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征程收获爱与音乐
作者 :  袁 淼

  
  曾格格、冯晓泉是当今中国乐坛独具魅力的一对音乐伉俪。曾格格,当代顶级笛箫演奏家,她将失传千年的玉笛玉箫搬上舞台,演奏著名的敦煌古曲“伊州”“箫韵”,被观众公认为“千年玉笛第一人”。
  冯晓泉更是集演唱、演奏、作曲、作词、制作于一身,因在流行音乐和民族新音乐两个领域的突出贡献,被称为“民族新音乐的奠基人”,他创作并演唱的作品《冰糖葫芦》《中华民谣》《霸王别姬》《天上人间》等脍炙人口的作品也广为传唱。
  
  古堡深情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活跃在中国乐坛的曾格格和冯晓泉,在民族音乐中融入了时尚流行的元素,创作出既有民族音乐的魅力,又易于现代人接受的音乐形式,被誉为“新民乐”的发起人和开创者,受到海内外观众的推崇和喜爱。多年来,他们的生活紧张而忙碌,经常穿梭在世界各地进行演出,很少有时间去放松身心。
  一天,冯晓泉应朋友之邀写一首新歌,然而整整想了一夜,却一个音符都没有写出来。“格格,为什么那些音符和旋律像消失了一样,我怎么也写不出来了?”冯晓泉痛苦地说。
  作为生活和事业上的知己,曾格格非常理解晓泉的苦恼。音乐需要艺术家用敏感的心去发现美、体味生活。曾格格小心地梳理着丈夫的头发:“晓泉,给自己放几天假,我们出去旅游一趟好吗?也许你是太累了,换一个环境对你一定有好处。”
  冯晓泉一向勤奋,很少有闲情雅趣,但还是欣然同意了格格的提议。“也许旅行能帮我们找回创作的灵感。”两人立即收拾行囊,做起了出发的准备。
  半个月后,他们踏上了飞往英国的飞机。曾格格和冯晓泉选择的是位于苏格兰南部的德拉姆兰城堡。古堡坐落于连绵起伏的山地之上,在金色的阳光下,树木、草地、湖泊的映衬下散发出异乎寻常的美丽。这座城堡的主人鲍希尔先生是一位在政坛叱咤风云多年的绅士,在当地有着极高的地位和威望,尽管他已经鬓发斑白,但整洁得体的衣着,从容恬淡的风度,依旧处处显示着他良好的修养。鲍希尔先生非常喜欢音乐,当得知晓泉和格格是来自中国的音乐家时,他热情地邀请他们到古堡中参观和做客。
  在鲍希尔先生的引领下,曾格格和冯晓泉走进城堡。厚重的石壁立即将繁杂隔在门外,古堡内极为安静,幽暗的房间内,古老的银器、古朴的烛台、厚重的铠甲,全都保留着18世纪的生活原貌,安详恬静,使一直生活在紧张忙碌中的曾格格和冯晓泉感到一份久违的安逸。拾阶而上,一扇花纹绚丽的房门出现在他们面前。鲍希尔先生突然竖起手指,小声说道:“尊敬的客人,请尽量不要发出声响,因为我的夫人正在休息。”
  按照英国的礼仪,绅士不可能不向客人引见自己的夫人。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这个谜团直到入夜后才得到了破解。
  黄昏,曾格格和冯晓泉到附近的山野里观赏夕阳下的美景,当他们回到古堡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白天安宁肃穆的古堡突然喧闹起来,无数枝蜡烛发出的金色光亮让古堡显得金璧辉煌,大厅内宾朋满座,原来,鲍希尔先生邀请亲朋好友为格格和晓泉举行了一个家庭派对。
  派对开始后,令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在鲍希尔先生和一名仆人的陪伴下,一位衣着华贵但目光呆滞的妇人出现在人们面前。她就是一直未曾露面的鲍希尔夫人。
  鲍希尔先生告诉大家,夫人年轻时健康美丽,酷爱旅游,但由于丈夫政务繁忙,承担相夫教子重任的她很少有机会满足自己的愿望。5年前,鲍希尔先生刚刚卸任,她却因中风痴呆了。“尽管晚了很多年,我还是希望能够实现她的愿望,去年我们一起去了爱琴海。我在游轮的头等舱选了一个最好的位置陪她欣赏大海。她傻傻的没有任何表情,所有的人都认为她看不懂,但我相信她至少能看懂我依旧是爱她的。”鲍希尔先生温柔地注视着妻子,满含深情。
  鲍希尔夫妇的深情让曾格格热泪盈眶,她拿出心爱的玉笛吹奏《春江花月夜》,对他们表示祝福。涓涓流淌的天籁之音令观众倾倒,也给古堡笼上了浓郁的东方神韵。而此时在晓泉的心中,有一种灵动的韵律正在跳动。“爱情的头等舱”,这是多么美好的情感!当晚,在古堡的月光之下,冯晓泉一挥而就,谱写出一支飘逸隽永的乐曲――《爱情的头等舱》。
  
