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伤椎椎弓根植骨加椎弓根螺钉治疗脊柱胸腰段爆裂性骨折临床分析
作者 : 未知

  【摘要】目的:观察并分析经伤椎椎弓根植骨加椎弓根螺钉固定法在治疗脊柱胸腰段爆裂性骨折患者方的临床效果。方法:回顾性分析我院在2004年1月份至2009年2月份脊柱胸腰段爆裂性骨折患者36例的临床资料,所选患者的临床资料均全部完整,在手前和术后均进行了CT检查和X射线检查,对患者术前与术后的腰背部疼痛情况、伤椎椎体高度变化情况、Cobb's角尤其是神经功能恢复情况进行了对比和分析。结果:所有患者进行了1年至3年(平均2.3年)的术后随访,断钉和内固定物的固定情况良好,患者术前与术后的患者腰部疼痛情况的 VAS 评分显著优于术前(P<0.01);术后患者的伤椎椎体高度和Cobb's角没有显著的再丢失(P<0.05);术后患者的神经功能恢复情况优于术前。结论:由于能够在早期对脊柱前中柱的稳定性进行重新建构,防止应力在后柱的过度集中,同时能够有效地避免晚期矫正角度和椎体高度的再丢失,总之,经伤椎椎弓根植骨加椎弓根螺钉固定法在治疗脊柱胸腰段爆裂性骨折方面具有良好的临床效果。
  【关键词】脊柱胸腰段爆裂性骨折;内固定术;手术治疗;临床效果
  脊柱胸腰段位于胸椎后凸和腰椎前凸之间,由于它在两者之间发挥着转换点的作用,其功能非常关键。脊柱胸腰段爆裂性骨折是脊柱骨折当中非常常见的骨折部位,导致其出现爆裂性骨折的原因主要是由于躯干传导暴力容易在脊柱胸腰段过度集中,并该类骨折常常合并有脊髓圆锥损伤、脊髓损伤以及马尾神经损伤等等[1],需要及时采取合理的治疗措施,否则后果非常严重。我院在2004年1月份至2009年2月份对36例脊柱胸腰段爆裂性骨折患者进行了经伤椎椎弓根植骨加椎弓根螺钉固定治疗,获得了良好的临床效果,现在报告如下:
  1资料和方法
  1.1一般资料我院在2004年1月份至2009年2月份脊柱胸腰段爆裂性骨折患者36例,其中男性21例,女性15例;年龄23岁至63岁,平均45.3岁。所有患者在手前和术后均进行了CT检查和X射线检查,对有脊髓损伤症状者进行MR检查。全部患者经过检查证实均为单椎体爆裂型骨折。脊柱胸腰段爆裂性骨折原因:车祸14例、高处掉落13例、重物砸伤5例、其他原因4例。骨折类型:依照McAfee分类法,所有者患者均为爆裂性骨折。合并损伤:跟骨骨折5例、胫骨折3例、肾挫伤2例、胧骨折1例。损伤部位:L1 12例,L2 11例,T12 7例,T11 4例,L3 2例;骨髓损伤(分类标准参考美国脊髓损伤学会的ASIA分级标准执行):术前的神经功能Frankel分级,E级15例,D级9例,C即8例,B级4例,A级0例。腰背部疼痛程度(利用VAS法,即视觉疼痛评分表进行记录和分级):重度疼痛26例、中度疼痛8例、轻度疼痛2例。术前患者的脊柱后凸Cobb's角:角度在8-39°之间,平均(27.3±0.5)°。术前伤椎前缘压缩程度:在24%-61%之间,平均为31.3%。术前椎管内占位:在5.2%-22%之间,平均为22.5%。
  1.2手术方法(1)采用俯卧位于脊柱手术台架上,以伤椎为中心行后正中切口,分离软组织及肌肉,显露病椎及上下邻近椎体的椎板、上下关节以及横突基底部。C臂机辅助透视下于伤椎上下椎体分别拧入椎弓根钉。完成后放置一侧连接棒,并紧固螺帽,临时固定。对有脊髓压迫者行椎板切除减压,清除椎管内而肿、骨折块等。咬除的骨块清除软组织后留备植骨用。(2)根据术前CT片及术中探察伤椎椎弓根损伤情况,决定经伤椎单侧或双侧拧入椎弓根螺钉,拧入后拔出螺钉,目的是为伤椎创造植骨通道必要时X线透视下用神经根探子在伤椎内撬拨上下终板进一步复位并扩大成植骨空洞。
  1.3评价标准神经功能评价采用Frankel分级评分方法。术前与术后腰背疼痛采用VAS记录:重度疼痛,1-7分;中度疼痛,4-6分;轻度疼痛,1-3分。测量伤椎前缘的椎体高度,计算术前术后及末次随访时伤椎前缘高度与伤椎正常高度的比值得出椎体高度比;测量术前术后及末次随访Cobb's角的变化情况。
  1.4统计学处理采用SPSS 10.0统计软件包进行分析。变量(x±s)表示,术前和术后比较采用配对资料t检验;脊髓神经功能Frankel分级的手术前后比较采用配对资料X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所有患者进行了1年至3年(平均2.3年)的术后随访,断钉和内固定物的固定情况良好,患者术后的患者腰部疼痛情况的 VAS 评分:轻度疼痛16例,中度疼痛18例,重度疼痛2例,显著优于术前(P<0.01);术后伤椎前缘压缩程度:在4%-16%之间,平均为6.1%;术后脊柱后凸Cobb's角:3.2-7.0°,平均(5.1-2.1)°;患者的伤椎椎体高度和Cobb's角没有显著的再丢失(P<0.05);术后患者的神经功能恢复情况:术前的神经功能Frankel分级,E级11例,D级14例,C即7例,B级8例,A级0例,其评分显著优于术前。
  3讨论
  本研究认为复位后伤椎内植骨重建前中柱,而钉棒系统则形成力学支架维持术后稳定,这是手术成功的基础[2]。 而填充椎体复位后出现的蛋壳样骨缺损是关键的步骤。 我们认为经伤椎椎弓根植骨的优点在于:首先,能迅速有效的增加伤椎内骨质量,通过植骨时打压夯实,可使椎体获得即时的稳定。其次,伤椎内植骨,植骨接触面积大,可增加伤椎骨性融合率。
  另外,经伤椎椎弓根植骨也有风险:首先,植入骨的质、量,骨床的准备等多因素均可影响融合的效果。其次,植骨程度要把握好,植骨量少会影响融合率,而植骨量多过则可能会使骨粒突破前纵韧带或骨折的椎体前缘,从而导致椎体前方大血管的损伤[3]。
  总之,经伤椎椎弓根植骨加椎弓根螺钉固定法在治疗脊柱胸腰段爆裂性骨折方面具有良好的临床效果。
  参考文献
  [1] 栗向明,姬凌飞,王传生,朱士永,张新献,陈志勇. 椎弓根钉内固定治疗胸腰椎骨折的临床观察[J]. 泰山医学院学报,2010,(09) :310-323 .
  [2] Ayberk G,Ozveren MF,Altundal N,et al. Three column stabilization through posterior approach alone: transpedicular placement of distractable cage with transpedicular screw fixation .Neurol Med Chir (Tokyo),2008,48:8-14.
  [4] Knop C,Fabian HF,Bastian L,et al. Late result of thoracolumbar fractures after posterior instrumentation and transpedicular bone grafting .Spine,2001,26:88-99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