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试论《资本论》第一卷中马克思的劳动思想

作者:未知

  摘    要: 马克思的劳动思想贯穿马克思的众多经济类论著之中,《资本论》第一卷中有关马克思劳动思想的价值展现是以劳动价值论为基础,表现形式主要蕴涵在生产过程中的劳动及劳动转化为剩余价值。本文主要以《资本论》第一卷为研究对象。一方面,剖析劳动生产交换过程中劳动价值的潜在秘密和剩余价值规律,揭示资本家对劳动者施行的残暴与压迫。另一方面,阐释劳动者在资本生产过程中的主体性认识,厘清劳动者的核心要义,并且对劳动雇佣资本进行新的思考,揭示《资本论》中的劳动思想符合资本主义社会延展的内在逻辑和现代社会经济运动规律,最终实现对理想劳动方式的展望,以此打造劳动与社会自然和谐共生的理念平台。
  关键词: 《资本论》    劳动思想    劳动价值论
  早在莱茵报时期,马克思就着手对经济方面进行考察。马克思在巴黎时期创作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和布鲁塞尔时期创作的《雇佣劳动与资本》两篇论著中就有对资本两大维度的审视。一是资本在某种程度上作为一种生产要素;二是作为一种收入的源泉,以此决定其他形式的分配。而劳动被资本家雇佣参与社会生产及按特定资本结构与形式进行劳动成果的分配。资本家通过这种手段与目的,把劳动者的劳动当成一切财富的源泉,积蓄这种劳动创造出来的价值化作自身资本,为资本主义生产做原始积累。劳动者长期被压迫生产超出工作日时间且不属于个人需要的额外无酬劳动价值,这是服务于资本家,为资本家创造大量的盈利额。由此,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的扩大再生产与殖民掠夺都立足于对劳动者的劳动垄断与占有劳动者生产资料化作私有,以此加速资本主义的工业革命与原始市场扩张。
  一、《资本论》第一卷中有关劳动生产交换过程和资本积累的内在逻辑
  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劳动者通过自身劳动创造物质财富,并且将一定量物质财富交付于资本家,资本家再将其转化为资本,这是劳动者已经开始成为资本家的附庸消费品和价值增值的手段。在生产交换过程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的商品、商品二重性、商品拜物教对资本经济内涵价值和抽象劳动运用的一部分目的是从物与物的背后揭示人与人的关系。劳动者通过交换商品中的等价形式进行抽象劳动,而商品交换的价值不仅仅体现在这种简单、统一的商品之上,还要尊重劳动一般,实现一般价值形式到货币价值形式的过度,这种交换的奥妙还是对于劳动产生劳动产品,从而形成物天然的社会属性。这种劳动的社会关系是对于生产者之外物与物社会关系的辩驳。“货币是商品价值的表现形式,或是商品价值量借以取得社会表现的材料”[1],劳动者应资本家要求生产一定劳动量的劳动产品是具有使用价值的,并且作为一名价值交换的承担者进行物物交换,即对商品占有者而言,只有使得自己的商品与任何一个能作为一般等价物的商品相对立才能够完成这种交换过程。因此,资本交换的潜在秘密其实就是为卖而买。作为劳动过程和价值形成过程的统一,劳动者运用智力与体力把劳动理解成为他人生产使用的价值,作为自由人的劳动,把劳动力当作某种商品来支配,从而实现一种商品交换,这就形成特殊时期资本交换时态的雏形。
  除此之外,劳动者在劳动过程之中,需要遵循三个简单要素,即有目的的活动或者劳动本身、劳动对象及劳动资料。劳动对象必须通过劳动而发生特定变化才能被用来作用于原料使用,勞动资料是介于劳动者和劳动对象之间的产物并传导于劳动对象之上形成物与物的综合体。这种目的性在《资本论》中的一段话得以体现,“最蹩脚的建筑师从一开始就比最灵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是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以前,已经在自己头脑中把它建好了”[2]。马克思看到资本家为了追逐利益掠夺落后国家原料,疯狂实现殖民扩张,称“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由此,我们来看劳动者剩余价值的生产,资本家通过支付预付资金向劳动者购买劳动力,为生产资料支出货币,为劳动力而支付货币,但是资本家的产品价值把劳动者视为一种劳动工具或资本原料,超过其他各项生产要素价值形成余额,这种延长劳动者每日的必要劳动时间和日夜加大劳动者的劳动强度,对劳动对象化的劳动做出时间上的凝练而不顾身体健康和家庭负担,实现对劳动者的压榨,在一定程度上透支工人的生命,迫使工人在生产出补偿其劳动力价格的产品外又生产一部分剩余产品。