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罗氏妇科流派用药特色
作者 :  孙晓玲 钟伟兰

  [摘要] 罗氏妇科根植于岭南,深受岭南文化和岭南医学的影响,传承三代,发展鼎盛,形成了具有岭南特色的中医妇科学术流派,其临证用药特色包括:①崇尚景岳,阴阳和调,主张用调补肾阴肾阳之法来调经;②调理脾肾,先后天并重;③用药轻灵,勿伤阴津,提出了间接护阴、直接护阴和综合护阴的热病护阴三法;④调理气血冲任,化瘀散结治杂病。岭南罗氏妇科流派传人在此临床用药原则的指导下,选用其经验方临证加减辨证治疗妇科疾病,取得良好疗效。
  [关键词] 岭南罗氏妇科;用药特色;阴阳;脾肾;气血
  [中图分类号] R249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16)15-0116-03
  [Abstract] Luo's gynecology is rooted in Lingnan and is deeply influence by Lingnan culture and Lingnan medicine. Inherited for three generations, Luo's gynecology has been in a period of great prosperity, forming a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al school of gynecology with unique features of Lingnan. Its administration features of clinical experience include: (1) advocating Jingyue, harmonizing yin and yang, and proposing regulating menstruation and fertilization by tonifying kidney-yin and kidney-yang; (2) Regulating spleen and kidneys, and laying same emphasis on both congenital and acquired conditions; (3) Mild medication to protect yin fluid, and promoting three methods of yin protection in heat illness, namely indirect yin protection, direct yin protection, and comprehensive yin protection; (4) Conditioning qi and blood of Chong and Ren meridians, dispersing blood stasis and eliminating stagnation to treat miscellaneous diseases. Under guidance of these clinical medication principles, successors of Lingnan Luo's gynecology has achieved favorable effects in treatment of gynecological diseases using their empirical prescriptions combined with modified dialectical therapy.
  [Key words] Lingnan Luo's gynecology; Administration features; Yin and yang; Spleen and kidneys; Qi and blood
  岭南,地处五岭之南,包括现在的广东、海南两省及广西的一部分。常年受亚热带季风气候影响,空气温热潮湿,山岚瘴气肆虐,这种独特的地理特征及气候特点,使居民体质及疾病谱均有别于我国其他地区;岭南植物生长茂盛,盛产南药,本地药材资源丰富;同时,岭南濒临南海,较早接触西方文化和引进西方医学,中西汇通;上述诸多因素造就了有鲜明地域特色的岭南医学。岭南医学渊源于传统中医学,立根于岭南文化,衷中参西,注重传承和创新,重视人才培养,通过家传、师承及院校教育多种途径,形成精彩纷呈、百花齐放的岭南医学流派。而其中,以岭南罗氏妇科流派发展较为鼎盛,影响深远。
