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恩替婚的“妻子”找上门
作者 :  晓 亭

  女友不幸死亡,“妻子”突然现身讨要房产,并欲将汪其林告上法庭。焦头烂额的汪其林悔不当初,糊涂的“报恩”却让自己惹上了麻烦。汪其林和女友、“妻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患难兄弟相求,为报恩瞒着女友替婚
  
  今年30岁的汪其林与女友熊晶晶是大学同班同学,2002年毕业后,汪其林进入家具公司工作,熊晶晶做了导游。
  两年后,汪其林向熊晶晶求婚。可是,也许是因为生活在离异家庭的阴影,也许是接受了前卫的思想,熊晶晶对婚姻总有一种抵触。她对汪其林说:“那张纸并不重要,只要我们俩相爱,那个形式要不要无所谓。”汪其林不想勉强女友,也觉得她的话有些道理,所以,就顺从了她的意愿。
  同居后,两人的感情一直非常好。2007年7月,熊晶晶提出将父母留给她的房子卖了,再加上他们两人的存款,重新买一套大的新房。汪其林自然很高兴,两人到处看房,最后选中了一套130平方米的精装三居室,总价143万。熊晶晶父母的房子卖了80万,熊晶晶拿出存款20万,汪其林拿出存款15万,汪其林的父母又资助了28万,他们全款买下了房子。因为熊晶晶出的钱多,汪其林坚持房产证上写了两个人的名字,熊晶晶占70%的比例。
  这时,汪其林再次向熊晶晶求婚,熊晶晶表示,32岁之前一定嫁给他。正在汪其林憧憬着几年后就可以正式娶熊晶晶为妻,到时再生个孩子,一家三口红红火火过日子时,他的发小薛明找到他,给他出了一道难题。
  那天,薛明把汪其林约到一家饭店,薛明叹了口气,告诉汪其林说,他爱上了一个做生意的女人巩晓欣。巩晓欣曾在他公司困难时帮过他,巩晓欣比他大4岁,离过两次婚,前不久,巩晓欣怀上了他的孩子,非让他离婚后娶她。可他有老婆儿子,根本不可能离婚。巩晓欣说自己年龄大了,这是第一次怀孕,坚持要生下孩子。巩晓欣天天逼他,并说两个月之内如果离不成婚,就去找他老婆。薛明很害怕,连连后悔自己玩火玩大了。
  薛明说:“你不是一直没结婚吗?我想让你和巩晓欣办个结婚手续,当然,只是形式上的,不会让你和她有任何关系。这样,我可以拖她一段时间。”汪其林一听,急忙摇头说:“哥,别的事我赴汤蹈火,可这种事太让我为难了。”
  望着薛明充满期待又有些可怜的目光,汪其林的心软了……
  汪其林和薛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两家父母关系都不错。上初二的那年夏天,汪其林和薛明等同学去护城河游泳。汪其林的腿突然抽筋了,人开始往下沉。他大声喊着“救命”,已经上岸的同学们都吓傻了,薛明一个猛子扎了下来,仗着水性好,力气又大,最终将他救上了岸。
  后来,汪其林考上了大学,而落榜的薛明则开始和朋友一起做生意,接着开了一家装饰公司,并与做护士的郭燕结了婚。平时,兄弟俩经常来往,感情一直很深。
  汪其林为了报恩,点头答应了,但让薛明一定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更不能让熊晶晶知道。
  薛明立即去找巩晓欣,对她说:“我保证将来娶你为妻,但现在我确实不能马上离婚,所以,我想先暂时委屈你一下,和我的一个铁哥们办个结婚手续,让咱们的孩子顺利地上了户口。一年之内,我肯定会办妥离婚手续。”
  开始,巩晓欣怎么也不同意,薛明对她左劝右劝,并给她写了份一年内离婚的保证书。巩晓欣觉得当务之急是要给孩子一个名份,加上薛明的信誓旦旦,她只好勉强同意了。
  2007年11月,汪其林瞒着所有人,和巩晓欣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从登记处出来,巩晓欣和等候在外的薛明开车走了,汪其林回单位上班了。为怕熊晶晶发现,他把结婚证锁进了办公室的抽屉里,他和巩晓欣再也没有了联系。
  
