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对绘画抽象美的认识

作者:未知

  摘要:绘画性是画家始终追求的,一幅作品的品味,与画家终身的追求离不开。一幅作品以画面的追求,黑白灰的理解,色调设计,对美的追求来理解和阐述。一幅好的绘画就是要巧妙的利用绘画语言中的对比因素来寻求画面的节奏和韵律,以强有力的艺术形象来感染观者。在客观物体依据的前提下主动的提炼、概括画面的节奏美、韵律美,则以轻松,唯美,飘逸为基本特征,在艺术形象上不管是人物,风景。还是抽象形式的组合,则总是充满了诗情画意,给人以美的享受。
  关键词:黑白灰;色调;美
  
  绘画性是画家始终追求的,一幅作品的品味,与画家终身的追求离不开。画家终身要解决的问题很多,绘画的价值取决于色调的和谐。然而色彩的多样变化如果不能达到协调统一,就难以营造良好的色彩秩序,造成色彩混乱,陷入俗劣,使画面没有品味,然而概括画面的节奏美、韵律美,则以轻松,唯美,飘逸为基本特征,则总是充满了诗情画意,给人以美的享受。
  
  一、回面的追求
  
  大自然所提供的纷乱繁杂的物象需要画家主动地进行归纳和概括。德拉克罗瓦所说“大自然仅仅是一部词典。”而艺术的使命不是复制所要描绘的对象,而是表达它。艺术形象虽是从实际中得来的,但艺术形象中的实际,应当不是生活原样的翻版,却是通过作者的主观态度,有所强调与加工,重新创造出来的。绘画语言的个性在于其语言表达方式与现实存在之间所产生的距离。所以艺术家在压制物象的外表意义上,引化内在抽象精神因素,对于画面中的物象进行提炼和概括,甚至趋向于符号化,早通过简练的手段使物象转化为抽象的点、线、面等形式因素形成了平面形的依据,这恰恰是绘画形式美的要素,从而在写实油画中不断挖掘物象的形式美,结合形体结构和画面结构组合美感,具有中国画“离形得似”的味道。集中体现了作者的主观性,不以描摹对象为目的,背离物象的造型,创造出让人遐想的意境,从而取得更为生动的艺术效果。
  再者就是画面的形式组合,即构思构图所营造出的纯正品味。如同构图中线条、色调的安排,可以不管画面物象的意义而单独考虑,将画面构成与形体分开来分析,考虑线条的趋向、色调的明暗,不必顾及其他因素,将这些因素组合成有序的结构,每一个片断部有形状和自己的设计,这些片断要成为画面整体设计的和声。通过线条的倾侧、倚斜,色块的分布、交替、面积以及层次方面的设计使得画面整体、丰富、呼应、统一。
  
  二、黑白灰的理解
  
  我们知道,运用绘画工具材料来表现自然界的物体是存在一定局限性的。我们使用的白纸的亮度到铅笔画出的最深暗度之间的色阶范围,远远达不到自然中最亮到最暗的色阶范围。为此,在绘画中便提出了如何概括和分类自然界中的这些色阶,以有限的色阶范围来表现具有无限色阶层次的大自然的问题。也就是说,将自然中一些基本类似的色阶层次,在画面中理性的概括为一种色调层次。这样,在画面中色调层次之间的关系便出现了与自然界中的色阶层次的一种相互对应,相对正确的模拟关系。正是于此,在大体明暗开始时,应对整幅画面制定出黑、白、灰三个大的色调层次。无论所绘对象所处的环境中色调层次有多少,都要给予理性的概括和归纳。这样,便可牢牢地抓住整幅画面大的基本色调:“(1)将自然中所处在暗部里最深的颜色或最深的物体设定为‘黑’的范畴,在这个范畴内在分出三个层次的色阶。(2)将自然中所处在亮部里最亮的或固有色最亮的物体设定为‘白’的范畴,然后在其中再分出三个层次。(3)将自然中处在明暗交界线之上的中间色也就是处在侧光部位的体面设定为‘灰’的范畴,这个范畴之中也包括固有色为中性色彩的物体,然后同上方法,分出三个色阶的层次。”那么,我们在画面上可以得到九个区别明显的色度层次。有了这九个从黑到白的层次,画面层次已经足够的丰富了。
  实际明度或暗度与画中的主要光线的关系,是一种为整幅画面建立起来的关系。写实油画中客观物体转折面角度的不同和空气透视造成了画面的虚实与节奏强弱,它是处理画面虚实和节奏强弱的客观依据。边缘线的虚实和画面中点、线、面的节奏是绘画中重要的艺术处理手法,写实绘画中二者很好的运用能使画面呈现出感人的视觉效果。
  
