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海马来西亚
作者 : 未知

  亲海的经历总是让人难忘的,海与海、海滩与海滩并不一样。任何的亲海历程都是一个故事。 误会误会,原来是我们的领队   离开了马六甲,从吉隆坡飞到了丁家奴,准备过海去热浪岛。热浪岛是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地,我们这个拼凑起来的旅行团被称为热浪岛团。热浪岛,马来西亚旅游界在热推,我们的期待、热望也分外强烈,原因就是大红大紫的一位香港女明星主演的一部电影在这里拍摄,它不是这部影片中偶尔出现的外景地,整部戏的情节几乎都是依托着这个海岛展开的。电影我是看过的,时间隔得太久,海岛风光细节早已模糊,经人提起,实地见识见识的愿望想按捺也按捺不住了。
  丁家奴是马来西亚的一个旅游大州吧,不过一来我们就扎到了海边,扎进了一座乡野度假村。度假村总服务台在一座大厅里,大厅外的游廊连接着一座大棚式的餐厅,餐厅外向海的一面是游泳池,贴着游泳池和餐厅,是一片两层高的造型别致的小别墅楼,楼间栽着椰树,椰子有青有黄,是个很有格调的度假村。全陪导游是在吉隆坡机场才接过我们这个团的,没人介绍他,他也未介绍自已,他走近我们时我们正热火朝天分外投入地在玩“杀人”扑克游戏。“夜黑风高日,杀人越货时!……”机场候机厅里团友们大声地吆喝。他影子似地过来,一言不发,不远不近地瞅着。我以为我们被马来西亚的便衣盯上了,他的不动声色让人紧张。他盯看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见有人起身活动,也没有见谁死掉,开始检票时我们迅速收起扑克都一个个活蹦乱跳地上了飞机。他不离我们左右,尾随着,这更加重了我对他的疑心,直到在度假村总服务台办入住手续。他用清晰而准确的汉语普通话说:“大家抓紧时间放好行李,我们在这儿有一个活动:彩弹射击。”
  也是“杀人”。
  原来是自己人,误会误会。
  不过谁也没去客房放行李,有的把行李暂放在总服务台,有的就随手拎着,到海边,见沙滩就扔在了沙滩上。看到了大海。看到大海就朝大海冲过去,不管男女。至于吗?这个旅行团的成员,不敢说百分百,但敢说绝大多数都是与海亲密过的,我也是狂热地奔向大海的一分子。大海在涌浪,大海的浪头把好端端的休闲海滩冲刷得不成样子,大海的海水直扑进游泳池里,大海发出的声音极其古怪,主要是大海的浪头出现了浪墙,浪墙使浪格外壮观。白花花的浪头一字排开,视野里的大海有多宽它就排得有多长,列成阵的千军万马一般,后浪推着前浪向滩头疾滚,浪峰越滚越高,直到耸成了水墙,又哗地瘫跌在沙滩上,溅起几米高的碎花银柱,噗地再跌下来,化成万头攒动的银蛇,在金滩上哧溜溜地向上爬。那会儿有风,风还不小,风推浪势,浪助风威,把暖暖的阳光吹冷打冷。
  度假区这样的海景,未必有几人见识过,难怪大家见海就激动了。我站的位置,本来距海水二三米远,不知不觉中浪就扑到脚底下了,差点湿了鞋,湿了裤。赶紧跳离开,顶风迎浪,心头颇有点燕赵勇士的悲壮感。
  就没有想到这样的风这样的浪会让热浪岛旅行泡了汤。
