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基于二维码健康宣教对住院患者行冠脉成像扫描配合的效果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黄红芳  陈秀珍  梁俊丽  常裕  曾冠珍  施黎黎

[关键词] 二维码健康宣教;住院患者;冠脉成像;配合度

[中图分类号] R541.4;R473.5 [文獻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21)14-0182-03

Study on the effect of health education based on two-dimensional code on cooperation of inpatients with coronary imaging scanning

HUANG Hongfang CHEN Xiuzhen LIANG Junli CHANG Yu ZENG Guanzhen SHI Lili

Department of Radiology, the First Affiliated Hospital of Guangxi Medical University, Nanning 530021,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effect of health education based on two-dimensional code on cooperation of inpatients with coronary artery imaging. Methods A total of 100 inpatients who need coronary artery imaging in our hospital from July to December 2019 were selected by convenient sampling method. They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observation group, with 50 cases in each group. 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conventional health education and the observation group received health education based on two-dimensional code. The cooperation degree and adverse reactions of the two groups were compared. Results The cooperation degree was 98.00%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which was higher than that of 80.00% in the control group,with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P< 0.05). The total incidence of adverse reactions was 4.00%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which was lower than that of 18.00% in the control group,with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P<0.05). Conclusion For inpatients scheduled for the coronary artery imaging, health education in the form of two-dimensional code can effectively improve the cooperation degree and reduce adverse reactions of patients, with a better effect.

[Key words] Health education based on two-dimensional code; Inpatients; Coronary artery imaging; Degree of cooperation

由冠脉狭窄引起供血不足,从而导致心肌功能障碍的疾病称为冠状动脉性心脏病[1]。冠脉成像是冠状动脉性心脏病筛查、诊断的无创性检查方式[2-3]。从预约冠脉成像到检查结束期间,患者面临陌生的环境、拥挤的检查队伍、心率的检测、静脉针的留置等,常使其感到紧张。据报道有74.1%的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检查焦虑症[4],而通过健康教育的方式可以改善患者的焦虑,降低对比剂不良反应的发生。传统的常规健康宣教模式是在患者做检查前进行口头宣教,内容乏味,并含有很多的护理专业术语,患者及其家属往往不容易理解[5],现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有关健康信息的获取途径也在日益增多,而方便、快捷、轻松的方式更能给患者带来健康指导[6]。随着智能手机的应用,微信、小程序的健康教育模式已普遍应用于临床护理中,效果显著[7-9],基于此,本研究将二维码健康宣教应用于冠脉成像的检查中,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采用便利抽样法选取2019年7—12月我院需要行冠脉成像的首次确诊冠心病住院患者100例,将其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每组各50例。对照组男26例,女24例,年龄45~79岁,平均(60.04±9.14)岁;疾病类型:高血压13例,高血脂19例,糖尿病18例。观察组男30例,女20例,年龄43~78岁,平均(60.56±8.85)岁,疾病类型:高血压11例,高血脂20例,糖尿病19例。纳入标准:①因疑似胸痛、胸闷、高危冠心病筛查住院者[10];②知情同意此项检查且以前未做过CT增强检查者;③无CT增强检查的禁忌证者;④患者或家属均会使用智能手机,语言表达能力正常。排除标准:①合并肝肾等重要脏器功能障碍者;②神志不清或意识模糊无法正常沟通者;③碘对比剂过敏者。两组患者性别、年龄、疾病类型一般资料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经过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的批准。

1.2 方法

对照组采用常规的健康宣教模式,主要通过口头宣教的形式,向患者讲解冠心病疾病知识和冠脉成像扫描知识,告知其注意事项及不良反应。

观察组采用基于二维码健康宣教模式于患者预约检查时开始为期3 d的干预。具体方法如下:①组建二维码宣教小组[11]。由护士长、1名医生、1名技师及3名护士组成,护士长主要负责信息平台公众号的创建,医生和技师主要负责二维码内容的制作和沟通,3名护士负责二维码内容维护及培训其他员工。②制作二维码内容。参照国内外有关冠脉CT相关文献,结合我科基本情况,自制有关冠脉CT检查的目的、操作、要求、注意事项及检查意义等影像检查宣教二维码,通过信息平台公众号进行推送,保证发布的内容安全、健康、有效,并经过医院OA至宣传科备案。③检查前1 d由放射科的护士到病房与患者进行充分沟通,了解患者的基本情况,将冠脉CT检查相关知识及注意事项进行耐心、细致的介绍,并向患者讲解对比剂的相关知识。④为患者扫描影像检查宣教二维码并进行详细讲解,耐心回答患者与家属提出的问题,向患者阐述呼吸配合的重要性,细心讲解吸气、呼气、闭气不动等技巧,进行呼吸训练,使其能在检查时按指令进行吸气、闭气配合。⑤患者或家属关注我院的影像检查宣教公众号后,如果遇到问题或对宣教内容有疑问,可以随时在二维码上提出问题,二维码宣教小组及时进行解答。⑥指导患者术后多饮水,增加尿量,并密切关注患者并发症发生情况,对于并发症应对症及时处理。

