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小确幸
作者 :  魏晓彦

  晚饭时,丈夫端上了一条清炖鲤鱼。看着香菜叶下卧着的鲤鱼那圆鼓鼓的大眼睛,我突然来了兴致。
  童年时,每每吃鱼,最花心思就是鱼的眼睛:啃去外面一层,把里面的小圆珠小心地放在饭桌上。吃完饭,便赶紧拿了鱼眼,叫上小伙伴,去垛上找一节白白亮亮、粗细适中的麦秸秆,一头劈成梅花状,中间放上鱼眼珠,从另一头吹气。于是,鱼眼珠就开始在空中或浮或沉、或高或低,翻转不止。技艺高的同伴玩起这套把戏,仿若如来戏耍孙悟空,任它怎么折腾都逃不出秸秆的掌控。
  摸爬滚打到中年,再也没想起过鱼眼珠的这一妙用。在这个伴着菜香的傍晚,沉睡的记忆突然被唤醒,竟让我如孩子般兴奋不已。于是我指挥女儿“加工”鱼眼,用牛奶吸管代替秸秆,给她展示妈妈小时候的绝活。女儿大呼高明,新鲜得手舞足蹈,跃跃欲试。
  小小鱼眼打开了记忆的闸门,我和丈夫你一句我一句地回忆起小时候玩的东西。那时到处都有大自然的馈赠,每个孩子都有本事把一块石头、一根木棒变成好玩伴。打锥、抓石头、弹弓、沙包、跳房子……点缀我们童年的小确幸,实在太多太多。
  女儿半是好奇,半是迷惑。想来如今的孩子既幸运又无奈,电子产品成了他们的主要玩伴,而那些原生态的“绿色游戏”,却距离他们愈来愈远。
  看到女儿饶有兴趣,我和老公便制定了一个让她跟我们重温童年的计划。
  为了准备“抓石头”,我专门跑到附近的建筑工地上,从小山似的石堆里挑选出大小合适的石头,带回家用小锤子敲敲打打,磨到圆溜为止。当光滑的小石头又一次在我手中跳跃,女儿兴奋地直喊加油。一瞬间,我脑海里的画面切换回童年,女儿仿佛是同龄玩伴,正为我摇旗呐喊。
  为了缝沙包,我和女儿一起翻箱倒柜找来旧衣服,从中挑出最结实好看的布料。从来不会拿针的女儿,竟然也能歪歪扭扭地跟着学,自己缝了个小沙包,完工后,她献宝似地拿去学校显摆。老师看到后,还专门利用一节体育课组织大家扔沙包,就用女儿所缝的当道具。那一天,女儿别提多得意了!
  自从有了这些宝贝,我们总会忙里抽空地陪孩子玩上一会儿,到了双休日,过去总宅在家的女儿,比我们还急着往郊外跑。有时突然来了灵感,我们还会来个新花样,就地取材,即时体验。
  时光流转,谁能想到儿时这些小游戏,如今竟成了我们跟孩子沟通的桥梁。女儿说,有童心的爸妈才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爸妈,我却说,能和自己的孩子成为玩伴,是为人父母最幸运的事情。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