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歌
作者 :  本刊编辑部

  聚会都是为了告别,米兰・昆德拉如是说。   所以每个夏天,我们都必须面对,面对绿茵偶像的离去,面对球星的改换门庭,面对一切由熟悉走向陌生。当青春被岁月裹挟而去,离歌总会适时奏响,徜徉在每一名拥趸的心间,几多哀怨,几多悲凉。
  新援阿什利・扬、德赫亚、菲尔・琼斯们的到来,真的能让曼联球迷就此遗忘斯科尔斯、加里・内维尔和范德萨?19年之后,红魔的1992黄金一代仅剩吉格斯这张泛黄的明信片,昔日队长加里・内维尔和低调大师斯科尔斯则向光阴举起白旗,退出了他们挚爱的那片绿茵。难忘内维尔的隐忍、血性和坚持,难忘“生姜头”的致命重炮和大男孩般羞涩的微笑,他们见证了曼联王朝的辉煌,他们是弗格森帝国最坚实的基座。范德萨并非“一日为红魔,一生为红魔”,但在曼联挥洒六年时光的他,用十座奖杯证明了自己的价值。5月29日的伦敦温布利,他在最后一场战斗中被佩德罗、梅西和比利亚的三颗子弹射中,不完美的告别反而增加了荷兰名门的传奇色彩,而“冷静猫”的离别留言更是令粉丝热泪盈眶:如果我的职业生涯真的有所遗憾,那就是没有早日来到曼联!
  曼联三老挥别了属于他们的时代,挥手作别天边云彩的他们,也带走了球迷的无限留恋,而在今夏解甲归田的战士名单中,我们还可以看到无数熟悉的身影。硬汉海皮亚将职业生涯最好的十年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安菲尔德,他在后防线上指挥若定的场景令人记忆深刻,即使是在勒沃库森的最后两年,他也用夕阳的余晖温暖着拜耳军团。海皮亚的离去球迷早有思想准备,但扬・科勒和比森特的告别多少有些突然,他们其实不想走,但被伤病侵袭的身体,已无力承载其美丽的足球梦。超级中锋扬・科勒与AS戛纳还剩一年半合同,但饱受伤病困扰的他被迫提前退役,代表捷克队出战91场攻入55球的他是波希米亚军团历史上如假包换的头号射手。巅峰时期的比森特是欧洲足坛的顶级边煞,然而这只嗜血的“蝙蝠”在30岁的当打之年便伤痕累累提前折翼。年轻时代的扬库洛夫斯基可以从左后卫打到左边锋,34岁的他用2010-2011赛季的意甲冠军作为自己最好的告别礼物。必须要提到的还有维埃拉,昔日阿森纳的铁血硬汉亦在今夏永远脱去了战衣,好在曾驻足过尤文图斯、国米、曼城的他,已经有了一肚子给孩子们讲的枕边故事了。
  马尔蒂尼式的忠诚传奇为无数同行所膜拜,可惜在波诡云谲、功利盛行的当代足坛,类似的励志故事越来越接近童话。俱乐部不希望成为养老院,球员对于出场时间、队中地位和荣誉锦标也有着自身的诉求,在两者的合力下,只愿一生为一队的梦想渐成传说。“枪手”拥趸无比渴望才华横溢的法布雷加斯永驻酋长球场,但“兵工厂”六年无冠的惨淡现实,最终促使小法回到了梦开始的诺坎普。转战巴萨后仅11分钟,小法就实现了梦寐以求的冠军憧憬,命运的造化弄人颇为诡异。皮尔洛作出了离开米兰的艰难决定,尤文图斯等待他的究竟是鲜花或泥泞,唯有时间能给出回答。德国老将克洛泽也在今夏告别了拜仁慕尼黑,在永恒之城罗马,他将为“蓝鹰”拉齐奥而战。
  由于马竞无法为阿圭罗提供足够大的平台,“阿KUN”最终选择了更有潜力的曼城,英超是为他面临的新挑战;马特拉齐的国米生涯已经落幕,这个集热血贲张、老谋深算、慈爱父亲于一身的争议人物,已经不做大哥好多年。被誉为“菲戈二世”的华金屈尊马拉加,巴伦西亚的五年时光终成历史;托特纳姆英雄罗比・基恩则选择了洛杉矶银河,在美国大联盟发挥余热。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当韶华渐逝,当离歌响起,我们只能目送心中的英雄离开,永别绿茵或踏上另一段旅程――这就是足球,这就是人生,这就是爱的代价。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