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在牙列缺失行即刻种植患者中的应用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索基于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在牙列缺失行即刻种植即刻修复患者中的应用效果。方法 选取2018年1月~2019年2月于南京市某口腔医院种植科因牙列缺失行即刻种植即刻修复的患者88例为研究对象,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试验组和对照组,每组各44例。试验组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实施基于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对照组给予常规护理。干预3个月后评估两组患者的OHIP-I评分、义齿折断情况及全口义齿满意度评分。 结果 共纳入73例研究对象。干预后3个月试验组OHIP-I评分、全口义齿满意度评分均显著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义齿折断情况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 基于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能够有效促进牙列缺失行即刻种植即刻修复患者的口腔健康状况,优化患者种植体验,提高患者种植成功率及护理满意度。
  [关键词] Peplau人际关系理论;延续性护理;牙列缺失;即刻种植;干预研究
  [中图分类号] R473.78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20)31-0159-04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application effect of continuous nursing model based on Peplau's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theory in patients with missing dentition and immediate implantation. Methods A total of eighty-eight patients with missing dentition treated with immediate implantation in the implantology department of a dental hospital in Nanjing were selected as the research object from January 2018 to February 2019. According to the random number table, they were divided into experimental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with 44 cases in each group. The experimental group implemented the continuous nursing model based on Peplau's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theory on the basis of conventional nursing, and the control group was given conventional nursing. Three months after the intervention, the OHIP-I score, denture fracture and complete denture satisfaction score of the two groups were evaluated. Results A total of 73 study subjects were included. Three months after the intervention, the OHIP-I score and complete denture satisfaction score of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ose of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P<0.05). There was n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denture fracture between the two groups(P>0.05). Conclusion The continuous nursing model based on Peplau's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theory can effectively promote the oral health of patients with immediate implantation and immediately repair of missing dentition. It can optimize patient implantation experience, improve patient implant success rate and nursing satisfaction.
  [Key words] Theory of Peplau's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Continuous nursing; Missing dentition; Immediate implantation; Intervention study
