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七世纪
作者 :  Lynn

  与其抱残守缺,不如果断放弃,蓦然回首,或许一直以来被你遗忘的角落,才是灯火阑珊处。
  
  第一天
  最近心情一直很好,因为我正沉浸在爱情带来的幸福和甜蜜中不能自拔。在百盛里我边哼歌边逛悠,看看有什么东西是我想买给林凡的。
  突然间一回头,居然看到了林凡的背影,我以为自己肯定是太想他了。定睛一看,那真的是林凡。而挽着他手的女人背影也是那么熟悉,我想我肯定认识她。
  我整个人仿佛丢了魂一般,跟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去了香水柜台。女人在试喷香水时,对林凡回眸一笑,我认出了她。没错,她是我的闺蜜柳叶。
  柳叶上个礼拜还和我在金海湾吃西餐,言语间不断流露出对我的关心,我那时感觉这辈子能有这样的闺蜜,没有遗憾了。
  但是,现在她居然和林凡在一起!
  我用尽自己最后一丝理智,克制住自己不要冲过去质问他们。
  我紧紧咬着下嘴唇,一路踉跄地跑回家,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困难,大脑也变得木然。但是我的心却在一阵阵地抽搐,手指也控制不住地颤抖。我把自己缩成一团,蜷在大沙发里,就这样呆了不知道几个小时。
  我原本晴空万里的世界仿佛一瞬间乌云密布。
  
  第二天
  迷迷糊糊地在沙发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大脑开始清醒许多。
  我无论如何不会想到,这样戏剧性的桥段会发生在我身上,而且那个不可缺少的女主角居然是我的闺蜜。
  如果仅仅是和林凡分手,我想我不会这样失态,这样难过。我会很坦然地告诉自己,既然爱已走远,那就放手吧。但是,林凡在前天的电话里还深情地对我说“我真的很爱你”。是我太傻太天真?居然智商低到连林凡有了外遇,而且外遇是我闺蜜,这么刺激性的事情我都浑然不知。
  我真的被这个残酷的现实击垮了。
  我开始不断地怀疑自己有问题,一个人究竟要糟糕到什么程度,才会遇到男朋友劈腿自己闺蜜这样的事情?
  就连我现在失恋想去找人诉说,都不知道怎么说起。仿佛自己就像被整个世界抛弃一般,没人会同情你、怜悯你、安慰你,他们不说你自作自受就是口下积德了。
  这一整天,我都无心认真工作,一直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我在绝望地同时也在期待,我期待他或者她,哪怕是他们一起给我一个解释。只要不是现在这样把我当傻瓜一样蒙在鼓里,当猴一样耍。
  但是手机安静了一整天,没人联系我。
  
  第三天
  又胡思乱想到深夜才沉沉睡去,而且还做了很多形形色色的梦。梦到我和柳叶还是那样亲昵地一起吃饭、逛街、随便开玩笑;梦到我和林凡的甜蜜、默契,卿卿我我;又梦到林凡和柳叶的亲密无间……
  我在三个人这样纠结不清的噩梦中醒来。发现头疼得不得了,匆匆地洗漱,抬头望见镜子里的我竟然憔悴得可怜。爱情真的是可以让人上天堂,也可以让人下地狱啊。
  一直注意外表的我,连淡妆都没心情化。就这样扬着一张憔悴不堪的脸进了办公室。
  石岩让我给他送前两天的报表,吃惊地看了我一眼,很担心地说:“宁夏,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脸色不太好。”我淡淡地说:“没事的,昨天睡得太晚了。”
  一向办事利索,从来不喜欢婆婆妈妈的石岩,居然破天荒地说:“如果身体不舒服,就不要硬撑了,回去好好休息吧。”我没有拒绝他的好意,请了两天病假。
  在爱情和友情都离我而去的时候,居然是老板给了我一丝暖意,我哑然失笑。
  但是回到家,我才发现处处都有林凡的影子,鞋柜里有他来时的备用拖鞋,洗手间里有他的备用牙刷和毛巾,客厅里、卧室里处处是他的笑意盎然的照片。那些在当时是我对他爱的见证,现在却成了这段已经逝去的爱情的祭奠。
  我找来一个盒子,把所有与林凡有关的东西,都装了进去。然后扔到了楼下的垃圾箱。
  转身的那一刹那,眼泪终于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东西可以随便就扔了,以后再也看不见了。可是他在我眼里留下的烙印,要多久才能不见呢?
  
  第四天
  醒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看着没有了林凡照片的墙壁。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起来。想起身拿纸巾擦眼泪,身体居然没有一点力气地瘫软在床上。
  一摸额头,烫得很,在我失恋的同时,感冒病毒成功地入侵了我的身体。拿起手机,想找人开车带我去医院。却发现在这个城市里,我真正的朋友那么少。
  正在眼泪流个不停,身体又不争气的时候,石岩的电话打了进来。
  “宁夏,还好吗?打扰你休息了,我只是想和你核实下昨天那个报表的事情……”
  “哦……,石总监……”
  我还没开始回答,石岩仿佛就感觉到了我不对劲,电话那头的他很急切地问我:“宁夏,你没事吧?真的没事?”
  我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音,无论在自己的上司面前这是多么得失态和不妥,但是突然有人这么关心我,我的心彻底崩溃了。
  十几分钟后,石岩开车到了我的住处。
  我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挣扎起来去给他开门,然后就扑倒在他身上。我迷迷糊糊记着,他抱着我下楼,然后去了医院。医生说不要紧,就是身体太虚弱了,再加上感冒,吃点药多休息就行了。
  从医院回到家,他问我:“你想吃点什么啊?我给你做。”我这才意识到,从那天看见林凡和柳叶在一起,我就没真正吃过一顿饭,总觉得吃不下。
  和石岩这么独自待在一起还是第一次,以前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上司,居然忽略了他也是一个有才有貌的大帅哥。想到这,我不好意思地脸红了。
  石岩以为我又开始发烧了,就把手放到我额头上试体温。隔着那么近的距离,看着石岩俊朗的脸,听着他的呼吸,我想我心动了。
  
