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及其启示
作者 : 未知

  摘    要: 本文在梳理国外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主要实践路径的基础上,探索数字化技术在年画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中给予的启示及策略。国外几十年来丰富多彩的数字化保护实践为我国年画文化资源的数字化探索与发展提供了重要借鉴和参考。
  关键词: 国外    非物质文化遗产    数字化保护    启示
  “山东六府半边天,比不上四川半个川。都说天津人马厚,不如武强一南关。一天能唱千台戏,不知戏台在哪边”。一首民谣道出了著名“年画之乡”当年红火热闹的场面。“南桃(苏州桃花坞)北柳(天津杨柳青)论画庄,农家年画数武强……”产生于燕赵大地的武强年画在鼎盛时期,年画畅销国内18个省,印刷量达一亿对开张。按照当时全国人口计算,每个中国人每年平均至少购买两张武强年画。年画中寄托的乡村情感和古朴浪漫的人生追求,成为中国民俗文化史中一个永恒的神话。
  然而,现代商业大潮和经济全球化冲击使木板年画已经成为濒危艺术。随着岁月的变迁,年画已经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年画,曾经繁荣兴盛的传统古老民间艺术,已没有了昔日的光芒。
  年画专家王树村曾说民间文化可以说是一个民族的魂,民族的根。近年来,城镇化中濒临覆灭的画乡的现状使得专家学者大声疾呼要大力加强年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党的十八大报告突出了对传统文化的保护与弘扬。现代数字信息技术的运用,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的采集、整理、传播、服务等,为数字时代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机制的建立,提供了重要的途径和手段。利用数字技术构建一个网络化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平台是民间传统文化保护工作的必然选择。
  一、国外文化遗产的数字化保护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外发达国家开始将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数字化项目作为发展网络文化信息资源的主要内容。世界各国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数字化保护,已经做了大量工作。但是很多发展中国家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数字化保护,才刚刚起步。欧美等国经过几十年的工作已经形成了丰富多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产品。他们立足各类文化机构开展工作,极大地提升了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的保护水平。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在1992年推动了“世界的记忆”(“Memory of the World”)项目,其目的就是在各国推动文化遗产数字化。目前,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正大规模把文化遗产转换成数字文化形态,为全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和资源共享提供了各类别的平台。
  日本在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上走在了亚洲乃至世界的前列。文化遗产保护中的一部综合性大法《文化遗产保护法》早在50年代就已创立。近年来,依托国会图书馆,日本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的保护已形成了资源数据库。
  2004年12月,就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韩国三星电子有限公司合作,主要内容是通过三星公司的优势资源和网络对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性研究。同年同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持的数字化保护丝绸之路文化遗产项目正式开始。
  意大利数字图书馆门户与文化旅游网(The Italian Digital Library Portal and Cultural- Tourist Network)就是一个为公众服务的意大利文化遗产资源的在线文化遗产资源服务系统。此项工程是由意大利图书遗产与文化机构专业委员会发起组织的。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方面,2010年法国实施了名叫“加利卡”(Gallica)的文化数字化工程,总预算达7亿5千万欧元。这个数字化项目基于“投资未来”的重要规划,旨在维护法国历史文化记忆的数字化生存与发展。
  多年来,英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积极性高涨,博物馆、公共图书馆、档案馆及公共文化组织积极参与。如著名的英国泰特在线网(www.tate.org.uk/)是英国传统古典音乐、现代音乐及利物浦地方音乐的在线数据库。
  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方面,走在世界前列的无疑还有美国。华盛顿大学、斯坦福大学与Cyberware公司合作的数字化米开朗基罗项目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芝加哥大学、西安大略湖大学的Sulman木乃伊工程;美国建立的全国性虚拟图书馆的“美国记忆”工程,免费向公众提供,涉及书面与口头文字、音频记录、静态和动态影像、印刷品、地图、乐谱等记载美国印象(American Experience)的各种资源。
  二、国外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所带来的几点启示
  高新科技和网络的不断发展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和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发达国家出现的这种“媒介转移”使我国系统性和完整性抢救与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了借鉴和参考,现代数字化技术的创新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播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
  1.创建专门的非遗保护管理机构。在政府部门的领导下,开展有序的、科学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与抢救工作。大型非物质文化资源数据库在管理上应该上升到国家层面。民间文化组织、协会和学术机构应在相对应的专门非物质文化遗产机构的统一组织协调下开展工作。
