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安达组合看民族音乐“走出去”
作者 : 未知

  今,蒙古族民族音乐团队安达组合正在英伦进行他们的第六次英国巡演;今年9月份他们将赴美国进行他们的第八次美国巡演。自2002年安达组合成立以来,在海外演出一千二百余场,是当今屈指可数的成功进入海外市场,实现商业巡演模式的民族音乐团队,是中国音乐成功“走出去”的典型案例。
  安达组合是一个什么样的团队?他们的音乐有什么品质和特征?他们是如何“走出去”的?探讨其背后的原因,总结其经验,不仅对中国民族音乐“走出去”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同时对全球化语境下中国传统音乐的传承创新,传播发展,都有重要的启发意义。
  一、什么是民族音乐“走出去”?
  文化“走出去”是实践问题,同时也是理论课题。对此,不同领域的学者从各自角度出发,阐发对“走出去”的理解。有学者提出,文化走出去“是指通过发展文化贸易特别是文化服务贸易,促使中国的文化产品特别是内容产品进入国际市场,向世界传播中华文化,在获取文化产品出口和投资收益的同时,提高国家的文化软实力和影响力。”②可见,文化“走出去”包含了发展文化贸易和提升文化竞争力的双重目标,是经济效益与文化效益的结合。
  就当前中国音乐的“走出去”情况来看,国家采取各种方式,推动中国音乐的国际传播与国际化发展。每年有数量可观的团队、个人涌向海外,举办各种形式的演出和交流。然而,这种“走出去”,其实大多数是自掏腰包的交流演出,追求的是单一的文化效益,却很少有团队和个人进入海外市场,创造经济、文化双重效益。不少人对所谓文化的经济效益不屑一顾,认为我们不能用流行音乐的经济效益观念来看严肃音乐和传统音乐。这在国内似乎有一定的道理,但在国外尤其在西方,能卖票、卖唱片、上线的不只是流行音乐,严肃音乐和民族音乐(西方所称的“世界音乐”),也都有自己的受众群体,而且都是有偿消费的。因此音乐“走出去”,必须要进入海外音乐市场,并产生经济效益。卖了票、卖了唱片,才能说明有观众,产生了经济效益才能谈得上产生其他效益。
  从安达组合的经验来看,他们不仅进入了海外市场取得了经济效益,同时也产生了文化影响力。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
  第一,进入海外市场,开启商业巡演模式。自2002年以来,安达组合在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日本、韩国等三十多个国家举办专场音乐会共计一千二百余场,其中在美国巡演7次共四百七十余场、英国巡演5次共一百四十余场,另外在加拿大、日本等国家,都有不同次数的商业巡演。连年的商业巡演模式的开启,意味着安达组合在欧美世界音乐市场上牢牢地站住了脚,成功实现了“走出去”。
  第二,业界认同。对于“走出去”的个人和团队来说,海外业界的认同是十分重要的,它是在海外继续发展的重要基础。业界认同主要通过奖项、音乐排行榜、学术评论、权威音乐节参加资格等来体现。2010年,安达组合的第一张专辑《风马》被世界音乐权威杂志《SONG LINES》评为年度世界音乐十大最佳专辑;2016年,他们的第二张专辑《故乡》亦获此殊荣,同时被该杂志评为亚太地区最佳唱片,极大地提高了安达组合在海外业界的影响力。除了一般商业演出外,安达组合经常到海外高校为青年学子举办工作坊,扩大了自己在所到国家知识界里的影响力。对此,英国剑桥大学著名民族音乐学家卡洛・帕格教授发表专论,高度赞美了安达组合的音乐,称赞了安达组合在欧美世界所取得的成功。③
  可见,安达组合进入了海外市场,尤其是在欧美音乐市场开启巡演模式,同时他们得到了专业界、学术界的认同,说明取得了“走出去”所必需的经济价值与文化影响力双效益。而这两点是判断音乐文化是否真正实现“走出去”的基本要素。
  二、安达组合“走出去”的自身原因
  安达组合“走出去”的原因是什么?下面我们通过安达组合及其音乐的分析,对这个问题进行解答,进一步对民族音乐的“走出去”,应具备的内容、形式、能力和条件等问题进行探讨。
  (一)安达组合的音乐
