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学论文 首页
乙型肝炎病毒与丙型肝炎病毒重叠感染患者生化免疫指标变化的临床意义

  【摘要】 目的 研究乙型肝炎病毒与丙型肝炎病毒重叠感染患者生化免疫指标的变化情况。
  方法 选取单纯感染乙型肝炎病毒患者50例作为乙肝组, 另选单纯感染丙型肝炎病毒患者50例作为丙肝组, 二者重叠感染的患者50例作为重叠感染组, 观察比较三组患者的空腹血检测总胆红素(TBil)、丙氨酸转氨酶(ALT)、天冬氨酸转氨酶(AST)、干扰素-γ(IFN-γ)、白细胞介素-6(IL-6)、白细胞介素-10(IL-10)。结果 重叠感染组ALT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ALT与丙肝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AST显著高于丙肝组和重叠感染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重叠感染组AST显著高于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TBil显著高于重叠感染组和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重叠感染组TBil显著高于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重叠感染组的Child-pugh评分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的Child-pugh评分显著高于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IFN-γ为(41.4±12.3)ng/L,
  丙肝组为(39.6±12.8)ng/L, 重叠感染组为(49.3±14.2)ng/L;重叠组IFN-γ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乙肝组IFN-γ显著高于丙肝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IL-6为(57.7±26.2)ng/L, 丙肝组为(69.3±23.8)ng/L, 重叠感染组为(87.0±27.3)ng/L;重叠感染组IL-6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丙肝组IL-6显著高于乙肝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IL-10为(304.2±87.6)ng/L, 丙肝组为(316.3±89.4)ng/L, 重叠感染组为(622.5±96.4)ng/L;重叠感染组IL-10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和丙肝组的IL-10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乙型肝炎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重叠感染时肝功变化不明显, 但是炎症反应严重, 肝脏储备功能显著降低。
  【关键词】 乙型肝炎病毒;丙型肝炎病毒;重叠感染;肝脏储备功能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8.04.040
  乙型病毒性肝炎是由乙型肝炎病毒感染机体后引起的疾病。乙型肝炎病毒是一种嗜肝病毒, 主要存在于肝细胞内并损害肝细胞, 引起肝细胞炎症、坏死、纤维化[1]。丙型病毒性肝炎是由丙型肝炎病毒感染引起的病毒性肝炎。这两种病毒性肝炎由于传播途径广, 发病率较高, 且临床上发现少数丙型病毒感染患者也同时存在乙型病毒感染的情况。本文将研究乙型肝炎病毒与丙型肝炎病毒重叠感染患者生化免疫指标的变化, 以期为临床上乙肝丙肝重叠感染的诊断和治疗提供新的思路。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1~6月在本院就诊的肝炎病毒感染者150例, 其中单纯感染乙型肝炎病毒的患者50例作为乙肝组, 单纯感染丙型肝炎病毒的患者50例作为丙肝组, 重叠感染患者50例作为重叠感染组。乙肝组男29例, 平均年龄(37.2±2.6)岁, 女21例, 平均年龄(36.5±2.9)岁。丙肝组男32例, 平均年龄(37.0±3.1)岁, 女18例, 平均年龄(36.2±
  2.2)岁。重叠感染组男26例, 平均年龄(36.5±3.1)岁, 女24例, 平均年龄(36.9±2.6)岁。三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纳入标准:①患者符合乙型肝炎或丙型肝炎感染的诊断标准;②年龄18~60周岁;③患者头脑清醒、情绪稳定, 无精神类疾病, 可以配合实验;④患者无家族遗传病、严重内分泌疾病、严重肾功能不全、恶性肿瘤等;⑤就诊前未服用过对本实验有影响的药物。
  1. 2 方法 晨起时分别抽取三组患者空腹静脉血5 ml,
  4000 r/min离心处理10 min, 取血制品上清液放入-80℃环境中保存备用。使用Roche公司的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测定样品中TBil、AST、ALT水平, 并采用 Child-pugh 评分量表对患者肝脏储备功能进行评分;以酶联免疫吸附法检测IL-6、IL-10、IFN-γ。
  1. 3 观察指标 对三组患者的TBil、AST、ALT、IL-6、IL-10、IFN-γ进行比较。统计三组的Child-pugh评分。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2.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三组肝功能指标变化情况及Child-pugh评分比较 乙肝组、丙肝组、重叠感染组的ALT分�e为(55.3±23.5)、(57.8±24.0)、(78.4±33.7)U/L, AST分别为(87.4±27.7)、(66.0±
  30.5)、(75.3±29.6)U/L, TBil分别为(20.2±6.3)、(13.2±4.7)、(15.3±6.6)μmol/L, Child-pugh评分分别为(8.3±1.2)、(7.6±1.0)、
  (9.0±1.4)分。重叠感染组ALT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ALT与丙肝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AST显著高于丙肝组和重叠感染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重叠感染组AST显著高于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TBil显著高于重叠感染组和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重叠感染组TBil显著高于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重叠感染组的Child-pugh评分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乙肝组的Child-pugh评分显著高于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 2 三组IFN-γ、IL-6、IL-10变化情况比较 乙肝组IFN-γ为(41.4±12.3)ng/L, 丙肝组为(39.6±12.8)ng/L, 重叠感染组为(49.3±14.2)ng/L;重叠组IFN-γ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乙肝组IFN-γ显著高于丙肝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IL-6为(57.7±26.2)ng/L, 丙肝组为(69.3±23.8)ng/L, 重叠感染组为(87.0±27.3)ng/L;重叠感染组IL-6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丙肝组IL-6显著高于乙肝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IL-10为(304.2±87.6)ng/L, 丙肝组为(316.3±89.4)ng/L, 重叠感染组为(622.5±96.4)ng/L;重叠感染组IL-10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和丙肝组的IL-10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3 �论