  牙列缺失是指因各種因素导致的上颌和(或)下颌牙列全部缺失,牙列缺失后的颌骨又称为无牙颌[1]。牙列缺失多见于老年人,常见病因是龋坏和牙周炎[2]。近几年的研究调查显示,牙列缺失患者的年龄逐渐呈年轻化、多元化的趋势[3]。传统的牙列缺失修复方式主要采用可摘义齿修复[4]。随着社会经济文明的各项发展,种植牙已成为当下越来越多患者选择的修复方式之一。1998年开始,临床应用的All-on-4即刻种植即刻修复技术使患者在手术当天即可完成无牙颌的即刻修复[5]。然而,随着这一技术的大量开展,All-on-4即刻种植即刻修复技术的并发症也不断显现[6]。修复义齿戴入一段时间后,患者如不能正确清理干净义齿与植体之间的菌斑软垢、食物残渣,易导致种植体周围组织发生炎症。同时,在临时修复期间,由于患者强烈的咀嚼意愿、不良的口腔卫生习惯及生物材料强度限制等原因,常会发生临时修复体折断、种植体周围炎等并发症[7]。种植体周围炎是目前种植失败的主要原因,且在发生早期,患者往往无自觉症状。由于种植体周围炎形成后不可逆,因此预防显得尤为重要。本研究探索基于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在牙列缺失行即刻种植即刻修复患者中的应用,以促进良好的人际关系为中心,通过护患双方共同努力,优化患者的术后护理,让患者在出院后仍能获得持续、有效的口腔保健护理干预,从而提高患者的种植成功率,优化种植体验,改善患者生活质量。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8年1月~2019年2月于南京市某口腔医院种植科行牙列缺失即刻种植即刻修复手术的患者88例为研究对象,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试验组和对照组,每组各44例。纳入标准:①年龄18~70岁;②无心脏病,舒张压≤100 mmHg,收缩压≤160 mmHg,血糖<8.8 mmol/L;③无交流障碍;④同意参与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①合并精神疾病;②合并严重夜磨牙症;③治疗方案改变不宜再进行手术。因患者牙槽骨条件差、术中治疗方案改变脱落8例;因数据缺失剔除7例,共排除无效病例15例。最终纳入有效病例73例,其中试验组38例,对照组35例。试验组男29例,女9例;年龄(53.89±8.17)岁;学历:大专及以上17例,本科17例,研究生4例;牙齿清洁频次:1次/d 4例,2次/d 27例,3次及以上/d 7例;牙齿清洁时长:每次刷牙时间<3 min 20例,≥3 min 18例。对照组男24例,女11例;年龄(56.8±8.30)岁;学历:大专及以下20例,本科11例,研究生4例;牙齿清洁频次:1次/d 6例,2次/d 24例,3次及以上/d 5例;牙齿清洁时长:每次刷牙时间<3 min 16例,≥3 min 19例。两组性别、年龄、学历及牙齿清洁状况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经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
  1.2 方法
  1.2.1 试验组  小组成员由具备5年以上工作经验的种植科医生2名、临床护士2名组成。小组成员基于大量文献的回顾性研究,并根据既往诊疗及护理经验,构建基于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种植科医生负责为患者进行牙列缺失相关诊断、治疗及对既往病历资料进行分析;护理人员负责实施、督促、监控患者口腔保健行为的进展和效果,并完成各项指标评估。护理模式共包含四个阶段:(1)认识期(患者初诊):评估和确认问题。护理人员与患者初次见面,应面带笑容、衣着整洁、语言得体,主动向患者进行自我介绍,引导患者详细描述日常口腔清洁状况,评估患者口腔卫生保健情况,初步了解患者的护理需求,并向患者介绍该护理模式的目的、作用、意义及基本设置,获得患者对本研究的知情同意,以期建立良好的护患关系。(2)确认期(手术前期):根据手术方案给予患者相应的术前指导。①向患者详细介绍手术流程,解释术前3 d停用抗凝血类药物的原因,给予术前镇静类药物的使用指导,消除患者的疑惑与顾虑,加强患者手术配合度。②在沟通中了解患者的美观需求,尽量满足患者对美观的需要,包括牙齿颜色、面部(外貌)的美观修复。③鼓励患者描述术前心理活动,发现患者心理问题与需求,进行针对性干预、疏导,缓解患者紧张状态。④指导患者术后当日进流质飲食,如食用稀粥、蔬菜汤、牛奶等。(3)进展期(手术当日):这是解决护理问题的主要时期,患者对研究人员产生最大的信任及归属感,在此期间研究人员需积极帮助患者形成健康意识,确定共同的护理目标和实施计划:①手术结束后,指导患者正确的刷牙方法(bass刷牙法),牙刷与牙齿呈45°,上下震动前进,按顺序彻底清洁每个牙面,刷牙时间>3 min。②使用种植专用膨胀牙线清理口腔,方法如下:抽取一根膨胀牙线,牙线两端是尼龙绳,将一端从临时义齿与种植体之间穿过,手指分别捏住牙线两端来回抽拉,将食物残渣和牙菌斑清理干净。③要求患者离院前关注微信公众号,公众号将于患者手术当天、术后第2天、第7天、第1个月、第3个月向患者推送相关护理指导,包括用药护理(术后抗生素类药物的药物名称、作用、不良反应、用药方法、用药时间)、饮食护理(术后第2天进半流质饮食、术后第7天~术后第3个月进软食,禁食撕扯类食物)、症状识别与护理(术后患者如出现口腔不良症状,通过微信公众号上报其症状,由护理人员识别并给予相应的护理指导)、活动/运动护理(术后1周内应避免剧烈运动)、心理护理(提供帮助患者肯定面部形象美学的心理支持、并进行情绪疏导)。在此期间,患者如出现就医行为(义齿折断、患者自觉不适感、口腔清洁用具指导等)可随时通过公众号预约就医,及时获得诊治和护理。(4)解决期(术后第3个月):患者复诊,由医生检查临时义齿的使用情况,护理人员应用Ohip-i量表及全口义齿满意度问卷评估患者口腔健康状况、种植体验及义齿折断率。随着护理干预及双方信任的进一步深入、护患关系得到巩固,进一步沟通解决患者之前未能解决的问题。
