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干预在主动脉夹层治疗中的应用效果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王慧颖

  摘 要:目的 研究药物治疗、心理干预、临床护理、家庭关怀与社会支持(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干预在主动脉夹层中的应用效果。方法 选取2021年1月~2021年12月赤峰市医院收治的100例主动脉夹层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根据随机数表法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对照组(常规护理)53例、观察组(常规护理+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47例。比较两组患者视觉模拟疼痛(VAS)评分、焦虑自评量表(SAS)评分、抑郁自评量表(SDS)评分、生存质量(WHOQOL-BREF)评分及护理满意度。结果 干预前,两组患者VAS评分、SDS、SAS评分、生存质量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两组患者VAS评分、SDS、SAS评分均明显低于治疗前,生存质量则高于治疗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干预后3 d、7 d、10 d的VAS、SDS、SAS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生存质量评分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护理总满意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应用于主动脉夹层患者整体护理中,可降低术后VAS、SAS、SDS评分,提升患者的生存质量与护理满意度,帮助患者维持更稳定良好的治疗心态与机体恢复状态,能达到^理想的护理效果,值得临床应用。
  关键词:MPNFS模式;风险护理;主动脉夹层;整体护理;护理效果
  中图分类号:R473.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8011(2022)-18-0-04
  主动脉夹层是指机体的主动脉腔内膜出现破裂,导致破裂处受到血液强烈的冲击,进而进入到主动脉中膜中,使主动脉在长轴方向上发生扩展,并最终在主动脉壁形成真假两腔的分离状态[1]。患者在急性期多会出现心脏压塞、夹层破裂等,表现为剧烈疼痛的症状,部分患者还会出现休克、缺血等症状,危及其生命安全[2]。相关研究显示,若是体质较弱的患者在病情发作后具有较高的病死率,对患者生命安全有较大危害[3]。尽早给予患者手术治疗,并配合围术期整体护理,能有效控制、改善主动脉腔破裂,缓解胸痛症状。但主动脉夹层患者多年龄较大,受病痛、认知能力等因素影响,故单一围术期整体护理的效果有限。MPNFS模式包括药物治疗、心理干预、临床护理、家庭关怀与社会支持5个部分,是一种以新型综合干预理念为指导的模式[4]。而基于MPNFS模式总结出风险护理干预是通过分析患者个体特征、治疗中潜在风险,为患者提供MPNFS模式的护理策略。目前临床对MPNFS模式应用效果有所报道,而对于MPNFS模式提出的风险护理却未见相关报道。本研究回顾性分析 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用于主动脉夹层患者整体护理中的临床效果。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21年1月~2021年12月赤峰市医院收治的100例主动脉夹层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根据随机数表法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对照组53例、观察组47例。对照组患者中,男29例,女24例;年龄50~77岁,平均年龄(62.27±1.51)岁;胸主动脉夹层28例,腹主动脉夹层25例。观察组患者中,男27例,女20例;年龄50~76岁,平均年龄(62.83±1.31)岁;胸主动脉夹层26例,腹主动脉夹层21例。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患者本人及其家属充分了解研究相关内容后,自愿签署知情同意书。本研究已获得赤峰市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
  1.2 纳入与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①符合主动脉夹层的医学诊断标准,即表现为突发性的疼痛症状,疼痛程度剧烈,且呈撕裂性情况,经过影像学检查,患者的主动脉外形呈现出不规则的状态,局部主动脉呈现出隆起的状态,并有部分患者主动脉有钙化的症状[5];②年龄50~80岁者;③均已接受介入治疗且介入治疗成功者。
  排除标准:①凝血功能障碍者;②合并其他严重脏器组织病症者;③合并精神疾病、语言障碍者;④本研究前即存在严重感染性、传染性疾病,重度贫血或严重营养不良者;⑤有介入治疗禁忌证者;⑥已参与其他试验研究者;⑦本研究前1个月内有重大手术史、创伤史者。
  1.3 方法
  对照组患者采用常规护理。入院后,护理人员对患者、家属进行健康宣教,并简单介绍主治医生、责任护士。引导、协助患者完成临床检查,包括血糖、血压及影像学检查、实验室检查。告知患者、家属围术期注意事项,根据患者的术前检查结果、情绪状态、基本资料,对其进行风险评估分析,并制订术后并发症预防护理方案。术后,护理人员需做好监护工作,定期检查、记录患者的心率、血压等基本数据,若有异样需及时告知医师,并给予紧急处理。患者麻醉清醒后,及时告知患者治疗情况,评估其术后疼痛程度,若疼痛较轻,可采用转移注意力(接受式音乐疗法、听收音)的方式减轻疼痛感,若疼痛较重,遵医嘱适当给予镇痛、镇静药物。根据患者的基本需求,适当采纳患者的意见,制订术后生活饮食计划表,协助患者养成健康生活习惯,保持清淡饮食。
  观察组患者在对照组的基础上加用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1)风险评估。构建风险管理小组,由护士长、临床医师、责任护士共同构成,护士长负责监督风险评估及干预护理计划执行,临床医师负责指导及配合护理风险计划,责任护士负责执行及落实护理计划。在术前根据患者的基本信息、性格特点、家庭关系、病情发展等进行全面风险评估,分析护理全流程中存在的潜在风险及问题,并针对风险提出护理干预策略。(2)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①药物治疗:实时观察患者面部表情及生命体征,及时应用镇痛镇静药物,避免患者出现术后躁动的情况,针对心率、血压异常且未即刻恢复预设目标值的患者可根据实际情况给予降压、降心率药物。②心理干预:根据患者负性情绪程度及诱因进行针对性干预,包括健康宣讲、注意力转移、呼吸放松疗法等,以提升患者治愈成功的信心,缓解患者的恐惧、紧张情绪;对不愿沟通的患者应预判可能的心理诱因及负担,通过言语鼓励、成果案例讲解,帮助患者主动倾诉。③临床护理:根据患者病情及治疗给予专业干预,识别并发症的风险,为患者提供舒适的护理氛围。④家庭关怀:与患者家属进行沟通,让家属积极参与到患者日常护理过程中,如辅助患者进行被动肢体训练等,引导家属掌握正确的交流沟通方式,在训练的过程中与患者进行沟通,以积极情绪感染患者。⑤社会支持:由医护人员主动沟通,减轻患者的病耻感及负担感,沟通过程中可提及同一病房内病友、恢复良好或心态良好患者,使患者得到社会支持。

