绚丽和田毯
作者 : 未知

  具有2000多年历史、最能代表维吾尔民族艺术特色的和田地毯,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与辉煌、绚丽、多彩、美好、吉祥之类的形容词相伴相随。
  
  在和田的玉龙喀什河畔,至今流传着一个动人故事:传说是一位叫阿克西凡的农民发明了和田地毯。阿克西凡当时用当地最朴素的棉花线做经线,用和田羊毛做纬线,再用和田特有的核桃树、石榴树、沙枣树等植物的花、皮、茎、叶拌上铁锈发酵染色,经过一遍遍反复试验,最后织出了绚丽无比的和田地毯。和田地毯具有用料考究、织工精细、设计独特、弹性大、拉力强、光泽鲜亮、久磨耐用、防潮抗腐、色彩经久不褪等特点,一经问世,便轰动了中亚诸国,后又风靡世界。为了纪念阿克西凡的历史功绩,人们冠以他 “地毯之父”的美誉。
  和田地毯在当地维吾尔人的日常生活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只要到了和田维吾尔族人家,地上、墙上、土炕上、坐垫上、跪垫上,全都是和田地毯。在这里,和田地毯或被铺着、或被挂着、或被垫着,品种各式各样,图案五颜六色;或植物花卉、或几何图形,纹理明晰,线条流畅,布局活泼而具韵律,形式多变而富有生活气息。在维吾尔族朋友家做客,只要环顾四周,就会发现自己犹如置身于一个色彩斑斓的地毯王国之中,你很快会被这花团锦簇的气息、富贵荣华的装饰、艳丽多变的色彩、热闹和谐的氛围所深深感染。
  我无从考证和田地毯发明之前更久远的事情,但据当地维吾尔族长者讲,早在和田地毯之前,当地人一直做土花毡,这种土花毡工艺比地毯更简单。1959年,位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深处的古精绝国曾出土过东汉的地毯残片,同时期出土的�衣�文书中也有关于和田地毯的记述,足以证明和田地毯距今至少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了。2005年10月,和田地区民丰县的尼雅古城又出土了一件色彩鲜艳的土花毡残片,据说比上世纪出土的和田地毯的历史还要早。这可以理解为,和田的土花毡是和田土地毯的最初级阶段,而由土花毡演变成土地毯的中间阶段,大概就是和田织毯了。
  我一直感怀于和田维吾尔人的质朴和人文关怀精神,这一点可以从和田织毯的用途上体现出来。
  
  和田织毯是用彩色的半粗羊毛和粗棉线织成的,维吾尔人称之为“帕拉孜”(意为手工织毯)。织毯比地毯薄,图案简单,只有彩条和素条两种图形。这些织毯不仅被当地维吾尔人铺在土炕上,更多地被披到了马、毛驴、骆驼的身上。至今在和田的昆仑山区中,你随时能发现当地的维吾尔族牧民一手抓着肩上用织毯编成的“胡炯”(搭在肩上的口袋),一手拉着用织毯裹身的马、毛驴或骆驼。给牲畜身上披织毯,一是更显威武雄壮,二是牲畜通人性,你关心它,它才会努力为你效劳。
  和田地毯绝不是伊斯兰文化所独有,因为自伊斯兰教入疆之后,按穆斯林传统习俗,和田地毯上很少有鲜活动态的人物或飞禽走兽。但我近日在于田县城英吉克热克镇一伯克后裔买提库尔班・坦力帕克家采风时,发现其祖上留下1000年前的白底黑图手工纯羊毛和田地毯,其图是汉文化特征非常明显的“松鹤・青石・梅花”。因年代久远,白底已发灰,但地毯上五只仙鹤栩栩如生,三只站立于青石之上,一只飞翔于高空,一只刚从石上跃起展翅,旁边的梅花早已磨秃,但细细看,绒绒的红线花依稀可见。主人介绍说,这是汉朝官员赠给祖上的礼物。联想到古精绝国两次出土和田残毯,完全可以想象和田地毯一定经历过多种文化的多次洗礼与融合,才变成今日融多元文化于一体的世间珍宝。
  在当代,这种兼容创新的风格依旧风光不减。1992年,世界上最大的和田艺术地毯《天山颂》落户人民大会堂;1997年,香港回归,和田艺术壁毯《天山欢歌》赠予香港;1999年,澳门回归,和田艺术壁毯《美丽的喀纳斯》赠予澳门;2003年,和田县农民肉孜尼沙汗将三代中央领导人头像织成地毯,赠送给中南海。四幅现代最著名的极品地毯均以动态和人物为表现对象,极具夸张浪漫之情调。
  2006年8月25日,在首届和田地毯博览会上,和田被国家授予“中国手工羊毛地毯名城”。绚丽的和田地毯,不仅创造了神奇无比的西域文明和文化,同时也以自身光彩灿烂的形象和品质赢得了美誉。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