动指南》,指南要求2~5岁儿童每天屏幕时间不超过1 h,并建议家长限制家庭屏幕暴露时间,推荐使用播放音乐或讲故事的方式——有声读物代替或尽可能减少儿童过度接触屏幕[2]。但我国对于儿童可以开始使用屏幕的年龄、每天使用多少时间为适宜尚无相应的指南。因此,本研究采用有声读物结合传统教育方法,介入过度屏幕暴露的学龄前儿童,部分或全面替代屏幕暴露,减少屏幕暴露时间,以减少不良影响,提高学习效率。屏幕暴露时间“目标控制”为学期内周一至周五30 min/d内,周末及寒暑假1 h/d内。以期减少患儿屏幕暴露时间,改善过度屏幕暴露产生的不良影响,以期对改善学龄前儿童屏幕暴露问题有着积极的指导作用。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根据美国儿科学会(AAP)2016年推荐的2~5岁儿童每天使用视屏时间不超过1 h的标准[3],将屏幕暴露时间≥1 h/d的患儿纳入研究范围。称为“过度屏幕暴露”患儿。将2018年6月~2019年11月来医院寻求帮助的吉安市城区100例“过度屏幕暴露”学龄前儿童纳入本研究,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各50例。观察组男30例,女20例;年龄3~5岁,平均(4.27±0.66)岁;家长男18例,女32例;家长文化程度本科35例,专科12例,其他3例;家长年龄25~35岁,平均(30.24±4.38)岁。对照组男33例,女17例,年龄3~5岁,平均(4.15±0.62)岁;家长男15例,女35例;家长文化程度:本科30例,专科15例,其他5例;家长年龄25~34岁,平均(30.11±4.27)岁。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参照美国儿科学会儿童屏幕使用指南。对照组:采用传统教育方式,如传统阅读方式。告知患儿家长过度屏幕暴露的危害,鼓励患儿积极参与室外活动,阅读时以传统的阅读方式为主,增加陪伴时间,监督患儿的屏幕暴露时间等。包括:(1)强制患儿避免接触手机及电视等,增加玩具、儿童书等;(2)家长从自我做起,限制使用电视及智能手机等产品,以免患儿出现孤僻及逆反等心理行為相关问题;(3)家长增加陪伴患儿参加室外活动(如游乐场、乡村、公园等)的时间;(4)如经济条件允许,家长可陪同参加早教学习班等。观察组:在上述常规健康教育方式的基础上,利用音箱播放有声读物,如学习强国小喇叭、喜马拉雅儿童类、蜻蜓FM等各种有声电台及微信公众号等儿童版块内的小故事、小知识、儿歌、科普、国学及早教英语等内容,将有声读物介入到家长及患儿的生活中,家长尽量增加陪伴时间,包括阅读和室外活动;家长从自我做起,养成良好习惯,用“听书、听新闻等”代替“看视频、看新闻等”,尽量采用有声读物代替接触屏幕。患儿睡前以听睡前故事代替看视频。
  1.3观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比较两组:(1)家长及患儿对指导意见的依从性。(2)儿童睡眠习惯的改善情况。(3)儿童心理行为习惯的改善情况。(4)学龄前儿童应知晓知识的掌握情况。
  1.3.1 两组家长及患儿对指导意见依从性的比较  给予观察组及对照组相应的指导意见,3个月后,由家长回顾近1个月最具有代表性的1周患儿屏幕暴露时间。以超过屏幕暴露时间“目标控制”次数为衡量标准,分为4种类别:(1)基本不会(0~1次/周);(2)较少偶尔(2~3次/周);(3)经常较多(4~5次/周);(4)频繁很明显(6~7次/周)。因研究对象均选取“过度屏幕暴露”患儿,所以(1)~(3)为情况改善,(4)为情况没有改善。此处累计(1)~(3)总人数为有改善的人数,进行统计学分析。
  1.3.2 两组儿童睡眠习惯改善情况的比较  采取2000年美国Brown大学儿科学教授Judith A.Owens博士根据学龄前和学龄儿童的睡眠生理特点,在参考国际睡眠障碍分类(ICSD)的基础上编制而成的儿童睡眠习惯问卷中文版(CSHQ)中的33项题目进入评分系统[4],分别评以0分(通常5~7次/周)、1分(有时2~4次/周)、2分(偶尔0~1次/周)分级评分,分数越高标明睡眠习惯越好,总分66分。3个月后回顾近1个月最具有代表性的1周评分,统计≥40分人数,对比两组数据,并作统计学分析。
