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魂香”性侵40名贵妇
作者 :  和和

   2011年9月,一场丑闻在中美洲国家伯利兹上演,多段视频在网上疯传,受害人大多是伯利兹政府领导人的妻子以及部分国家驻伯利兹的外交官夫人。画面中,华人按摩师邓曦对这些夫人们进行性侵,龌龊程度令人震惊,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2011年10月初,随着邓曦及其同伙的被捕以及多名受害人的报案,惊爆出一幕幕离奇丑剧……
  
  “迷魂香”性侵部长夫人
  
   邓曦现年56岁,祖辈均是当地有名的医生。邓曦自幼耳濡目染,后考取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可他并不安心做一名医生,只想一夜暴富,在与人合伙做生意破产后,妻子与他离异。1989年,邓曦决定外出闯荡,当时有不少华人去美洲寻找发财机会,他便索性辞职去了中美洲国家伯利兹,在首都贝尔莫班开了一家诊所,但赚来的钱只能勉强维持生计。
   200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让邓曦成为伯利兹的名人。当地一家电视台董事长夫人有妇科病,多年未愈,吃了邓曦开的药后,竟然痊�了。这家电视台对邓曦做了专访,节目播出后,邓曦成为当地家喻户晓的人物。
   出名后,很多政界商界名人的妻子来找邓曦看病,一时间,小诊所生意兴隆。这些名人的妻子,有的雍容华贵,有的艳丽无双,每天和这些女患者近距离接触,长期单身的邓曦心痒难熬,总幻想着有一天能拥美色入怀。
   一天,一名40多岁的贵妇来到他的诊所。她叫珍妮,丈夫德佛利亚尔是伯利兹政府能源建设与水利规划部部长,也是资深参议员。珍妮腰痛,定期来邓曦的诊所做按摩。她是一名典型的斯堪维尼亚美女,虽然人到中年,却保养甚好,散发着令人窒息的芳香。隔着手套为她按摩的邓曦时常魂不守舍。
   做治疗时,珍妮喜欢和邓曦闲聊。邓曦极力卖弄自己的“才华”,把西方人感兴趣的东西讲得神乎其神,还把自己写的毛笔字装裱起来,当作“精品”送给珍妮,让珍妮对这名东方医生十分崇拜。交谈中,邓曦得知珍妮和丈夫表面恩爱,其实同床异梦,丈夫几年前就有了一名哥伦比亚美女情人。邓曦觉得有机可乘了,他决定铤而走险。
   他用祖上传下来的一个秘方,将白曼陀罗花的花瓣加上几种草药,制成一种“迷魂香”,点燃后可致人昏睡。那天按摩后,珍妮照例躺在按摩床上闭目小憩。邓曦在一旁悄悄点燃一根“迷魂香”,然后关紧门走出去。数分钟后,他走回房间,珍妮己经昏睡不醒。看着眼前这个大美人曼妙的睡姿,邓曦忍不住欲火中烧,脱去珍妮的睡衣,扑了上去。
   事后,邓曦仔细进行了清理。但珍妮醒来后仍然发现不对劲,质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邓曦知道瞒不过去,便双膝跪下,抱着夫人的脚亲吻,说道:“亲爱的夫人,您太动人了,您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爱你,我愿意是你脚下的一只蚂蚁,随便你踩死我,我也情愿。”
   邓曦泪流满面,发疯似的亲吻着珍妮的脚踝。珍妮慢慢地息怒了,她心底本来对邓曦就有好感,再加上长年的空虚寂寞,干涸的心灵需要爱的慰藉。眼前这名东方男人温柔体贴,远比她那冷酷的丈夫细心得多。在邓曦的一再哀求下,珍妮慢慢收起了怒容,反而伸出手,抚摸着邓曦的头。邓曦一见,立刻起身搂住了珍妮……
   此后,两人如胶似漆,常常在一起过夜。享受美色之余,邓曦慢慢产生了一个想法:利用珍妮和她丈夫的关系发笔财。
   伯利兹是东南亚之外惟一盛产红木和苏木的地区,每年有大批红木被运往世界各地做家具。由于需求旺盛,红木林几近枯竭。红木生长期达300年,近年来红木价格暴涨百倍。邓曦想贩红木到香港,但伯利兹的红木采伐和出口业务己被两家跨国公司垄断,根本插不上手。邓曦向珍妮提出,通过她丈夫的关系,从事红木出口业务。
   珍妮出身于英国贵族家庭,对于做生意不感兴趣,但邓曦不停地劝说,告诉她红木运到香港会赚5倍的利润,她终于动了心。珍妮不直接插手业务,让丈夫的表妹玛丽塔代替她做。三人讲好,各出一部分资金,利润按资本分成。
  
  巴西女郎引领财富“过山车”
  