  2.加大资金投入,提高效率效益。数字化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项艰巨庞杂的系统工程,涉及面广,需要投入大量人财物。各级政府应设立专门资金确保每一项数字化工程落到实处。要鼓励企业、民间团体、行业协会甚至个人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领域,调动非物质文化遗产开发利用的积极性。
  3.制定相应法律法规,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提供法律保障。
  4.组建整合科研力量,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提供人才支撑。数字化采集和存储技术,数字化复原和再现技术。所有这些都需要专门的科研和技术人员创造性地工作。通过团队建设和项目开发,把散落民间的大批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有效保护起来,为传承和发展文化遗产打下坚实的基础。   三、年画数字化保护的策略与主要路径
  近年来,著名学者冯骥才先生率领天津大学文学艺术研究院建立开发了“中国木板年画数据库”(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该数据库的基础数据来源于历时十年的中国木版年画普查保护工程。本项目借鉴国内外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经验通过数字化方式保存了弥足珍贵的年画资料,同时为研究年画的学者提供了全面可靠的数据。数据库汇集了二十二卷《中国木板年画集成》及十四本《中国木版年画传承人口述史》的全部内容。冯骥才先生为挽救濒危的武强年画曾几度亲临年画古版抢救现场,为武强年画的保护、传承与发展献计献策。
  就武强年画的保护及传承而言,如何发挥数字化技术的作用是摆在我们面前一项重要课题,目前,已从以下几方面采取措施并取得了一些成效。
  1.建立武强木版年画数据库,搭建数字化存储与信息获取平台。通过这些现代数字化采集和储存技术对信息进行图像、音频和视频等的采集,并录入数字光盘进行保存或者建立数据库等,同时建立木板年画档案资料、工艺流程、传播传承、影像、照片等多角度、全方位的动态数字信息库,编辑转化为数字化格式并存储于数字磁盘、光盘等物质介质中,进而利用多媒体网络数据库进行存储和管理,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完整有序保护提供许多新的保护手段。
  2.建立武强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博物馆。在对年画的数字化存储处理与网络管理基础上,建立武强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博物馆,公众和学者可以通过必要的注册登录进行文献检索查阅。
  3.创建年画非物质文化遗产交互交流平台。通过年画数字化数据库和数字博物馆建设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有效传承提供支撑,年画社可以数字化技术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中的深度开发并以此建成互动平台,公众在此平台可以就非物质文化遗产知识方面进行学习、交流。
  4.加强与高校、科研院所合作。近年来武强年画社、博物馆在对外合作开发方面进行了诸多探索。要充分调动年画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的积极性,在科研院所、高校建立相关的研究中心或科研基地。天津大学冯骥才研究团队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数字化收集、整理、保管等方面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5.与各地年画博物馆、公共图书馆、民间艺术馆等机构合作
  网络时代的到来,加强与各级各类博物馆、图书馆、档案馆合作,这些非营利性的文化事业性服务机构提供的“无偿服务”对资源整合、传播和信息共享具有不可估量的现实价值和意义。
  数字技术给年画这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插上了数字化保护与传承翅膀,为中国传统文化走向世界、走向未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年画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平台的构建有利于培育民族认同感,增强社会凝聚力和创造力,使民间传统文化在世界文明中大放异彩。
  参考文献:
  [1]王树村.中国民间年画史论集[M].天津:天津杨柳青画社,1991.
  [2]周明全.文化遗产的数字化保护研究:第三届中华文化遗产数字化及保护国际研讨会论文集[C].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
  [3]黄永林,谈国新.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与开发研究[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2):49-55.
  [4]彭冬梅.数字化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新手段[J].美术研究,2006(1):47-51.
  [5]The Library of Congress.Mission and History(American Memory form the Library of Congress)[EB/OL].[2011-04-15].http://memory.loc.gov/ammem/about/index.html.
  [6]张瑞民.武强年画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保护[J].现代农村科技,2015(5):72-73.
  [7]张志清.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的古籍建设和服务[EB/OL].[2011-04-17].http://www.nlc.gov.cn/service/wjls/pdf/09/09_14_a9.pdf.
  [8]Andrew Green.Overview of networking cultural heritageinitiative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anada[C/OL].[2011-04-11].http://archive.ifla.org/IV/ifla71/papers/018e-Green.pdf.
  [9]谭必勇,张莹.中外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研究[J].图书与情报,2011(4):7-11.
  [10]张瑞民.武强年画民俗文化及翻译策略[J].时代文学,2014(9):140-141.
  [11]张瑞民,谢捷,郭志斌.民族的灵魂,民族的根-中国年画现状及其保护[J].湖北函授大学学报,2015(11):179-180.
  基金资助:本文为2015年度河北省高校人文社科重点课题《武强年画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策略研究》成果(SD152015)以及2015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基金项目《年画民俗文化及其传承与保护创新机制研究》阶段成果(15YJA840022)。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