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承青涩性爱之重,16岁少年刺杀情敌
作者 :  高先楚

  2005年6月23日上午8时许,江苏省苏州市一中学教学楼二楼洗手间发生一起凶杀案,高一的优等生孔凡伟用弹簧刀将同班同学魏军捅死。随后,孔凡伟跑进教室与女班长朱晶晶吻别,接着跑进一楼厕所内剖腹自杀……
  作为一名优等生,本应有着美好前程的孔凡伟为什么要残杀同学魏军后自杀?他和朱晶晶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两男生爱上漂亮女班长,纯美初恋让人欢喜让人忧
  
  孔凡伟1989年生于江苏淮安市楚州区平桥镇。作为家中的独苗,他从小就被父母视若珍宝。当地没有好的学校,他的父亲孔庆友、母亲沈桂花头疼不已。
  2000年3月的一天晚上,电视里播放的“孟母三迁”的故事让孔庆友深受启发。夫妻俩刚从供销社下岗,决定带着宝贝儿子去苏南发达城市打工,让他得以像城里孩子一样接受良好的教育。
  2001年初,孔凡伟随父母迁居苏州市渔家村。在亲戚的帮助下,孔凡伟转入当地一所小学。孔凡伟学习很刻苦,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很快成为班上学习成绩最好的优等生。他平时除了学习,很少和别的同学交往,渐渐形成了内向、自闭的性格,在老师和同学眼里,孔凡伟就是个性情古怪的“怪人”。
  2004年6月底,中考成绩揭晓,孔凡伟总分名列苏州市前20名。孔庆友夫妻俩为拥有如此争气的儿子而感到很欣慰。
  开学后,孔凡伟被编入高一(6)班,并被班主任“任命”为学习委员。就这样,他与班长朱晶晶有了一定的接触和交流。朱晶晶为苏州本地人,父母在文化馆工作。她长得清纯秀美,亭亭玉立,是班上公认的美女班长。孔凡伟和朱晶晶作为主要班干部,平时说话并不多,但长相一般的孔凡伟感觉到自己只要与朱晶晶在一起,心里就会“阳光灿烂”。
  2005年3月,在班级组织的春游活动中,孔凡伟只带了几个馒头和一瓶凉开水。怕给同学们发现自己过于寒酸,他悄然躲进小树林里,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干硬的馒头。这时,朱晶晶轻手轻脚地来到他的身后,把从家里带来的巧克力、火腿肠、雪碧等塞给他。不经意间,他触及她的温热白皙的玉手,骤然间有了“过电”的感觉……
  春游回来,孔凡伟心里始终放不下朱晶晶。有一次放学后,他看到朱晶晶一个人正在写黑板报。孔凡伟就走上前去,局促不安地红着脸说:“晶晶,你做我女朋友吧?我喜欢你……”朱晶晶瞪了孔凡伟一眼,指责他胡言乱语,说自己还不想交朋友。
  不久,一个同学偷偷告诉他,同班的魏军也喜欢上了朱晶晶,而她已经接受了魏军爱意。魏军的父母在苏州市开了一家运输公司,家里经济条件颇丰。他长得高大帅气,平时喜欢打篮球,有“小姚明”之称。作为富家子弟,他出手大方,在班上很有人缘。班上追求他的女生很多,可他一个也看不上眼,只对朱晶晶感兴趣。
  孔凡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多留了个心眼,每次放学后暗暗跟踪了一段时间,果然发现朱晶晶和魏军经常在校园外约会,手挽着手一起逛商场。每次从商场出来,朱晶晶的手里就会拎着很多物品,很显然,那都是魏军送给她的。为此,他萌发了把朱晶晶从魏军手中抢过来的念头,就试着找文娱委员曹晶商量。曹晶是个胖女孩,与孔凡伟相处和睦,并且她与朱晶晶的关系很铁。
  孔凡伟试探着问曹晶:“朱晶晶怎么不想理我了?我要不要想些办法?”曹晶当即泼起他的冷水:“你就不要打她的主意了。我们几个女生都支持她同魏军谈恋爱。”这句话不啻是当头一棒。他根本没有想到,魏军与朱晶晶相恋有着很好的“群众基础”。
  令孔凡伟吃惊的是,朱晶晶和魏军相恋后,两人成绩并没有受影响,反而有了显著的提高。2005年4月,在学校组织的期中考试中,魏军的总成绩升至全班20名,朱晶晶的总成绩进入全班前5名,仅比孔凡伟低8分。
  班主任在班会课上分别表扬了魏军和朱晶晶的进步。孔凡伟心里备感嫉恨。一连几天,他显得很颓废,连班主任布置的检查课外作业的任务也没有完成,对学习的态度非常消极。孔凡伟一遍遍地责问自己:谁叫我性格暴躁、不善交际呢?谁叫我长相一般呢?谁叫我家里很穷?
