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正 痞子少侠
作者 :  白瑜彦

  《夏洛特烦恼》出乎意料地一炮走红后,饰演袁华的尹正――这个出场自带“雪花飘飘,北风萧萧”BGM的《一剪梅》牌学霸,也逐渐从那个魔性的90年代琼瑶背景中走出来,让观众看到他更为广阔的一面:能随时用痞子气的幽默让身边人都乐翻天,但严肃下来,又能用一张高冷的男神脸展示出他浑然天成的江湖侠气。
  
  尹正在百度上的个签是,“玩命演戏的典型戏痴”,他说如果要正儿八经谈演戏这件事,他能聊一个晚上。但问及他为啥喜欢,他又变得稍稍不好意思地说,“喜欢没什么理由吧……就像爱情一样。”当年一个突如其来的契机,让尹正迅速从星海音乐学院声乐专业的高材生,半道出家成为戏剧中人。他至今觉得有这场偶然的转变很是幸运。“觉得跟表演搭上边就很幸福了,龙套也好,角色也好,总之在塑造角色了,已经在演戏了。”
  所幸心心念念的梦想都终会有回响,尹正用最年轻无畏的勇气跑过多年剧场后,终于在《夏洛特烦恼》这个由戏剧改编的实验电影中名声大噪。他自我调侃说袁华这个人一出场眼睛就湿了,特别深情又特别做作,“后来我自己在电影院里迫不及待看成品的时候,都笑劈叉了。”
  如今离开了学霸袁华人设中尴尬的发际线,他“七分像吴彦祖,六分像张震,五分像张智霖,四分像张国荣,三分像陈伟霆”的长相就被首要发掘,就连12306的铁路系统,也拿他与众男神的脸来玩了一局“来找茬”。偏偏现实生活中的尹正又特别爱与一些能耍帅的项目沾边,比如曾经hip-hop玩足四年、拿下WTF世界跆拳道联盟黑带、动不动就开着帅气的摩托车山长水远地飙驱,简直是“四个轮子包裹的是肉体,两个轮子承载的是灵魂”的摩托车文化代言人,特别喜欢追求极限,也因此显得特别有范儿。
  半道出家的演员
  P=PHOENIX LIFESTYLE
  P:你本为声乐的科班生,当初是怎样转而踏入演戏这扇大门的?
  尹正:当演员一直是我最大的梦想,所以时时刻刻想在台上待着。刚开始很幸运被选去当《妈妈咪呀》音乐剧中文版的群舞演员,歪打正着被一位前辈举荐给了《龙门镖局》的导演,就这样得到了第一个电视剧中特别值得怀念也特别可爱的角色:山鸡!
  P:你个人怎么看待演员这个职业?
  尹正:演员这个职业在我心里是很神圣的,因为要把一个戏完成是简单的,这是演员必须具备的技能。但是演员要把一个戏演好,塑造出立体的角色,并不容易,有时候甚至要“出卖”自己的灵魂。所以有时候杀青时,我心里可能会觉得患得患失。
  P:有哪些特别欣赏与敬佩的演员?
  尹正:张国荣,李奥纳多,山田孝之。其实很多演员都是神经质的,因为他们每进入一个角色都是一个生命的诞生,角色本身是死的,但演员是活的。这些前辈把角色熔解在身体里,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和代价,十分值得钦佩。
  P:前不久发新歌《Nine's》,证明你也没有完全抛弃唱歌。歌词内容好像是与粉丝“阿九”有关的?
  尹正:是的,因为我的第一个角色“山鸡”在剧中爱着隔壁的“阿九”,所以我的粉丝就取了这个有趣的名字。而且Nine’s这个词发音基本和Nice一样,我想用这首歌表达我的小小心意,是回馈给阿九们的礼物。
  小丑的喜剧
  P:你的微博头像是一个小丑,是很喜欢这种黑色幽默的喜剧元素?
  尹正:我还真的蛮喜欢小丑这个职业。我觉得喜剧在某些时候是悲剧的最高体现,是一种很高级的悲剧呈现方式。悲剧的结果一定是感人的,但是用喜剧的方式来砌成一个悲剧,就特别棒。比如一个人在哭的时候可能并不是很动人,但是如果笑着哭,一定会被震撼到。
