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埃索美拉唑治疗幽门螺旋杆菌相关性消化性溃疡的临床疗效分析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聂虹?宋洁

  摘 要:目的 探究埃索美拉唑治疗幽门螺旋杆菌(Hp)相关性消化性溃疡的临床疗效。方法 选取2020年1月~2022年4月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收治的98例消化性溃疡患者为研究对象,以随机数表法分为两组,每组49例。A组采用奥美拉唑+阿莫西林+克拉霉素+胶体果胶铋治疗,B组采用埃索美拉唑+阿莫西林+克拉霉素+胶体果胶铋治疗。比较两组临床疗效、Hp根除率、治疗前后内镜评分、胃蛋白酶[PGⅠ、PGⅡ、PGⅠ/PGⅡ(PGR)]、胃泌素-17(G-17)、血清炎症介质[白细胞介素(IL)-8、IL-10、干扰素-γ(IFN-γ)、肿瘤细胞坏死因子-α(TNF-α)]水平、不良反应发生率。结果 B组治疗有效率、Hp根除率均高于A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B组内镜评分、PGⅠ、PGⅡ、G-17水平均低于A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B组PGR水平高于A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B组IL-8、IL-10、IFN-γ、TNF-α水平均低于A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B组不良反应发生率与A组相近,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对消化性溃疡患者应用以埃索美拉唑为主的胃四联疗法治疗,与应用奥美拉唑为主的胃四联疗法相比,可提升治疗效果、Hp清除率,减少胃蛋白酶分泌,降低炎性反应水平,且治疗安全性较高。
  关键词:消化性溃疡;埃索美拉唑;胃蛋白酶
  中图分类号:R573.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8011(2022)-23-0-04
  消化性溃疡为消化内科常见疾病,发病原因与幽门螺旋杆菌(Hp)感染、胃酸过多、胃蛋白酶(PG)过多、胃黏膜缺血等多种因素相关,严重者易并发消化道穿孔、消化道出血,威胁患者生命安全[1]。胃四联疗法为该病主要治疗方案,其中奥美拉唑为临床常用质子泵抑制剂,通过降低胃酸中H+,以升高胃酸pH值,改善消化道黏膜酸性环境,在此基础上,配合阿莫西林、克拉霉素清除感染,铋剂促进消化道黏膜修复,以改善患者溃疡症状,促进其黏膜修复。埃索美拉唑为奥美拉唑的纯左旋异构体,同样属质子泵抑制剂,对基础胃酸分泌过程、受刺激后胃酸分泌均具抑制作用[2]。但在对消化性溃疡治疗中,与奥美拉唑治疗相比是否更具优势仍有待研究。为此,本研究选取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2020年1月~2022年4月收治的98例消化性溃疡患者为研究对象,探究以上述两种质子泵抑制剂为主的胃四联疗法的临床治疗价值。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20年1月~2022年4月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收治的98例消化性溃疡患者为研究对象,以随机数表法分为A组、B组,每组49例。A组男性25例,女性24例;年龄23~64岁,平均年龄(47.64±3.16)岁;病程1~4年,平均病程(2.31±0.52)年;体质量指数(BMI):18~27kg/m2,平均BMI(23.24±1.12)kg/m2;溃疡类型:胃溃疡19例、十二指肠溃疡30例。B组男性27例、女性22例,年龄25~67岁,平均年龄(48.12±4.08)岁;病程1~5年,平均病程(2.35±0.48)年;BMI 18~29kg/m2,平均BMI(23.66±1.42)kg/m2;溃疡类型:胃溃疡22例、十二指肠溃疡27例。两组患者一般资料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本研究经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患者及家属均知晓本研究,并签订知情同意书。