  岭南罗氏妇科思想发源于清末,创始人罗棣华乃晚清儒生,以儒通医,擅长温病、妇科,在广东之南海、广州行医。第二代传人罗元恺是罗氏妇科的代表性医家,他幼承庭训, 诵读方书,既得家传,亦接受系统的中医院校教育,成为第一位中医妇科教授, 全国首批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的指导老师。他主编《中医妇科学》第5版教材以及《实用中医妇科学》,提出“肾气-天癸-冲任-子宫是女性生殖轴”的观点, 学术影响较大。并有《罗元恺医著选》、《罗元恺论医集》 和《罗元恺女科述要》等多部专著传世,是中医妇科学泰斗,开创了岭南罗氏妇科思想与经验。罗氏传承三代,罗颂平有家传、师承与院校教育之优势,并出国留学,学贯中西,现为国家重点学科带头人和国家级教学团队带头人,是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中医学中药学学科组成员;广东省珠江学者特聘教授。其学术继承人张玉珍是国家级 “十五”、“十一五”规划教材《中医妇科学》主编,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岭南罗氏妇科流派是中国中医妇科主流学派,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岭南罗氏妇科流派传承工作室,是获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批准的第一批全国中医学术流派传承工作室。本学派重视经典,推崇张介宾、 陈自明的学术观点, 着眼于调经、 助孕、 种子、 安胎等,扎根于民众,治疗妇科常见病时根据当地妇女体质遣方用药, 重视岭南温热病与妇科病的关系, 擅长以南药、 海药治病, 在全国妇科学术流派中形成了别具一格的用药特色。本文将简单探讨岭南罗氏妇科流派的用药特色,以期抛砖引玉。   1 崇尚景岳,阴阳和调
  罗元恺教授崇尚张景岳的学说,深入研究并点注其所著《妇人规》,强调肾与命门对于月经与胎孕的主导作用,注重命门水火,强调阴阳的和调。他把天癸、肾水作为肾阴的主要内容,肾气、命门作为肾阳的主要内容,按《素问》所述”谨定阴阳所在而调之,以平为期”提出滋阴补肾、助阳补肾等法来纠正肾虚阴阳失衡的病变。同时深谙《景岳全书・新方八略》提出的”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的道理,根据阴阳相配的原则,遣方用药调治妇科疾病[1]。
  “经水出诸肾”,罗元恺教授认为月经不调责之肾经,故主张采用或兼用调补肾阴肾阳之法来调经。因此在调经方药中,根据阴阳消长不同,在经后期多选用左归饮加白芍、当归滋养肝肾,使胞脉逐渐充盛;到排卵期阴极阳生,则加入温阳之品,可用右归饮促排卵,排卵后则宜阴阳气血俱补,此时选归肾丸加党参效佳。临床上以此三者为基础方,结合辨证适当加减,用于中药周期疗法调经,往往可获良效。罗颂平教授也认为,补肾重在调阴阳。因此在治疗排卵障碍性不孕时,主张遣方用药宜结合辨证的寒热虚实和月经周期之阴阳消长,增生期宜滋阴养血为主;排卵期加入温阳之品,助阴阳转化;排卵后宜阴阳气血双补。滋阴药常用熟地黄、黄精、枸杞子、山萸肉、山药;补阳药常用巴戟天、杜仲、淫羊藿[2]。治疗肾虚带下,以温固脾肾为主,选用苓术菟丝丸(《景岳全书》)加入海螵蛸、鹿角霜等;治疗不孕症,创制了补肾养血的”促排卵汤”;促排卵汤以巴戟、淫羊藿、熟附子温肾壮阳为主,加入党参、炙甘草健脾补气,又配以滋养肾阴之熟地、菟丝子,养血益肝之当归、杞子,体现了阴中求阳的原则[3]。罗元恺教授认为,温补阳气应在滋阴的基础上适当加用温药,不能一味温阳,以免耗竭其阴,孤阳无根;滋阴养血者,切忌一味阴柔滋腻,当兼用阳药以推动其生发之气。
  2 调理脾肾,先天与后天并重
  罗元恺教授认为,肾主先天,脾主后天,二者共为精气血之本。与生殖有关的虚证,多责之脾肾,故调经种子之道,贵在调理脾肾。岭南气候温热潮湿,居民有喜凉食、冷饮及海鲜的饮食习惯,多有脾胃运化功能问题,加上过度服用凉茶,导致脾肾功能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形成脾肾虚弱的体质多见[4]。因此,岭南罗氏妇科流派在治疗妇科疾病时重视调理脾肾气血,时时顾护脾胃,在调经、助孕、安胎等方面形成许多临床行之有效的方药。
  “阴虚阳搏谓之崩”,罗元恺教授认为崩漏的病机,阴虚是其本,阳搏是其标,因阴不维阳而阳亢,扰动冲任,进一步发展,则阴损及阳,或体虚、久病而导致肾阳虚,肾火不足以温煦脾阳,导致脾不统血,冲任不固。加上漏下日久,脾肾两虚,故治疗崩漏需扶阴配阳,平阴阳,重视血止后的固本善后,结合患者体质的进行辨证加减。因此,在调经止崩方面,罗元恺教授总结出补肾健脾为主的”二稔汤”和”滋阴固气汤”[5]。