马克思认为,资本的增值来源于资本家对工人创造剩余价值的占用,剩余价值转化为利润,揭示资本增值的秘密。在此之前,货币及大量生产资料不一定是资本,当然资本家通过榨取这种剩余价值不断实现生产机械的更新和社会再生产,使生产资料与货币转变成资本,资本家需要生产资本关系本身,通过雇佣劳动力达到自己的目的,使得生产关系满足于生产力的发展需求。生产规模扩大时,对于商品生产者所有权规律的把握也就转变为一种对资本主义的占有规律,当然资本家还将劳动者剩余价值资本转化为新一轮的资本,劳动者及广大工人阶级就必须用他们下一阶段的剩余价值不断被雇佣作为追加资本的工具,自己却不能占有生产资料,只是充当资本运作的奴隶,他们耗尽体力从事无酬劳动居然变成资本家合理财产而重新出卖自身,但是纵观资本主义的剩余价值看,资本家将手中的资本进行预付而在他人手中作为一种执行职能,这与剩余价值或剩余产品相比较,是一种平衡的资本生产方式,总体是此消彼长的过程,符合资本主义商品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所以,资本本是一个历史的范畴,不是纯粹的物,而是以物的形式体现出社会关系即资本家剥削广大劳动者的经济关系。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谈及“即使利润下降,资本还能增长,甚至增长的比以前还要快,利润小的大资本一般比利润大的小资本增长得快”[3]。劳动力的再生产其实就是资本的再生产,资本的积累其实就是无产阶级的增加,剩余价值带来的资本积累就是这种质的深化,通过不断减少可变资本而增加自身不变资本实现,这种积累是交换价值的增值,也是对社会财富的征服,加深资本家对劳动者的统治,资本积累是绝对一般的规律,工人阶级产业后备军越大,需要摆脱贫困救济的贫民就越多,资本生产方式规模扩大的越迅速,资本家需要雇佣的劳动者就越多,正如恩格斯在《资本论》第一卷中评论说:“社会上一部分人享有生产资料垄断权的地方,劳动者无论是自由的或者是不自由的,都必须在维持自身生活所必需的劳动时间之外,追加超额的劳动时间来为生产资料的所有者生产生活资料。”但是言归正传,马克思高度评价资本的历史功绩,资本经济使商品经济普遍得到发展,建立世界市场,催生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初步实现政治民主,为新的更高的社会阶段的到来做好物质经济准备。   二、《资本论》第一卷中有关劳动者的主体性判定及其劳动核心要义
  以上我们谈及了劳动者在资本生产交换和剩余价值中的承担与中介者身份,《资本论》对于这种资本生产方式与积累还是采取肯定的态度,认为这是符合社会产生的资本需求和革命规律。但是马克思说过在私有制的基础之上,资本与劳动之间的矛盾是无可避免的,只能消灭私有制,将生产资料分配给全体劳动者才能使人民摆脱剥削,实现人类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及人性的解放。接下来,我将着重界定劳动者这种内在的劳动主体性及作为劳动本身。那么,劳动者究竟是如何实现自己在资本生产中的价值诉求呢?马克思曾说:“劳动在任何形式下都是一种对于劳动中的人和自然关系的物质交换过程。”对于劳动力自身的使用实则就是劳动本身,而劳动只是对劳动力施行无偿消耗,是作为一种劳动主体对身体与智力上的耗尽,劳动者通过改造自身来实现对自然的改造,这是有别于动物漫无目的性的体现,因为劳动者劳动是内在思维催生大脑并且进行目的活动的行为。从外而内,一方面,工具的延伸或器官的应用使得人的劳动更加直观,作为内在生命体来谈论,这就是对延伸器官或工具的思维指导,是一种劳动力的内在输送支配着肢体行为,所以说劳动其实还创造了人特有的意识细胞与意识空间。但是对于劳动对象或劳动资料而言,劳动者指向某种生产对象的时候,可能通过自身可感知的实践活动对原料进行加工制成成品产物或者把自身作为某种劳动对象进行新的劳动创造,从而满足一种新的劳动需要。前文开头,我提到劳动资料是劳动者与劳动对象的中介用来传导物与物、人与人之间的活劳动,人通过对本质力量的发挥不断使得自己的期盼物朝着人所希望的模型变化,这种劳动过程其实就是对于以人为主体劳动对象的挖掘与提炼,形成社会所需的劳动产品。