  
  悉心抚慰失恋女班长,首次性爱让“处男”心神不宁
  
  2005年6月1日上午,孔凡伟早早地赶到教室里背英语课文。当朱晶晶走进来时,孔凡伟注意到她情绪很低落。坐到座位上,朱晶晶就托着腮发呆,别人逗她说话她也不说。第二节课间,孔凡伟上厕所回来,只见朱晶晶伏在课桌上,曹晶等几名女生走近她,弯下腰朝她低声劝说着什么,朱晶晶的头始终没抬一下。孔凡伟正纳闷着,朱晶晶突然站起身,低声哭着跑出教室,曹晶等女生赶紧追了上去。
  不一会儿,上课铃响了。曹晶等几名女生围着朱晶晶走进了教室,她喊起立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老师问她怎么了,曹晶抢着说:“她身体不舒服。”
  那天下午课外活动时,孔凡伟把曹晶叫到一旁,问她:“朱晶晶怎么了?”曹晶告诉她:“掰了。”他没听明白,曹晶没好气地说:“分手了,不谈了。”孔凡伟问他们为什么分手时,曹晶告诉他:“邻班有个漂亮女孩在追求魏军,他把朱晶晶给甩了。”“谜底”被揭开,孔凡伟对魏军的恨意加重了。他当着曹晶的面愤然嚷道:“魏军他抢在我前面与晶晶好上了,现在遇到一个更好的女孩,他就把人家一脚踢开了,世界上有像他这样无情无义的人吗?我真想揍他一顿。”曹晶劝孔凡伟想开些,不要动粗。
  孔凡伟觉得恨归恨,当务之急是帮助朱晶晶尽快走出阴影,重新快乐地学习和生活。那天放晚学后,孔凡伟追上了黯然神伤的朱晶晶,说:“晶晶,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她抬起头,说:“没什么。谢谢你的关心。”
  “晶晶,你知道吗?魏军根本就是戏弄了你的感情,我才是真心喜欢你的……”孔凡伟紧盯着她红肿的眼睛说。朱晶晶突然抬高声调嚷道:“别提他!我不想听到他的名字!”
  说完,她倚靠着路旁的一棵大树,“呜呜”地哭了起来。孔凡伟拿出手帕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然后,他恳求道:“晶晶,我希望你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晶晶,做我女朋友吧,请你答应我好吗?”在孔凡伟一遍遍的恳求下,朱晶晶终于答应了。当晚,两个人一直谈了很久。当天夜里,孔凡伟躺在床上,眼前晃动的都是朱晶晶俏丽的容颜……
  6月10日是星期五。为缓解学习压力,朱晶晶根据自愿报名的原则,召集一帮同学利用星期天去苏州市中央公园游玩。傍晚时分,距公园最近的吴荣梅邀请大家去她家里吃饭。因大家兴致高涨,在饭桌上每人都喝了一瓶啤酒。不胜酒力的朱晶晶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椅子上,孔凡伟见势不妙,赶紧扶她进屋休息。安放朱晶晶躺在床上后,孔凡伟看着她漂亮脸蛋的红晕和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一股原始的冲动蓦然冒了上来。他把房门反锁上,大着胆子凑上前,双手抱住她的脸吻了一下。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朱晶晶并没有反抗,而是温柔地勾住他的脖子拥吻起来。
  就在这时,吴荣梅在外面使劲敲门,孔凡伟赶紧放开朱晶晶,打开房门,故作平静地说:“班长真的喝醉了。有没有醋给她解解酒?”