  晚间时还没有去不成的消息。在大棚式的餐厅里与一群欧洲老外一起边吃自助餐边赏马来西亚歌舞。舞蹈是有情节的,像用舞蹈语汇在讲述一个故事。红衣少女独唱的歌喉脆甜得如同甘果,心情极是愉快。晚上团友聚在一起又开始“杀人”,抓到什么牌的是警察,抓到什么牌的是卧底,抓到什么牌的是黑社会,是强盗。打心理战,是敌是友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察颜观色,推理判断,声东击西,借敌攻敌,人越多越热闹,越扑朔迷离悬疑四起。第二天早早起来,拎着行李箱到了餐厅,偷了两片肠出来给一直追着我叫的小猫当早餐,它美美地享受着,我也美美地用完早餐。队伍集合时却被告之,行李还得放回客房,热浪岛上的船根本开不过来。后来得知,岛上的船即便能过来也不会接我们过去,为了游客的安全,风刮到4级就净海了。 华仔和肯逸湖之旅
  来了一位丁加奴的导游,他一脸的憨厚,一脸的同情,一脸的无辜和无奈。面对深度失望的我们,他用乞求的口吻,努力让我们明白,任何人的不配合,都将会导致他被炒鱿鱼。我们用真诚的行动向他证明,我们不残忍。小伙子肤色黝黑,是印度人和马来人的混血儿,取了个汉名叫安华,可汉语说得磕磕巴巴,一点不流利,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神态让我们感觉他的诚信度极高。大家亲切地叫他华仔。
  华仔让大家把行李放回客房后记得带上泳衣泳裤。车向市区开去。我分不清哪儿是市区,哪儿是郊野,路两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吊脚的大小楼房,多空间组合,一般成套。一��房的房顶有高有低,有平顶,有陡斜的人字形的双坡顶,如果建筑材料好些可视为别墅,但大多看上去很粗糙。一所院子里并非一栋房子,甚至根本就没有院儿。
  进了一座很大的公园,沿路在树林高茂的山包间穿梭了一会儿看到了一片湖。湖被山围着,湖里也有山,那山该叫岛的。后来我翻了点资料,知道那湖名叫肯逸湖,在人工湖里,它的规模在东南亚排名第一。天气不好,雨下了起来,大家分乘快艇驶进湖里,在湖深处的一座山脚下停了下来。那里的湖面十分狭窄,湖面被山林切割了,只留下一条水路,形成半开半闭、山重水复柳岸花明的小环境,细细的飞瀑的吟唱声和淅淅沥沥的雨声把幽谧推到极致。谁也不想换衣服游泳,这样的天儿游泳很别扭。华仔把我们往山上带,爬了几层高台,顺山腰的路走下去,看到了凉亭,看到了瀑面比山外看到的瀑面大得多的飞瀑,也看到了水潭。潭口叠石累累,怪石潭水颇有情趣,很多团友下到潭边嬉水赏石拍照,留在凉亭里的或看景歇脚,或围着华仔看他表演小魔术。那是纸牌魔术。都知道魔术是假象制造术,可多少双眼盯住华仔,怎么盯住都看不出他是怎么做的假。想不到看上去愚憨的华仔有如此之高的魔术技巧。他把团友逗上瘾,逗得猴急猴急的,逗得虔心向他求教学道,他就教上一手,原理竟简单到连个小孩都能操作,都能玩,恍然大悟地拍脑门子说自己笨,他就再露一手让你继续感受感受自己的愚笨。他不教你,你死活都破解不了其中的奥秘。   在这幽静的岛上人们玩疯了,若不是肚子咕咕叫,谁也不想离开。
  午饭是在景区内一座山包上的豪华大厦里吃的,那座大厦的柱子又粗又高,门窗洞开,高达三层,一半拔地而起一半依山就势,小广场似的晒台上有游泳池和躺椅,打着蜡的大理石地板和墙面亮得能照见人影。这是高档豪华休闲度假区。
  天下着雨,更不可能过海到热浪岛了,直接回吉隆坡谁也不甘心,决策层反复研究请示,决定去兰卡威。知道兰卡威的立即喜笑颜开,那是马来西亚著名的旅游胜地。
  向兰卡威进发。华仔在送我们走时动了感情,泪花在眼窝里打转儿。才一两天就处成了朋友。 温柔的猴,凶猛的鱼
  兰卡威在吉打州的瓜镇。吉打州与丁家奴大体在同一纬线上,从地图上看两州相邻。丁家奴淫雨霏霏,风浪迭起,吉打州的瓜镇却艳阳高照,明晃晃的阳光把人晒得浑身冒油,地上天上都像抹上了层反光粉,怎么都耀眼。
