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国旗伴我走天涯

作者:未知

  难忘歌曲《绣红旗》
  歌唱五星红旗的歌不知有多少,但给我印象最深的当数那首《绣红旗》,这是歌剧《江姐》中的插曲:
  线儿长,针儿密,含着热泪绣红旗,绣呀么绣红旗;
  热泪随着针线走,与其说是悲不如说是喜。
  多少年,多少代,今天终于盼到了你,盼到了你……
  那是1966年,我15岁,考上初中没多久,学校停课,开始“大串联”。因为我们是新生,农村的孩子也不敢出远门,老生又不约我们,加上读初三的哥哥已经“串联”去了。我便在家里翻找哥哥的书,看到一本长篇小说《红岩》,便如饥似渴地读起来,被书中的情节吸引得一天到晚什么也不想干。也正是这个阶段,那个年代农村流行的广播小喇叭里正在播放《红梅赞》和《绣红旗》歌曲,我被这动听的歌声所感染,没事时总是挂在嘴上哼哼,长大后,我还在多种场合唱过《绣红旗》。有句话说“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确,我们都对五星红旗有着深深的感情。
  船上的国旗
  1976年,我大学毕业到远洋船上当了海员,只要是抛锚和靠泊,每天都会近距离地接触到国旗。因为按规定,每天早晚船上都要升降国旗,但在航行途中,特别是在大洋中航行,就把国旗摘下了。
  国旗是挂在船尾的,而且也不高,伸手就能摸得到。直到现在,有些不了解的人还以为国旗是高高地挂在船顶呢。我还看到有些画家将国旗画在驾驶台顶的最高处,也有些漫画家将国旗画在船首,这都是不正确的。其实,船首是不挂旗的,进出他国港口,要将这个国家的国旗高挂在船顶,以示尊重,这也是国际规定。
  船上升降国旗,不以时间规定,而是以太阳升降时刻为标准,太阳升起,国旗升起,太阳落海,国旗降下。升降旗的工作,由值班水手负责。国旗降下后,就放在旗杆下一个特制的小箱内。现在万吨级以上的远洋船上也仅有20多人,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工作,所以船上升降旗,不可能像军舰上那样,官兵列队敬礼,而是由值班水手升降就完事了。
  船到国外,一定要保证国旗是新的,不破损。挂国旗还是一种尊严,有五星红旗在船上飘扬,就说明这是中国浮动的国土,有中国人在船上工作着,他人不可侵犯。同时,船不论航行到哪个国家,没有值班人员的允许,他人不可随意登船。
  远洋船上的“方便旗”
  常会有人问,远洋轮上巴拿马旗何其多?其实不仅是巴拿马旗,利比亚旗、马耳他旗也不少,那是在巴拿马或利比亚、马耳他注册的船,也叫“方便旗”。挂方便旗中国船的管理与挂五星红旗的船管理是一样的。但国外挂方便旗的船却与我们有很大的差别。
  方便旗指在船舶登记宽松的国家进行登记,取得该国国籍,并悬挂该国国旗的船舶。
  船舶悬挂的旗帜表明该船舶的国籍,在公海上的船舶受船旗国的专属管辖和保护。实践中,有些国家允许外国人所有的船舶悬挂其旗帜,于是,有些外国船舶为了逃避本国的税务和其他强制措施而往往购买这些国家的旗帜,这种船旗被称为方便旗。但由于悬挂方便旗的船舶与船旗国没有“真正联系”,在发生问题时,方便旗很难发生作用。
  挂方便旗的船舶,法理上应该受船旗国的管辖和保护。二战后,这种现象在国际航行船舶上颇为盛行。其原因不一,主要是船舶所有人希图隐匿所有权,或意在规避纳税,节省成本(较低的船舶登记费和船员工资);另一方面是为了发生事故后可以逃离处罚。比如大油轮发生漏油后,如果挂本国旗,那么本国政府就要为漏油的后果负责,而挂方便旗就没关系了,因为根本找不到人。各港口对方便旗船一直是重点检查对象,因为这样的船管理一般比较松散,很可能对港口有不利的影响,如果再配上一个水平很低的船级社,这船就更容易出问题。
  由于开放登记国对船员的雇佣不加限制,对船舶的经营管理不予干涉,加之税收低、船舶最低配员低等因素,在成本上十分有利于船舶所有人,因此“方便旗”船发展非常迅速,至今约占世界船队总吨位的1/3。
  国旗下的海外华人
  现在,悬挂五星红旗的中国商船几乎遍及世界各个港口,所到之处人们都习以为常了。可是在我刚当海员的1970年代,不但远洋运输公司刚刚成立,有的国家与我国建交也不长,港口运输的商贸关系也是刚刚建立。特别是船首次到哪个港口,总会有当地的华人华侨来船上参观拍照。1978年,船行加拿大西北沿海的鲁珀特太子港的一幕,我至今难忘。
