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藏医药浴法治疗真布病(风湿性关节炎)的文献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格知加 尼玛次仁

摘要:目的 通过文献研究方向为藏医药浴法治疗“真布病”提供参考依据。方法 计算机检索中国知网(CNKI)、万方(Wanfang)和维普数据库(VIP)等中文数据库,纳入有效数据51篇,对藏药浴治疗方法进行分类总结。结果 有29篇采用五味甘露药浴进行研究,有13篇采用联合内服药进行研究,有9篇进行联合外治进行研究。结论 藏医药浴法治疗“真布病”有一定的优势,临床运用广泛,但是需进行系统研究,以期筛选最佳治疗方法,为更好地提高临床疗效。

关键词:藏药浴;真布病;文献研究

中图分类号:R684.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2349(2021)07-0086-03

藏医药浴法,藏语称“泷沐”,是藏族人民以土、水、火、风、空“五源”生命观和隆、赤巴、培根“三因”健康观及疾病观为指导,通过沐浴天然温泉或药物煮熬的水汁或蒸汽,调节身心平衡,实现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传统知识和实践[1]。是藏医外治疗法中最常用,疗效最显著,最容易被人接受的一类治疗方法,也是一种经浸泡给药方式治疗的疾病的藏医特色外治疗法。具有清洁药物、灭菌、提高药物利用率、促进药物透皮吸收等作用,并对风湿骨病、产后风、牛皮癣及脓疱疮等疾病有显著疗效[2]。藏医药浴法分水浴和敷浴[3],其中水浴疗法在藏区各家藏医院,以及民间诊所中普遍使用,是以“五味甘露散”为主的配方,加入酒曲使之发酵后制成药液,将病体浸泡于温热药液中洗浴,在水的热能作用下,打开人体毛孔,使药物的有效成分透皮渗透吸收[4],在治疗风湿性疾病、神经系统疾病、皮膚病和妇科病等方面独具特色,显示出优良的效果[5]。在“真布病”的治疗中疗效尤为显著,总有效率达85%~98%[6-7],在查阅藏医药治疗“真布病”的文献时发现,藏医药浴法的运用特别广泛,但是对于五味甘露药浴散的单用和联合使用未做过系统的总结论述。本研究通过收集藏医药浴法治疗“真布病”的临床研究文献,对五味甘露药浴的用法进行整理分析,为临床提供借鉴和参考,以提高临床疗效。

1 资料收集和处理

1.1 文献来源 以中国知网(CNKI)、万方(Wanfang)、维普(VIP)为数据来源,搜索词“药浴”、“藏药浴”、“藏医药浴法”、“五味甘露药浴”分别与“真布”、“真布病”、“类风湿性关节炎”为主词或者副词进行检索。

1.2 纳入标准 (1)藏医药浴法治疗“真布病”的中文文献,文献类型为临床研究。(2)研究对象明确诊断为“真布病”,患者年龄,性别,类型不限。(3)以藏医药浴法为主要治疗手段,单独使用五味甘露药浴散或者结合其他方法治疗的临床研究。(4)接受所有疗效评价标准,凡是文章结果评定有效者皆纳入;

1.3 排除标准 (1)动物实验性研究、机制研究、理论讨论、个案报道、文献综述类。(2)未采用五味甘露药浴法的文章。(3)出现的重复文章仅用(中国知网)一篇;

1.4 数据处理 为防治人为误差,将由两人进行复核标准的文献录入Microsoft Excel 2017办公软件,创建数据库以管理研究资料。数据提取包括:论文题目、研究者、发表年份、药物名称、使用方法等信息。共检索到使用藏医药浴法治疗“真布病”相关文献171篇,按照纳入和排除标准筛选51篇文章进行统计。