  1.2 纳入与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①均符合《内科学》中消化性溃疡诊断标准,包括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均经消化内镜检查确诊[3];②经14C尿素呼气实验检查结果为阳性;③年龄≥18岁;④研究前未接受相关药物治疗;⑤患者精神状态正常,可配合完成研究。
  排除标准:①研究前1个月内出F并发症(消化道出血、穿孔等),接受手术治疗;②肝硬化、胃泌素瘤等原因引发的消化性溃疡;③合并消化道息肉疾病、消化道恶性肿瘤等消化道疾病;④合并其它部位炎性反应疾病;⑤实质性脏器严重功能障碍;⑥合并胰腺炎、胆结石等消化系统疾病;⑦妊娠期、哺乳期女性;⑧对本研究药物过敏。
  1.3 方法
  两组患者均接受阿莫西林、克拉霉素、胶体果胶铋治疗:阿莫西林(生产企业:珠海联邦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44021351,规格:0.25 g/粒)口服治疗,0.5 g/次,3次/d;克拉霉素(生产企业:修正药业集团,国药准字H20050292,规格:0.125 g/片)口服治疗,2.5 g/次,2次/d;胶体果胶铋(生产企业:上海全宇生物科技确山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59265,规格:50 mg/粒)口服治疗,300 mg/次,4次/d。
  在此基础上,A组应用奥美拉唑肠溶胶囊(生产企业:山东罗欣药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33444,规格:20 mg/粒)口服治疗,20 mg/次,2次/d。B组应用埃索美拉唑胶囊(生产企业:AstraZeneca AB,国药准字J20080032,规格:20 mg/粒)口服治疗,20 mg/次,2次/d。
  两组持续治疗2周后,停用阿莫西林、克拉霉素后继续治疗4~6周;停用抗生素1个月后,进行治疗效果及Hp根除情况检查。
  1.4 观察指标
  (1)治疗效果:治疗前后均应用内镜检查,创面基本愈合且疼痛、嗳气等症状消失,为显效;创面愈合≥50%,且疼痛、嗳气等症状显著改善,为有效;未能达到上述标准为无效。治疗有效率=(显效+有效)例数/总例数×100%。(2)Hp清除率:应用14C尿素呼气实验,结果为阴性,即Hp清除。(3)内镜评分:采用改良Lanza评分标准完成内镜评分,评分范围0~4分,分别表示无糜烂、轻度糜烂、中度糜烂、严重糜烂、重度糜烂[4]。(4)胃蛋白酶(PG)、胃泌素(G):治疗前后,采集患者3 mL空腹静脉血,离心取上层血清,以酶联免疫吸附法检测PGⅠ、PGⅡ、PGⅠ/PGⅡ(PGR)水平,以放射免疫法检测G-17水平。(5)血清炎症因子:治疗前后,采集患者3 mL空腹静脉血,离心取上层血清,以酶联免疫吸附法检测白细胞介素(IL)-8、IL-10、干扰素-γ(IFN-γ)、肿瘤细胞坏死因子-α(TNF-α)水平。(6)不良反应发生率:包括头晕、失眠、腹泻等。不良反应发生率=(头晕+失眠+腹泻)例数/总例数×100%。

nlc202212021213



  1.5 统计学分析
  研究中数据均由SPSS 24.0统计学软件完成,计量资料以(x±s)表示,应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n(%)]表示,应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治疗效果、Hp清除率比较
  B组治疗有效率高于A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B组Hp根除率高于A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内镜评分比较
  治疗前,两组内镜评分水平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B组内镜评分低于A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 两组胃蛋白酶、胃泌素水平比较
  治疗前,两组PGⅠ、PGⅡ、PGR、G-17水平相近,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B组PGⅠ、PGⅡ、G-17水平较A组低,PGR水平较A组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2.4 两组血清炎症因子比较