  鲁珀特太子港位于北纬五十五度左右,春节前后,到处是皑皑白雪。高大的松柏被雪压弯了枝头,独具特色的木制小楼抵抗着从美国阿拉斯加刮过来的偏北寒流。在这样寒冷的季节,有一组镜头却让我心里暖烘烘的。
  上午十点,刮了一夜的偏北风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在加拿大这个北方的小城,却有一个现代化的粮食码头,我所工作的中国远洋散装船就停靠在这里。甲板上几乎见不到作业的工人,因为这里是机械化作业,几个大管子流水似的将麦子输送到船舱。如果货源充足,5万吨的麦子一昼夜就可装完。我信步向舷梯口走去,见政委和值班水手在向码头观望,原来船舷旁刚刚停下一辆小轿车,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另有一位中年男人,背着一架照相机没经请示我们,就扶着两位老人小心翼翼地上了船。值班水手问明了他们上船的用意,得知这是一家三口华人,要到国旗下照个相,政委二话没说就同意了。国旗的位置在船尾,而且旗杆并不很高,标准的国旗迎风飘扬的时候,一伸手也能够着。老爷子用浓重的广东方言说,他已离开祖国半个多世纪了,由于年老体弱无力回国看看,这次看到国旗就算回国了。只见老太太伸手抓住国旗,摸着国旗的一角,眼里噙着泪水。老爷子像年轻人那样揽着老太太的腰,中年男子手按快门,一张国旗下的照片就照成了。然后,中年人也站过去,让我给他们拍一张全家福,背景是迎风招展的国旗,画面上是三口人满足而又激动的笑脸。中年人说,他们从电视上看到现在的中国已经取得的巨大成就,海外华人华侨跟着扬眉吐气,尽管他们对中国不是很了解,但他们的骨子里流淌的是中国人的血。
  船长得知后,特意为这一家三口准备了午餐,老太太临走时,还要了一个方形腐乳小坛。船长一再抱歉,说腐乳已经吃没了,老太太说就要点中国的咸菜,拿回去让她没有到场的女儿也尝尝。管事为了满足他们的要求,将船上所有中国咸菜都选了一点,一家三口乐得一个劲地致谢。这是我见到典型的久居海外华人华侨当中的几位,尽管无情的岁月风霜染白了头发,尽管历经世事沧桑,也不管过了多少代,他们仍然关注着祖国的变化,祖国的统一,希望祖国繁荣昌盛。也无论他们生活在什么社会背景下,见到国旗,他们都会挺直脊梁地说:我是华人!
  外国人眼中的五星红旗
  随着中国地位在世界的不断提高,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人们对悬挂五星红旗的中国船舶都刮目相看了。同时他们也羡慕中国船舶管理得好,哪怕是一艘经营多年的老船,里外保养得都很好,从来不会锈迹斑斑地出现在外国码头上。而且五星红旗永远是鲜艳夺目的,旧了的、褪了色的五星红旗不悬挂。
  有一次船到以色列的海法港,正是巴以关系极其紧张的时候,外国船靠泊,不但船下有以色列武装人员站岗值班,海员上下船出入海关安检也特别严,还有专人搜身,生怕有特工人员混进来。但是,只要是悬挂五星红旗的中国船,港方就不派武装人员在梯口值班,中国海员出入海关,只是亮一下海员证,说一声CHINA SEA-MAN(中国海员),他们不但不搜身,反而友好地挥挥手,一路放行。此举令外国船员瞪大眼睛好生羡慕。
  船在航行的时候是不升旗的,但是有经验的外国人和外国船,一眼就能认出中国远洋运输公司的商船,那就是船舷两侧都有很大的中国远洋运输公司的英文缩写COSCO的字样。或者是船上的大烟囱上有一颗黄色五星,五星两边是三条黄色的水纹线,五星下的地是红色的,这就是中国远洋运输公司所属船舶的标识,很远就能看到。当然,地方航运公司除外,标识各异。当船在大海航行时,多数外国船都会鸣笛向中国船问候。中国强大了,经济实力增强了,给我的感受是,中国海员从1970年代出国时还“弯腰走路”,进入新世纪后,中国海员就可以挺胸走世界了。(责编 孙礼勇)
论文来源:《华人时刊》 2015年10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268335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