  哥们儿突然失踪,“妻子”现身陷入一团糟
  
  2008年5月底,薛明打电话告诉汪其林,说巩晓欣于5月10日生下了一个女儿。薛明想请汪其林帮忙,给孩子上个户口。薛明为难地说:“帮哥帮到底吧,我保证上完户口以后什么事也不麻烦你了。”汪其林只好硬着头皮去了。怕被人认出,他还特意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戴了帽子和墨镜。
  巩晓欣满月后,汪其林催薛明,赶紧让巩晓欣和自己去办协议离婚手续。薛明说:“你再等等,我这边的事还没处理完呢。”而巩晓欣也问薛明,和妻子离婚的事办得怎么样了,吵着要和汪其林去办离婚手续。薛明安慰她说:“你做了剖腹产,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先好好养身子。离婚的事我正在办,现在还没到一年的期限,到时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薛明这样说,巩晓欣也只好耐心等待着。
  转眼到了11月初,眼看着薛明承诺的一年期限要到了,巩晓欣开始频频催问薛明。薛明对她说,妻子已经同意离婚了,正在就财产分配的事协商,估计11月底就能办手续了。巩晓欣一听,高兴坏了,赶紧给汪其林打电话,要求一起去办离婚手续。汪其林马上和她约好了日子,不巧的是那天巩的女儿病了,事情只能暂时放下。
  女儿生病期间,巩晓欣给薛明打电话,让他来看看女儿,薛明说正在广州出差,等回北京后马上去看她们。几天后,女儿的病好了,巩晓欣发现怎么也和薛明联系不上了。巩晓欣很着急,抱着女儿去了他的公司。谁知,却被告知公司已经转让了。
  巩晓欣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她觉得汪其林和薛明是兄弟,肯定知道他的下落。于是,她就给汪其林打了个电话,问他知不知道薛明在哪儿。
  放下电话后,汪其林赶紧给薛明打,果真是关机,家里电话也没人接。他又给薛明的父母打电话,这才得知,原来薛明一家三口移民加拿大了,已经走了快一个星期了。汪其林把了解到的情况告诉了巩晓欣,并说自己真的不知情。然而,巩晓欣根本不相信汪其林的话。她觉得,肯定是薛明想甩了她和女儿,便和汪其林合起伙来骗她。她认准汪其林知道薛明在哪儿,有他的联系方式。于是,她开始每天给汪其林打电话,逼他说出薛明的下落。
  其实,汪其林也正为薛明的不辞而别而生气呢。他觉得薛明太不够朋友了,也猜到了他是在躲避巩晓欣母女。可任凭他怎么解释,巩晓欣就是不相信。汪其林对巩晓欣说:“我向天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会帮你打听的。咱们什么时候把离婚手续办了?”巩晓欣没好气地说:“办什么离婚手续?等找到他再说吧。”
  巩晓欣的态度令汪其林很是头疼,更让他心烦和害怕的是,巩晓欣不管白天还是晚上,没完没了地给他打电话。白天在单位还好对付,可晚上和双休日在家,他真怕晶晶听到,引起她的怀疑。所以,只要他在家,一看是巩晓欣的电话,就不接。
  一天晚上,汪其林和熊晶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手机响了。他看了一下来电号码,然后就按了。熊晶晶奇怪地问:“你怎么不接电话?”汪其林表情有些不自然地说:“一看就是推销房子和保险的。”之后,汪其林一 回家就把手机关了。
  不久后的一个周六,汪其林的同事把电话打到了他家里的座机上。熊晶晶接的电话,同事说汪其林的手机总关机,有急事找他,费了半天周折才问到家里电话。熊晶晶很奇怪,过去汪其林从来不关手机的,现在怎么把手机关了?联想到那天汪其林不接电话,熊晶晶不禁有了一丝怀疑。
  2009年2月3日是熊晶晶的生日,汪其林精心准备了浪漫的烛光晚餐。那天,汪其林忘了关手机。晚上,汪其林正在洗澡时,他的手机响了。铃声响了半天,熊晶晶犹豫片刻按了接听键。还未等她说话,便传来一个女人怒气冲冲的声音:“汪其林,你老躲着我也没用,否则,我跟你没完!”熊晶晶的头一下子就大了,她问:“你是谁?”方反问:“你是谁?”熊晶晶说:“我是他女朋友。”对方说:“我是他老婆。”
  竟然有人自称是汪其林的老婆!汪其林洗完澡出来,熊晶晶把手机扔到他面前问:“有个女人说是你老婆,到底是怎么回事?”汪其林的脸“刷”地就白了。一看瞒不住了,他只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熊晶晶。熊晶晶瞪大了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未婚夫竟然瞒着自己和别的女人登记,成为了法律上的夫妻,谁能受得了呢?熊晶晶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她不顾汪其林的阻拦,收拾了东西,跑到好朋友家去住了。
  汪其林找了熊晶晶许多回,向她道歉,请求她的原谅,想让她搬回去。可是,熊晶晶说自己需要平静一段时间,好好考虑考虑,不肯跟他回去,汪其林又无奈又痛苦。
  