  治疗前,两组IL-8、IL-10、IFN-γ、TNF-α水平相近,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B组IL-8、IL-10、IFN-γ、TNF-α水平较A组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4。
  2.5 两组不良反应发生率比较
  B组不良反应发生率与A组相近,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5。
  3 讨论
  消化道溃疡主要治疗目的为减少消化道黏膜刺激、促进消化道黏膜修复。在Hp相关性消化道溃疡四联方案治疗中,奥美拉唑为胃酸pH调节剂,口服用药后,可通过快速升高胃液中pH水平,以减少消化道黏膜下组织酸性刺激性损伤[5-6]。埃索美拉唑治疗目的与奥美拉唑相同,但其生物活性利用度更高,在血浆中能够较长时间维持高药物浓度,半衰期>2 h,因此抑酸作用及作用时间相对较长,且埃索美拉唑对不同原因引发的胃酸浓度升高均具有良好的抑制作用,满足临床治疗需求[7-8]。
  本次研究中,对两组患者分别应用奥美拉唑、埃索美拉唑治疗,结果显示,联合埃索美拉唑后治疗有效率及Hp清除率均显著提升,且消化内镜评分显著下降,考虑原因可能与埃索美拉唑抑酸作用效果更强有关,在用药治疗后可快速提升胃内容物pH水平[9-10];而Hp易聚集在酸性环境中,酸性环境改变后,其生存活性随之下降,更易被阿莫西林联合克拉霉素清除,减少消化道黏膜下组织酸性刺激、Hp感染刺激引发的相关临床症状,为胶体果胶铋对消化道黏膜修复提供良好生理基础,促进胃黏膜修复,因此可进一步改善患者临床症状,达到提升治疗有效率及Hp清除率,降低消化内镜评分的效果[11]。徐晓阳[12]在对200例Hp相关性胃溃疡患者随机对照研究中显示,与四联疗法中应用奥美拉唑治疗相比,应用埃索美拉唑治疗可显著提升治疗有效率,与本次研究结果一致;且其Hp转阴时间显著缩短,提示联合应用埃索美拉唑可提升Hp清除效果,与本次研究结论一致;证实对Hp相关性消化道溃疡治疗中,联合应用埃索美拉唑可提升治疗效果及Hp清除质量。
  本次研究结果显示,治疗后B组PGⅠ、PGⅡ、G-17水平较A组低,PGR水平较A组高,考虑原因为,消化性溃疡多伴分泌PG的主细胞增殖情况,出现胃黏膜通透性改变情况,促进黏膜损伤;G-17主要作用为促进胃酸、PG分泌[12-13];应用埃索美拉唑后,对胃酸分泌抑制作用更强,可减轻胃黏膜强酸环境下损伤,抑制分泌PG细胞增殖,抑制G-17过渡分泌,保持患者消化道黏膜解剖学结构稳定,可在短时间内快速改变胃体组织环境状态,为其黏膜下组织及黏膜层自我修复提供良好环境状态[14];在胶体果胶铋等药物治疗后,可快速改善其黏膜状态,促进患者黏膜自我修复,提升消化道黏膜保护作用,对提升PGⅠ、PGⅡ、G-17抑制作用,促进患者胃动力恢复具重要意义[15-16]。
  本次研究结果显示,治疗后B组IL-8、IL-10、IFN-γ、TNF-α水平较A组低,考虑原因为,发生消化道黏膜损伤后,受黏膜损伤、黏膜下组织损伤影响,会引发局部免疫及炎性反应,出现IL-8、IL-10等血清炎症因子水平升高情况,参与至免疫反应过程中,清除凋亡细胞,并激活自然杀伤细胞、吞噬细胞参加免疫反应[17-18];应用埃索美拉唑后,其对胃部pH调节能力更强,为提升消化道黏膜自我修复提供基础,抑制黏膜及黏膜下层酸性损伤及Hp感染引发的炎性反应,进而可减少血清炎症因子刺激,因此可降低患者治疗后血清炎症因子水平。马远红[19]研究结果显示,四联疗法中应用埃索美拉唑,与应用奥美拉唑相比,可显著降低患者血清炎症因子水平,与本次研究结果一致,证实应用埃索美拉唑可提升其炎症因子控制效果。本次研究结果显示,两组治疗后不良反应发生率相近,提示尽管埃索美拉唑抑酸效果更强,但安全性相对理想,并未增加治疗不良反应发生率。
  综上,对消化性溃疡患者应用以埃索美拉唑为主的胃四联疗法治疗,与应用奥美拉唑为主的胃四联疗法相比,可提升治疗效果、Hp清除率,减少胃蛋白酶分泌,降低炎性反应水平,且治疗安全性理想。
  参考文献
  [1]徐珊珊,程红杰,高岩,等.脘腹祛痛汤结合埃索美拉唑镁肠溶片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临床研究[J].国际中医中药杂志,2021,43(10):976-980.
