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我(十四)
作者 :  陈祖德

  苦斗�原      1964年,三年灾害的乌云已从天空中散开、逝去,大地又充满了生气,围棋事业也随之得到发展。在这―年,我顺风满帆地进入了自己的全盛时期,诸事称心,――切如意。
  这年四月,在杭州举行的全国围棋锦标赛中我终于获得了冠军。第一次摘得桂冠总是喜悦的,但并没使我激动,因为此时不仅我个人,恐怕就连整个围棋界都认为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在1964年,中日两国围棋界商定自1965年起两国每年的围棋交流为一来一往。然而实际上1965年两国的围棋交流达四次之多,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无疑是和棍原八段的交战。
  �原八段在日本围棋界享有较高的威望,他的棋风独树一帜,因此被称为“�原流”。棍原的感觉异常出色,日本围棋界给了他很高的评价――“局部感觉当代第一”。他卜棋不按常规,经常能下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各种新变化。
  4月1日,以�原八段为首的日本围棋代表团抵京。代表团中还有两位职业棋手,是工藤纪夫六段和安倍吉辉五段。比赛安排在民族文化宫进行,第一场我对�原八段,吴淞笙对工藤六段,罗建文对安倍五段,这是我们的最强阵容。
  开局不久,我采用了较新颖的下法,棍原可不像杉内九段那样打迂回战,他的棋十分锐利,很快和我针锋相对地干了起来。�原握有先行之利,并利用我的―些不当之处取得了优势。
  中盘之后,我开始来机会了,在一场混战中,局势一点点被我扳了回来。苦战了近10个小时,我好不容易拿下了这―局。
  我和�原的第二:局是北京的最后一战,这次我执黑。我以拿手的“对角星”开局,和第一场相反,这局棋我一路领先。�原始终苦战,他的时间消耗得比第―局还快。对局只进行到一半,他已进入读秒,而我还有两个多小时。局势领先.时间充裕,形势太有利了。
  正在此时,陈老总来了。看到我胜利在望时,他非常高兴地说:“待他们比赛结束后,我请两国棋手吃饭。”陈老总和不少同志等待着我的捷报,赛场的情况却起了变化。我正厮杀得来劲,一味猛追猛打,没有及时收兵,�原抓住机会向我的一条大龙发起猛攻。这是孤注―掷的攻击,此时我如沉得住气,稳住阵脚,还能转危为安。但我没能做到这一点,在�原的强攻下,大龙一命呜呼。陈老总看到我好端端的一局棋很不应该地丢了,兴致一扫而光。他的懊恼恐怕不亚于我,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民族文化宫。
  北京赛完,我们马上赶赴南京。南京的赛场设在西花园,即解放前的总统府。在南京赛两场,头一场我又对棍原。�原执黑以“平行型”开局,我以“中国流”布局对抗。我俩都深知这一局关系重大,因此在布局和序盘都投入了大量时间。
  这―局黑棋自布局被动后就一直陷于困境。但�原是个极其顽强善战的棋手,他那强大的攻击力以及变化多端的着法使得我每前进――步都得小心翼翼。我步步为营,终于扫除了障碍,绕过了陷阱,艰难地扩大着优势,一步步靠近了胜利。
  对局至晚上7点多钟了,棍原先前像火一般燃烧着的斗志也逐渐消散下去。我很果断地落下一子,�原毫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动不动。裁判报着“30秒”、“40秒”、“50秒”,他却全然没有知觉一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55秒”,�原还是纹丝不动,似乎被孙悟空的定身法定住了。
  “60秒”一出口,裁判应马上判读秒的一方输棋,可我们的这位裁判显然是第一次担任国际比赛的裁判工作,至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应他执行权力的重要时刻,他不知所措了。这时裁判长和我们的领队都过来了,他们围成一圈紧张地商量着,商量的结果是以友谊为重,比赛还是进行下去。为了“友谊”居然可以无视和违反最起码的比赛规则!
  �原好像被人从地狱里拉了出来,而出乎意料也不合乎情理的宣判却把我惊扰了。比赛又继续进行时,我接连发生误算,下了几手大错着。局势发生了悲剧性的变化,我以中盘败告终。
  又是难忘的一局。
  在上海和日本队赛两场,这两场我都是对�原,我俩成了“冤家对头”。
  第一局我又执白,但我并没感到执白棋带来的不利,我的头脑中只有一个字:赢。
  赢了吗?没有,这盘棋下和了。但这是最出色的一局,不但是这次比赛中最出色的一局,也是十年动乱前所有比赛中最出色的一局。当我回顾这局棋的时候,总会有些自我陶醉,这局棋代表了我青年时代的最高水平,把我仅有的一点才华充分显示了出来。这局棋作为我的代表作是当之无愧的。
  第二场我执黑,这次“中国流”布局又取得了成功,并很快取得了全局的主动。黑棋节节胜利,以排山倒海之势压过去。进行至中盘,黑棋优势历然。根据前几局的经验,我知道�原定会尽力反扑,要取得最后胜利还得付出代价。但这次绝不能再让他逃脱。我屏住气息,严阵以待。谁料到�原突然将棋子一放,嘴里咕噜了一声,认输了。真是意想不到!
  最后一场对抗在杭州。我和�原已五次交锋,2胜2负1和,第六局是最后的决战。�原不愧是位高手,他显然意识到打阵地战是我的特长,于是此次改为迂回战,并最终赢了我。
  最后一仗之所以败北是我对�原缺乏了解。我只知道�原具有强大的攻击力,不知道他还特别擅长弃子。如果我对�原的特点有所了解,这最后一局恐怕就不至于如此。
  最后这关键的一局虽然失利,但“中国流”布局却站住了脚。�原改变策略后虽然在战胜我这――点,上取得了成功,但在对付“中国流”布局方面却拿不出好办法。
  全部比赛结束了,我与�原苦战了六局,这六局充满着苦与乐、悲和喜,这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六局。
  (待续)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