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是把杀猪刀
作者 :  高娓娓

  在老美的眼里,亚洲人都长得都差不多。可我们一眼就能分辨出哪些是日本人,哪些是中国人,哪是韩国人。更神奇的是,我还能迅速判断出哪些来自大陆,哪些来自香港,哪些来自台湾。特别是对女人的判断。
  老美问我:你有特异功能吗?这其实是一帮大陆女性朋友一起讨论时总结出的经验。
  首先讲名字上。大陆女性,特别是1950~1970年代的,很多名字都比较雄壮,雄壮得甚至分不出男女。比如卫、伟、华、斌、冰……那个时候女孩子取名字的原则就是要阳刚!柔美的不要!
  再看台湾女性的名字,是另一个极端,很柔和。紫薇,婉怡,席慕容(龙应台除外),还有琼瑶笔下那些迷死人的长头发女孩子们,名字美,人也美了。
  这其实也反映了那个年代的择偶标准。台湾男人爱柔柔静静的传统,大陆男人选的是革命伙伴。
  再看穿着打扮。总的说来,台湾女性就像她们的名字一样,比较女人。不管年龄和场合,都尽情展现自己的女性之美,比同年龄的大陆女性“妖精”许多。参加台湾社团在美国办的活动,五六十岁的女性化盛妆,做昂贵的头发,尤其跳舞时一点也不输给年轻人。
  大陆来的女性到了50岁就自己觉得是老女人了,很多情况下不爱打扮,更不用说化妆用口红了。
  看言行。这是最好识别的,台湾女性说话比较柔,特有的台湾腔,软绵绵的,给人的感觉很温柔。特别是在公共场合,说话声音很轻,很会注意说话的环境。就说女作家龙应台,那么硬的名字,写文章那么犀利,那次在林肯中心听她演讲,没想到她那个年纪――起码也是知天命了吧,说话声音很好听,很柔和。
  这种柔和的言行举止是超越了容貌的,大陆有很多美女,也很时尚,漂亮,一举手,一投足,眉眼之间,美得有些强势,说话嗓音洪亮,语气斩钉截铁,有点巾帼不让须眉。所以很多台湾女性即便长相不如大陆的,也会因为韵味取胜三分。
  最后看生活方式。台湾女人一般情况下,“自己什么都要能干,但在男人面前就要什么不能干”,而我们在大陆受的教育是“妇女能顶半边天”,“勤劳勇敢”,所以就有什么自己都能干,不管是在谁的面前都很有主人翁精神。
  有专门研究女性问题的专家告诉我,台湾女人那种坚强和野心是被温柔的外表掩盖起来的,男人觉得很有面子;而大陆女人的勇敢和野心很容易,就在表面上也明明白白,会让男人觉得压抑,甚至引起反感。
  一位大陆的女朋友,和台湾的男士结婚后,感触颇多。她告诉我她的感受:台湾婆婆,大概快60岁了,在事业上很成功,管理一个3000多人的政府机构,一天在家里给先生炒鸡蛋时,被烧焦的油烫了,马上撒娇:“爸爸(台湾妻子很多习惯跟着孩子叫先生爸爸),你看,起了一个泡泡,好疼哦!”
  老先生马上过去,很心疼,赶紧拿起夫人的手,轻轻地吹,叫孩子们拿来烫伤药来。
  那个女朋友接着说:要是我们大陆的这个年龄的女性,上面这一幕的台词八九不离十会是这样的:“死老头,你看嘛,就是帮你,疼死了!还愣在那里干嘛呢,还不快点给我拿烫伤药来!”。
  这个故事,我一直记在心里。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