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人物评论―探春
作者 : 未知

  摘要:红楼梦中塑造了多位女性主义的形象,但众多女性中迎、探、惜最适合贾府。探春在治世,儒之流也。她聪明机智,她的才华以及她的不幸命运是后世说不尽的话题。虽然有《木兰诗》木兰替父从军,驰骋沙场,战功卓越。但探春也不失为一位值得加以赞扬的人物。
  关键词:探春;治世思想;聪明机智;处世之道
  《红楼梦》一书,通过对“贾、史、王、薛”四大家族荣衰的描写,展示了广阔的社会生活视野,森罗万象,囊括了多姿多彩的世俗人情。人们称 《红楼梦》内蕴着一个时代的历史容量,是封建末世的百科全书。《红楼梦》是中国最具文学成就的古典文学巨著,它是中国古典文学创作的颠峰之作,是全人类的文化瑰宝。
  《红楼梦》成于清朝乾隆时期《红楼梦》成于清朝乾隆时期,最初是以手抄本面世的,现在我们所发现的最早的一个手抄本,是乾隆甲戌年(1754年)的,但只有不连续的十六回,后来又发现了若干的手抄本,如乾隆庚辰年(1761)的抄本,差不多有八十回,这些手抄本都把这本小说定名为《石头记》,并且有署名“脂砚斋”的许多批语。据考证,这部小说的作者是曹雪芹,他大约生在康熙末年或雍正初年,卒于1763或1764年,他的身世究竟如何,至今不能形成统一的看法,但他由于贫病交加、爱子夭折,而未能最终完成这部小说,是可以肯定的事实,现在传下来的前八十回,基本上是他的手笔。在他去世三十年后,有一种120回的《红楼梦》以木活字印刷面世,在1791年和1792年连印了两次,从此大为流行。但据专家们考证,这种流行本的后四十回是一个叫高鹗的官僚续作的,他的续书虽然使故事有了一个完整的规模,人物大体上都有了一个结局,但因为他本人的思想境界和艺术修养都远不及曹雪芹,所以他续写的内容并不符合曹雪芹的原意。按曹雪芹的构思,贾家最后是要破落到“好似一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而高鹗却写成宝玉“中乡魁”,贾家“沐皇恩”、“延世泽”。所以,高鹗的后四十回乃一大败笔。但两百年来这种120回的作法已成习俗,而且高鹗所写出的宝黛悲剧结局,也被广大读者所接受。所以,现在人们说起《红楼梦》,往往指的就是曹雪芹的前八十回和高鹗的后四十回续书的总称。这120回的本子,总字数达1075000字左右。虽然人物众多,但是探春这个不太显眼的人物给了我极为深刻的印象。
  探春第一次出场是在第三回。作者是通过质本洁来的林黛玉的眼睛向大家介绍的“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其文彩精华、高雅忘俗主要体现在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苑夜拟菊花题”中,病体初愈的三小姐偶起兴社之意,为宝玉送一花笺,“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直以东山之雅会,让余脂粉。若蒙棹雪而来,娣则扫花以待。”宝玉看了,喜的拍手叫好。无论从兴社之意还是花笺的文气上都可以看出探春那“天生我才必有用”的积极的人生态度和高雅豪爽的魏晋风格。正由于“秋爽斋偶结海棠社”才有以后的宝黛湘众才女一展才华。《红楼梦》中第四十回曾经写到:
  探春素喜阔朗;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官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槌。
  秋爽斋”,人如其斋,斋如其人,一派清淡、高雅的气韵,就如那束白菊一样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我们不难看出花梨大理石书案中看出冷硬的线条美,从汝窑花囊及囊中的白菊中看出主人的洒脱、恣意的生活情趣。