  1.3.3 两组儿童心理行为习惯改善情况的比较  采用深圳妇幼保健院万国斌教授等于2006年编制的2~6岁学龄前儿童行为量表进行评分[4],总共46项,每项分包括:0分(无)、1分(偶尔或轻微)、2分(有时或较明显)、3分(经常或很明显),总分138分,3个月后回顾近1个月具有代表性的1周评分,统计≥80分人数,并进行统计学分析。   1.3.4 两组学龄前儿童应掌握知识比较  给予指导意见3个月后,采取自制量表,包含:社会生活知识;自然知识;数的初步知识;音乐和美术知识;生活和活动的技能;语言技能等六方面学龄前儿童应掌握知识。六方面各10分,总分60分,通过家长读题和记录、儿童回答的方式完成,<36分为不合格,36~47分为合格,48~53分为良,≥54分为优,统计得分为优和良的总人数,并进行统计学分析。
  1.4 统计学分析
  数据应用SPSS19.0统计学软件进行分析,计数资料(患儿家长及患儿对指导意见依从性,儿童睡眠习惯的改善情况、儿童心理行为的改善情况及学龄前儿童应知晓知识的掌握情况均通过合理转换)用[n(%)]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家长及患儿对指导意见依从性比较
  观察组家长及患儿对指导意见依从性(愿意使用指导意见部分或全面替代屏幕暴露)优于对照组(P<0.05)。随着家长对患儿指导的依从性不断提升,在儿童的潜意识和生活习惯中就能够逐渐降低对电子屏幕的需求,保证儿童的健康成长。见表1。
  2.2 两组儿童睡眠习惯改善情况比较
  观察组儿童睡眠习惯改善情况优于对照组(P<0.05)。由此可见,在使用电子读物引导患儿降低电子屏幕使用的情况下,患儿的睡眠情况得到较大改善,与未使用有声读物引导的患儿相比较,具有一定优势。见表2。
  2.3 两组儿童心理行为习惯改善情况的比较
  观察组儿童心理行为习惯改善情况优于对照组(P<0.05)。儿童心理行为的转变和调整具有一定困难性,不能够在短时间内看到明显效果,此研究持续3个月可见效果,后续应当给予患儿充分的转变时间,逐渐提升其自身的心理行为质量和水平。见表3。
  2.4两组学龄前儿童应掌握知识的情况比较
  观察组学龄前儿童应掌握知识改善情况对比优于对照组(P<0.05)。学龄前儿童应掌握知识是检验儿童学习态度、学习能力、学习潜力,甚至身心健康的一个重要衡量指标。见表4。
  3讨论
  近年来随着多媒体,特别是5G在社会生活中不断全面深入发展,手机等新型屏幕的普及,生活中每个人、每时每该都可能暴露在屏幕下,使用屏幕等新技术吸收新知识已经成为常态。国外研究显示6个月~4岁的儿童家庭大部分拥有移动或固定的屏幕,包括电视(97%),平板电脑(83%)和智能手机(77%),几乎所有的儿童(96.6%)会使用移动设备屏幕,并且大部分开始使用屏幕的年龄小于1岁[5-6]。
  高科技在方便工作及学习的同时,也会带来一系列不良影响。大量研究证实,过度屏幕暴露会影响儿童体格生长、神经行为发育和社会情绪发展[7],会导致儿童视力损害、睡眠质量下降和白天嗜睡、影响儿童的身心健康[8-10],出现儿童语言发育落后和认知功能缺陷等负面影响[11-13]。相关研究还发现,过早的屏幕暴露还会增加儿童罹患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风险[14]。儿童学龄前期的屏幕暴露时间增多会造成学龄期的学业和课堂表现较差[15];甚至增加成年后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16]。虽然接触电子屏幕越来越普遍,越来越低龄化,但早期过度屏幕暴露对于儿童的影响较为严重,并且这种影响会延伸至学龄期甚至成年后。因此迫切要求生活中对手机、电脑有着过度依赖的群体和相关医护人员、研究人员引起重视,并进行自我反思,是否因为自身生活习惯和生活态度造成了当下儿童早期屏幕暴露数量及时间的不断提升。