nlc202209221805



  1.4 观察指标
  ①比较两组患者视觉模拟评分(Visual Analogue Scale,VAS)。用VAS评分在干预前、干预后3 d、7 d、10 d进行疼痛评估,共计0~10分,0分为无痛、1~3分为轻度疼痛、4~6分为中度疼痛、7~10分橹囟龋剧烈)疼痛,分数越高,疼痛程度越严重。②比较两组患者焦虑评分。采用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进行评分,量表含20小项,每项1~4分,共计20~80分,分数越高,焦虑情绪越严重。③比较两组患者抑郁评分。采用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进行评分,量表含20小项,每项1~4分,共计20~80分,分数越高,抑郁情绪越严重。④比较两组患者生存质量。用世界卫生组织生存质量测定量表简表(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Quality of Life scale,WHOQOL-BREF)评估干预前、干预后患者的生存质量,包括心理领域(7~35分)、社会关系(5~25分)、生理领域(7~35分)、环境领域(10~50分),分数越高,生活质量越佳。⑤比较两组患者护理满意度。采用纽卡斯尔护理服务满意度量表(Newcastle Nursing Service Satisfaction Scale,NSNS)对患者的护理满意度进行调查评估,NSNS包括19项,每项1~5分,共计19~95分,≥80分为非常满意、≥60分且<80分为满意、<60分为不满意,总满意率=(非常满意+满意)例数/总例数×100%。
  1.5 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22.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处理,计量资料采用(x±s)表示,比较行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n(%)]表示,比较行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VAS评分比较
  干预前,两组患者VAS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两组患者VAS评分均低于干预前,且观察组患者干预后3 d、7 d、10 d的VAS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患者SAS评分比较
  干预前,两组患者SAS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两组患者SAS评分均低于干预前,且观察组患者SAS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 两组患者SDS评分比较
  干预前,两组患者SDS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两组患者SDS评分均低于干预前,且观察组患者SDS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2.4 两组患者生存质量比较
  干预前,两组患者心理领域、社会关系、生理领域、环境领域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两组患者各评分均高于干预前,且观察组患者各生存质量评分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4。
  2.5 两组患者护理满意度比较
  干预后,观察组患者总满意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P<0.05)。见表5。
  3 讨论
  主动脉夹层病情较急,起病快,病情复杂,危害程度高,体质较弱的患者具有较高的病死率,对患者危害大,需要及时采取有效的方式进行治疗和干预[6]。在治疗的过程中对患者进行有效的护理和干预措施可以降低患者出现心脏压塞等不良并发症的发生率,并可稳定患者病情,加速患者的康复。
  常规护理是以患者为中心、以现代护理观为指导、以护理程序为基础框架,能给予主动脉夹层患者较全面、综合且科学有效的护理干预,帮助患者维持在较稳定良好的康复状态,对促进患者机体的恢复有积极的影响[7-8]。但主动脉夹层属急危重症,且患者多为中老年人群,交流沟通效果差,易增加护患纠纷发生的风险。MPNFS模式则是一种基于跨学科视角,通过多维度干预解决干预对象心理问题的模式,着重强调资源整合、灵活性、整体性[9]。主动脉夹层治疗过程中存在较高的术后谵妄、死亡等并发症发生风险,临床认为加强护理风险管理对于患者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10-12]。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是以MPNFS模式为主要理念,通过评估患者护理全流程中的风险,针对性地制订干预策略,护理人员始终保持事先预防风险意识,从源头上降低或消灭风险的发生。
  本研究将常规护理联合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应用到主动脉夹层中,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患者干预后3 d、7 d、10 d的VAS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明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加用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能进一步减轻患者的术后疼痛感。究其原因,可能为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模式具有个性化、针对化护理的特征,通过及时使用药物控制使患者生命体征保持稳定,控制疼痛阈值,给予舒适化护理服务,能帮助患者维持较稳定良好的治疗心态,提高患者的疼痛阈值,以减轻患者生理疼痛及心理疼痛。此外,本研究结果还显示,观察组患者干预后SAS、SDS评分均低于对照组,生存质量评分高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明常规护理联合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能改善患者围术期情绪状态,提升患者生存质量。究其原因,可能为在患者治疗过程中疼痛易导致生命体征波动过大;负性情绪易影响患者的治疗配合度;并发症发生风险易影响患者身体机能、住院时长及后续治疗的配合度;家庭及社会系统的不支持则可能增加患者的病耻感,造成其不愿意配合诊治。而在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下,通过药物、心理、临床、家庭关怀及社会支持,为患者提供专业的辅助护理干预,以促进、维持患者的机体恢复;同时通过针对性疏导患者情绪,提高对患者的社会支持及家庭关怀,全面降低外部环境、内部身体机能及治疗对情绪的负面影响,以满足患者情感及健康的需求,对转变患者的主观能动性有积极影响,能使患者更积极主动地配合完成相关护理工作,对提升患者的术后生存质量有重要意义[13-14]。疼痛的减轻及需求的有效满足,利于提升患者对护理人员护理工作的满意度。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患者护理总满意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明加入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能提升患者护理满意度。究其原因,可能为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通过综合、全面风险管理,降低了患者的负性情绪及疼痛程度,有效避免患者因情绪波动过大,而导致的主动脉破裂,帮助患者维持更稳定的康复状态,提高患者就医体验及康复效率,故对提升患者满意率有积极影响。