  朱晶晶迷迷糊糊地说:“我不要喝醋,我要回家……”孔凡伟自告奋勇地说:“我送你回家吧。”朱晶晶答应了。
  到了朱晶晶宽敞明亮、装修高档的家里,孔凡伟没见到别的人,就问:“你家里人呢?”她告诉他:“我爸爸、妈妈在外工作,经常出差不回来……”
  孔凡伟又有了冲动,问:“你父母今天晚上回来吗?”朱晶晶摇了摇头,孔凡伟一把抱住她的腰,她乖乖巧巧地任由他抱进闺房里。很快,两人一阵激情拥吻后,孔凡伟有了进一步的冲动,经过多次尝试,他如履薄冰般地和朱晶晶发生了性关系。面对床单上那丝殷红的血迹,孔凡伟抱着抽泣的朱晶晶怜爱地说:“晶晶,谢谢你把第一次给了我,我会永远守护在你身边,对你负责一辈子的,你也不要离开我好吗?”朱晶晶含着幸福的眼泪答应了。
   回到家里,孔凡伟就后悔了,感觉吞咽了一枚尚未熟透的青果。他担心的是:当时没采取任何安全措施,如果她怀孕了怎么办?这么丢人的事情如果让她父母知道告诉学校的话,我就会被开除,到那时我哪有脸面去见我的父母和同学啊?
  第二天早晨,孔凡伟忐忑不安地走进教室。庆幸的是,朱晶晶看起来很正常。课间,她还走到孔凡伟的面前,向他讨教一道数学难题的解法。他悬着的心渐渐平复了。他觉得自己太多疑了,就拼命强迫自己彻底忘掉“第一次”带来的恐惧和不安……
  
  惟恐“青涩性爱”被曝光,优等生怒杀情敌酿血案
  
  6月20日上午第三节课间,孔凡伟看见魏军把朱晶晶喊了出去,心里跟着“咯噔”了一下。
  朱晶晶跟在魏军的身后走进教室时,和孔凡伟对视了一下,随即连忙低下头避开孔凡伟的目光。
  孔凡伟敏感地意识到朱晶晶可能有什么心事。当天下午,他来到朱晶晶面前说想和她谈谈。朱晶晶借口有事离开了教室。孔凡伟又向曹晶打听。曹晶告诉他:“魏军见你与朱晶晶好上后,突然又要求同她和好了。与魏军最铁的同学都劝他不要放弃朱晶晶。现在,她的心里很矛盾。”
  “天呀!”孔凡伟惊叫起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魏军又来纠缠朱晶晶。
  当天放晚学后,孔凡伟把朱晶晶拦在回家的路上,问她:“晶晶,你与魏军是怎么一回事?”她告诉他:“昨天,魏军给我写了情书,今天问我有什么打算?”他急切地问:“你拒绝了吗?”
  朱晶晶愣了一会儿后,说:“我没明确表态,只是说要考虑两天。”
  孔凡伟气急败坏地说:“魏军这样做很不道德!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
  朱晶晶劝他要冷静:“你不要说得这么武断。他毕竟是最早同我谈的。”
  孔凡伟气得直跺脚,向她表示:“如果你选择我的话,我会给魏军以补偿的;如果你选择魏军,我要先杀死魏军然后自杀……”她劝他不要冲动,他转身就走。一路上,他反复考虑着下一步该如何走。
  当天晚上,孔凡伟无心做作业,就打电话给曹晶:“魏军凭什么回过头向朱晶晶求爱呢?朱晶晶直接回绝不就行了,为什么要用两天的时间来考虑呢?”
  曹晶告诉他:“朱晶晶今天下午亲口对我说,她选择的是魏军。我看你还是主动退出吧。” 他在她面前流露出要杀了魏军,然后自杀的念头。曹晶劝他不要胡思乱想:“有情处处皆芳草,你这是何苦呢?”
  放下电话,孔凡伟忍不住哭了。他自言自语:“朱晶晶属于我,一切都属于我。她已是我的人了,魏军凭什么抢走她?”他很担心魏军同她相恋后,迟早会暴露自己同她所发生的性关系,那样会搞得自己很难堪,很羞耻。更要命的是,天天看见一个大男人和自己心爱的女孩缠缠绵绵,自己感情上哪能受得了啊?
