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滞动针配合针刺推拿治疗肩周炎的疗效观察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周毛生

摘要:目的观察滞动针联合针刺推拿治疗肩周炎(FS)的临床疗效。方法将符合FS诊断标准的84例患者分为对照组治疗组、治疗组对照组2组,每组各42例。治疗组采用的是针灸推拿及TDP神灯照射,对照组在治疗组的基础上使用滞动针,2组在治疗前后分别对关节疼痛程度、关节活动范围、肌力及日常生活生活能力(ADL)这四个指标进行评分和统计,并比较2组临床疗效。结果2组治疗前、后四项指标相比,差别具有显著性意义(P<0.05),对照组和治疗组的总有效率分别为95.2%和88.1%。2组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5)。结论滞动针配合针刺治疗肩周炎有一定的疗效。

关键词:滞动针;肩周炎;针刺;推拿

中图分类号:R255.6文献标志码:B文章编号:1007-2349(2019)12-0043-03

肩周炎(frozen shoulder,FS)是以肩关节疼痛及患侧关节活动受限为主要症状的一种自限性疾病,40至60 岁左右的人高发,女性的患病率高于男性,左肩关节的发病多于右肩[1-2]。大多数情况下其肩部疼痛和功能可经过锻炼让其自行恢复,但是持续时间过长易对患者的日常生活、工作带来不利影响[3-4]。目前,针对肩周炎的治疗,临床上种类繁多,主要有针灸、推拿、注射疗法、药物、关节松动术、小针刀等[5-7],如病情复杂且反复发作,单一治疗方法难以达到预期疗效,可采取多种方法联合使用的综合疗法以提高本病治疗效果。笔者应用滞动针配合针刺推拿治疗肩周炎,通过关节疼痛程度、关节活动范围、肌力及患者日常生活生活能力(ADL)等方面的变化来观察及评定疗效,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所有病例均来自本院2018年6月—2019年3月收治的患者,共84例符合纳入标准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治疗组和治疗组对照组2组。对照组42例,其中男13例,女29例;年龄最小43岁,最大70岁,平均年龄(55.01±5.99)岁;病程最短8周,最长25周,平均病程(16.01±5.72)周;治疗组42例,其中男14例,女28例;年龄最小44岁,最大71岁,平均年龄(59.98±7.01)岁;病程最短11周,最长25周,平均病程(17.81±4.27)周。2组上述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可比性。

1.2诊断标准

1.2.1西医诊断标准根据《骨科诊疗常规》[8](2004年)制定。①起病缓慢且病程长;②肩部疼痛,可向颈部或上臂放射,疼痛夜间尤甚,影响睡眠;③检查可见肩关节周围肌肉萎缩,并在结节间沟、肩峰下滑囊、大结节、肩胛骨内角等有压痛点,肩关节活动受限,外展、外旋时明显;④影像学检查一般无特殊变化,偶可见局部骨质疏松、大结节密度增高等。

1.2.2中医诊断标准根据 《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9](1994年)中肩周炎的诊断依据制定。

1.3纳入标准①符合上述中西医FS诊断标准;②肩关节主动或被动活动受限;③年龄区间为40~75岁,符合肩周炎诊断;④在3个活动方向上关节被动活动范围至少下降20%;⑤肩峰下撞击注射试验阴性;⑥在此次治疗前6 周内未口服任何止痛剂及未进行其他治疗者;⑦患者或其家属(监护人)在了解本次研究的目的、操作流程、存在的危害及可能引起的不适后,表示内容可接受,并自愿签订相关协议书。

1.4排除标准①不符合上述入选标准的患者;②有严重的肺、肝、肾、心脏疾病及各系统严重疾病;③有明顯颈椎病、骨折、肩袖撕裂者和既往肩关节手术史;④周围神经疾病导致肩关节疼痛者,如肩-手综合征、臂丛神经炎、胸廓出口综合征等;⑤拒绝签署相关协议书患者。