1.3 观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①患者检查结束后30 min由责任护士如实记录患者配合情况,配合度评价内容包括4个方面:检查前患者是否配合如实告知过往病史与过敏史、护士穿刺留置针时患者是否配合、在检查扫描时患者是否呼吸配合、在扫描结束后患者是否配合医护观察[12]。满足以上4项者为完全配合,满足1~3项为配合,均不满足为不配合,配合度=(完全配合+配合)例数/总例数×100%。②患者检查结束后30 min,由责任护士记录患者不良反应情况,比较两组患者术后30 min时的不良反应发生率。主要包括喉头水肿、头晕头痛、轻度荨麻疹、支气管痉挛。

1.4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0.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处理,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n(%)]表示,采用χ2检验,等级资料采用秩和检验,P<0.05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配合度比较

观察组配合度为98.00%,明显高于对照组的80.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2 两组患者术后30 min不良反应的比较

观察组不良反应总发生率为4.00%,明显低于对照组的18.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3 讨论

现在医疗技术水平的不断提升,影像学技术在多种疾病的检查和诊断中均发挥了良好的作用。对于冠状动脉病变的患者而言,冠脉成像检查作为一种无创性检查方法,可以快速准确评估病变部位的情况,有助于患者病情的诊断与治疗。因此诊断冠状动脉疾病的最主要影像学检查手段是冠脉成像检查[13],但冠脉成像检查需要患者的配合才能获得清晰准确的成像结果,包括术前需要患者配合如实告知既往病史、有无支架植入、搭桥术以及药物过敏史等;配合呼吸训练做好手术准备、术中调整呼吸配合扫描,避免运动伪影,提高成像质量;术后配合医护观察,便于并发症的处理等。但由于很多患者对冠脉成像的相关知识缺乏了解,对于注射碘对比剂也比较担心,认为会产生较多的不良反应,从而影响了患者的依从性与配合度。因此给予患者有效的健康宣教,提高患者依从性与配合度,是冠脉成像检查顺利成功的关键。

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配合度为98.00%,明显高于对照组的80.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其原因是在基于二维码健康宣教模式应用于冠脉成像检查患者中,术前与患者充分沟通,了解患者的基本情况,将冠脉CT检查相关知识及注意事项进行耐心、细致的介绍,并向患者讲解对比剂的相关知识。并结合微信推送自制有关冠脉CT检查的目的、操作流程、术后注意事项及检查意义等影像检查知识,有效提高了患者对冠状动脉病变及冠脉成像检查的认知,从而提高患者的依从性与配合度。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患者对手术的恐惧与担忧,为冠脉成像检查顺利进行提供条件。检查前1 d由放射科的护士到病房与患者及其家属进行充分沟通,对于患者及其家属的疑问与担忧耐心回答,并告知术后可能出现的并发症及处理方式,避免并发症发生时家属与患者产生恐慌和担忧,并向患者阐述呼吸配合对冠脉成像检查成功的重要性,并指导患者进行吸气、呼气、闭气不动等呼吸训练技巧,并确保患者掌握正确呼吸要领,使其能在检查时按指令进行吸气、闭气配合,与患者及其家属建立健康良好的沟通关系,进一步提高患者的依从性与配合度。有研究显示,有效的健康宣教手段,可提高患者的依从性与配合度[14]。

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不良反应总发生率为4.00%,明显低于对照组的18.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其原因是在冠脉成像检查的过程中,护理人员通过密切关注患者心率,指导提醒患者配合呼吸,保证正确体位,避免咳嗽用力。对于紧张的患者给予安抚鼓励,从而消除患者紧张心理,提高患者配合度,确保检查顺利进行。且术后指导患者多饮水,以便通过尿液排除注射碘对比剂。有研究显示,冠脉成像检查术中,提高患者配合度,可以减少术后造影剂不良反应[15]。