  想到这里,孔凡伟杀心顿起。
  6月21日早晨,孔凡伟因吹了一夜的电风扇而感冒了,还有点发烧。他硬撑着去学校卫生室开了几颗感冒药,用温开水服下后,病情并没有缓解,头痛得很厉害。无奈之下,他向班主任请了两天病假,朝学校附近的网吧走去。
  6月21日和22日这两天,孔凡伟度日如年。他在焦心等待着朱晶晶的选择!在网吧里,他疯狂地玩着血腥的杀人游戏,累了就给朱晶晶发几封电子邮件,表白自己对她的痴情,试图唤回她那颗游移的心。他知道,她每天晚上都要上一会儿网,收发邮件。
  孔凡伟不时地打开电子信箱,始终没有收到朱晶晶的一封回信。此时,他心里忽然明白了:自己根本就竞争不过帅气有钱的魏军。想到这里,前所未有的绝望漫过他的心头……
   6月23日早晨,孔凡伟醒来后,浑身不舒服。他不愿去学校上课,可又不能不去。他背起书包,对妈妈说了声:“妈妈,我去上学了。”妈妈丝毫没有发现儿子有什么异常情况。
  一路上,孔凡伟的双腿如同灌铅一般沉重。他的右手碰到了裤兜里的弹簧刀,心里猛地一震,“杀死魏军,然后自杀”的念头愈加强烈。这把银白色的木柄弹簧刀一直被他带着防身。前两个月,学校附近发生了一起命案,学校大会小会都强调安全,他就买了这把刀,每天都随身携带。
  虽然有了这把刀,孔凡伟的心里却不免有些紧张。他在家里见母亲杀鸡都要直朝后躲,哪敢用这把刀朝情敌魏军的身上捅去?
  为了给自己壮胆,孔凡伟在路边商店里买了4听啤酒、一包香烟和一只打火机,装入书包里。他把作案地点定在二楼的男厕所内。
  孔凡伟知道,每天早操后,魏军就会跑到厕所里来洗脸,他有这个习惯!
  当天上午7点半前后,孔凡伟双脚跨进校门。他没有走进教室,而是径直朝二楼的男厕所内走去。
  早操的铃声响了,男厕所内空无一人。孔凡伟放下书包,拿出听装啤酒,一连喝了三听。
  上午7点55分,魏军等几名同学快步跑进了男厕所。魏军没有注意到孔凡伟守候在里面,走近洗手池,正准备弯腰洗脸,孔凡伟冲上前抓住他的衣领质问他:“你为什么要抢我的女朋友?”魏军一把推开对方,不屑地说:“走开,你管不着!”孔凡伟厉声警告魏军说:“如果你现在答应离开朱晶晶,大家相安无事,如果你还缠着她,我要你后悔一辈子!”魏军愤愤地说:“有本事你就去追她,没本事就一边凉快去,我不想和你罗嗦,正准备转身离去。此时孔凡伟右手伸进裤兜里,飞快地拔出弹簧刀,一边怒吼着“去死吧”,一边朝他的胸、腹部狠狠地连捅7刀,直至魏军抽搐着倒在血泊里……
  在场的几名同学看到这惨烈的一幕顿时惊叫起来。看到有人跑过来,孔凡伟拔出带血的弹簧刀,飞快地跑进三楼的教室里,抱着朱晶晶的脸蛋吻了一下。还没等朱晶晶反应过来,孔凡伟已经转身冲出教室,跑到一楼的公厕里,把弹簧刀刺进自己的腹部,鲜血喷射出来,很快便昏倒在地……
  凶杀案发生后,校方在打电话报警的同时,迅速将这两名奄奄一息的男生送往医院抢救。魏军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而死亡,孔凡伟则保住了性命。6月23日上午,孔凡伟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监视居住,7月4日变更强制措施为刑事拘留,7月14日被逮捕。
  血案发生后,朱晶晶白天神情恍惚,每天晚上都要做噩梦。无奈之下,父母带她去看心理医生。一个月后,朱晶晶不愿在苏州呆下去了,随父母搬至一个陌生的城市读书、疗伤。这起凶杀案带给她的心理伤害,也许这一生都难以抚平。
  2006年5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孔凡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被告人孔凡伟及其父亲孔庆友、母亲沈桂花赔偿魏军父母丧葬费、死亡赔偿金21万余元。孔凡伟的父母悲伤欲绝,表示愿意赔偿对方的损失,但因其经济条件较差,目前只能凑到2000元。魏军的父母不服一审判决结果,此案上诉至省高级人民法院。孔凡伟的父母又从亲戚朋友处借到1万元赔偿金,通过主审法官转交给魏军的父母,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减轻儿子的罪孽。孔庆友夫妻俩万万没有想到,花那么大的代价、那么多的心血培养出的竟然是一个未成年的“杀人犯”。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办案法官深有感触地说:“孔凡伟自感女友将被魏军夺走,难以接受这一现实,加上他的心智发育不全,法制观念淡薄,决意采用极端暴力手段来解决问题,从而酿出惨痛悲剧。对少男少女来说,生命之树上结出的‘性爱之果’,不能过早地采摘、品尝。否则,很有可能给自己、给他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