  1.2.2 对照组  对照组采用常规护理方法。根据患者术后当天的口腔状况给予相应的护理措施,包括用药指导、饮食指导、心理护理及病情观察与症状处理。患者出院后,嘱患者进行自我症状观察,如出现就医行为需及时就医处理。
  1.3 评价指标
  1.3.1 口腔健康影响程度量表(Oral health impact profile-i,OHIP-I)评分量表包括14个条目,分别为咀嚼困难、影响发音、影响外貌、食物嵌入牙齿或假牙里面、假牙不合适(戴不稳,吃东西用不上力)、口腔内出现明显疼痛、吃什么东西都不舒服、假牙戴得不舒服(引起疼痛、恶心等)、避免吃某种食物、影响心情、在其他人面前不自在、难以放松、难以集中精神、觉得生活不令人满意。每个条目分为5个层次并有相应的计分(0分为从无,1分为很少,2分为有时,3分为经常,4分为很经常),总分为0~56分,分数越低表明口腔健康状况越好。当一个条目的得分为3分或4分,则表明该条目会对受试者造成生活质量上的负面影响。负面影响的次数或比例越大,则患者口腔健康状况越差。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效度,能测量出种植义齿修复效果及种植修复前后患者生活质量的改善程度[8]。
  1.3.2 义齿折断情况  干预后3个月,统计各组患者义齿折断所占比例。
  1.3.3 全口义齿满意度评分  问卷参考周敏等[9]设计的全口义齿满意度调查问卷,分为分类满意度和护理满意度,分类满意度包括与义齿有关的5项内容,即咀嚼功能、美观程度、舒适度、语音功能和固位功能。各项内容各有5级评价,分数越高表明受试者对全口义齿的满意度越高。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Epidata3.0软件进行数据录入,数据应用SPSS20.0统计学软件进行分析,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用(x±s)表示,采用t检验;不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用M(P25,P75)表示,采用秩和检验;计数资料用[n(%)]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干预后OHIP-I评分比较
  两组患者实施护理干预3个月后OHIP-I评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对两组患者各条目中经历的负面影响的分析显示,两组患者在条目“4、8、9、10、11、12”[即“食物嵌入牙齿或假牙里面、假牙戴得不舒服(引起疼痛、恶心等)、避免吃某种食物、影响心情、在其他人面前不自在、难以放松”]的负面影响中,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2 两组干预后义齿折断情况比较
  干预后3个月,试验组4例(10.53%)患者发生义齿折断,对照组5例(14.29%)患者发生义齿折断,两组患者义齿折断情况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2.3 两组患者干预后全口义齿满意度评分比较
  试验组患者干预后分类满意度、护理满意度评分均高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4。
  3讨论
  3.1构建基于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的必要性
  近年来,口腔种植技术在我国已日益成熟,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尚未建立起完善的口腔种植健康教育体系[10]。种植手术一般在门诊进行,术后即刻归家,患者自主進行后续口腔保健护理,由于患者不同的文化、口腔保健习惯等差异,导致其自我护理行为差异。张淑颖[11]对种植体周围炎发病的相关因素分析显示,吸烟、缺少定期的口腔清洁和护理可导致种植体周围炎,其护理干预不足是诱发种植体周围炎的主要原因。传统的临床护理干预模式已不能很好地满足当下患者种植护理的需求,由于护患双方沟通交流时间短暂、患者术后即刻归家、无法评估护理干预效果、教育内容无法体现个体差异、未考虑患者主观能动性等问题,均导致以往健康教育效果较差,患者依从性随时间推移逐渐下降等现状,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患者种植体周围炎和义齿折断发生率,给患者带来较差的种植体验。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核心思想是人际关系,基本理论是互动[12],通过治疗性及教育性的护患沟通,缓解患者对疾病的紧张、恐惧、焦虑心理,帮助患者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基于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通过护患双方的共同努力,根据患者的术后需求,提供持续有效的口腔卫生保健护理措施,使患者归家后依然能够得到后续的护理支持,同时提高患者的自我保健意识和健康行为能力,对预防种植体周围炎、减少义齿折断、延长种植体使用寿命等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3.2 构建基于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有利于患者的口腔健康
  本研究结果显示,干预后第3个月,试验组患者OHIP-I评分显著低于对照组(P<0.05),其中试验组患者在条目“4、8、9、10、11、12”[即“食物嵌入牙齿或假牙里面、假牙戴得不舒服(引起疼痛、恶心等)、避免吃某种食物、影响心情、在其他人面前不自在、难以放松”]的负面影响中,评分均低于对照组(P<0.05)。本研究结果还显示接受干预3个月后,试验组患者的口腔健康状况优于对照组。分析其原因,延续性护理模式包括信息的延续、管理的延续和关系的延续,是对患者每一阶段的护理干预和护理需求进行持续性的监控,并及时反馈。因此,患者护理干预实施的效果和患者现阶段的护理需求可以在第一时间反馈至牙列缺失即刻种植即刻修复干预小组,经小组成员讨论,给予相应的护理方案。而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加入,增加患者的归属感,帮助护理人员更快更好地与患者建立信任关系,使患者愿意敞开心扉,诉说自己遇到的问题与烦恼,并积极主动地参与到口腔健康维护中[13]。