  研究还显示,儿童过度屏幕暴露不能得到有效的限制,可能和如下情況有一定关联[17],包括:(1)家长认为过度限制不能很好利用多媒体教学方法提高儿童的学习效率;(2)用传统的阅读方式接收知识,儿童依从性不高,部分隔代抚养的祖父/母及部分低学历家长不能胜任传统教育模式;(3)家长不够重视,并且担心过分限制可能导致儿童出现多种心理行为问题;(4)工作繁忙,现实中没有足够时间陪伴儿童;(5)家庭经济条件不允许参加各种学习班等。
  针对此类问题,国外已有少数研究给出了解决办法,如澳大利亚政府健康部门于2014年发布的《0~5岁儿童身体活动及静息运动指南》,建议采用有声读物代替儿童接触屏幕,2016年美国儿科学会也有相同的建议。虽然有声读物本身也有一些缺陷,如噪音危害等,并且相比传统阅读方式,存在缺少亲子交流、互动等问题。但对于当下“过度屏幕暴露”问题,不失为一个较好的解决方案。
   本文通过将有声读物介入到传统教育方法中,设立观察组和对照组进行研究。数据表明,两组家长及患儿对指导意见的依从性比较中,观察组家长及患儿对指导意见的依从性(愿意使用有声读物部分或全面替代屏幕暴露)优于对照组(P<0.05)。两组儿童睡眠习惯改善情况的比较,观察组儿童睡眠习惯改善情况优于对照组(P<0.05)。两组儿童心理行为习惯改善情况的比较,观察组儿童心理行为习惯改善情况优于对照组(P<0.05)。由此可以看出,有声读物本身也有一定缺陷,但就缓解学龄前儿童过度屏幕暴露,减少相应的不良影响而言,具有较为有效的作用,并且其在给予儿童高效率接受知识的同时,又能减少因过度屏幕暴露而致的一系列影响,在现今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显得尤为重要,值得在儿童成长教育过程中推广使用。
  虽然本研究能够证明有声读物对于儿童的成长和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引导和帮助作用,但仍存在一定的局限和问题。家长和相关医护人员、研究人员仍需关注一下几方面的问题:首先,该领域进行的数据分析和研究大多来自欧美国家,在亚洲国家进行的研究文献数据较少,且亚洲国家与欧美国家的研究内容差异较大,不能够有效反映亚洲儿童的相关情况,该项研究在我国仍旧处于较为初级的阶段。其次,对于屏幕暴露问题的研究,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儿童受到的影响具有一定差异,在儿童早期认知过程中屏幕暴露对其认知发育维度等方面的影响并不具有相似性,再则,本研究因条件所限,研究样本及时间跨度均不足,个人习惯的养成及改变,应在密切观察、长期随访之后再予以评价。希望未来能够结合文献研究和数据内容,进行大样本、长时间的研究,同时进行整体的考量和整合,进而得到更具说服力的研究结果。以期更有效地评估屏幕暴露对儿童心理发育产生的影响、判断影响产生的时间节点、评价影响是否为阶段性表现、及有无出现新的严重不良反应。    综上所述,将有声读物介入过度屏幕暴露的学龄前儿童,较传统阅读能提高儿童的依从性,改善儿童睡眠情况及儿童心理行为习惯,并提高儿童对学习中知识的掌握情况,值得临床推荐。但对于儿童心理行为及认知方面情况的分析并不能在一次调研中完成,需要进行区域性和整体性相结合的研究,保证样本选择的有效性和试验设计的合理性,进而能够建立完善充实的数据内容,为相关研究人员提供更加便利的数据参考。
  [参考文献]
  [1] Barr R,Danziger C,Hilliard M,et al.Amount,content and context of infant media exposure:A parental questionnaire and diary analysis[J].Int J Early Years Educ,2010, 18(2):107-122.