而劳动者对自身而言,更需要追求一种个体意识,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谈及“动物只是按照它所属的那个种的尺度和需要来构造,而人懂得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来进行生产,并且懂得处处都把内在的尺度运用于对象”。这里可以理解动物只是为了生存而不具备人的潜在意识而立足于自然,而劳动者作为自身的主体可以根据自身的意识进行错综复杂的活劳动。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发挥群体的力量,体现社会属性而进行漫长的积累过程。这样人与人在社会上就懂得相互协作、共同劳动,实现生产与交换、消费与分配。这种劳动价值绝非简单的物质资料生产,同时也是一种人类历史的生产,由此创造人类历史。我用大段文字阐述劳动者之间的关系,还有一点,我就是想说明劳动者之所以存在于社会,具有社会性,就应该在不同历史时期发挥作用,从而更好地定位不同时期的自己,不论是无产者还是资产者都应该遵循规律,从事产生,创造价值,创造的目的在于你的出发点是为了生存还是他者。
  研究《资本论》第一卷中的劳动思想,劳动者需要通过将抽象的规定在整个大脑的思维中实现具体展开,比较简单的范畴可以表现一个比较不发展的整体处于支配地位关系或者一个比较发展整体的从属关系,这些内容在整体中向一个比较具体的范畴表现出来发展之前在历史上必然存在。而劳动者所创造出来的劳动不是工业劳动,不是商业劳动,也不是农业劳动,既是这种劳动又是那种劳动。劳动其实它不仅存在于范畴之上,而且在现实中都成为创造财富的一般手段,它不再是同某种特殊性的个人结合在一起规定,资本被资本家所操控,并且支配着整个资本主义经济市场,它必须是起点,也必然是终点,必须立足于土地所有制的空间范畴进行说明。
  三、《资本论》第一卷中有关理想劳动方式与劳动雇佣资本思想的展望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曾经谈及劳动的主体是劳动者,劳动的客体是自然物,劳动产品是资本家。关于异化劳动的规定,首先,劳动者与劳动产品异化,这就说明劳动的现实化是对劳动对象化的反映,劳动的非对象化反而表现为劳动者非对象化、外化的过程。其次,劳动者与劳动过程相异化、劳动者与人的类本质异化、人与人相异化。但是《资本论》第一卷所阐述的论点与此不同,它主要体现的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劳动者进行社会劳动本来就是一种异化的过程,违背自身的意愿,资本家对劳动的本质的界定就是对其进行剥夺,异化劳动其实是剥削的根源,剥削劳动取得的资本积累其实就是劳动异化的积累。
  因此,《资本论》第一卷有关资本生产的阐释对于理想劳动方式涉及一些新的见解。此卷认为,实现一种人与人之间的和谐,通过无产阶级的伟大革命斗争解放自身,从而使得劳动者只能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可以自由地支配自己的劳动行为,这样为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做铺垫。“社会化的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将合理的调节他们和自然之间的物质交换”。这就是说,劳动者把自身作为人的类本质存在物,就更不能盲目地消耗自身的力量以对自然进行不等价剥夺,而是协调自然关系,置身于共同控制下的物质交换。劳动者付出劳动是属于人类社会全体的劳动,而劳动资料属于全体社会共有,劳动者通过劳动生产的商品是属于社会的,因此,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下,社会需要需要按劳分配来均衡,劳动者通过合理利用劳动时间有计划地进行社会分配,用符合社会生产资源配置的分配手段稳定各种劳动职能。
  随着电子信息化、知识经济时代的迅速发展,知识、技术和才能形成巨大生产力,劳动对于资本发挥着举足轻重的支配地位。但是现在的历史时期为什么没有消除资本经济商品、货币、资本这些元素,或者说没有贸然消除私有制及市场经济呢?首先,笔者认为,私有制包括市场经濟都是符合时代历史特征的不变因子,随着社会财富的丰富,生产力水平发展程度已然很高,但是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潜力未被全部释放之前,资本主义不会走向灭亡,包括现在有的发达国家还存在一些能源问题及生态问题。这样,许多发达资本主义向不发大的资本主义实行转移而发达的资本主义则与之相反,也会导致国家物质匮乏,那么私有制经济和市场经济也必然复活。