  当然最能突出探春性格的是她理家这一回了,探春与其他女性极为不同的地方是她有自己一番人生抱负,她自己也这样说到过“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心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个女孩儿家,一句多话都没有我乱说的……” 由此可见探春并不安心于做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理家过程中,探春做了两件让人佩服不已的事。一,她把每个小姐每月置办头油和粉的二两银子蠲免了,免了这个钱,对姑娘们的损失并不大,而且打击了贾府中买办的恶势力。第二,年里,她在赖大家看见赖大花园的管理方法,认为好,就按照一样的方法派专人管理贾府的花园,每个月只要管理的人能奉呈少量姑娘们的头油、脂粉钱,花园中的收益就全属于他们的。这种甚至具有现代农业生产观念的经济方法,竟然出于一个姑娘的手中,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回目上,曹雪芹题的是“敏探春兴利除宿弊”,一个“敏”字,可见曹雪芹也对自己笔下这个三小姐赋予了极高的关注,赐予了她无比的智慧。和探春一起理家的还有李纨和宝钗,但两个人在治家的过程中始终没有引起我们过多的注意,他们的理家能力几乎都被探春掩盖了,探春在这一治家的过程中做了很多兴利除弊之事,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她的精明干练,毫不亚于王熙凤。曹雪芹安排了探春“理家”这一节,有声有色地描绘了探春的卓越才识、恢宏气度及其坚决明敏的改革措施。他殷切地希望有人来挽救家族的危亡,因而热情赞赏探春的才识和魄力。(《末世巾帼的才干》)。这一点,又可以看出她的政治才能,性格中的干练,精明,不愧是“才自精明志自高”。
  但探春的身世却成为她的一大痛处。她是贾政与赵姨娘所生,虽然是贾府三小姐,却不是嫡出,而是庶出。这样的出身是很没有地位的。不管有多么优秀,有多么的精明,只要一冠上庶出的名号,她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所以在探春的心里一直有委屈和痛苦,最无奈的就是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她因为与生俱来的自卑而变得很敏感,并极力在外人面前维持强烈的自尊,也极力想摆脱这种境地。正是这种心理对她也产生了极为重大的影响。
  出世之道中,《红楼梦》第六十五回,贾琏的小厮兴儿有一段精彩的言论,可算是对探春的形象概括:“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只是有刺戳手。也是一位神道,可惜不是太太养的,‘老鸹窝里出凤凰’”。探春暂代凤姐理家时的纪律严明和尊严受到威胁时的有力的一巴掌,突出了她“有刺戳手”的性格。但这位带刺的“玫瑰花”身上,也有一件事令人难以理解,甚至招来了不少非议,这就是她的“刺”也伤害着她的生母赵姨娘。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被王夫人委以重任暂时理家的探春按照旧例给了赵家二十两银子的丧葬费。赵姨娘嫌赏银太少,跑来跟探春吵闹。赵姨娘先是责备探春:“这屋里的人都踩下我的头去还罢了。姑娘你也想一想,该替我出气才是。”探春忙道:“姨娘这话说谁?我竟不解。谁踩姨娘的头?说出来我替姨娘出气。”当即赵姨娘说出探春只顾讨老太太、王夫人的疼,不拉扯赵家。“如今没有长羽毛,就忘了根本,只拣高枝飞去了!”探春没有听完赵姨娘的话,已气得“脸白气噎”,反驳道:“谁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检点,哪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我倒素习按理尊敬,越发敬出这些亲戚来了。既这么说,环儿出去,为什么赵国基又站起来,又跟他上学?为什么不拿出舅舅的款来?……”血缘关系是与生俱来的,是最神圣最微妙的关系,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身上永远流着亲人的血。而探春对自己的生身之母怎么会这么冷酷呢?初看红楼时最令我费解的就是探春口口声声叫生母为姨娘,称舅舅为奴才。
  封建宗法制度有悖于人之常情,这不是探春的错。出身低贱也不是赵姨娘的错,然而后天不堪的品行也许只能归咎于赵姨娘。尽管探春对生母的不近人情有很多值得原谅的理由,她仍要继续承受众多读者的批评指摘。这就是宗教法制下的产物。
  探春治世思想及机敏的性格、处世之道及含悲远嫁的结局,这些线索都暗示了探春生活的飘摇不定。探春的这一人物正是作者对没的肯定,是在美的毁灭当中给人一种怜惜,成为了作品审美价值的最重要源泉。探春也由此成了一个耐人寻味的人物。(作者单位:湖北民族学院科技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