  女友身亡“妻子”争财产,替婚惹来官司缠身
  
  这边与女友闹得不可开交,那边巩晓欣还在步步紧逼。她非让汪其林带她去见薛明的父母。可汪其林知道,薛明的父亲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母亲患有高血压,如果让他们知道了这事,非犯病不可。所以,他只得对巩晓欣好言相劝,并保证会想办法与薛明联系上,给她一个交待。
  2009年五一前,汪其林正想着利用这个假期陪熊晶晶到外地旅游,以此缓解两人的关系。没想到,他却接到了熊晶晶所在旅行社的电话,说她在带团到敦煌时出了车祸,不幸身亡。
  含泪处理完女友的后事后,汪其林抱着她的骨灰盒回了北京。他在家里为她设立了一个灵位,每天望着她的照片发呆,不停地忏悔。
  2009年5月底,汪其林在整理熊晶晶的遗物时,在她的化妆箱底发现了一个信封,上面写着“汪其林亲启”。他打开信封,抽出一封信,原来是一封遗嘱。“由于我的工作性质,整天在外面跑,风险比较大,万一我有什么意外。我的所有财产都归我惟一的亲人、我惟一爱的汪其林所有。没有我的日子,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别让我再担心。”捧着这份遗嘱,汪其林失声痛哭。
  6月中旬,汪其林到公证处办理了遗产继承公证。一个月后,他将熊晶晶的房产全部过户到了自己的名下。熊晶晶对自己的这份深情,让他更觉得愧疚不已。他整日沉浸在对她的思念之中,人变得憔悴了许多。
  由于心情糟糕,每当巩晓欣来电话时,汪其林一律不接。8月初,巩晓欣突然跑到汪其林的办公室找他,质问他为什么不接自己的电话。汪其林赶紧把她拉到外面,跟她说他的女友去世了。巩晓欣一听,说:“既然这样,干脆我们俩一起生活吧,反正我们早就是夫妻了。”
  一个星期后,巩晓欣竟然直接找到了汪其林的家,对他说:“我考虑过了,现在有两条路,一是咱们俩从名义夫妻做现实夫妻,二是我和你办离婚手续,但你要分我一半财产,包括这个房子。我已经打听过了,熊晶晶把全部财产都留给你了,而我是你的合法妻子,我有权分得一半。”汪其林气得指着她大声说:“你休想。你给我滚!”
  之后,巩晓欣又找过汪其林多次,给他打过无数次电话,问他考虑得怎样了。汪其林告诉她,他和熊晶晶的财产,她休想得到一分钱。巩晓欣说:“好,那咱们法庭上见。”
  2009年10月底,汪其林接到了朝阳法院的传票,巩晓欣果真将他起诉了,要求和他离婚,按房子市值260万计算,要求分得130万元。汪其林气得差点没跳起来,可事已至此,他只能聘请律师应诉。12月初,法院开庭审理时,巩晓欣竟然说女儿是汪其林的。这一下,汪其林再也顾不得脸面,只好把“替婚”的真相讲了出来,并坚持要去做亲子鉴定,还自己一个清白。
  在法官的安排下,汪其林和巩晓欣的女儿去亲子鉴定中心采了血样。10天后,结果出来了,汪其林与孩子没有任何血缘关系。2010年1月再次开庭时,巩晓欣承认孩子不是汪其林的,但咬定她和汪其林已经是合法夫妻,并且一起生活了。而且,她说孩子的户口都是汪其林亲自去上的,这很能说明问题。
  由于律师事先的提醒,汪其林提前找了几位证人,包括他的同事、朋友、邻居,以及巩晓欣的邻居等,证明他从未与巩晓欣一起生活过,而是一直与熊晶晶生活。鉴于汪其林证人的证言,以及巩晓欣无法提供证据,法官没有采信她的话,但法官对汪其林假结婚的做法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巩晓欣一看自己胜诉无望,突然当庭撤诉,说愿意私下与汪其林协商解决。之后,在双方律师的参与下,汪其林和巩晓欣进行了协商。律师告诉汪其林,他和巩晓欣的结婚无论真假,但都是受法律保护的。所以,她有权分得一部分财产。而巩晓欣的律师也告诉她,熊晶晶的财产是赠予汪其林个人的,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所以,她只有权分得汪其林拥有的那一部分份额。最后,汪其林考虑到巩晓欣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不容易,决定作出让步。经双方协商决定,汪其林给予巩晓欣15万元补偿,两人到民政部门办理协议离婚手续。
  2010年春节,办理完离婚手续出来,汪其林百感交集。接受采访时,他感慨地说:“我真是后悔,不该为了报恩而做这种傻事,结果毁了自己的幸福,还让自己陷入了官司中,精神上、经济上都受到了损失。报恩有多种方法,但愿不要有人再重复我的悲剧。”
  (未经作者同意,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网摘等)
  
  (责编/朱茂星)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