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裸婚姐弟恋 一个都不能少
作者 :  封艳

  张威没想到自己的裸婚经历能这么火,火过他写的任何一本网络小说。
  在猫扑里贴出题为《直播:大三的我和师姐在校裸婚以后的真实生活》的帖子,他原本只想晒晒裸婚后的幸福生活,哪知却引起网友的强烈关注。报纸、杂志、电视台等媒体纷至沓来,关于他放弃留学选择裸婚的报道漫天飞舞,评论褒贬不一。
  张威闲来无事会细细浏览这些评论,尤其是反对意见。他笑笑,并不介意,“我们面对的质疑和非议还少了么,如今的幸福生活不就是最好答案!”
  但这样的幸福生活得来不易,其中的纠结与抗争,让眼前这位24岁的年轻小伙儿多了几分沉稳和淡定。
  
  留学或裸婚的单选题
  是出国留学还是在校裸婚?这个看似伪命题的单选题,曾让张威纠结不已。
  张威是河北廊坊人,家里独子。北方的独子仿佛总是带有使命而生,而张威的使命就是出国留学,回国就业,将家族发扬光大。
  一大家子人齐刷刷地盼着张威出国,尽管家境不宽裕,但省吃俭用,总为他提供最好的学习条件。
  张威父亲在他刚上高中时,就置办了电脑,但总会藏起调制解调器,严格控制上网时间。为此,爷俩没少发生争执,后来还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张威每天最多上2小时网,在不上网时,只能积极学习英语、日语和韩语。
  出国,曾是张威父亲年轻时的梦想。年少的张威常听父亲说起他朋友在国外的生活,耳濡目染,对出国有种莫名的向往。
  2007年高考,张威义无反顾选择了天津交通职业学院的日语和物流专业。这专业的学费将近普通专业的两倍,但成绩优异的毕业生能直接去日本产业大学就读。当张威填下志愿那一刻,他看到父亲凝重的脸上有了深陷的酒窝。
  而这样义无反顾的选择很快被击碎,因为他遇到了更重要的她。
  高考完的暑假,张威偶然想起曾有位叫刘玢的姐姐托人让他写脚本,他联系上刘玢,两人相约在廊坊文化中心见面。
  清秀可爱的刘玢让张威顿生好感,而把张威当小孩看的刘玢也在多次交涉中被他的才华吸引。张威刚进大学,两人就恋爱了。
  可差距如此大的姐弟恋从不被看好,亲朋好友提及这段恋情,常用“他们只是玩玩儿”来形容。张威一开始特别在意,可时间久点,也懒得理会了。
  张威大二那年,刘玢父母开始催促刘玢结婚,25岁的女孩儿还没个稳定对象,搁谁家里都着急。可才读大二的张威,能嫁吗?
  刘玢不够坚定,但也不断找各种理由推脱父母介绍的相亲对象。刘玢父母从最开始的苦口婆心,变成了后来的声色俱厉,刘玢也从不予理会变成了顽强抵抗。一次激烈的家庭战争后,刘玢夺门而出。
  2008年冬天那个特别冷的夜晚,张威找到刘玢时,她正蹲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毕业后,准备去哪?”刘玢略带哭腔。
  “能去哪,去日本留学啊,我都准备这么长时间了。”张威不假思索。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张威有些不敢问到底怎么了。
  刘玢突然哭了,哭得很伤心,很绝望。她的问句像卡带一般不断回放:“那我可怎么办啊……”
  张威此前听到这些,只是小心安慰,不敢面对横在他们之间的这个大问题。而这一次,似乎再无路可退。
  他安抚好刘玢,郑重做出承诺,说不出国了,会娶她,为她留下。但心里还在痛苦地挣扎,到底是出国留学,还是留下结婚?
  张威明白,“如果出国,昂贵的学费、生活费,定会压得一家子喘不过气来,哪还有心思经营爱情。可如果留下,每学年一万多元的学费,又拼命学习日语,岂不都白费了么。”
  他陷入长时间的挣扎――到底想要什么,是爱情,还是事业?但转念一想,其实根本不矛盾。出国留学不一定就会有完美的事业,而留在国内,只要方向明确,也会有很好的发展。
  “人家女孩儿都这样了,我不忍心让她再为难。”张威决心留下,先不考虑其他,只为对得起她。
  