  我是喜欢单独游逛的人,在豪华度假村酒店住下后,在早餐之前、团队集体活动安排之外,有时间我就到海边去转悠。晨晖中港湾里的打鱼船有种古朴的韵味儿。巨鹰广场离下榻酒店很近,它诱引我的是那尊远远就能望到的鹰雕。鹰雕耸立在五角星状的游廊中间的高坛上,展翼博击的雄姿,人立其下分外渺小。鹰坛外的广场很是开阔,红拱桥、红房子在广场的一角,与翅膀和大半个身子都呈红褐色的巨鹰之雕遥相呼应,构成风格独特又有内在联系的画面。我有点不解,一个瓜镇为什么造这么大的广场。
  瓜镇立白头鹰巨雕作为地标性景观是因为栖息在狮子岛的白头鹰。坐游船从狮子岛旁过,向海里撒食,立即有成群的白头鹰飞过来,密密的像二战电影中的战斗机群,它们数量可观,但个头与巨雕相比却小得可怜,这是凶猛的飞禽,虽然不大,从眼前掠过也让人惊心。期待它们与游人�H近又害怕它们亲近。
  出海上岛没有问题了,海是宁静蔚蓝的,阳光下爽心悦目。先上湿米岛,狮子岛只能擦身而过,它绿意葱茏却是白头鹰的家园,为了生态保护游人不便去惊扰的,也是为游人的安全着想吧,白头鹰发起脾气可不是好玩的。湿米岛海滩水清沙柔、滩广滩长,阳光让沙成为细柔闪亮的黄金,铺在沙滩上的海水却是翡翠色。这里适宜游泳,洗翡翠浴是很浪漫的事,而上滩之前,导游给每位团友都发了一条乳蓝色的毛巾被,并教会如何像当地人一样把毛巾被束在头上。毛巾被在头上束出马来髻,这马来髻让男人个个像酋长,而女团友们则个个如头上扣了个大蓝蘑菇,侧面看则像螺丝转儿,怪模怪样,于是你看我,我看你,指指点点嘻嘻哈哈乐得前仰后合。从湿米岛又上了孕妇岛。孕妇岛上淡水湖里的鱼啃脚底按摩带来的是从未感受过的刺激,那鱼比国内温泉池里的脚底按摩鱼大得多,人脚一沾水鱼群便蜂拥而至,争相啃皎,让人痒痒得不行。孕妇岛之名是因其形貌像孕妇而起的吧,远远看能看出点儿眉目。泊船上岛,在山道上首先遭遇的是一群踞岩拦道的猴子。它们和我国四川峨眉山上的猴子一样凡人不惧,但性格随马来人,恭顺温柔如水,没有峨眉猴的那种霸道,不会不供食便凶相毕露,扯你的随身物品,气候、水土的关系,还是当地民风的濡染?它们会尾随客人,但走到湖畔的山岩上便不再走了。湖畔阶梯下一片大木筏,筏上有屋,筏的边际有横木,有兴趣的就坐在横木上伸脚喂鱼。鱼们不是尖牙利嘴,想咬下谁的一块肉都力不从心,但在啄食中让人连连惊叫还是绰绰有余。黑黑的一大群扑过来的阵势也很吓人。
  回程过燕窝洞。都想细细看看燕窝是怎么回事,应当是看到了,密布在洞崖上,却又觉得没看到,主要是与想象距离太远,神秘的燕窝不该那么普通。午餐在无名岛上吃的,吃的是自己从海里钓上来的鱼,鱼既做汤也烧烤,烤鱼又鲜又嫩,肉细细的,越吃越馋。鱼之外的食品是厨师用船运到岛上来的,品种不多,快餐而已,但吃的环境、吃的氛围却为任何高档餐厅所不及。山崖、沙滩、灌木丛、矮树林,外加海水,风景如诗如画。
  兰卡威海岛游不只是我们走的这条线,另一条线是理岛、芭雅岛、珊瑚岛。珊瑚岛是马来西牙的大堡礁。旅游当局和旅行社不能保证旅游团来了就能走这条线,碰到超标的海浪,计划只能取消。
  在瓜镇,看海上日出不需特别组织,天气好,肯早起就行。在渔船停泊的沙滩上,在饭店的浮板码头上,在晨鸟的叽喳声中,我领略了太阳洒红镀金跳出海面、由大到小由红而金的全过程。群岛间,从海的深处直铺到岸际的那条金红炫目的彩带比太阳本身还要好看,它不仅让海格外地生动起来,而且把温馨浪漫的想象之门开启,让我纵情地享受其中的乐趣。
  饭店的一只小猫与我为伴,我和它共进的早餐。我喜欢猫,猫喜欢我投给它的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