1.5治疗方法

1.5.1治疗组采用针灸推拿局部治疗。取穴:肩髃、臂臑、肩贞、肩前、风门、阿是穴等,操作方法:对皮肤进行常规消毒后进行针刺,肩髃、臂臑、肩贞、肩前为直刺,使用毫针规格为0.25 mm×40 mm,使用提插、捻转手法使针下产生酸麻胀痛等针感。风门使用毫针规格为0.25 mm×25 mm,向脊中斜刺,针刺深度为0.5寸,经提插、捻转后使针下产生针感;针刺后,使用TDP神灯照射患侧肩关节,以改善患处微循环,留针30 min;取针后嘱咐患者端坐于术者前方。首先,对患处肩关节进行被动运动,以肩关节为中心,进行顺时针、逆时针交互交替的环转、摇动等操作,根据患者本人对推拿的耐受度来控制运动幅度及力度。其次,对常规取穴处进行按压、弹拨,每穴时间为1.5~3.0 min;最后,采用揉搓法对患处肩关节至前臂之间进行揉搓,使肌肉处于松弛放松状态。每周6次,休息1天后进行下一周治疗,1周为1疗程,治疗4周。

1.5.2对照组在治疗组基础上,加用滞动针。进行穴位消毒后,常规针刺获得针感,再顺时针捻转针柄使之形成滞针(提插、捻转、出针均感困难),在此时再行提拉、旋转、颤抖、摇摆等手法,以达到强化针感的目的。操作时通常选取3个穴位左右,动作重复2次,每次间隔2min;隔日1次,每周3次,1周为1疗程,共治疗4周。

1.6观察指标治疗前后对关节疼痛程度、肩关节活动度、肌力及日常生活能力(ADL)这四个观察指标进行评估及记录。

1.7疗效标准参照VAS评分率对疗效进行判断。VAS评分率=[(治疗前-治疗后)总积分/治疗前总积分]×100%;痊愈:患者无相关的症状,表示病人已经完全康复,评分率达 76%~100%;显效:病人的病情得到明显好转,评分率达 51%~75%;有效:病人的病情已经有所好转,评分率达 25%~50%;无效:评人无明显症状、体征变化,减分率<25%。

1.8统计学方法使用SPSS22.0软件对本次研究所获得的数据资料进行统计分析,数据资料可用均数±标准差(S)的形式记录。当2组数据符合正态分布即可进行比较,并用两个独立的样本t进行检验;如需要进行组间的数据对比时,可使用配对样本t检验进行计算。

2结果

2.12组治疗前后VAS评分比较治疗前,2组VAS评分无显著性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与治疗前比较,治疗组治疗后VAS评分较前下降(P<0.05);与治疗前比较,对照组治疗后VAS评分较前下降明显(P<0.05)。见表 1。

2.22组治疗前后Melle评分比较治疗前,2组Melle评分无显著性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与治疗前比较,治疗组治疗后Melle评分较前下降(P<0.05);与治疗前比较,对照组治疗后Melle评分较前有明显下降(P<0.05)。见表 2。

2.32组治疗前后肌力评分比较治疗前,2组肌力无显著性差异(P>0.05)。与治疗前比较,治疗组治疗后肌力较前有提高(P<0.05);与治疗前比较,对照组治疗后肌力较前有明显提升(P<0.05)。见表 3。

2.42组治疗前后ADL比较 治疗前,2组ADL评分无显著性差异(P>0.05)。与治疗前比较,治疗组治疗后ADL评分较前有下降(P<0.05);与治疗前比较,对照组治疗后ADL评分较前有明显下降(P<0.05)。见表4。