  为爱情抗争到底
  年轻人的爱情就是如此,经历者觉得惊天动地,旁观者看来平淡无奇。
  首先提出反对意见的张威父亲劈头盖脸将张威训了一顿:“爱情算什么,敌得过生活的压力,比得上整个家庭对你的期望?”
  想了一路的理由,竟然连父亲的质问都回答不了,只是一味地强调:“我真不出国了。”
  原本寡言的父亲更沉默了,脸色变得铁青,嘴角因压制怒火而微微颤动。张威想,要再谈下去,父亲估计就得动手制他了。
  张威是个懂事的孩子,提出这么不上进的要求,还是头一遭。想想这几年来父母的付出,张威心里像压了一块大石头。
  可这问题终究得解决呀,方向得变,责任得扛。
  擅长写作的张威就此开始了不一样的学习生活,白天上课,晚上写小说,每天只能睡上四五个小时。有时为了上新书,甚至通宵达旦忙碌不休。这般努力下,他渐渐有了收入,到2009年,他的月均收入已有两千余元。他主动提出让家里不给生活费,还自己攒钱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张威父亲渐渐觉得或许不出国,孩子也能有不错的未来。
  找份工作,做点兼职,何尝不可。张威看到事情有了转机,便常带刘玢去见亲朋好友,特别是疼爱他的爷爷奶奶,从他人口中传到父母耳里的话总比自己说的可信。
  在经历长时间的暗战后,张威父母这关总算过了。张威全家的青岛旅行,刘玢作为家庭成员参与其中。
  可刘玢父母那关,应该就没那么容易了。刘玢家境比张威好,也已经有了工作,而他张威,还是个一无所有的大学生。
  张威和父母暗战,刘玢却和她父母闹得天翻地覆。绝不相亲、极端叛逆、离家出走、绝食……一向乖巧听话的刘玢上演着不属于25岁女孩的倔强难缠。刘玢父母步步紧逼后,开始审视女儿坚守的爱情。或许不应该如此武断,或许应该给孩子们一次机会。
  张威应邀上门,提着各式各样的礼物,带着各式各样的担忧和忐忑。
  文质彬彬的张威给刘玢父母留下了良好的第一印象,谈吐有礼,奋斗方向明确,和稀里糊涂的女儿全然不同。
  “在大学就能养活自己的人,出了大学应该也不会差。”刘玢父母极不情愿地安慰自己。
  这一关过得轻松愉快,是此前张威不敢想的。虽然他并不支持刘玢过激的方式,但的确多亏她倔强的坚守。
  可这样的坚守,能否换来天长地久,张威不知道,但愿意用婚姻作保。
  
  坚定的爱情在裸婚中完胜
  2009年11月18日,张威和刘玢领证了。没积蓄,没房子,更别提车子……尽管有足够的感情基础和心理准备,但刚上大三的张威对待这场裸婚,仍然底气不足。
  男人总是在有把握的事情上高调自信,而女人不然,女人更看重感情的细枝末节,喜欢在这些方面下功夫。
  为了减轻张威的压力,刘玢私下提出拿自己不多的存款办婚礼、买礼服,甚至买婚戒。张威充满感动和惭愧:“作为男人,
  居然要花女人的钱去完成一辈子最重要的仪式!”
  张威不能接受,也不想让刘玢看出他的软弱。他向刘玢借了2000元买钻戒,假装接受她的支持。而关于结婚的更多行头,他只有向父母索取。欠父母的,会稍稍好受一些。
  2010年1月3日,张威和刘玢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朋友众多的张威只邀请了几个相熟的,他已经厌倦了别人带着疑问的祝福。
  “结婚后,你怎么养活老婆”、“大学就结婚,不读书了”、“没有收入来源,幸福能长久么”……张威愤慨:“就那么不相信爱情么!我们并非最典型的裸婚,刘玢家境和收入都还不错,我也有少许收入,且婚后我们有暂住的房子。物质上也不算太贫乏吧。”
  尽管如此,刚结婚的他们还是遇到不少问题。那时,刘玢刚换了份工作,收入还不稳定,张威没少为家里的各项支出挂心。
  最让他焦心的还是工作,家里所有长辈都希望他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把网络写手当成副业。但如果这样,的确很难坚持。以张威小说的火热度,他每天都要花上五六个小时更新小说,日工作量超过一万字,再找份工作,根本不现实。
  在所有人都反对时,刘玢却瞒着家里支持着张威。有好几次,张威都打了退堂鼓,作为忠实粉丝的刘玢通过画漫画鼓励他,让张威重拾信心。
  而今,张威已成为中文在线旗下17K小说网的签约作家,月收入已超过一万元,有不错的座驾,正准备买房。照顾怀孕六个多月的妻子的重任,也由他担当。周围人的质疑声渐渐低了。
  作为过来人,张威对日益增多的在校裸婚现象有自己的学业也有所影响。如果双方没有足够的信心,不能全情投入地努力,绝不要轻易裸婚。”
  现在的他,自认经历质疑、走过坎坷、摆脱“啃老”后,终于可以挺起腰板儿说从不后悔曾经的选择。“未来还是想去下日本,看看失之交臂的另一种生活。”
  
  网友评论
  红叶茶馆:结婚还是要有一定的物质基础,现实生活不会像小说情节那样异想天开。两个人能走到一起需要真爱,也需要物质基础,这样的婚姻才是美满幸福的。
  岁月无痕:爱情和面包绝对不是单选题,只有那些缺乏自信的弱者才会固执地舍弃爱情。如果不相信裸婚能让人幸福,那就相信爱情能让人充满斗志,进而争取到幸福。
  视觉里的故事:大学就结婚太不科学了,经济未独立,家庭生活来源没有保障,社会经验都没有,如何面对组成家庭后再毕业融入社会的冲击?毕竟校园与社会有天壤之别。
  比目鱼:在校裸婚其实还是不错的,至少不会被说是谁占了谁的便宜,谁是为了钱而婚的,也为年轻人共同努力奋斗提供了空间,能同甘苦幸福就能长久。
  狗尾巴花儿也是花:“半裸”我可以接受,“全裸”或许不行。房子就好比是我们的衣服裤子,车子好比是鞋子,婚礼和钻戒就是帽子和围巾。后三者可以没有,衣不蔽体总不行吧。
  乖女Out:害怕裸婚的人应该是缺乏安全感,希望得到承诺,而这种承诺演变成物质上的满足。勇敢一点吧,咱爸咱妈不是这么过来的么!不也幸福着、什么都慢慢有了么!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