  第五天
  迷迷糊糊醒来,看到石岩趴在床边还在睡着。原来,昨天晚上他没走。
  我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熟睡的样子,感觉那么的温馨美好,居然一瞬间忘记了自己在感情上的伤痛。情不自禁地想摸摸他的脸,手刚碰到他的脸,他就醒了。
  我很不好意思地把手缩了回来。
  他问我:“感觉好些了吗?”
  我说:“好多了,真的太麻烦你了,谢谢你。”
  他没接我的话,慢慢地说:“昨天晚上,听见你不断叫林凡的名字,我没有打探你隐私的意思,只是你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
  我说:“我失恋了。”然后便歪过头去,不想让他看见我悲伤的样子。
  他没再说什么,只是说去厨房做早饭给我。看着他的背影,我又想起了林凡。林凡在的时候,都是我做早饭给他吃的。那时,他对我说,不要对他那么好,会把他惯坏的。可沉浸在爱情中的我,就想对他好,可现在我真把他惯坏了。
  石岩把早饭做好后,就要匆匆去上班了。临走前,他对我说:“不要这么折磨自己,有人看了会心疼的。”
  我恍惚地说:“怎么会有人心疼呢?恋爱了五年的男友,说散就散,连个分手宣言都没有;在一起长大的闺蜜就这样抢走了我的恋人,连一点内疚都没有。谁还会在乎我,谁还会心疼我呢?”
  石岩走到我的床前,握起我的手,看着我说:“我会。”
  
  第六天
  早上阳光明媚,我的心情终于开始逐渐好转。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石岩。我只是想放下那段感情。
  起来收拾一下,化了个淡妆,就这么几天,感觉自己经历了很多,也瘦了很多。很想出门转转,调整下心情。
  这时,电话响起,拿起一看,是那个我熟悉又陌生的号码,林凡。
  “宁夏,最近好吗?我一直想给你打这个电话,但不知道从何说起。”我拿着手机的手,有些颤抖,但我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我不想在曾经的恋人面前发飙,我只想尽可能优雅地对我逝去的爱情说再见。
  “嗯,我听你说,你自己决定怎么和我说。”我用最平稳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宁夏,你不要这样好吗?你越是这样平静,我越觉得难过。”
  “林凡,你是希望我对你破口大骂吗?那不可能,你知道我不会骂人。更何况,这是我付出了五年时间的感情,我不希望破坏它在我心中的完美。”
  “宁夏,对不起。因为你对我太好了,你的爱我有时候会觉得承受不起……”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么荒唐的分手理由,居然因为对方太爱自己而分手。那谁能告诉究竟该怎样爱一个人啊?
  “嗯,我知道了。既然你选择和柳叶在一起,就好好珍惜吧,不要辜负了她。”
  我用出乎自己意料的镇静,结束了和我曾经深爱的恋人林凡的对话。
  然后我又做出了一个决定,打电话给柳叶。
  “柳叶,最近好吗?晚上一起吃个饭吧。还是在金海湾。”
  再次见到柳叶,她似乎很尴尬,不知道该和我说什么。我打破了彼此的沉默。
  我说:“柳叶,我们两个是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我不想因为林凡这件事情,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友情。林凡选择离开我,肯定是我不能留住他。既然不能留住他,我不计较他选择哪个女人。”柳叶眼里含着泪:“宁夏,对不起,你不要这样。你骂我几句,我心里会舒服些的。”我握住柳叶的手说:“柳叶,我想以后还有机会牵着你的手逛街,我们还一起谈天说地。”
  我们都流泪了,我知道柳叶内心肯定觉得对不起我,虽然我也曾经那么认为。但是,感情的世界里没有对与错。现在的我想法很简单,我不想在失去爱情后,还失去友情。
  
  第七天
  想起昨天和柳叶的对话,我释然了许多,感情的事情过去就让它过去吧。自己纠缠不休就没有意思了。
  早上石岩打电话给我,说要开车带我出去兜风,我答应了。是该好好放松下心情,重新开始了。
  石岩带我去了郊外,那里有大片的农田,空气异常得清新,鸟叫声也格外悦耳。我在田间小路上奔跑起来,石岩跟在我身后。我跑累了停下来时,石岩递给我一瓶水。
  他说:“看来你心情已经好多了,这样我就不担心了,我真怕你想不开。”
  看着他真诚的眼睛,我笑了笑说:“我只是强迫自己赶紧走出那片感情的荆棘,我怕我在那里面待得越久,越是遍体鳞伤。尤其是在这清朗、空旷的环境里,我更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多么得正确。”
  “宁夏,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么高的觉悟,看来我眼光不错啊。”听似玩笑的话中,我感觉到了石岩的赞许和另外一层意思。那天生病时,他对我说他在乎我。当时我没有反应,但现在清醒过来的我开始明白石岩的心。
  我很认真地看着石岩说:“我的心也许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痊愈,你愿意等我吗?”
  石岩坚定地说:“我愿意,我已经等了你五年了,只为等你转身的时候能看见我在你身后,现在你终于看见我了。”
  七天的时间发生了我也许永远都不会想到的事情,那些悄悄流逝的分分秒秒,在我的心里就像七个世纪那般漫长。
  庆幸的是,还有一个人愿意那样默默地守护我。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