必须确保知识、技术、管理这些因变量保障其合法权益,从而不能脱离私有制经济和市场经济。再者,劳动者的需求发生变化,人根本道德的转变,劳动发挥主体力量不因谋生而被作为第一要义,人性可能会掺杂着贪念,包括工业文明的一些思想价值观念对人的思想根深蒂固,还没有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的一种创造性整合,因而充分地解释以上疑问。   当然,在早期资本主义和工业经济化时代,主要是通过雇佣劳动力创造剩余价值来实现,包括对于物质资本密集型产业的建设和鼓动及从事一些简单的密集型产业。其实,就我个人认为,劳动者其实是可以作为自身劳动力的所有者,并且通过对自身劳动力的所有权而获取一部分工资收入,劳动者自己勤劳劳动,积累和储蓄财富,他们可以不断积累资本,进行价值创业,可以将自己投资盈利的一部分服务于社会公益。当然可以投资项目、创业而加入资本的自由竞争之中,而在此我想谈谈有关劳动雇佣资本的典型。合作社的运行就是让每一位成员投入一定的资金或者生产资料,并且通过一种贷款或租赁来雇佣劳动以外资本,采取的民主决策、管理,按劳分配的模式,但是它与其他企业产权保持着边界。对于现今而言,知识技术型时代,拥有渊博的知识储备人才通过自有财产或者借贷款融入投资之中,这样就创造了一种生产条件,他们可以很快找到自身的投机渠道并且付诸实行,这就和早期资本主义时代资本家为获得盈利,剥夺劳动者自由自觉地劳动形态,让劳动者服从于资本家的严厉控制之下反复无酬劳动现象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话说回来,这种劳动雇佣资本和传统的一些企业一样必须遵循类似的游戏法则,包括现如今的股份制企业需要掌握一定的生产条件和要素及对劳动生产率和经济效益的贡献方能掌握股份,拥有不同量的知识拥厚者对股份或股权的要求是不同的。同时,对于利润及回报是不同的。我们不外乎还将这种现代知识经济作为市场经济,把商品、货币、价格、股权都作为与之交换的条件、运行机制和评价标尺,这样子我们又该如何确定劳动者的地位呢?不错,劳动作为资本分析,却是存在一些概念上的混乱。但是要阐释信息智能化时代的市场经济和以人为劳动核心和主导的私有制经济用相矛盾的语调分析必然勉为其难。正确的思路应该是以知识、技术、管理、才能作为生产要素的利润来源,将资本与劳动之间的矛盾演化为物质资本与复杂资本、大复杂资本与小复杂资本实践的矛盾。其中这种复杂资本解释为一种复杂劳动创造的资本化沉淀,复杂劳动也是简单劳动的转型,随工业文明知识作为物质资料生产成为生产要素具体表现为科学生产对于机器体系的搭建,这样掌握这些先进生产工具的人就在生产过程中占主导地位,从而形成以知识为武装核心的复杂资本。因此,实现资本的泛化,这是资本属性向劳动领域的扩张,让劳动取代物质资本地位,提高劳动者的地位,使之成为物质财富的拥护者。
  参考文献:
  [1][2][3]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132,170,277.
  [4][5]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6]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7]王江松.劳动者哲学概论[M].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5.
  [8]黄宏云.马克思《资本论》中的劳动概念[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2012.
  [9]谭苑苑.再谈《资本论》的劳动本体论-兼答胡岳岷教授[J].当代經济研究,2018(11).
  [10]付宏安,刘建涛.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主体思想及其彰显的时代价值[J].辽宁工业大学学报,2018(2).
  [11]张作云.马克思《资本论》的研究对象及其当代意义[J].当代经济研究,2018(2).
  [12]金碚.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现实意义及理论启示[J].中国工业经济,2016(6).
论文来源:《文教资料》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68704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