  别样印度
  
  虽然在苏格兰的旅行时光只有短短一周,但一直紧绷着的心彻底放松之后,那种惬意难以言喻。在回国的航班上,格格倚在晓泉肩头,留恋地说:“这是我几年来最轻松愉快的一段时光,什么时候我们还能有这样的心灵假日?”
  “我们来个爱情环游如何?在旅行中寻找音乐的灵感和生活的真谛。就这样一直走下去,直到我们白发苍苍走不动的时候。”晓泉的提议让格格兴奋得说不出话来,一个甜蜜的吻印在了他的脸上。
  “环游世界”的计划让格格和晓泉的生活一下子充满了生机。他们每天处理完工作后,就会头抵头地凑在一起,从网上收集资料,确定旅行计划,筹备下一次的旅行。他们将即将举行开斋节的印度确定为第二站,并把南非、法国、意大利、美国、巴基斯坦、瑞典等国都列入行程中。
  再次远行的日子到了,安排好所有的工作后,他们立即像离笼的小鸟一样飞往新德里。开斋节是印度最隆重的节日之一,经过一个月的斋戒,人们纷纷走出家门,印度女子身上绚丽的纱丽简直把新德里变成了色彩的海洋。古色古香散发着神秘异国情调的印度饰品让格格心醉神迷,她和晓泉转悠了无数家商店,一口气买下两套婚纱和十几件饰品。晓泉为格格选购了一枚精致华美的银质手链,链身由无数小巧可爱的银圆点组成,旋钮处刻有精美的果实图案,当格格手执玉笛的时候,就会流苏般垂缀下来,恰到好处地映衬了格格的纤美。这枚手链一直是格格最钟爱的饰品,她也因此认定能这样细致和用心地选出最适合自己的饰品的晓泉,就是最懂得如何爱自己的那个人。
  受开斋节欢乐气氛的感染,格格和晓泉也精神抖擞不知疲倦。走到印度门附近,一阵激昂欢快的鼓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在一家专门出售传统乐器的商店内,一位印度老人正在自娱自乐地敲奏印度鼓。向导向他们介绍说,这种鼓源自一个美丽的爱情传说:一位英俊的青年无数次梦到一位手持竹笛的少女,总听到那清冽笛声的召唤,但他找了一年又一年,少女却始终没有出现。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青年的马被累死了,他也被困在茫茫沙海之中。青年用马皮做了一面小鼓,最后一次向梦中的姑娘表达满腔痴情。鼓声敲响后,奇迹出现了,随着一阵竹笛声,那个美丽的少女果然出现在他面前。原来这种鼓音能与自己心爱的人的心跳合拍,无论远隔千里,也能将她吸引到自己身边。
  这个美丽的故事感动了晓泉和格格,他们各自拿起一支印度笛为老人伴奏。他们奏出的优美旋律让老人惊呆了,他眼眶湿润,合奏更加完美和谐。
  那天,他们在这家乐器店里流连了3个多小时,当他们买下一只精美的印度鼓准备离开时,击鼓的老人将两只被红色丝绒精心包裹着的印度笛塞在他们手中,还流着泪对他们讲着听不懂的印度语。向导为他们做了翻译:“老人说,他希望将这两支印度笛作为礼物送给你们,因为你们演奏得太精彩了,你们应该是它的主人。祝福你们像竹笛和鼓一样永不分离。”
  在印度的日子,神秘醉人的色彩和音乐时刻包容着他们,也激发了他们的创作灵感。回国之后,晓泉特邀音乐制作人DAVID为他们度身打造出一首饱含西亚风情的乐曲,曾格格吹奏之后立即被其中蕴涵的异域风情、神话般的旋律迷醉了。“晓泉,太美了。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吸引着耳朵,我们就给它取名《魔笛》好吗?”
  
