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母狼源何处
作者 :  刘进元

  2005年3月,我在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上午我们从神秘的香格里拉出发,驱车前往更加神秘的梅里雪山。越野车在横断山中盘旋,无尽的大山像波涛一样奔腾而来,又奔腾而去。两个小时以后,汽车停在金沙江边的奔子栏,我们要在这里吃午饭。奔子栏是个小镇,只有一条沿江的小街,是到梅里雪山的必经之地。小镇虽小,当年却名播四方,是由茶马互市形成的茶马古道上的名镇,云南四川来往于西藏的大批马帮都要在镇上休整住宿,由这里渡江。如今马帮已经消失了,但来往于这条路上的车辆行人还在这里打尖吃饭。
  高原上的阳光正烈,我坐在小饭馆的矮桌旁喝茶,看着几个年轻的喇嘛打台球。同行的一位朋友匆匆走来,说在旁边的小店里有一尊藏传佛像,让我去看看。起身来到小店,进去一看柜台和橱窗里摆着一些自制的铜碗银碗,小老板坐在柜台后面埋头忙着手里的活计,对客人毫不理会。朋友拿起佛像进了柜台,和小老板谈论起来,我却一下被橱窗最高一层的一个物件吸引。
  
  这是一尊青铜造像。在一个长方形的铜台基上,一头青铜铸的母狼昂首向上,双耳警惕地竖立,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注视着天空。身体瘦骨嶙峋,几根肋条清晰可见,肌肉却坚实有力,四只爪子坚定地抓着地面。我伸手从橱窗里取下铜造像,这才发现在母狼的身下有两个仰面朝天的坐姿裸体小孩儿,正在吸吮母狼的巨大乳房!铜造像手感圆润,凡有棱角处都已经不再扎手,这儿一片,那儿一片布满坚实的绿锈。我拿着它,心不禁一阵狂跳,想:这里天高地远,山雄水狂,人们不免充满了自然崇拜。神山、神树、神湖、神瀑,所到之处,比比皆是,也许这铜造像是某个少数民族所崇拜的图腾!
  香格里拉的人,自古就有与自然界保持和谐的理念和传统。当地的学者王晓松曾给我们讲过一个藏族热巴舞所表现的故事:浑沌初开时,人和其他动物在一起生活,彼此没有区别。传说山中有一股泉水,喝了以后就会变聪明,大家都不清楚那泉水在哪里,只有兔子知道。当然,没有谁想喝那泉水,因为大家平等相处,都觉得美好幸福。然而,后来“人”却有了想法,便去找兔子问泉水何在。兔子把秘密对“人”说了,“人”便找到泉水喝下去,一下变得比别的动物聪明起来。他开始制造箭弩,射杀其他动物,引起动物界的一场大混乱。愤怒的动物们抓住“人”,把他身上的毛撕扯下来。老熊心地慈悲,觉得“人”太可怜,便把他的头夹在腋下保护起来。后来,动物们奔走相告:以后见到身上没有毛,只有头上有毛的那个叫“人”的动物,一定要远远地躲避!
  也许这母狼哺养小孩儿铜造像,正是表现了人对动物的感恩和或者忏悔。
  与小老板讨价还价之后,我买下了铜造像。
  那天,因为白马雪山大雪封路,我们没能到达梅里雪山,又从原路返回了香格里拉。晚上,我拿着铜造像求教藏学院的王晓松先生。他仔细看了看说,藏族和这个地区的少数民族没有这种图腾。
  我的猜想落空了。
  回到北京,报社的一个年轻同事看到铜造像的照片,说这好像是罗马的城徽。他在电脑网络上搜寻,果然找到了依据――罗马城的象征是一只母狼哺养两个婴儿的青铜像。据《罗马史诗》记载,罗马城的第一任国王就是被母狼哺育的两个婴儿中的一个,从此,罗马人将狼视为恩兽,以母狼育婴雕像作为罗马的城徽。
  问题似乎解决了。可是,这罗马城徽怎么会出现在横断山的深处呢?我现在的猜想是:一,早年,外国传教士曾经在川滇藏一带传教并建立了教堂,也许在他们当中有意大利人,或者那些传教士把铜造像带来,以标志他们和罗马(梵蒂冈)的神圣关系。二,茶马古道通往印度,是某一个马帮的马锅头把铜造像作为艺术品,从印度跋山涉水带了回来。
  我喜欢这尊青铜造像,更喜欢它所表现的主题。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