  [2] Austral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 of Health.Australia’s physical activity and sedentary behaviour guidelines[R/OL].http://www.health.gov.au/internet/main/publishing.nsf/Content/health-pubhlth-strateg-phys-act-guidelines.
  [3] Gonzalez-Nahm S,Grossman ER,Frost N,et al.Media and young minds:Comparing state screen media use regulations for children under 24 months of age in early care and education to a national standard[J].Matern Child Health J,2018,22(4):445-453.
  [4] 杨玉凤.儿童发育行为心理评定量表[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6:161-164,185-188.
  [5] 周机利,黄海,陈银杏,等.父母手机使用对儿童语言和行为发育的影响[J].中国学校卫生,2020,41(3):471-476.
  [6] Kabali HK,Irigoyen MM,Nunez-Davis R,et al.Exposure and use of mobile media devices by young children[J].Pediatrics,2015,136(6):1044-1050.
  [7] Radesky JS,Christakis DA.Increased screen time:Implications for early childhood development and behavior[J].Pediatr Clin North Am,2016,63(5):827-839.
  [8] 董叔梅,宋沅瑾,姜艳蕊,等.我国4岁以下儿童看电视行为对睡眠质量影响的多中心研究[J].中华儿科杂志,2015,53(12):907-912.
  [9] 林力孜,高爱钰,王迪,等.小学生睡眠时间和屏幕时间与儿童肥胖的关联研究[J].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8, 26(9):948-951.
  [10] Carter B,Rees P,Hale L,et al.Association between portable screen-based media device access or use and sleep outcomes: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 s[J].JAMA Pediatr,2016,170(12):1202-1208.
  [11] Pagani LS,Fitzpatrick C,Barnett TA.Early childhood television viewing and kindergarten entry readiness[J].Pediatr Res,2013,74(3):350-355.
  [12] Chonchaiya W,Pruksananonda C.Television viewing associates with delayed language development[J].Acta Pediatr Esp,2008,97(7):977-982.
  [13] Lagercrantz H.Too much time in front of the screen shatters children's lives.Obesity,concentration problems,impaired language development etc.may be the result[J].Lakartidningen,2013,110(1-2):16-17.
  [14] Christakis DA,Zimmerman FJ,DiGiuseppe DL,et al.Early television exposure and subsequent attentional problems in children[J].Pediatrics,2004,113(4):708-713.
  [15] Pagani LS,Fitzpatrick C,Barnett TA,et al.Prospective associations between early childhood television exposure and academic,psychosocial,and physical well-being by middle childhood[J].Arch Pediatr Adolesc Med,2010,164(5):425-431.
  [16] Drenowatz C,Carlson JJ,Pfeiffer KA,et al.Joint association of physical activity/screen time and diet on CVD risk factors in 10-year-old children[J].Front Med,2012, 6(4):428-435.
  [17] 滕曉雨,丁磊,邵静,等.山东省4~6岁儿童电子屏幕暴露现况及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9, 27(210):30-33,37.
  (收稿日期:2020-04-13)
  [基金项目] 江西省吉安市指导性科技计划项目{吉市科计字[2019]8号(2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34905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