  [2]张云云,巩想平.埃索美拉唑联合奥曲肽,生长抑素治疗重症胰腺炎疗效及对患者血乳酸水平,肠道黏膜屏障功能的影响[J].陕西医学杂志,2021,50(11):1420-1422,1426.
  [3]再英,钟南山.内科学(第9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8: 358-364.

nlc202212021213



  [4]王春莹,焦婕英,刘静静,等.康复新液联合埃索美拉唑对胃溃疡患者血清TGF-β1,ET-1,EGFR,ERK1/2水平的影响[J].世界临床药物,2020,41(4):288-295.
  [5]吴娟,罗和生.消化性溃疡出血患者血清及胃液中白细胞介素的表达与幽门螺杆菌感染的关系[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20,24(16):26-28,46.
  [6]张清淋,张国强,占强,等.消化性溃疡出血患者住院时间延长的危险因素分析及预测评分模型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21,24(33):4217-4222.
  [7]王生浩,郭伟,王建平,等.质子泵抑制剂对老年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患者发生应激性溃疡的治疗效果分析[J].中华老年医学杂志,2021, 40(3):305-310.
  [8]郑城婷,陈洁.多潘立酮与埃索美拉唑对胃食管反流病患者疗效与复发率的影响[J].重庆医学,2020,49(S2):118-119.
  [9]徐军鹏,张建峰.清胰利胆颗粒联合埃索美拉唑对老年急性胰腺炎患者炎性介质和肠黏膜屏障功能的影响[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21,31(8):93-96.
  [10]海花,乌仁图雅,陈金金.”四联”疗法后延长质子泵抑制剂和铋剂治疗对幽门螺杆菌阳性胃溃疡的疗效及安全性分析[J].现代消化及介入诊疗,2020,25(11):1495-1497.
  [11]高兴,李亚平.多潘立酮联合埃索美拉唑治疗胃食管反流患者临床疗效及远期生活质量改善效果观察[J].贵州医药,2020,44(9):1431-1432.
  [12]徐晓阳,袁莹,张颖.对比分析埃索美拉唑与奥美拉唑治疗幽门螺杆菌相关性胃溃疡疗效及安全性[J].贵州医药,2021,45(12):1885-1886.
  [13]季峰,吴国兰,周辛欣,等.注射用艾普拉唑钠和艾司奥美拉唑钠预防消化性溃疡再出血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对照研究[J].中华消化杂志,2021,41(8):514-521.
  [14]曹光恒,孙海波.埃索美拉唑肠溶片对哮喘合并胃管反流患者临床症状的影响[J].重庆医学,2022,51(S1):200-202.
  [15]夏冬丽,沈文拥,魏沙,等.胶体果胶铋胶囊联合维酶素片对慢性萎缩性胃炎患者血清胃蛋白酶原和炎症因子的影响[J].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21,21(23):4541-4544.
  [16]张旭.埃索美拉唑联合莫沙必利对反流性食管炎患者血清胃泌素和胃蛋白酶原及炎症因子水平的影响[J].中国医药,2020,15(12):1905-1908.
  [17]毛晓丽,文煜,费龙.益生菌辅助埃索美拉唑镁四联疗法对幽门螺杆菌阳性十二指肠溃疡患者肠道菌群分布及血清IFN-γ,IL-10的调节作用[J].中国微生态学杂志,2020,32(9):1069-1073.
  [18]胡志方.埃索美拉唑,左氧氟沙星和奥硝唑联用治疗慢性胃炎的临床疗效及其炎性反应分析[J].中国实用医药,2020,15(20):27-29.
  [19]马远红.埃索美拉唑四联疗法对消化性溃疡Hp感染患者炎性指标的影响[J].承德医学院学报,2020,37(4):287-290.
  作者简介:聂虹(1987.3-),女,满族,籍: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硕士研究生,副主任医师,研究方向:肝胆胰疾病及消化道肿瘤。

nlc20221202121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442894.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