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凤凰男的问题
作者 :  影珺紫

  老一辈没有分开大家庭与小家庭   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可以说一直是一个乡土社会,著名的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在其著作《乡土中国》里对这样的社会结构、社会形态有很精辟的研究和论述。在乡土社会里,大家庭是一种普遍存在,比如三世同堂、四世同堂的家庭。
  正是由于这样的传统,80年代之前出生的中国人,往往有着比较深刻的家族观念和儒家传统观念,因此自己组建了小家庭之后,还是习惯于像他们的父母、祖辈那样来处理原生家庭和新建家庭的关系,大家庭和小家庭的概念没有分开。
  赵志涛父母那辈人,就有这种根深蒂固的“婚姻是大家族里所有人的事”的观念。这种观念,让赵志涛深受影响。但他的妻子何丽,却认同的是西方文化中“婚姻是两个人的事”。两个人的矛盾,因而在结合之初就有了。
  赵志涛老家在湖北一个小镇,他父亲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母亲有三个姐姐、三个哥哥,家里的亲戚十分地多。并且,这个家庭“热情、好客”,经常与亲戚来往。何丽说,每次去赵志涛家,他家里都有亲戚。后来赵志涛告诉她,打他小时候开始,家里的亲戚就隔三差五地来,没间断过。
  “他们乡下的亲戚一到镇上办事儿,中午就必定去他们家吃饭,有时还住一晚,差不多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了。”因为总有亲戚来,一天到晚都在厨房打转的婆婆,大半辈子以来却从未抱怨过。因为当自己有事求助亲戚时,公婆也毫不客气。“赵志涛和他姐姐,小时因为去县城读小学离家远,就在附近的幺舅家借住了五六年。据说还不光是他们姐弟,其他亲戚的孩子也去住过,他幺舅娘每天起早贪黑地忙,给他们做饭、洗衣服。”
  何丽很佩服老一辈人的耐心,但她知道自己过不了那样的生活。仍然和赵志涛结婚的理由是,他们婚后要到武汉生活,因而觉得距离会避免这些麻烦事儿――结果,她低估了血缘关系的联系网。
  被打乱的婚姻生活该谁负责
  结婚刚一个月,一天,何丽正在上班,赵志涛打来电话,说要去接侄女赵敏,让她下班后赶紧回家收拾收拾,把饭做好。一问才知道,是赵志涛一个堂哥的女儿,她刚刚考上了武汉大学,因为人生地不熟,所以父母特意打电话拜托赵志涛照顾一下。赵志涛自然是不敢怠慢,因为那个堂哥曾资助过他上大学。
  何丽最初想着,这不过是个礼节性的接待,后来才知道这只是麻烦的开始。
  小两口后来送赵敏进了大学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句“周末常过来玩”的客套话,赵敏就真的隔一两周就背个背包到她家来了。“我和志涛平时工作都很累,就期盼周末能好好休息,睡个懒觉,再出去转转,享受一下二人世界。但赵敏一来,我们就不太出去了。”
  这还不算完。紧接着的,是隔了这么远,赵志涛老家的父母,隔三差五就打电话来,一会儿是让给这个亲戚借钱,一会儿是让托关系给某个亲戚的儿子找工作,一会儿又是让接待某个要到城里去看病的亲戚……
  何丽想起这些事,头都大了。“他爸妈真能为我们‘着想’,人家借钱、看病、托关系等等,又不是非得找我们,也不是说非得到武汉。感觉他爸妈不懂拒绝,又有点好面子、爱炫耀,觉得有个儿子在武汉,很了不起。”何丽觉得,她的婚姻无论是精神方面,还是物质方面,都受到了赵志涛家里亲戚的拖累。“我们本来一直打算攒钱买车,结果钱根本存不起来,总是无条件地在满足他家里亲戚各种五花八门的要求……”