2 结果

2.1 五味甘露药浴单施治 有29论文是单独使用五味甘露药浴散的临床疗效研究。孙山等[8]通过120例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进行雷公藤片和五味甘露药浴治疗对比,结果发现在水温38~40℃,时间10~15 min,洗浴1周的疗效优于口服雷公藤片,可对晨僵时间、关节痛程度、肿胀关节、握力和关节功能及血沉均有显著疗效,多果[9]采用五味甘露药浴散500 g中加入西藏猫乳250 g,水母雪莲花100 g,龙脑冰片250 g,宽筋藤250 g,与单独使用五味甘露药浴散的疗效进行比较。结果证实五味甘露药浴加卡擦西藏猫乳、龙脑冰片、水母雪莲花、宽筋藤具有更明显的治疗效果。扎桑[10]通过对66例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实实施五味甘露药浴治疗。结果发现藏药浴可以通过纠正CD8和CD4细胞失衡,从而调整患者免疫功能,进而恢复细胞和体液免疫动态平衡,而达到治疗治疗目的。南杰东智等[11]通过将100例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随机分成对照组和实验组,进行每次10分钟,每天2次浸泡疗效比较研究,结果发现五味甘露药浴500 g中加入500 g小叶毛球莸治疗效果较显著,且未发现不了反应,可作为理想配伍选择。朱仁杰等[12]用30例患者进行五味甘露药浴治疗和30例进行口服甲氨蝶呤治疗对比研究。结果藏药浴能够显著地改善类风湿关节炎的临床症状,缓解关节疼痛,疗效较好,指导临床推广运用。

2.2 五味甘露药浴联合内治法 有13采用内服综合疗法的文章,尼玛次仁等[13]采用五味甘露药浴散联合石榴健胃散1.2 g空腹冲服,二十五味驴血丸0.75 g口服,二十五味儿茶丸1.2 g以儿茶汤送服,独一味等内服0.9 g口服,每日2~3次,患者治疗后,结果证明其临床治疗总有效率高达98.3%;扎西东智等[14]通过在患者调节饮食结构的基础上以五味甘露药浴浸泡,2次/d,8d为一个疗程。并嘱口服二十五味儿茶丸,十五味乳香丸,二十五味驴血丸。结果发现在60例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中总有效率达85%,联合口服药可对此病有很好的疗效、副作用小,而且价格便宜、具有排毒作用等优势。久先[15]用66例住院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进行7-10 g药液浸泡效果研究。发现患者在浸泡同时酌情给予口服风湿止痛丸、三味宽筋藤汤、五味清热汤散、二十五味驴血丸等,可达到祛邪扶正,祛寒祛湿,消肿止痛,恢复关节功能的目的。本拜[16]通过对68例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在五味甘露药浴基础上联合二十五味驴血丸口服进行临床疗效研究。结果发现患者在药液温度38~41℃,每日1次,每次20~40 min治疗基础上,口服二十五味驴血丸每日2次,每次3粒的临床疗效显著。在1~3个疗程后,患者总有效率达92.7%。

2.3 五味甘露药浴联合外治法 有9采用联合外治疗法的文章,王多吉等[17]通过给予水喝陈酥油1∶2比例烧开后,将20 g青鹏散混合后外敷关节患处,然后采用特定电磁波谱照射治疗的方式持续照射0.5 h,1次/d,连续治疗2周。结果表明联合藏药外敷治疗的有效性、安全性高于单用内服药或单施外治法,利于患者预后,值得临床推广实施。安太措等[18]通过对56位患者在浸泡五味甘露药浴同时给予青鹏散外敷治疗。结果发现联合青鹏散外敷给予治疗的总有效率达98.3%,可有效缓解类风湿性患者关节肿胀、疼痛、僵硬等病症。金学英[19]通过对154例“真布病”患者进行综合治疗进行研究,其中采用对关节患处和四肢末端进行按摩推拿,每日浴后2次。结果发现综合治疗1~2个疗程后,临床总有效率达98.7%,能够有效改善患者免疫力,应推广此类治疗方案。林扎西卓玛[20]通过对146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在五味甘露药浴基础上施治热敷、火灸治疗。结果发现经过2个疗程的治疗,146例患者总有效率达91.1%,患者全身症状大减,关节活动范围明显改善。

3 讨论

风湿性关节炎是临床中比较常见的一种急性或慢性结缔组织炎症,在藏医中也被称为“真布”[21]。其病因是久居潮湿之地,过量食用油腻营养之品,胃火衰退而黄水积累关节处,进而侵入肌肉、骨骼、经脉等部,最终致使关键肿胀,疼痛,僵硬等病症。在治疗中处用出寒祛湿类口服药外,总结独特的藏医药浴法治疗[22]。藏药浴以五味甘露药浴为基础配方,在其基础上针对不同病症添加卡擦药,嘱患者全身或者患病处浸泡于药液中,在药水温度和药效的双重作用下,进过皮肤进入血液,直达病处,通过患处气血、经脉通畅,从而祛风除湿、温经散寒、行气止痛、平衡三因、排出病邪,并使药效成分迅速直达病处,改善气血循环、增强机体新陈代谢,因此对类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有显著效果[23]。