  ALT和AST是反映肝细胞有无受损及严重程度的肝功能指标, 在肝细胞中均有存在[2]。当肝细胞膜受损或细胞出现坏死时, 这两种酶大量进入血清, 使其血清浓度升高[3]。
  TBil是反映肝脏胆排泄、分泌及解毒功能的肝功能指标, 肝细胞损害时, 其排泄、分泌等功能均出现障碍, 造成血液中TBil浓度升高[4]。IFN-γ是具有免疫调节作用的炎性因子, 具有抗病毒、免疫调节及抗肿瘤特性[5]。IL-6和IL-10能调节细胞的生长分化, 参与炎性反应和免疫反应, 是目前公认的炎症与免疫抑制因子[6]。
  本文研究结果显示, 重叠感染组ALT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ALT与丙肝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AST显著高于丙肝组和重叠感染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重叠感染组AST显著高于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TBil显著高于重叠感染组和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重叠感染组TBil显著高于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重叠感染组的Child-pugh评分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的Child-pugh
  评分显著高于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IFN-γ为(41.4±12.3)ng/L, 丙肝组为(39.6±12.8)ng/L, 重叠感染组为(49.3±14.2)ng/L;重叠组IFN-γ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乙肝组IFN-γ显著高于丙肝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IL-6为(57.7±26.2)ng/L, 丙肝组为(69.3±23.8)ng/L, 重叠感染组为(87.0±27.3)ng/L;重叠感染组IL-6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丙肝组IL-6显著高于乙肝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IL-10为(304.2±87.6)ng/L, 丙肝组为(316.3±89.4)ng/L, 重叠感染组为(622.5±96.4)ng/L;重叠感染组IL-10显著高于乙肝组和丙肝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乙肝组和丙肝组的IL-10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由此说明单纯感染乙肝病毒对于肝脏的损伤大于单纯感染丙肝病毒, 同时也大于乙肝丙肝重叠感染, 认为当乙肝丙肝两种病毒重叠感染时, 病毒间发生竞争, 从而抑制彼此的复制过程, 因而对于肝脏的损伤较小。但是根据Child-pugh评分可以看出, 重叠感染组的肝脏储备功能最差, 因此本实验又对患者的干扰素和白细胞介素水平进行了考察。这三个指标与炎症的发生发展具有密切的关系, 通过对三组患者的研究, 结果发现重叠感染的患者炎症反应最严重, 因此认为乙肝和丙肝重叠感染造成炎症的扩散明显增加, 比单纯感染乙肝病毒或者丙肝病毒造成的炎性反应更严重, 对肝脏的储备功能也有显著的影响。顾
  园等[7]在研究中也发现单纯感染乙肝病毒的患者其肝脏功能最差, 但是乙肝和丙肝重叠感染的患者的炎症反应明显, 肝脏储备功能损伤严重, 与本实验结论一致。
  综上所述, 乙型肝炎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重叠感染时肝功变化不明显, 但是炎症反应严重, 肝脏储备功能显著降低。
  参考文献
  [1] 刘婧. HBV与HCV重叠感染患者生化免疫指标检验结果. 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 2017, 4(36):7034-7035.
  [2] 李彩东, 林静, 陈锡莲, 等. 细胞因子IL-15、IL-16、IFN-γ及TGF-β在慢性乙型肝炎病毒感染者外周血中的表达及临床意义的研究. 国际检验医学杂志, 2016, 37(1):3-5.
  [3] 李彩东, 杨勇卫, 李惠军, 等. 乙型肝炎病毒携带者外周血IFN-γ、IL-32和IL-6的变化及临床相关性. 国际检验医学杂志, 2015, 36(18):2622-2624.
  [4] 安银东, 黄萍, 顾娟玲. 乙型肝炎病毒携带者血清IL-6、IL-8、TNF-α检测及临床意义. 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电子版), 2011, 5(1):226-227.
  [5] 杨乐, 袁学琴, 蒲海波, 等. 乙型肝炎病毒与丙型肝炎病毒重叠感染患者生化免疫指标变化的临床意义.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6, 26(12):2738-2740.
  [6] 沈红元, 陈玉蓉, 沈建林. 乙型肝炎病毒及丙型肝炎病毒重叠感染患者生化免疫指标变化与临床意义.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5, 25(13):2889-2890.
  [7] 顾园, 龚攀. 乙型肝炎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重叠感染患者生化免疫指标检测结果及其临床意义分析. 山西医药杂志, 2017, 46(8):863-865.
  [收稿日期:2017-11-08]

【相关论文推荐】
  • 乙型肝炎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重叠感染患者血清IL6水平检测分析
  • 乙型肝炎血清免疫标志物、乙型肝炎病毒核酸水平变化与HBV的关系及临床意义
  • 慢性乙型肝炎患者检测乙型肝炎病毒大蛋白的临床意义
  • 重叠乙型和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临床与病理观察
  • 探讨自身免疫抗体的检测在乙型肝炎病毒感染中的临床意义
  • 乙型肝炎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患者的临床特征分析
  • 探究乙型肝炎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患者的临床特征
  • 乙型肝炎病毒感染血清标志物的临床意义
  • 分析研究HBV和HCV重叠感染患者生化免疫指标变化及临床意义
  • 在线服务

    服务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