   30多岁的玛丽塔是个不安分的人物,她本是巴西国籍,曾与人合作在巴西经营食品连锁店,因经营不善破产。在玛丽塔的积极运作下,他们通过珍妮的丈夫与垄断公司的关系,采取分销的策略,购买到了一批红木的经营份额。2009年,这批红木运到香港,获利200多万伯利兹元,约合美元110万元。
   到款后,玛丽塔对邓曦说:“这笔钱我们两人分了吧。别跟珍妮说了。”面对这么一大笔钱,邓曦自然同意。于是,两人与买家合谋,弄了一张虚假发票带给珍妮看,以此为“证”:这笔生意赔了本。
   珍妮根本不相信这个拙劣的谎言,她知道钱被这两人私吞了,以珍妮的修养,她并没有当场发作,但在她内心里,对邓曦和玛丽塔种下了仇恨的种子:没有我,哪有这笔生意?你们居然合伙欺骗我,早晚要收拾你们。
   有生以来第一次挣到这么多钱,财色双收令邓曦得意忘形,他色迷迷地盯上了玛丽塔。玛丽塔热情奔放,性感生动,有一种野性的美。习惯了珍妮的淑女美后,玛丽塔的野性美让邓曦心猿意马。他几次对玛丽塔调情,都被她笑着拒绝了。虽然被拒绝了,但玛丽塔的态度使邓曦的胆子越来越大,毕竟她是笑着拒绝的。想到迷魂珍妮的事,邓曦决心故伎重演。
   一天,他以请吃中国饺子为由,把玛丽塔骗到家里,在玛丽塔的茶杯里放上了“迷魂香”粉末。玛丽塔喝完茶,一会儿就倒在沙发上昏睡过去了。兴奋至极的邓曦把玛丽塔抱进了卧室……发泄之后,邓曦仍然像上次对珍妮那样,坐在床边,准备好了眼泪和“爱”的台词。令他始料不及的是,玛丽塔醒来后,根本不吃邓曦那一套。强悍的玛丽塔狠狠打了邓曦几个耳光,差点把他耳朵打聋,然后掏出手机就要报警。邓曦吓坏了,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放他一马。他指天发誓:“只要放过我,以后我就是你的奴仆,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玛丽塔看着邓曦害怕的模样,转了念头,她伸出脚踩在邓曦的头顶上,说:“听着,刚才你所有的话都录在手机里了,以后你要是不老实,我随时把你送进监狱。”过了两个月,邓曦接到玛丽塔的电话,玛丽塔命令邓曦去她家里。
   当他敲开玛丽塔的房门时,玛丽塔围着浴巾坐在沙发上,邓曦有些发愣。玛丽塔说;“今天叫你来,是希望我们能再次合作。”一听说是做买卖,邓曦放心了。玛丽塔告诉他,现在有一个极好的商机。英国BP石油公司准备在非洲东海岸附近海域进行大规模石油勘探,因此需要大量的重晶石。目前BP公司确定南非开普敦一家贸易公司为重晶石总供货商,那家货商在网上发布消息,大量收购重晶石。伯利兹是世界重晶石的重要产地,可以卖一些重晶石过去。玛丽塔打开一只文件夹,给邓曦看了各种评估报告。邓曦觉得事情有点突然,嗫嚅着问:“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做?”玛丽塔不屑地说:“我找你,自然是要你出钱。”玛丽塔给他算了一笔账,风险投资家给贷款80%,玛丽塔自己出15%,剩下5%约合美元160万,要邓曦参股。
   邓曦吓得直摇头,说:“我账户上的钱,全部只有不到60万美元。”玛丽塔骂道:“我知道你的底细。你不是还有一个诊所吗?生意这么好,可以抵押贷款。”诊所是邓曦惟一的生存依靠,他犹豫了。玛丽塔一把将邓曦推倒在地,大声训斥道:“你做不做?钱送到你门上,你也不要?”邓曦知道玛丽塔不好惹,若是不听从她的,可能会坏事。看到邓曦始终犹豫不决,玛丽塔又轻轻地把邓曦从地上拉起来,甩脱浴巾,在灯光下现出美丽迷人的胴体,玉臂紧紧地搂住邓曦。邓曦立刻全身酥软,与玛丽塔倒在沙发上。
   在玛丽塔的不断催促下,邓曦很快把自己的诊所以80万美元的价格,抵押给当地一名华裔富商,再加上自己的银行存款凑足160万美元的汇票交给玛丽塔。
   结果,两个月后,玛丽塔哭着从南非打电话给邓曦,国为索马里海盗活动猖獗,BP公司董事会暂停这个勘探项目,南非的重晶石总承销商突然宣布不再收购重晶石。而且,重晶石总承销商发现玛丽塔所持的供货合同是假的,是一家设在阿根廷的骗子中介公司为骗取中介费而设下的骗局,因此,重晶石总承销商不会赔付玛丽塔任何损失。货物放在港口卖不出去,每天要付5000美元的泊费,无奈之中,她只好把一船重晶石低价甩卖给开普敦一家化工厂作原料。总共赔了近300万美元。邓曦当时差点昏过去:完蛋了,破产了!
   一个月后,华商来收债,邓曦无奈地把诊所过户给华商之后,尚欠70万美元。华商见邓曦确实无偿债能力,便雇佣邓曦继续在诊所坐诊,除了给他一定的生活费外,应开的薪资,全部抵债。
  