藏医药浴法在治疗“真布病”有显著优势,通过药液热量和药浴效能透过人体皮肤、经络、穴位等部位直接吸收,进入血管,直接作用于病灶,增强循环系统的功能,具有发汗解热、抗感染、去腐生肌、消炎止痛、解痉止痒、提高机体免疫力等功效[24]。但是目前临床很少单独用五味甘露药浴进行治疗,多以内外综合进行治疗,导致用法不统一,未形成规范的标准,最佳的病症用法。因此,今后应开展多中心,大样本对比研究,制定严格的评价标准,以期筛选出不同病症,不同体质的“真布病”患者采取最佳藏医药浴法,更好地提高临床疗效。

参考文献:

[1]中国“藏医药浴法”被列入非遗名录[J].遗产与保护研究,2018,3(12):70.

[2]才华加,拉毛加.藏医药浴疗法的研究概况[J].中国民间疗法,2020,28(10):32-34.

[3]宇妥·元丹贡布.四部医典(藏文)[M].拉萨:西藏人民出版 社,1982.

[4]杨莉莉,王婷婷.藏药浴基本药物组成、药浴处方及藏药浴临床效果研究[J].亚太传统医药,2019,15(5):38-41.

[5]甄艳.焕发新生机的藏医药浴法[N].中国文化报,2018,11(8):12.

[6]扎西东智.藏药五味甘露药浴治疗天峻地区类风湿性关节炎的疗效研究[J].西藏科技,2017(2):46+50.

[7]安太措,青羊尖措.藏药浴结合藏药外敷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56例临床研究[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7,23(6):10-11.

[8]孙山,付素心,李文志.五味甘露药浴洗剂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临床观察[J].中国医学创新,2015,12(25):100-102.

[9]多果.藏医“五味甘露浴疗法”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临床有效性研究[J].中医临床研究,2018,10(23):100-101.

[10]扎桑.探讨藏药浴对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免疫调整作用[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7,17(6):181+185.

[11]南杰东智,普布才仁.藏药五味甘露汤联合小叶毛球莸药浴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疗效观察[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6,25(23):102-103.

[12]朱仁杰.藏药浴治疗类风湿关节炎30例临床观察[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5,24(19):2-3.

[13]米玛次仁.藏医特色外治疗法药浴(泷沐)内服综合疗法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真布病)的临床效果[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1文摘,2019,19(39):3-4.

[14]扎西东智.藏药五味甘露药浴治疗天峻地区类风湿性关节炎的疗效研究[J].西藏科技,2017(2):46+50.

[15]久先.藏医药浴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效果[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6,8(32):206-207.

[16]本拜.蒙药二十五味驴血丸结合药浴治疗68例类风湿性关节炎[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6,22(2):16-17.

[17]王多吉.藏药浴结合藏药外敷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临床疗效[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9,19(79):202-204.

[18]安太措,青羊尖措.藏药浴结合藏药外敷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56例临床研究[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7,23(6):10-11.

[19]金学英.藏医内外综合疗法治疗“真布”病154例临床疗效总结[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09,15(3):16-17.

[20]林扎西卓玛.藏药浴综合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146例临床体会[J].亚太传统医药,2016,12(12):14-15.

[21]米玛次仁.藏医特色外治疗法药浴(泷沐)内服综合疗法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真布病)的临床效果[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9,19(39):3-4.

[22]陈晓鸥,洛松它西,四朗嘎松.藏医外治法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研究进展[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9,28(17):55-58.

[23]黄福开.中国藏药浴[M].北京:中国藏学出版社,2007:145.

[24]才旦东主.淺谈藏医药浴疗法[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9,25(4):72-73.

(收稿日期:2020-01-01)

基金项目:青海省中藏医药科研创新项目(J202006);青海省中藏医药(循证)研究课题项目(2019205);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科研项目(2020MZ009-270005)

第一作者简介:格知加(1987-),博士在读,研究方向:藏医药历史文献研究。

通信作者:尼玛次仁,E-mail:469110439@qq.com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411510.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