  夫妻俩也常常因为这些事情吵架,感情因此受到影响。何丽说,她想讨论的是如何巧妙地拒绝亲戚的要求,而赵志涛认为,何丽如果接受不了亲戚问题,就不该结婚。在赵志涛的观念中,婚姻就是两个家庭的事,何丽该学着接受和适应。他认为,她和谁结婚,都会遇到这些问题。
  无条件地贴补原生家庭是行不通的
  无法达成一致的二人,再加之赵志涛不妥协的态度,无疑会将婚姻推向深渊。
  德国著名的家庭治疗大师伯特・海灵格曾说,家庭是有系统的,系统内部同时有一些法则需要每个家庭成员去遵守,否则会引起混乱,导致系统失调。当年轻人建立了自己的家庭时,就应该与原生家庭脱离为两个系统,并以自己的家庭为重,否则两个系统间必然会出现问题。
  赵志涛没有明白的是,按照家庭系统法则,无条件的贴补原生家庭显然是行不通的。当然,作为妻子的何丽,要求他置亲戚的诉求于不顾,也不合情理。就他们的情况来说,最理想的解决之道是寻求一个折中的办法,平衡小家庭与赵志涛的原生家庭之间的关系。
  比如,夫妻二人可以共同制定一个家庭理财计划,从收入中拨出合理的比率用于支助双方的原生家庭。这个比率应该控制在不至于损害小家庭利益的范围内,如果超出这个比率,赵志涛可能需要学会拒绝。
  何丽说,有一部分支出早就该断绝了。“我们每个月送红包,至少要送出去600块。赵志涛老家亲戚办事儿,他爸妈不管是什么事儿,也不管我们是否熟悉,都会打电话来说要替我们送红包。比如有一次,他三姨家的其中一个外孙满周岁,他妈说我们要送300块才合礼数,因为他三姨曾经借钱给她看过病。我当时就很生气,他三姨家6个女儿,难道以后都送?再说,他老家那些亲戚,跟我们渐渐地也疏远了,以后恐怕也不会有什么联系,还有必要再送礼吗。”
  赵志涛不是没有认识到自己老旧的观念对小家庭造成的影响。他不拒绝的理由,是因“怕伤害父母的心”,于是便无条件、顺从地承袭了父母强加到他们小家庭的亲戚重负。知道赵志涛的顾虑后,何丽倒找到了突破口。一次回老家,何丽便和公婆说出了自己的难处。没想到,公婆很理解,并且知道曾给小两口带去很多麻烦后,也表示以后能拒绝的就替他们拒绝。
  毕竟,老人都盼着子女婚姻幸福,也理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生活观念,早就和他们那时候不一样了。
  老旧观念和行为处理方式需要更新
  嫁给美国人的浦蒲发现,美国人的生活从不会有亲戚烦恼一说。“美国人的亲戚观念十分淡薄,他们从小便被培养独立意识,长大后不会依靠父母,父母与子女之间的距离较远,至于亲戚,更是泛泛之交。我老公哥哥家的孩子,有一次暑假来玩时,还带了200美金,老公说,这是他哥哥让孩子带来的伙食费。”
  美国人的亲戚观过于淡薄未必就好,但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的社会已经发展到一个新的时代,很多观念和行为处理方式也需要随之更新,如果固守旧的那一套,势必造成家庭矛盾。比如,现在的家庭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作为父母家庭的延伸和组成部分,而要求独立成为一个新的系统,大家的观念也正在从“婚姻是两个家族的事”逐渐淡化,越来越认同“婚姻是两个人的事”。
  具体说来,每一代人在自己最强壮的时期建立家庭,养育孩子。当孩子踏入自己人生最强壮的阶段,便应离开父母亲的家庭系统去建立自己的系统。孩子也应该优先地照顾自己的家庭系统,因为在旧的系统里,父亲在照顾系统里的人;而在新的系统里,是做丈夫的照顾其他人。所有的生物都是以这个模式把生命流传下去,而且只有这样,一个生物种族才可以进化得更成功。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