  品味威尼斯
  
  在随后的日子里,曾格格和冯晓泉愈发懂得在工作中寻找快乐和安宁。年底,应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的邀请,他们双双担任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致力于在世界各地推广中国的音乐文化。这让他们的工作更加繁忙,但与此同时,他们环游世界的梦想也有了很好的载体。他们简直成了空中飞人,足迹遍及南斯拉夫、荷兰、比利时、西班牙、希腊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雅典的古老文明、巴黎的浪漫情调、纽约的宽容大度、东京的严谨有序都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走遍千山万水,最让格格和晓泉感动的是威尼斯街头那对相依相伴的白发老人。
  威尼斯是世界著名的旅游城市,纵横的水巷、玲珑的小桥,还有穿行于水巷之中的“刚朵拉”,在格格和晓泉的眼中也如同音符。2004年夏季,第一次来到威尼斯,他们还爱上了它那份特有的慵懒和安逸。威尼斯特有的浪漫情绪,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情侣,一张张五颜六色的太阳伞下,几乎是情侣们的世界。
  一天,曾格格和冯晓泉在河边的露天小酒吧一边喝着咖啡,一边享受这海风轻柔的爱抚,一对老人蹒跚着迎面走来。要走到河边,他们必须先横穿过马路,再沿着一道台阶走上来。威尼斯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汽车的城市,但偶尔会有人自行车飞快地驶过。两位老人行动迟缓,所以走路非常小心。老先生一直小心地牵着妻子的手,仔细观望后,几乎是扶着她走了过来。
  河边的台阶只有六七级,但非常陡峭,对这对风烛残年的老人有不小的难度。老先生在妻子的帮助下吃力地攀上一级台阶,回头笑着拉她上来。看他们吃力的样子,曾格格和冯晓泉上前帮助,两位老人才顺利地来到海边,他们相依着坐在一张面对大海的长椅,在金色的阳光下,白发飘扬如同剪影。
  通过交谈得知,这对老人来自比利时,他们都已经70高龄,这是他们第二次来威尼斯。“第一次来威尼斯时我们刚刚结婚,只有20多岁。当时我们也坐在这里,喝茶喝咖啡。威尼斯还是那么美丽,让我们常常忘记已经过去了40多年。”老人爽朗地笑着,没有一丝忧伤。
  老人刚从威尼斯附近的玻璃岛回来,他们从行囊中拿出一个玻璃器皿让曾格格和冯晓泉看。这是一对相依相偎的“老人”,五官清晰,还像老先生一样带着一幅大大的眼镜。老太太兴奋地说:“这是他们请工匠专门为他们定制的,你看,这是我,这是我先生。和我们是不是很相像?”在丈夫温柔的注视下,年逾7旬的老太太的口气依旧有些撒娇,她闪闪发亮的眼睛里依旧有几分天真。
  也许爱情就是这种简简单单的感觉,曾格格和冯晓泉最钟爱的一首由新锐词人苏苏作词的歌曲《简爱》就在这份感动中诞生了。“……露天的阳伞下一杯午后茶,飘着淡淡的优雅,阳光照着玻璃杯和你的头发,挡住了夏日的喧哗……多年以后我们老了,我会每天陪你到伞下,熟悉的位置熟悉的香,和昨天一样的淡雅……”
  历时几年,走遍40多个国家和地区,曾格格和冯晓泉根据游历中激发出的灵感和与众不同的音乐律动,创作出数十首带有浓浓爱意和异域风情的歌曲。2005年,他们决定将这些歌曲结集发行。这些歌灵动天然,每一首都如同格格和晓泉的爱子,难以释怀难以割舍,但由于容量有限,他们选择了最美的12首收入专辑。因为这些歌源自他们环游旅程中一个个精彩的瞬间,诠释的是他们对爱的不同感受,因此,他们决定将新专辑定名为《爱情环游3600》。
  这张令人惊艳的专辑为曾格格和冯晓泉赢得了巨大的荣誉,但他们却没有停下来的打算。曾格格告诉笔者:“旅途如人生,相互搀扶、互相关心,且行且珍惜,生活的真谛莫过如此。而作为音乐人,有生活才有美好的音乐,我们还会手牵着手一直走下去,直到白发苍苍,直到地老天荒!”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