  二稔汤(岗稔30 g、地稔根30 g、续断15 g、制首乌30 g、党参20 g、白术15 g、熟地15 g、棕榈炭10 g、赤石脂20 g、炙甘草9 g、桑寄生20 g)有补气摄血的作用,适用于出血较多时候。方中岗稔、地稔根为岭南常用草药,具有补血摄血的作用,首乌养肝肾益精血,续断固肾止血,党参、白术、炙甘草均能健脾益气以固摄,熟地、桑寄生补血滋肾,棕榈炭、赤石脂收敛止血,以收塞流之效。滋阴固气汤(熟地20 g、续断15 g、菟丝子20 g、山萸肉15 g、制首乌30 g、岗稔子30 g、阿胶12 g、牡蛎30 g、党参20 g、黄芪20 g、白术15 g、炙甘草10 g)则适用于出血减缓,仍有漏现象者。方中用熟地、续断、菟丝子、山萸肉滋养肝肾,党参、黄芪、白术、炙甘草补气健脾,首乌、阿胶、岗稔子养血涩血,牡蛎以镇摄收敛。全方既滋阴,又补气,也兼顾了肾肝脾三脏。出血停止后,应调周复旧,治疗原则应以补肾为主,兼理气血,可选用补肾调经汤(熟地25 g、续断15 g、菟丝子25 g、桑寄生25 g、制首乌30 g、金樱子30 g、党参20 g、黄精25 g、白术15 g、炙甘草10 g、鹿角霜15 g)。方中以熟地、续断、菟丝子、金樱子、鹿角霜滋肾补肾;桑寄生、黄精、首乌养血;党参、白术、炙甘草补气健脾,使肾气充盛,血气和调,冲任得固。
  在防治自然流产和先兆流产方面,罗元恺教授认为,补肾为先,辅以健脾而调理气血,使肾与脾、先天与后天互相扶持以巩固胎元;并适当辨别孕妇体质之寒热,参照用药,始获良效。在此理论的指导下,创制了补肾健脾安胎的补肾固冲丸,在该方的基础上,发展成中成药”滋肾育胎丸”,目前被广泛用于流产的防治。罗氏妇科流派传承人对于罗元恺教授调理脾肾之法进行了补充和发展。他们根据中医学”异病同治”的理论,基于”肾主生殖”的原理,抓住以补肾法调经、助孕、安胎的主线,把”滋肾育胎丸”用于先兆流产、自然流产、月经不调、不孕症及围绝经期综合征的治疗[6]。而张玉珍教授在脾肾同治理论指导下,运用滋肾育胎丸治疗卵巢早衰,取得一定的疗效[7,8]。史云等[9]通过临床观察证实,滋肾育胎丸能够改善脾肾虚弱型卵巢储备功能减退患者的临床症状,尤其对于腰膝酸软、头晕耳鸣、失眠多梦、少气懒言、神疲乏力等症状的改善有明显疗效,同时能够调节内分泌,从而治疗卵巢储备功能减退。罗氏妇科第三代传承人罗颂平教授在“滋肾育胎丸”的基础上进行减味优化,研制了”助孕丸”。方中由黄芪、续断、白术、女贞子、制首乌等八味药材组成,具有补肾健脾、养血安胎的功效,常用于防治先兆流产、习惯性流产以及IVF-ET移植前的调理,并通过一系列临床与实验研究证实其安胎助孕的机制[10,11]。
  3 用药轻灵,勿伤阴津
  岭南人体质偏于柔弱,体质多见阴虚、气虚、气阴不足,气阴两虚体质多见,不宜大攻大补,故多选用药性平和之品,善用甘药,酸甘化阴,处处顾护阴津。清热少用苦寒泻热,而多用甘寒;温经少选大热辛燥而多用甘温;补益少选峻补,多用平补之品,并善用药膳调理,与岭南饮食文化融为一体。民间流行凉茶、清补汤醴,常用沙参、玉竹、山药、生地黄、枸杞、菊花、夏枯草等,清热养阴,顾护阴津[12]。罗元恺教授认为,妇女因经孕产乳所伤,常不足于血,阴虚之证常见,故临证时也须时时顾综合护阴,不宜妄用苦寒攻伐或辛温耗散之品。因此他提出了间接护阴、直接护阴和综合护阴的热病护阴三法[13]:热病之初阴事未伤,宜间接护阴,此时以祛邪为主,清热解表或解毒,有下血者凉血止血,清热不忘护阴;若病情进一步发展,阴事已伤,则应直接护阴,使用甘凉、甘寒、甘润或甘咸之品,濡养阴事,如生脉散、增液汤、三甲复脉汤等;热病后期阴分已伤而邪热未去,则需综合护阴,即清热与养阴并重,灵活掌握热病治疗中扶正与祛邪两个侧面,注意保存津液。   罗颂平教授在临证中也善用轻剂,固护真阴。如治疗妇科炎症多选用路路通、毛冬青清热通络,茯苓、车前草、薏苡仁祛湿;治疗妊娠恶阻属气阴两伤者,选用生脉散加石斛、枇杷叶、鲜竹茹等轻剂滋阴清热止呕。
  4 调理气血冲任,化瘀散结治杂病
  罗元恺教授认为,各种病因都可通过影响冲任而致妇科疾病,因此冲任损伤是妇科疾病的主要病机。调理冲任之法,重在调理肾、肝、脾和精、气、血;使气血充盈畅顺,不要郁滞,是调理气血的关键。他在临床实践中善于根据寒、热、气滞等妇科疾病的不同证型分别运用少腹逐瘀汤、血府逐瘀汤及膈下逐瘀汤等活血化瘀名方;同时还结合自己的临证经验总结整理出一套妇产科杂病常用的活血化瘀方法和方药,包括行气活血、活血止痛、祛瘀散寒、攻逐瘀血和清热化瘀等。