  安达组合为何能走出去?首先要从他们的音乐当中寻找原因。也就是说,安达组合的音乐是什么样的音乐?他们的音乐为什么能引起海外观众的喜爱?为什么能够进入西方市场?我们对安达组合《故乡》《风马》两张CD专辑中的曲目进行统计,全部26首作品。其中,民歌、史诗、舞歌及其改编作品17首:《江格尔英雄赞》(新疆卫拉特英雄史诗)、《故乡》(昭乌达民歌填词)、《吉塔拉草原上的七彩锦鸡》(阿鲁科尔沁宴歌)、《奔波莱》(科尔沁安代舞歌)、《酒歌》(鄂尔多斯民歌)、《苏木茹》(科尔沁叙事民歌)、《献给母亲的歌》(由乌珠穆沁长调《查干套海故乡》和布里亚特长调《羊背之歌》结合)、《小黄马》(阿巴嘎――阿巴哈纳尔长调)、《圣主成吉思汗》(锡林郭勒潮尔道)、《安达情》(蒙古国喀尔喀民歌)、《岱日拉查》(科尔沁好来宝曲目)、《锦鸡儿草》(布里亚特长短调)、《万丽》(科尔沁叙事民歌)、《��力根套海故乡》(察哈尔长调)、《巴彦巴尔虎的守夜人》(巴尔虎长调)、《罕达盖河》(巴尔虎长调)、《黑鬃马》(新疆土尔扈特短调)等,共16首;《圣山》《黑走熊》等2首冒顿潮尔独奏曲;《湖水萨吾尔登》(那日苏编曲)、《风马》(伊拉图作曲)、《万马奔腾》(齐・宝力高作曲,安达组合改编)、《苏和的白马》(青格勒图作曲)等4首器乐合奏;《牧马人》《我的蒙古》(乌日根词曲)、《布里亚特》(其其格玛曲)等3首创作歌曲。可见,安达组合的音乐以民歌、说唱、器乐、舞歌等传统音乐为主,歌唱作品与器乐作品兼顾。
  从音乐的构成看,安达组合的音乐,包括长调、马头琴、呼麦、托布舒尔、冒顿潮尔、叶克勒、史诗、短调、好来宝、安代、潮尔道、叙事民歌、阿门胡尔、萨满鼓、图瓦鼓等表现形式,是蒙古族传统音乐的主要歌种、乐种、曲种、舞种诸体裁的集中展现。从音乐的风格来看,安达组合的音乐从内蒙古东部的呼伦贝尔布里亚特、巴尔虎、科尔沁,到中部的昭乌达、锡林郭勒,再到西部的鄂尔多斯、阿拉善,又到新疆博尔塔拉、巴音郭楞、阿勒泰,并与北部的蒙古国喀尔喀、俄罗斯图瓦相连,可以说他们的音乐涵盖了蒙古族不同部落、不同地区代表性的体裁和风格。   观看安达组合音乐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那就是他们集中展现了蒙古族传统音乐不同时期、不同部落、不同地区、不同体裁、不同风格的多姿多彩的面貌。随着他们的音乐,观众可以感受蒙古族辉煌的历史及美丽的草原自然景色,这正是安达组合被海外观众接受的关键原因之一。
  (二)安达组合的形式
  安达组合由九名成员组成,他们的团队整体“短小精干”,成员个个“一专多能”,成为“下得了牧区,进得了市场,走得出国际”的团队特点。
  首先,安达组合“一专多能”的成员。安达组合毕力格巴特尔、其其格玛两位主唱,其余那日苏、乌日根、乌尼、青格乐、赛汗尼亚、阿・乌日根、青格勒图七人组成乐队。演出中,他们担任马头琴、呼麦、短调、冒顿潮尔、托布秀尔、叶克勒、大马头琴、打击乐、阿门胡尔、图瓦三弦、布里亚特三弦、吉他等十三四种项目。如,那日苏主责马头琴、呼麦,兼任叶克勒、吉他、歌唱;乌尼主责托布秀尔、图瓦三弦、呼麦,兼任马头琴、叶克勒、打击乐、歌唱。所有成员都是“一专多能”的好手,能够熟练地演奏数件乐器,并担任歌唱、呼麦等。演出时候,他们往往身兼数职,玩出各式各样的“声――器”组合模式,以有限的人员来表演出令人眼花缭乱的音乐效果。安达组合的“一专多能”,还表现在从选曲、编曲、作曲、排练、演出全部过程,都由自己来完成。安达组合的成员都来自农村牧区,从小受到家乡民间音乐的熏陶,各个养成了良好的民间音乐修养。如,其其格玛的母亲是一位出色的布里亚特民歌手,她演唱的绝大多数民歌都由母亲所传;毕力格巴特尔过去是萨吾尔登萨吾尔登然的演唱风格。安达组合成员能作曲、能编曲。如,通过那日苏编曲的《潮水萨吾尔登》、青格乐编曲的《圣山》、青格乐图作曲的《苏和的白马》、其其格玛作曲的《布里亚特》等作品,看到他们的创作才华。
  其次,安达组合团队“短小精干”。安达组合的九名成员能够出色地完成不同场合、不同形式的各种演出。他们能够在剧场、音乐厅、广场、大学教室、农村、牧区、厂矿等各类不同场合完成专场演出;有无扩声设备,“插电”与否,他们根据不同的条件能够出色地完成表演。简便却不简单,灵活却不随意,安达组合这种短小精干的团队十分适合长时间、多场次的密集巡演,既节省成本,又不失精彩。
  (三)安达组合的表演