常规的健康宣教主要采取以口头为主的形式,比较抽象,患者难以清晰深刻的了解;而二维码健康宣教是将图片、文字、视频制作到微信里。内容通俗易懂,更适合于不同的人群,使冠脉成像检查的患者容易理解及掌握,不被时间、空间所限制[16]。经二维码宣教后,患者可以更好地掌握健康知识,进而在检查中也能保证更好的配合。二维码健康宣教能够给患者提供统一的健康教育内容,减少了护士的工作压力,避免了由于工作繁忙而带来的差错,使受检者能够得到同质化的护理[17]。其还具有开放性、平等性有助于深入沟通、信息统计、系统回复、研发平台等特点[18],有助于患者对知识的理解及接受,使护士有更多的时间观察病情。

综上所述,在住院患者行冠脉成像检查的配合中,使用二维码的健康教育方法,有效提高了患者的配合度,同时减少不良反应,效果显著。

[参考文献]

[1] 何晓全,刘梅林.中国冠心病防治策略[J].中国全科医学,2015,18(2):239-240.

[2] Ahn SJ,Kang DK,Sun JS,et al.Accuracy and predictive value of coronary computed tomography angiography for the detection of obstructive coronary heart disease in patients with an Agatston calcium score above400[J].J Comput Assist Tomogr,2013,37(3):387-394.

[3] 蔡湘怡,李紅林,管雪琴,等.冠状动脉CTA联合CT心肌灌注成像诊断冠心病Meta分析[J].中国医学影像技术,2017,33(9):1344-1348.

[4] Ohana M,Sellers SL,Mooney J,et al.Prevalence and impact of scan-related anxiety during coronary CT angiography: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of 366 patients[J]. J Cardiovasc Comput Tomogr,2018,12(5):364-371.

[5] 黄玉敏.多媒体健康宣教在ICU患者中的应用效果评价[J].当代护士(下旬刊),2017,(6):174-175.

[6] 叶晶,郁莉芬,方晋,等.结合微信公众平台的健康教育在冠心病患者危险因素管理中的应用[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7,33(23):1771-1773.

[7] 陈华娟,孙秀娟,谢芳,等.孕产妇“互联网+iMedLib”平台健康教育效果评价[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7,33(27):2118-2121.

[8] 唐喻莹,孙鸿燕.基于微信平台的延续护理研究进展[J].护理研究,2017,31(5):518-521.

[9] 李慧敏.双模式健康教育对住院老年患者预防跌倒知、信、行及跌倒效能的影响[D].重庆:重庆医科大学,2017.

[10] 崔俊花.心理护理干预对冠脉CTA患者满意度调查[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9,11(13):187-189.

[11] 李琼琼,张娴,李卉,等.基于放射治疗流程的二维码健康宣教单的设计和应用[J].中华护理教育,2018,15(6):437-440.

[12] 赵月玲,王莉.冠状动脉CTA检查过程中的图像质量评估及护理体会[J].医学影像学杂志,2018,28(5):741-744.

[13] 中华医学会放射学分会心胸学组,《中华放射学杂志》心脏冠状动脉多排CT 临床应用指南写作专家组.心脏冠状动脉CT血管成像技术规范化应用中国指南[J].中华放射学杂志,2017,51(10):732-743.

[14] 程灵娜,王丹.心理支持联合健康宣教对巨大左心室患者心理状态及麻醉诱导配合度的影响[J].河南医学研究,2020, 29(28):5364-5366.

[15] 谈曦,覃斯虹,施黎黎.伙伴互助教育联合实景观摩学习法对CTA检查患者的配合度及造影剂不良反应的影响[J].护理实践与研究,2020,17(3):147-149.

[16] 王华芬,马燕,吕敏,等.网络互动式健康教育对炎症性肠病患者生序质量的影响[J].中华护理杂志,2013,48(2):163-165.

[17] 殷利,梁海鑫,陈世梅,等.鼻咽癌放疗患者自我感受负担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2016,51(7):792-797.

[18] 郑小雅,刘同欣,王方正,等.微信公众平台对鼻咽癌放疗患者治疗及护理依从性的影响[J].中囯现代医生,2017, (2):156-160.

(收稿日期:2020-12-2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406397.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