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达尔创世纪
作者 :  anita

     凌乱的深色长发,无袖紧身衣,海盗裤,伴随着凶狠的目光和匪夷所思的能量,纳达尔跑进了我们的视线。他跑进了世界前十,跑到了第二,现在,他登上最高的王座。   
  王位交接
  
  这天早上,北京没有阳光,纳达尔从睡梦中醒来,心情却比阳光还灿烂。8月18日,经历160周的等待,终于将排名提升了一位,费德勒4年半的统治走到头,现在,他就是世界第一。
  但拉法却觉得这一天和平时没什么不同。“我现在是世界第一,但去年我打得也很好。我很高兴当世界第二。没准哪天我又会回到第二。”纳达尔似乎被套上一件过大的衣服,一时还没适应过来。
  前一天晚上,萨马兰奇为纳达尔挂上奥运金牌,当国歌奏响国旗升起,马洛卡男孩眼中闪烁着泪水,如玻璃般发亮。回到更衣室,他立刻拨通了电话,那头是叔叔兼教练托尼,拉法迫不及待与家人分享快乐。在北京,纳达尔也找到家的温暖,西班牙王后、加索尔来现场为他加油,在奥运村里给其他运动员签名合影,和西班牙同胞成为好友。
  
  “这块金牌,不光属于我自己,更属于全部西班牙人。”纳达尔相当自豪,“我从来不敢奢望今年取得的成绩,即使在梦里也想象不到。能赢得那么多荣誉相当不易,特别是在这里,因为每四年你只有一次机会。”
  费德勒身体和心理双双告急,为纳达尔夺位创造了机会,但将机会转化为现实的是他自己。
  从前,只要踏上土场,不论是罗兰・加洛斯,还是蒙特卡洛,纳达尔就锁定了胜利,是无可非议的红土之王。但今年,对于22岁的西班牙人,所有场地都成了自家后花园。他赢下了全部12场草地比赛,在硬地场的胜率超过80%。
  在快速球场上,拉法打得更有自信,攻击性也更强,而且能在关键时刻制造难以置信的致胜分。拿到背靠背的法网和温网,接着在奥运会称雄,纳达尔是当仁不让的年度最佳。
  把王座交给他,费德勒也心服口服,“拉法凭借优异的表现登上世界第一,这是几年前我登上第一时所期待看到的场景。如果某个人夺走我的世界第一,他应该是在魔鬼赛程下脱颖而出,赢得最重要的赛事,基本上主宰着比赛,然后成为第一。我可不愿看到某个人趁着我打得不好,而轻易捡到世界第一。所以拉法完全配得上世界第一。”
  
  升级版费德勒
  
  从2004年2月2日开始,费德勒一统天下,连续237周稳坐世界第一。而王朝开创者还是一位大师,他把网球上升为艺术,是优雅,高贵,荣耀和体育精神的最佳典范。几乎所有网坛传奇人物都把罗杰称作历史最伟大球员。然而,温网那场五盘决赛之后,再评选历史最佳,你依然会投票给费德勒吗?
  如果纳达尔能在美网夺魁,投给他的支持票绝对不会少。罗德・拉沃尔和唐・巴奇曾在一年包揽四大满贯,但那时只有草地和土场,而一年内连赢草地、土场和硬地三个不同场地大满贯的壮举,至今仍无人能完成。现在,纳达尔改写历史的机会来了。以他现在打球的方式,他可以击败历史上任何高手,在任何一种场地。
  
  几周前,纳达尔在多伦多举起自己的第12个大师赛冠军,他说,“我在每种场地上赢球,草地,硬地,地毯地,还有土地。所以只要我打出最佳水准,能在任何场地获胜。”在看过奥运会男单决赛后,你很难与新科世界第一争辩,他的确能驾驭所有场地。在这种自己最不擅长的场地,纳达尔完全摧垮了冈萨雷斯,一个拥有“网坛第一正手”的硬地专家。
  决赛前,纳达尔与冈萨雷斯交手记录是三胜三负,其中两场硬地全败,包括去年澳网被三盘横扫。时光流逝,一切早已不同。智利火炮正手威力依旧,甚至在第二盘看到胜利希望,只可惜纳达尔无情浇灭了那一点希望,挽救两个盘点,并最终为西班牙摘得首枚奥运网球金牌。
  费德勒曾评价纳达尔“打法单一”,但现在拉法变得更加聪明和全面,软肋发球明显改善,进攻威力提升不少。法网和奥运会冠军,他把罗杰望眼欲穿的荣耀收入囊中,而对阵费德勒12胜6负,纳达尔占据绝对优势。不管你是否相信,尽管听起来有些奇怪,纳达尔也许就是升级版的费德勒。
  
  公牛跑向何方
  
  世界第一扬科维奇和准世界第一纳达尔来了北京,一周的比赛结束,伊莲娜退居第二,拉法以更大的优势登顶。他能待多久呢,西班牙公牛会跑到哪里?答案未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绝对大于一周,而且年终第一也离他最近。
  美网在即,我们有种种理由相信,头号种子纳达尔可能赢得生涯首个硬地大满贯。
  在网球比赛里,自信往往比你的击球更重要,而现在纳达尔有着成吨自信心。在温布尔登决赛的胜利,战胜历史上最杰出的温网冠军,无疑极大提升了纳达尔的自信,同时,站在他对面的人可能未战就心虚三分。
  纳达尔的进攻能力也有很大进步。发球更快,角度更刁,击球更平,球的回合更少了,他制造更具攻击性的底线球,转换为更多制胜分。他的反手更加精准,也更具威胁,已是世界最佳之一的正手击球更重,带着更强烈的旋转,却一如既往地稳定。
  
  去年美网,纳达尔拖着伤痛的膝盖,从场地一个角落跑到另一处,心有余而力不足,大部分时候都在被动防守,允许对手掌控比赛进程。距离今年美网还有一周,拉法的膝盖看上去状况不错。在奥运会决赛第三盘,冈萨雷斯已是苦苦支撑,但纳达尔依然拼命,仿佛每一分都是赛点,疯狂追逐那些在对手和任何人看来都是制胜分的球。
  第一次拿到大满贯,纳达尔刚满19岁,而费德勒完成大满贯处子秀已接近22岁,两人都在22岁时登上世界第一,显然,拉法比罗杰等待了更久,但也许更长时间的酝酿将爆发更大的能量。
  才22岁,拉法还能提升自己的技术,变得更强,但那缠着绷带的膝盖也许是一颗定时炸弹,而坚硬的硬地和漫长的赛程可能引爆它。很难想象纳达尔能像费德勒一样远离伤病,享受同样长久的职业生涯,但只要他能保持健康,他就是世界最佳,等待着其他人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