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
作者 :  幸 生 雍 和

  摄这张照片是雍和在2000年12月31日深夜至1月1日凌晨拍摄的。可谓是一张跨世纪的作品了。   照片背景是很常规的。那个时节,酒吧咖啡馆里的人们在狂欢,街面上灯火通明。而相隔不远的工地上,民工们正在拆旧房子。
  雍和把现场与工人聊天的话讲给我听:
  问:元旦过节,怎么也不休息啊?回答:我们加班,有任务。问:没想过要回家看看么?回答:谁不想啊?但是任务要紧。再问:任务怎么比回家还要紧呢?再回答:我们是来上海打工的,也就是到上海来挣钱的,没任务就没有钱。我们喜欢有活干,我们害怕的是没活干。
  我喜欢这样直爽的谈话。
  民工清理的地方,是要再做一块上海的大绿地,谓之“绿肺”。待雍和元旦上午再去工地,房子已经夷为平地……
  
  拍摄手记
  雍和
  
  世纪之交那晚,我去了淮海路。淮海路人山人海,欢声荡漾。过了零点之后,我带着一堆拍完的胶卷,与同行的朋友躲进了时代广场对面的“季诺”咖啡馆。我们喝着热咖啡,抽烟聊天,又碰见熟人互相祝福,说些吉利的话。两点来钟,我们走出了咖啡店。
  寒风扑面,衣衫里的暖气只抵挡了三、五分钟。连着扬手招车,不料出租车爆满,司机连看你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便呼啸而去。于是我们带着倦意和哆嗦拐入了金陵西路去拦车。
  与灯火辉煌喜气洋洋的淮海路相比,金陵西路是幽暗的,偶见石库门中有一两个窗户灯亮了,不久又熄了。风中有推土机的轰鸣声,我们就寻着声音而去。走近了才看清:推土机在捣毁旧房,民工在搬木料、扯钢筋。
  废墟之上,风在飞扬,带着冬夜的冰冷,带着旷野的尘土,带着老屋的腐气;废墟的后面,是高耸的时代广场、香港广场等摩天大楼,顶上亮着炫耀似的光芒;废墟之中,是辛勤劳作的民工,黑夜中几个无声无息的人。我想起了刚才时代广场上万众欢呼的倒计时,想起了香喷喷的“卡布基诺”,想起了在路边拦车的一个个大招手。
  我下意识地将身子蹲了下来,仰视民工,把快门速度调到1/8秒,(因为现场光太暗,光靠闪灯会导致背景一片漆黑),屏住呼吸(因为没有三脚架)按下快门……◆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