  看过安达组合演出的人往往被他们丰富的音乐、灵活的形式、朴实的形象、精湛的技艺、巧妙的构思、真诚大方的交流、张力十足的表演所吸引。
  安达组合所有音乐会和专辑中的歌曲,都是用蒙古母语来演唱的。而在音乐会中,他们会面对不同民族、不同国家的观众,流利地使用蒙语、汉语、英语互动。这种母语演唱给人以真实、朴实、亲切的印象,同时,多语言交流能力使他们与观众之间的交流畅通无阻。
  安达组合的九名成员是当今长调、马头琴、呼麦、托布秀尔、冒顿潮尔等领域青年一代佼佼者。其其格玛的布里亚特民歌、鄂温克民歌,毕力格尔巴特尔的锡林郭勒长调,那日苏、乌日根的马头琴演奏,乌尼的托布秀尔,青格乐的冒顿潮尔――在各自的领域里,他们不仅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而且从“非遗”角度看,也都是不可多得的传人。另一方面,他们对蒙古族传统音乐的创新,作出了创造性的贡献。如,他们把蒙古风格呼麦技艺与图麦风格呼麦技艺,与中国蒙古族长调、马头琴、史诗、潮尔道等融合在一起,进行“本土化”,走出了一条创新道路;他们把中音马头琴、次中音马头琴的定弦从内蒙古通用的“g-c1”“d-g”,分别调为蒙古国通用的“f-bb”“c-f”,使马头琴的音色更加柔和、淳厚,使人声与乐队的融合更加出色;青格乐在传统草质、木制三音孔潮尔的基础上,研制出铜质平均五孔冒顿潮尔,解决了舞台演出中传统冒顿潮尔易裂、易走音的问题,同时结合冒顿潮尔独特的演奏技法,使平均五孔冒顿潮尔实现了自由转调,一支潮尔就能演奏七种调的旋律,胜任自己组合所有曲目的演伴奏。
  安达组合的音乐丰富多彩,形式十分灵活生动。他们有《万马奔腾》《幸福的牧马人》《我的蒙古》全体成员共同表演的形式,有《小草》《万丽》等主唱与乐队合作的表演形式,有《江格尔》《酒歌》《故乡》等乐队成员共同完成的表演形式,有《布里亚特》《小黄马》等部分成员合作的形式,甚至有青格乐独奏《圣山》、其其格玛清唱《母亲》等仅一人表演的形式。可见,从一个人的唱奏到两三个人的合作,再到七个人的表演,最后全体九名成员的集体表演,形式十分灵活,表演张力十足,不仅团队演出效果出色,同时使每位成员的专长得到最大的发挥。
  表演在本质上是一种交流的方式。④从这个意义上讲,表演的意义不限于节目本身,而是通过表演者与观众之间进行交流和思想的互动,建立一种以自己为中心的“场”,用自己的艺术来感染观众,让观众与自己产生情感共鸣、思想共鸣,最终将自己的意识、思想传递给观众。出色的交流能力是安达组合取得成功的又一关键法宝。在每次演出前都要进行研究,根据不同的观众(如学者、大学生、青年人群、汉语观众、蒙语观众、国外观众、电视观众)、不同场地(音乐厅、剧场、广场、牧区),设计出针对性的节目设计和演出方案。这也是他们受到各类受众喜爱的主要原因。
  安达组合十分善于与观众进行交流。在每一首作品表演之前,他们经常讲述一段简短的“故事”,内容往往是关于家乡、父母、亲人、朋友等方面的,而且结合自己的经历和感受。
  �@些交流贯穿于整个演出过程中,没有任何修饰,自然大方、朴实真诚。于是,一场演出,亦是他们与观众之间的一次心灵与情感的交流。唱着家乡的歌,讲着家乡的“故事”,他们变成了驰骋在草原的牧人,而舞台则化作了草原。表演使交流得以完成,交流则升华了表演。这正是安达组合走向世界的重要能力要素之一。
  三、安达组合“走出去”的受众与市场原因
  为什么安达组合及其音乐受到海外受众尤其西方受众的喜爱?我想,首先安达组合及其音乐满足了海外观众对蒙古族音乐的想象与期待。笔者对几位西方音乐家进行采访,问他们为什么喜欢安达组合的音乐?他们回答说,安达组合的音乐是“引人入胜”的音乐,是引发人想象的音乐。西方观众对“蒙古”“成吉思汗”“草原”等符号都有着深刻的印象,对蒙古草原与蒙古文化有着好奇与向往。安达组合充满“异国情调”的音乐,引起他们对蒙古人及草原生活的想象。安达组合巧妙地利用了这些历史符号,满足了海外观众尤其是西方人对蒙古草原及蒙古人的想象。这些长着一副“蒙古人脸”的艺术家们,手拿祖先传下来的乐器,唱着父亲母亲教给的民歌,讲着自己和家乡的故事,呈现在西方观众面前的时候,他们化成了驰骋在草原上的蒙古武士,舞台则化作了草原。而观众在这支来自东方的成吉思汗的音乐中,感受到了蒙古草原及草原人的生活与思想。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