  P:演喜剧于你而言,挑战性在哪?
  尹正:我一直认为喜剧是最难演的,因为看似特别不靠谱的事情,你要把它变靠谱了,而且演戏就是在讲一个故事,告诉观众,人与人之间如何建立矛盾、解决矛盾,建立关系、破坏关系。这首先需要一个演员有非常强的信念感,因为喜剧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件很滑稽的事,正常人会觉得不可能发生。所以你演傻了还不行,你自己得相信,你是真傻。
  P:你在广东长大,喜欢香港的喜剧电影吗?
  尹正:我太喜欢老的香港电影了,我对它们是有情结的。比如周星驰先生,他是我非常崇拜的演员和导演。他演的所有的喜剧几乎都是悲剧,你自己仔细想想就会发现。我喜欢小丑也是因为这个吧。
  P:《夏洛特烦恼》这个由话剧改编的电影,你认为它成功的原因在于?
  尹正:这是一个特别扎实的戏。在没改编之前,戏剧的门票就已经卖得相当好。经过那么多年的打磨,编剧都很清楚知道这个戏的笑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心里特别有谱。他们脑子里在想的,是有哪些在舞台上呈现不出来的东西,可以在荧幕上更有意思地呈现出来。
  P:在话剧台上与电影荧幕中演戏时,有何区别?
  尹正:在话剧里,台下是有观众的,演员跟观众有直接交流,比如说有些包袱,是要等的,你需要跟观众在同一个呼吸上。而且一个包袱跟另一个包袱之间有时差,是需要把握节奏的。这个跟荧幕上不太一样,所以话剧演员一定要把空间留出来。
  花式新角儿
  P:如今接更多的戏,觉得演电视剧和电影的区别在于?
  尹正:60集的电视剧,两个月拍完;100分钟的电影,同样两个月拍完。电视剧快狠准,电影慢工出细活,都很炼人。但这就像狼吞虎咽吃饭换来的畅快感和细嚼慢咽得来的幸福感,是没有可比性的。
  P:哪个导演给过你一些受益至今的忠告?
  尹正:曾经合作过孙周导演,他说,“演戏一定要演舒服了。舒服了,戏才能看,好不好看,咱们再说。”我觉得这个是我够用一辈子的话。
  P:《大话西游之爱你一万年》已经开拍,你个人怎样看待《大话西游》这个经典?
  尹正:向经典致敬。看了无数次,依然觉得是部举世经典之作。感谢导演把《大话西游》带给我,在拍这个剧时,发现大家都很有幽默天份,也很有幸听刘镇伟导演说《大话西游》的创作过程和灵感。
  P:打算怎样诠释“唐僧”?
  尹正:《大话西游》的唐僧和《西游记》的唐僧是有区别的。我在拍这部剧之前,做得最多的功课就是反复看《大话西游》,然后结合历史。
  P:电视剧《麻雀》正在热播,你饰演的是一个很有特点的角色,能谈谈感受吗?
  尹正:导演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相反也是。
  P:刚刚拍完电视剧《极品家丁》和电影《大侦探霍桑》,你的人物角色在作品里怎样的人设?
  
  尹正:拍《极品家丁》时,特别能感觉到陈赫哥是一个奇才,各种怪招。我不是一个爱笑场的演员,但那个戏快把我作为演员的自尊笑没了,板着一张脸接各种的包袱,真的很痛苦。不过在这部戏里,我演的高酋一整部戏的台词都没唐僧一集的多。《大侦探霍桑》里我是霍桑身边的好朋友包朗,我们是“黄金搭档”。这部电影恰好遇上罗家英大哥,韩庚又刚刚拍完电影版《大话西游》,我还开玩笑说我和罗家英大哥一起在韩庚面前絮絮叨叨,他肯定会崩溃,哈哈。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