  3.3构建基于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有利于优化患者种植体验
  本研究结果显示,干预后第3个月,试验组4例(10.53%)患者发生义齿折断,与对照组的5例(14.29%)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受研究对象例数所限,数据分析结果差异虽无统计学意义,但试验组患者义齿折断率略低于对照组,显示基于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对减少术后义齿折断有一定积极作用。分析义齿折断原因,可能与下列因素有关:(1)患者自我咀嚼意愿较强,医护人员再三叮嘱仍无法改变其行为。(2)由于食物多样性等因素,即使患者小心谨慎,也无法完全避免撕扯或坚硬类食物。(3)为保证植体的稳定性,临时义齿的承载力量较小。(4)患者咬颌过低,导致临时义齿制作时厚度过薄。干预后试验组患者义齿满意度及护理满意度评分均高于对照组(P<0.05),提示基于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在优化患者种植体验的同时,提高了患者对护理工作的满意度。传统门诊种植服务重点在于提升护理技能、提供整洁的就诊环境及负责患者手术当日护理,而忽略了患者出院后的护理需求,导致患者居家护理时出现较多口腔问题,不能及时得到解决[14]。基于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在弥补传统护理不足的同时,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护理人员的主动性[15],主动发现问题、寻找解决方案并实施,从而优化患者口腔种植体验,提升患者的护理满意度。
  综上所述,本研究构建的基于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能够有效促进牙列缺失行即刻种植即刻修复患者的口腔健康状况,提高种植成功率,优化患者种植体验并提升其护理满意度。由于客观条件限制,本研究只进行了小样本研究,日后将进一步扩大样本量,验证其临床效果,并发现该模式的不足和实施过程中的障碍,进而不断完善该护理模式。   [参考文献]
  [1] 沙滢浩.健康教育对老年无牙颌患者全口义齿满意度的影响[J].现代预防医学,2012,39(19):5037-5039.
  [2] 全国牙病防治指导组. 第二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抽样调查[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9:132-134.
  [3] 齐小秋.第三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报告[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47.
  [4] Srinivasan M,Meyer S,Mombelli A,et al.Dental implants in the elderly population: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 analysis[J].Clinical Oral Implants Research,2017,28(8):920-930.
  [5] 符瑾瑾,戴杰,羅旭明.无牙颌All-on-4即刻种植修复技术的研究进展[J].浙江实用医学,2014,19(6):454-456.
  [6] Kahm SH,Kim CH,Kim SJ.Overcoming and preventing dental implant complications[J].Journal of Korean Dental Science,2013,6(1):27-33.
  [7] 刘明兰,胡晓文.“All-on-4”即刻种植修复并发症8年追踪分析[J].中国口腔种植学杂志,2015,20(3):128-132.
  [8] 刘佳钰,陈卓凡,张庆元.牙列缺损患者种植义齿修复的口腔健康影响程度量表研制[J].临床口腔医学杂志,2015,31(8):478-481.
  [9] 周敏,张红,及昕.强化教育对提高活动式全口义齿患者满意度分析[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34(6):1175-1177.
  [10] 罗蝶华.个性化健康教育降低糖尿病患者种植体周围炎发生率的效果观察[J].护理研究,2017,31(11):1368-1369.
  [11] 张淑颖.研究口腔种植患者的口腔护理行为与种植患者种植体周围炎发病的关系[J].中国实用医药,2016, 11(18):269-270.
  [12] 陈艳丽,王筱红.Peplau人际关系理论在肺癌患者护理中应用的可行性及有效性评价[J].护士进修杂志,2017, 32(9):824-826.
  [13] 刘丽红,刘婷.基于人际关系理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在复发性多软骨炎患者的应用[J].护理学杂志,2018,33(10):97-100.
  [14] 周艳,牛忠英,汤楚华.1357例中老年人牙齿缺失与修复情况调查分析[J].中华老年口腔医学杂志,2015,13(4):223-227.
  [15] 陈瑞明.基于Peplau人际关系理论的社区高血压患者综合护理干预研究[D].石河子:石河子大学,2014.
  (收稿日期:2020-05-2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38759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