  三、色调设计
  
  有修养的画家并不常常先有一个明确的色调形式计划然后才开始作画的,与此相反,他正是在把握构图上的各个形体以获得美的效果的过程中,得出他的色调配合来的。色调的安排与分布必须与形体分开来同时还要注意画面以明暗为主的塑造形式向黑白灰色块的对比发展,注重画面冲突的平衡。分析,就是当考虑色调的明与暗的黑白灰色调结构时,一定不要注意物体的形状,厚度或者立体感。就像当我们眯起眼看一件物体等,只注意其色调的明暗,而不顾及其他因素时一样。画家在画画行动的每一步都与对比和平衡有关,通过对色块的分布,方向,交替,面积以及层次方面的设计,使得画面呼应,丰富而平衡。
  
  四、对美的追求
  
  大自然丰富多彩,它给每一个人都有某种美的启示,这种美一方面是客观自然决定的,另一方面人们的文化背景,教育状况,个人偏好决定的,相同的自然景象会给每一个人不同的视觉感受。大自然美的启示具体的是色彩美和形体美,它们的组合造成了某种抽象美。大自然中生物的色彩组合给了我们许多色彩美的启示,例如列维坦的《弗拉基米尔路》灰色调与一条坎坷不平的路伸向远方,给人一种惨淡,沉重的视觉感受,这种美感动着多少观众把他们带入了画中并产生了共鸣。意大利画家莫兰迪一生醉心于几个罐子和瓶子放弃了艳俗的颜色,用米白色,粉橘色,灰蓝色等组织色调,寻求一种微妙的变化,这种淡雅的美感深深的感动着观众。凡高的《星空》画面由奇特的山、柏树,月亮、星星、和想象的彗星组成,扭曲的笔触和强烈的色彩表现也感染着每一个观众。如德国画家弗里德里希的《海滨的修道士》和俄罗斯画家列维坦《静静的墓地上空》这不仅是一般的抒情诗篇,它们更牵动了人们灵魂深处对终极关怀的追求意识。那海天茫茫的广袤空间中,人显得如此渺小,特别是一位修道士(追求终极真理者)的出现,撩起观者心理深处的哲理性思绪,叩问人生,宇宙的意义和归宿。而在列维坦《静静的墓地上空》中暮蔼残阳,层云低垂,滚滚流失的江河,孤独的教堂和零落的十字架,在画面为紫的色调笼罩下,似在感慨着人生苦短和人事的兴衰,进而探讨人生价值的底蕴。并把作者的惆怅也传染给观众,把意境推向了更深的精神方面。大自然给了大家这么多美的启示,画家则需要去提炼这些美的启示表现到画面上。绘画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发掘美、表现美。
  一幅好的绘画就是要巧妙的利用绘画语言中的对比因素来寻求画面的节奏和韵律,以强有力的艺术形象来感染观者。在主动造型意识的培养过程中,要求学习者透过物体的表象去把握这些绘画因素中的对比手段,在客观物体依据的前提下主动的提炼、概括画面的节奏美、韵律美,则以轻松,唯美,飘逸为基本特征,在艺术形象上不管是人物,风景。还是抽象形式的组合,则总是充满了诗情画意,给人以美的享受。
论文来源:《大众文艺·理论版》 2010年第8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11875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