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大师 紧跟大师 争做大师
作者 : 未知

  孙莹,旅法青年指挥家。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师从著名指挥家教育家徐新教授学习交响乐指挥,与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中国电影乐团、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交响乐团等有良好的合作。毕业后赴法留学,师从法国教育家辉兹教授就读于巴黎高等师范音乐学院指挥系,并参加著名指挥家大师班,师从小泽征尔、迪图瓦、马泽尔、布烈兹、郑明勋、杰吉耶夫等著名指挥。学习期间指挥世界著名交响乐团巴黎音乐学院管弦乐队排练、演出斯特拉文斯基《火鸟》组曲;指挥巴黎玛希歌剧院乐队演出德彪西的《牧神午后》、《大海》。法国《费加罗报》评价其为“来自东方,外表腼腆,指挥时音乐充满激情和超强感染力”。2011年受邀回国担任著名华人指挥家汤沐海先生助理指挥,与兰州交响乐团、天津交响乐团、厦门乐团、厦门爱乐乐团等有过多次交流合作。2015年1月成功指挥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龙声华韵"系列之作曲家鲍元恺教授专场音乐会。现任厦门歌舞剧院院长助理,厦门乐团音乐总监及首席指挥、厦门大学客座教授。
  音乐时空: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指挥的?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专业?
  孙莹:在我16岁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父亲说要带我去见他海政歌舞团老战友张建民(著名指挥家李心草之父)。之前我并不知道自己要学习这个专业,直到后来,父亲对我说,希望我有一天成为像他战友的孩子(指挥家李心草)一样出色的指挥。
  音乐时空:谈谈您赴法国留学的经历吧,法国指挥有哪些特点呢?
  孙莹:本来应该03年,因故推迟一年04年才去的巴黎。确切地说,出国之前对法国指挥的了解仅限于一些视频和音频里的印象,觉得他们风格比较偏松驰,与德奥学派的严谨完全不同。
  音乐时空:您在指挥法国的交响乐团时,与国内交响乐团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呢?
  孙莹:很不一样。第一次站在法国乐团面前,心里十分紧张。法国乐团普遍不喜欢排练时候话多的指挥,希望指挥干净利索地完成排练任务,不要拖泥带水。另外,法国工会非常活跃,排练可以晚点开始,但是绝对不可以晚点结束,拖一分钟都不行。有一次,我将排练时间拖延了五分钟,工会就马上给我提出了意见。这一点上,国内乐团要好一些,我们的乐手敬业精神普遍都好过法国人,更稳重,更任劳任怨。
  音乐时空:您回国后担任过汤沐海先生的助理指挥,这对您的指挥生涯产生了哪些影响?
  孙莹:说实话,我做梦都没想到能有机会成为汤大师的助理,哪怕只是帮他拎包、翻谱,我都觉得是自己莫大的荣幸。毕竟,从学生时代起,他就是我的偶像。那时,我们就经常去偷看汤大师排练,感觉大师一直离自己有很远距离,难以接近。真正接触、共事才发现,原来汤大师是如此和蔼可亲的一个人,并非如以前的感觉高高在上。但是,汤先生对艺术上的严谨、一丝不苟也没少让我吃“苦头”。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帮忙搭架子无可挑剔,汤先生却能一针见血地指出我的问题,经常令我羞愧难当。不过,往往被“教育”之后, 都能得到提高。相反,他不说我什么的时候,我反而自己觉得空荡荡的。事实上,汤先生的一些话总是时刻在潜移默化的影响和帮助我在指挥道路上成长。
  音乐时空:我们想知道,您是如何理解指挥这项工作的?
  孙莹:过去,在做助理指挥时的概念就是把节奏、音准对齐,其他处理音乐是总监操心的事情。现在,自己做了总监,在没有助理帮忙搭架子情况下,如何让乐队接受我的排练方法、如何选择好音乐季的曲目安排来吸引观众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音乐时空:作为一名指挥,需要具备哪些专业素质?如何才能使舞台上众多演奏家融合在一起?
  孙莹:起码要有好的听觉和音乐的嗅觉,指挥一首作品,自己首先就要被音乐感动,才能去感动别人。此外,临场发挥也是十分重要的。
  音乐时空:青年指挥要建立威信,需要哪些方面的积累?
  孙莹:我觉得首先要学会尊重别人,我一直很尊重每一位与我合作的音乐家。所谓威信不是靠骂出来的,更多时候是靠人与人尊重的铸就的。
  音乐时空:今年1月,您指挥中国交响乐乐团鲍元恺老师音乐会,对您来说可以算得上挑战?
  孙莹:当然。这是个巨大的人生挑战。虽然我指挥过很多欧洲的乐团,但是毕竟是中国人。我相信,每个音乐人都向往与神殿的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合作。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指挥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紧张是肯定的。虽然国交乐团里每一位演奏家都是我认识多年的同学或者关系不错的学长,但是真正到站上指挥台的时候,对待艺术极其的严谨的国交是不讲任何私人感情的。你的专业不行的话,再好的朋友一样也不留情面。所幸的是,我还算顺利地完成了自己在国交的“首秀”,也是我人生中的最重要一步。
  音乐时空:您对处理鲍元恺先生的作品有什么独到的见解?
  孙莹:鲍老师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国宝级作曲家,也是我的忘年交。鲍老师的作品非常有特点,很对我的“胃口”。主要就是他的创作从不盲目的模仿西方,永远不放弃调性的原则,作品巨有浓郁的中国特色。可以说,他是当代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作曲家之一。这次演出还不过瘾,我要指完鲍老师的所有作品,贪婪吧?(大笑)
  音乐时空:下半年,您有哪些新的演出计划?
  孙莹:主要是本乐团一些音乐季,以及一些与国内其他乐团,如深圳交响乐团,天津交响乐团等的客席指挥演出。
  音乐时空:对于演出选曲,您是否遵循某种原则?
  孙莹:绝对遵循我的恩师徐新教授的原则:中国指挥任何的音乐会里必须要有一首甚至更多的中国作品。
  音乐时空:您最擅长指挥哪个时期或哪位作曲家的作品?
  孙莹:我认为自己比较擅长莫扎特、贝多芬、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还有就是像鲍元恺老师与关峡老师这样的“传统派”中国作品。
  音乐时空:最后,来聊聊指挥界的大腕们吧。您参加过多位著名指挥家的大师班,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珍贵的记忆?
  孙莹: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韩国指挥家郑明勋先生的大师班,指挥法国广播爱乐乐团演奏勃拉姆斯第四交响曲。本来自以为勃拉姆斯是我的最强项,郑先生肯定说不出我有任何问题。但是在我排完第一个章节以后,郑先生直接喊停,问我是否满意自己刚才的排练。我说很好呀!郑先生说:好,下面你看看我排。 他一下手,乐队瞬间变了,我感觉自己忽略的很多声部都在郑先生手里体现出来,一小节、一小节下去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很粗心大意,但是这种“没面子”对我来说是受益匪浅的。至于其他的一些大师班很多都是比较恭维客套的,只有郑先生那几次给我影响极为深刻。
  音乐时空: 最后,请您概括一下自己的指挥风格。
  孙莹:我的指挥风格,比较激情吧,有一定的感染力。一上台到演出状态中容易忘我,有一些主观因素会融入其中。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