  色魔的最后疯狂
  
   玛丽塔回到贝尔莫班,一脸落魄。她泪流满面地向邓曦忏悔。邓曦也拿她没办法,而且自己也有把柄在她手上,更何况他恋着玛丽塔摄人魂魄的身体,所以,两人仍然时常同居。一天,玛丽塔对邓曦说:“亲爱的,你别太灰心,其实你还有机会。”玛丽塔说出了一个令邓曦怦然心动的计划:用“迷魂香”迷倒高官夫人,然后性侵,接着用录像来勒索。玛丽塔说:“那些夫人们看重的是名声和地位,对于她们来说,钱不是最重要的。”
   邓曦觉得有些危险,但又转念一想 ,他迷倒了珍妮和玛丽塔,不也没有什么事吗?再说,不这样干,何时能还清债务?犹豫了几天后,邓曦终于认定这是他惟一起死回生的良机。经过一番秘密准备,2009年5月的一天,他向前来接受按摩的一位贵夫人下了手。一切都很顺利,夫人被迷倒后,邓曦开始性侵,旁边的摄像机录下整个场面:没有挣扎,没有反抗,看起来夫人好像是自愿的。
   几天后,由玛丽塔把录像光盘“卖”给那名夫人。对方看到录像后,脸色煞白,二话没说,就签了一张两万美元的支票。
   首战告捷,邓曦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原来这些贵夫人如此好摆弄,只要有把柄在手里,她们就不敢怎样。于是,邓曦和玛丽塔合作,在诊所的按摩间,上演了一出又一出丑恶的活话剧。
   从2009年5月到2011年8月,邓曦使用同样的作案手法性侵40多名女子,其中大部分是伯利兹富翁和高官的夫人,其中也包括几个外国驻伯利兹外交官的妻子。勒索金额从5000美元到4万美元不等,总金额约合130多万美元。而这些人没有一个报案,大部分人交钱了事。邓曦忍不住在日记里写道:“简直是皇上了,能得到这么多美人儿。”邓曦和玛丽塔担心重复勒索会引起被害人发怒而报警,因此他们作案时有一条原则:对于同一个被勒索对象,绝不勒索第二次。
   然而,在邓曦和玛丽塔陶醉于一次次作案成功的快感时,两人没有想到,黑暗里仇恨的目光始终在盯着他们。这个人就是珍妮。
   珍妮一开始是对邓曦用了真情,后来被玛丽塔横刀夺爱不说,还被骗去了卖红木本应分得的钱。她表面平静,暗地里却密切注意他们的动向。一次,在一个派对上,她听一名部长夫人谈话间露出曾去邓曦的诊所看病的事。过后,她找到那名夫人,旁敲侧击地向她询问邓曦的事,并且主动讲述了自己曾被迷倒在诊所里的事。对方遇到了同样的受害者,仿佛遇到了知音,哭着告诉珍妮,邓曦和玛丽塔曾用光盘里的视频勒索她。
   既然是用光盘,那电脑里一定有原始的视频。为了得到视频,珍妮找到邓曦诊所附近一位修理电脑的技师奥蒙马,愿意出1万美元请奥蒙马弄到那些视频。奥蒙马想出了一个巧妙的计策。他先在邓曦订阅的一份报纸上做了一个电脑维修广告,价格低得出奇。然后,珍妮谎称腰痛,来到邓曦的诊所请他按摩。好长时间没见到珍妮了,如今昔日的美丽情人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邓曦感觉热血上涌。按摩了一会儿,邓曦便把双手移往珍妮胸前,不料珍妮勃然大怒,一把推开邓曦,站起身来在房间里乱打乱砸,把邓曦的电脑狠狠摔到地上,扬长而去。
   第二天,邓曦抱着电脑来到奥蒙马的维修店。奥蒙马打开电脑检查一番,谎称硬盘坏了,替他换了一个新硬盘。趁邓曦不注意,奥蒙马用一个旧硬盘换下了邓曦原来的硬盘,把假的旧硬盘还给邓曦。
   邓曦走后,奥蒙马在那个硬盘上找到了存有40多个性侵视频的文件夹。奥蒙马如获至宝,他要独享这个战利品,他打电话给珍妮,谎称硬盘被彻底摔坏,任何信息也得不到。然后,他给邓曦打电话,向邓曦勒索100万美元。
   邓曦知道自己罪大恶极,他对奥蒙马谎称正在筹钱,却背着玛丽塔和诊所华商老板,把店里的一些设备低价出售,带着钱悄悄逃走。奥蒙马随后几天打电话都无人接听,他恼羞成怒,把视频传到了网上。邓曦此时己经飞到萨尔瓦多,准备转机去墨西哥落脚,在机场被国际刑警抓获。随后,同案犯玛丽塔也在贝尔莫班市被拘捕。
   一个世界罕见的连环性侵勒索案就这样划上了句号。邓曦作为一名“著名”医师,披着医生的外衣,骨子里却是不知廉耻的败类,先后用卑鄙的手法性侵珍妮和玛丽塔,最后还是栽在这两个女人的手里。在他误以为自己财色双收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踏上了不归路。
  (责编/方�)
  E-mail:fangkun212@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