创制了以活血行气化瘀为主治疗痛经的“田七痛经胶囊(处方:田七、川芎、延胡索、蒲黄、五灵脂、小茴香、木香、冰片)”,以理气散结消�Y为主治疗子宫肌瘤、子宫腺肌病等症瘕积聚病证的”橘荔散结丸(处方:橘核、荔枝核、莪术、续断、小茴香、乌药、川楝子、海藻、岗稔根、制首乌、党参、生牡蛎、罂粟壳、益母草)”、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的罗氏内异方,后更名为益母调经化瘀合剂(处方:益母草、元胡、乌药、川芎、五灵脂、蒲黄、浙贝母、桃仁、丹参、海藻、牡蛎等)。罗元恺教授认为子宫肌瘤、子宫腺肌病等�Y瘕积聚病证与气滞血瘀、或痰湿壅聚有关,瘀与痰湿均属有形之实邪,这种实邪壅聚致使�Y瘕形成,身体失血过多,导致气血虚衰,故构成本病之机制,临床多呈虚实夹杂的情况,所以罗元恺教授认为治法上既要行气化瘀以消肿块,或祛痰燥湿散结等攻法以治其标;也要益气养血、健脾化湿等补法以固其本,总宜攻补兼施。橘荔散结丸就是据此观点制成的,该方具有活血化瘀、燥湿化痰、软坚散结兼益气养血之功,用于子宫肌瘤等病的治疗,疗效确切[14]。罗氏内异方则以活血化瘀为基本治法,兼以行气止痛、软坚散结,临床应用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颇见疗效,且无明显副作用,近十余年在血液流变学、免疫学、形态学及内分泌学等方面的研究证实其疗效[15]。
  同时,罗元恺教授还指导拟定了补肾活血的”助孕1号、2号丸”治疗免疫性不孕。其第三代传承人在罗元恺教授研究的基础上,优化组方成院内制剂“益肾活血丸(处方:菟丝子、当归、桃仁、茺蔚子、熟地、女贞子、枸杞子、金樱子等)”。岭南罗氏妇科各级传人临证中运用这些方剂进行辨证加减,用治免疫性及不明原因不孕症和复发性流产,疗效满意,同时进行相关实验研究,深入探讨其作用机制,以期在临床进一步推广应用。
  5 结语
  罗氏妇科根治于岭南,是具有岭南特色的中医妇科学术流派。其将具有岭南特色的中医妇科知识、经验通过家系传承、师徒相授、院校教育等传承方式传递一代又一代,在传承中兼收并蓄,不断创新,形成具有地域流派特色的临证用药特色。罗氏妇科流派各级传承人,在罗老学术思想及临床用药原则的指导下,辨证选用其经验方进行临证加减治疗妇科疾病,每获良效,受益匪浅。
  [参考文献]
  [1] 严峻峻,罗颂平. 罗元恺教授妇科学术经验研究[J]. 中医药通报,2002,4(1):31-36.
  [2] 张宸铭,倪张俊. 罗颂平治疗排卵障碍性不孕经验[J]. 中医杂志,2013,54(24):2142-2144.
  [3] 罗颂平,张玉珍.罗元恺妇科经验集[M]. 上海: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1.
  [4] 谭元坤,赵颖,罗颂平. 岭南医家妇科用药特点[J]. 湖南中医杂志,2011,27(5):109-110.
  [5] 朱玲,郜洁,罗颂平. 岭南罗氏妇科调经特色浅析[J]. 环球中医药,2015,8(7):777-779.
  [6] 赵颖,曹蕾,罗颂平. 滋肾育胎丸的临床应用与研究[J]. 世界中医药,2011,6(4):318-319.
  [7] 张玉珍,罗颂平. 临床运用滋肾育胎丸异病同治的体会[J].中药材,1999,22(6):30.
  [8] 史云. 张玉珍教授应用中药配合滋肾育胎丸治疗卵巢功能早衰体会[J]. 世界中医药,2011,6(6):475-476.
  [9] 史云,杨胜华,陶莉莉,等. 滋肾育胎丸治疗脾肾虚弱型卵巢储备功能减退临床观察[J]. 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2013,37(4):292-294.
  [10] 郑泳霞,罗颂平. 罗颂平教授治疗复发性流产经验举隅[J]. 中医临床研究,2015,7(17):38-40.
  [11] 曹蕾,罗颂平,欧汝强. 补肾健脾中药复方对肾虚模型大鼠子宫内膜容受性的影响[J]. 中华中医药杂志,2011, 26(5):1057-1061.
  [12] 罗颂平. 岭南医学之妇科流派学术与临证特色[J]. 中华中医药杂志,2012,27(3):519-521.
  [13] 罗颂平,张玉珍. 罗元恺妇科经验集[M]. 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52.
  [14] 李坤寅,关永格,王慧颖. 从橘荔散结丸浅析罗元恺教授治疗子宫肌瘤经验[J].中华中医药学刊,2008,26(2):236-237.
  [15] 黄洁明,欧阳惠卿,许丽绵,等. 子宫内膜异位症血瘀证本质探讨及罗氏内异方对其血管内环境的影响[J]. 河南中医,2006,26(10):23-25.
  (收稿日期:2016-03-26)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