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是“最可爱的人”
作者 :  许 芳

  口述:和慕娟 整理:许 芳
  
  我叫和慕娟,是沈阳市第一食品厂一名退休工人。1956年8月和老伴蒲文和登记结婚,这张结婚证陪伴我们携手走过了52年的风雨历程。
  我的老家在河北省乐亭县的农村。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离开了我们,坚强的母亲带着我们兄妹4人艰难的生活。因为家里穷,缺劳力,小学毕业后,我放弃了学习的机会,安心在农村参加劳动。
  两年后,有亲属在城市里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他叫蒲文和,是辽宁省建昌县人,当时一见面我就非常喜欢,不仅人长得精神,是个非常帅气的小伙子,而且他的经历是相当不简单。他1947年当兵入伍,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4年回国。因为在部队表现优秀,回国以后他被派往河北省昌黎县军校学习,我们就是在他学习期间认识的。
  在我看来,一个城市人,一个表现优秀的军官,我是那么敬佩他,如果能嫁给他,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蒲文和在昌黎县军校毕业后,继续到重庆军校深造。在重庆军校深造期间,我们两个办理了结婚手续。我的爱人很朴实,我也是个不喜欢张扬的人,我们的婚礼只是请了亲属和身边的朋友吃了一顿饭,就算办完了。然后他就去了重庆军校,我就又回到农村老家参加农业劳动。在重庆军校两年中他没回来,我也没去看望他。我们只是通过书信联系加深彼此的感情。
  重庆军校毕业后,他又转到甘肃省军校学习。在此期间他只回家住了20天,就又去哈尔滨市军事工程学院工作,部队下了调令我可以随军了。我的户口由河北农村调到了哈尔滨这个大城市,我们终于相聚在一起。
  1970年部队调防从哈尔滨来到沈阳。现在,我们安度幸福的晚年,彼此之间互相关心和照顾,时常一起回忆过去,听老伴儿给我讲他的经历,战场上、学校里、部队里,离休后,每一件事我都听得津津有味,都觉得老伴儿真是了不起,老伴儿是我最敬佩的人。
  
  链接:大众信物
  钢笔、毛巾:所谓信物当然是让对方寄托思念的东西,能随身携带是第一要素。所以城里的青年送钢笔,农村青年送手帕或汗巾。这两种典型信物还代表了当时青年的两大主流追求:学文化、爱劳动。
  
  结婚申请
  一般格式是这样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然后是向党组织表明自己要跟谁结婚、为什么要结婚,表明两人结婚的决心……最后是“此致革命敬礼”。
  
  特色婚礼
  20世纪70年代,绝大多数关系民生的商品仍需要凭票购买。那时的婚礼大都办得极其简朴,大多数人延续老的习俗,在家里摆开“酒席”大宴亲朋。办一场又热闹又体面的婚礼,只需一二百元而已。
  
  特定婚俗
  无习俗。所有旧的传统色彩东西都被否定了,连习俗这个词也含有贬义色彩,拜天地早就废除了。一对新人在领袖像前先表忠心,然后背诵语录:“我们这个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热闹点的,请大家一起唱“语录歌”,跳“忠字舞”。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