2.52组临床疗效比较经4周治疗后,对照组与常规相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5。

3讨论

FS是一种以肩关节滑膜囊增厚及关节挛缩为主要特征的纤维增生性疾病[10],它使患处关节周围软组织的广泛黏连,从而导致疼痛和活动受限[11-12]。相关分子生物研究表明,细胞因子如ASIC、IGF-2、TIMP、TGF-β和MMP可能参上述过程,尤其是TGF-β和MMPs两者之间的平衡失调可能在肩关节纤维化过程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13]。中医学很早就有对肩周炎病因的认识,如《中藏经·五痹》曰:“肾气内消……精气日衰,则邪气妄入。”《太平圣惠方》云:“夫劳倦之人,表里多虚,血气衰弱,膝理疏泄,风邪易侵……随其所惑,而众痹生焉。”归结其原因,内因主要为年老体衰,气血不足,肝、脾、肾亏虚,筋脉失养或久病耗伤肝肾,劳伤精血;而外因主要为外感风、寒、湿邪,邪气由表入里,肌肉腠理收引,气血筋脉不通,不通则痛[14],故中医以通经活络为治则,缓解肩关节疼痛和改善活动度。研究通过观察关节疼痛程度、关节活动范围、肌力及日常生活生活能力(ADL)这四个指标来评定疗效标准。其中疼痛程度采用视觉模拟评分法 VAS,在治疗前后对肩关节活动时出现的最痛点进行疼痛评分。肩关节活动度评估使用的是Melle 评分[16],嘱咐患者使用患侧肩关节进行肩外展、肩中立位外旋、手到颈椎、手到脊柱、手到嘴等动作,根据患者动作完成度进行评分。肌力根据相关评估标准分成0~5级,分别对应0~5分,肌力正常,分数越高。日常生活能力(ADL)采用改良Barthel指数评定量表,观察治疗前后患者日常生活能力变化。通过对上述指标的观察,以观察治疗前后患者肩周炎改善程度。

本研究中使用滞动针配合针灸推拿治疗肩周炎。滞动针主要为滞针及相关手法的整合,在常规针刺获得针感后,顺时针捻转针柄使之形成滞针,在此时再行提拉、颤抖、旋转、摇摆等手法,它比常规针刺更快获得针感,促进气血循环而到达患病部位。而推拿具有通利关节、松解粘连、缓解痉挛的作用,通过手法外力的作用,解除肩关节周围的肌肉、韧带、滑囊、肌腱和关节囊之间的粘连,从而恢复肩关节活动功能[15],再加上TDP神灯照射患侧肩关节,以改善患处微循环及新陈代谢,对病变部位进行修复,提高其免疫力。

参考文献:

[1]Lewis,Jeremy.Frozen shoulder contracture syndrome -Aetiology,diagnosis and management[J].Manual Therapy,2015,20(1):2-9.

[2]Gumina S,Candela V,Castagna A,et al.Shoulder adhesive capsulitis and hypercholesterolemia:role of APO A1 lipoprotein polymorphism on etiology and severity[J].MUSCULOSKELETAL SURGERY,2018,102(S1):35-40.

[3]劉蓉.推拿灸法治疗肩周炎的护理体会[J].湖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17(1):95-96.

[4]孙卓垒,黄曼丽,黄惠萍,等.三痹汤联合针刀及内热针对肩周炎患者疗效及其作用机制研究[J].江西医药,2019,54(4):312-315.

[5]李祥,孙善斌,刘瑞.中医治疗肩周炎的研究进展[J].广西中医药,2017,40(6):67-70.

[6]陈疾忤,陈世益.肩周炎研究进展[J].国际骨科学杂志,2005,26(2):94-96.

[7]秦中枢,冯后桥,王永海.肩周炎中西医治疗方法研究进展[J].中医临床研究,2017,9(25):135-136.

[8]北京协和医院.骨科诊疗常规[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

[9]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

[10]Lee B K.Effects of the combined PNF and deep breathing exercises on the ROM and the VAS score of a frozen shoulder patient:Single case study.[J].Journal of Exercise Rehabilitation,2015,11(5):276-281.

[11]毛振涛.推拿手法配合针灸治疗老年肩周炎临床疗效观察[J].光明中医,2017,32(4):548-550.

[12]武扬,赵保东.针灸联合推拿治疗肩周炎30例临床观察[J].湖南中医杂志,2019,35(6):75-76.

[13]支芳,林星镇.正清风痛宁定点注射联合关节松动术治疗肩周炎的疗效观察[J].现代医院,2019,19(2):298-300.

[14]何勇,熊建义,崔家鸣,陈洁琳,段莉,刘威,王大明,朱伟民,王大平.肩周炎肩关节活动受限的分子生物学研究[J].国际骨科学杂志,2016,37(3):187-189.

[15]何继永.外科疾病诊断标准[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1:269.

[16]洪靖,刘永尚,王鹏,等.中医药治疗肩周炎临床研究进展[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20(3):88-92.

(收稿日期:2019-09-2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405811.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