nlc202209221805



  综上所述,MPNFS模式的风险护理应用于主动脉夹层患者整体护理中,可降低术后VAS、SAS、SDS评分,提升患者的生存质量与护理满意度,帮助患者维持更稳定良好的治疗心态与机体恢复状态,能获得较理想的护理效果,值得临床应用。
  参考文献
  [1]蒋艳妮,杜少兰,朱波,等.胸痛中心急诊绿色通道护理流程对提高主动脉夹层患者治疗效果的作用[J].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19, 4(8):156-157.
  [2]邢丽,王青,陈晓玲,等.路径导向性护理配合在主动脉夹层覆膜支架腔内隔绝术中的应用[J].心脑血管病防治,2018,18(3):262-266.
  [3]邝俊涛,范瑞新.急性Stanford A型主动脉夹层的院内死亡风险评估模型[J].中华胸心血管外科杂志,2020,36(4):237-240.
  [4]张倩楠,江敏.基于MPNFS模式的综合心理护理在急性主动脉夹层中的应用[J].人人健康,2022(12):114-116.
  [5]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大血管学组,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编辑委员会.急性主动脉夹层合并冠心病的诊断与治疗策略中国专家共识[J].中华心血管病杂志,2021,49(11):1074-1081.
  [6]R瑞东,朱俊明,里程楠,等.支架象鼻置入联合左锁骨下动脉-左颈总动脉转流术治疗急性Stanford B型主动脉夹层累及远端主动脉弓的临床经验[J].中国医药,2018,13(1):36-39.
  [7]刘静,张娜.整体护理模式联合空气压力波预防椎体结核术后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的效果[J].血栓与止血学,2020,26(3):525-526.
  [8]许娟.整体护理在小儿手术室护理中的应用及对患儿预后情况的影响[J].实用心脑肺血管病杂志,2020,28(1):166-168.
  [9]袁贤明,邓开琴,胡利姣,等.基于MPNFS模式的统合性心理护理干预在抗击新冠肺炎护士中的应用效果评价[J].中国护理管理,2021, 21(1):49-54.
  [10]李雪苹,王磊,张淮,等.Stanford A型主动脉夹层患者术后谵妄风险预测评分模型的构建与效果验证[J].中华护理杂志,2022,57(8):950-957.
  [11]郭志冉,黄素芳,吴前胜,等.基于Cox回归的Stanford A型主动脉夹层死亡风险模型构建及验证[J].中华危重病急救医学,2021,33(11): 1315-1321.
  [12]陈淑贤.护理风险管理在ICU病房中对主动脉夹层Stanford A型患者的应用效果分析[J].医药前沿,2019,9(26):179-180.
  [13]周志英,白节余,赵雪红.主动脉夹层患者转运风险及护理的研究进展[J].护理与康复,2018,17(10):27-30.
  [14]余云,王哲芸.“零输血”A型主动脉夹层患者围手术期血液保护的护理[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21,37(16):1230-1234.

nlc20220922180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440089.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