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作者 :  艾小鱼

  热爱编程的电脑天才
  
  这个面色苍白、身材中等的男子,有着棕色卷发和蓝色眼睛,平时的标准穿着是灰色T恤、蓝色牛仔裤和球鞋,朋友们习惯称他为“扎克”。扎克不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有着介乎害羞与傲慢之间的冷漠。
  在一次媒体活动中,一位工作人员问他:“你不怎么参加这种活动吧?”扎克简短地说了一个“不”字,然后喝了口水,双眼放空,望向远处。有人评价说“他就好像被编程过度的机器人一样”,声音里面充满了距离感,有时语调中又满是傲慢和轻视。连扎克本人都承认,自己就是个“怪人”。
  这种对电脑的痴迷和对外界的漠不关心起源于童年时期。扎克出生于典型的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在纽约市北的富人区长大,父亲是牙医,母亲则是心理咨询师。扎克有3个姐妹,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
  和乔布斯、比尔・盖茨这些传奇人物一样,扎克在童年时就展露了对计算机技术的痴迷。10岁时,扎克得到了第一台电脑,并从父亲那里学会了Basic编程语言。父母找了一位软件开发员给他上课,可这位家庭教师很快就吃不消了――“这孩子是个神童,要教他东西很难。”于是,扎克转而进入附近的私立大学学习电脑课程。
  当其他男孩痴迷电脑游戏时,扎克开始开发自己的游戏程序,甚至帮父亲的诊所开发了一款名叫“Zuck Net”的小程序。有了它,诊所在病人抵达的时候就可以自动提示,免去前台的大呼叫。这与“美国在线”于一年后推出的即时通信工具相差无几。
  一天晚上,当妹妹多娜在电脑前工作时,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行字符:“电脑中了致命的病毒,将在30秒内爆炸。”随后就开始倒计时。多娜跑到阶梯上,大叫:“Mark!”――当然,这是扎克的恶作剧。
  不过,扎克并不是纯粹的电脑呆子,只懂摆弄计算机。中学时期,他是学校击剑会的会长,也学习了古希腊、古罗马文学,但电脑始终是他生活和学习的重心。
  
  年少成名
  
  2002年秋天,扎克考进了哈佛大学心理学系。他时常穿着一件画有猿猴的T恤穿梭在校园里,上面写着“编程猴子”。
  扎克善于编写简单而优秀的程序,在哈佛小有名气。刚升入大二,他就编写了一个名叫CourseMatch的程序,它可以让学生基于他人的选择来给自己选课。
  而入侵学校数据库,被哈佛校方处以留校察看,使扎克一时成为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一对叫文克莱沃斯的孪生兄弟找到了他,他们在筹备一个名为Harvard connection(哈佛
  人际网)的校内社交网站。扎克答应合伙,负责网站的技术问题。
  可扎克迟迟不向合作者交出网站的技术方案――事实上,他已经拿定主意创办自己的网站。在一家比萨饼连锁店里,扎克和他的两个室友谈论未来的科技趋势:“显而易见,每个人都想在线,一个巨大的网络社交群将不可避免地诞生!”
  他们花时间在宿舍里编写程序,于2004年2月正式推出Facebook网站。当月底,就有超过半数的哈佛本科生成为它的注册用户。两个月后,Faeebook的影响力已经遍及所有常春藤院校。截至2004年底,它的注册人数已经突破了100万。
  这一年,哈佛史上最富盛名的辍学生比尔・盖茨回母校做演讲。“盖茨鼓励我们利用课余时间从事某个项目,而当时哈佛也允许学生休学创业。”听了盖茨的演讲后,扎克决定暂时放弃学业,专心运营Facebook。
  很快,扎克和朋友们将日益壮大的Facebook迁到了加州硅谷。在那里,他们赢得了硅谷融资家彼得・塞尔的50万美元投资,令Facebook以惊人的速度扩张。
  越来越多的商业巨头开始关注Facebook。2005年,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MTV提出愿以7400万美元买下Facebook。接着,微软、苹果开出的收购价一个比一个高。2006年,雅虎报出了上亿美元的价格。可扎克不为所动,这令雅虎CEO大吃一惊,一个22岁的小伙子面对上亿美元居然无动于衷。扎克说:“这不是价格问题,它是我的孩子,我想继续经营它,做大它。”
  
  低调的亿万富翁
  
  对于扎克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人们对于隐私曝光和自我展示表现出更为包容的态度,他可以借此将个人的兴趣、人生观转变为实实在在的生产力。
  “Facebook就像一根电路把我们的脑子和计算机连接起来”,用户们根据好友们的推荐来选择阅读的新闻、吃饭的餐馆以及观看的电影。越多的人愿意在网络上展现自己的生活消费信息,Facebook就能从广告商那里赚取更多的钱。现在,用户可以用它们在Facebook上的账户注册登录其他网站、游戏系统、手机设备,这如同在网络世界创建了“护照”。在扎克的设想中,Facebook最终将成为所有人类活动的第一环。
  这样的商业模式为扎克带来了上亿美元的收入,可这位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却依然租房子住,只不过从破旧寒酸的一居室换成了个双层的四居室;开的车是几年前买的黑色丰田,美国满大街都是;行头通常是一件圆领T恤、牛仔裤加人字拖;很少逛街,大多数时间都宅在屋里写程序,女友甚至不得不与他签订一份恋爱合约。扎克每天待在电脑前能达到20个小时,为了守住爱情,他与女友约定:每周至少约会一次,每次单独相处的时间不得少于100分钟,而且不能宅在家里,也不能通过网上交流来代替,每年出国旅行一次。这个办法很有效,只要完成谈恋爱的“任务”,扎克尽可以做一个科学宅男。
  像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这样的富豪,他们来自校园,20来岁就凭创业成功,却不脱求学时代的朴素气质。对他们而言,事业的成功和个人价值的实现比财富更重要。雅虎当时上亿美元的报价也曾让扎克和女友仔细思考过,但“最终我们试着坚持自己的目标和信仰,希望一辈子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在Facebook个人主页的介绍中,扎克写道:“我正尝试让世界变得更加开放。”他希望缔造一个更加公开自由的世界,哪怕面对Facebook泄露隐私的指责,扎克依然认为信息越公开,社会就越透明,“在一个越发公开透明的社会里,人们将会为他们的行为后果负责,就更有可能表现得有责任心”。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