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组诗)
作者 : 未知

  呼吸
  在一次泅水过程中,
  那时也和现在一样。在等待的时光里
  一切都显得可有可无
  并且,也拥有河流的开阔
  浪也一样。但不同
  的感觉带来了不同的结果因此我
  也学会了在深水中呼吸
  在梦中呼吸若
  水獭吐出的泡泡
  拥有可读性,并和读者一起
  成为拓荒者,以及蓝色
  的睡眠。都必将载入史册,而此刻
  风从西边吹来,他用
  一只手把时光紧紧握住
  云在走
  不是我走,是云在走
  在幻觉里伸展,若空灵的山谷把
  他的想象次第打开
  把风留住,这云的翅膀用
  回忆完成黑色眺望
  并且,也以自己的眼睛记录
  他们曾经的苦难
  和一次悲壮的征程
  多么寂静啊,在这虚幻的世界里
  我不想丢失灵魂,不想在陈旧的语调中言说
  就像你们反复说过的话――
  今夜,我什么也不想再说
  在路上
  那时我已经来到山谷,进入
  天山腹地。这陌生的岩石上,鹰的
  想象比我辽阔
  花楸树结满了果实,仿佛
  一个人的秋天苍凉又饱满
  我知道,这丰腴来自土地,来自你
  清澈的目光,和玫瑰般
  柔润的馨香。所以
  在路上,我可以听见你呼吸
  的甘露在月光里
  在一个人的等待中缓慢升起
  就像天山月……她以此温暖自己
  或者,在辽阔里打开视域
  好让我不再落寞与孤单
  无题
  走了,静静地
  但我丢失的金钥匙在你那里
  在童话中。我们彼此
  牵挂,就像林中鸟
  他们的语言,只有你我能懂
  所以我也想停下来
  转身,或者继续眺望
  在这清冷的冬季,也在一场雪
  最初的回忆中
  黎明朝我走来
  风是晨曦在高空自言自语
  向着灌木丛,我以相同的呼吸解开
  灵魂的枷锁。解开梦靥
  强加给我的惶恐
  等待的日子灰暗,焦虑
  在另一侧突围。紧接着
  山峰开始明亮起来,仿佛
  最深的爱在火焰中绽放
  在静默中,在大地空阔的涛声里呈现
  她简约的颂词
  但现在,晨曦击穿夜幕
  如不断放大的激情,奔突,回荡
  在山谷里。这经久的涛声
  是挽歌,也是叹息
  晚炊
  乡音淳朴,若一杯酒进入
  时间的天幕垂于天际
  但我只能记住这些。请原谅我的
  胸怀并不宽广,原谅
  一个异乡人懵懂的情怀
  在它的疆土拥有足够的印证
  所以,请告诉我这
  季节如何打开它的迷宫
  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昨天,一只鸽子坠落在深谷
  我和我的朋友们都已经
  做好了准备
  不必在意什么,但必须让自己
  能够拥有安稳的睡眠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