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陕西文化创意产业的创新之路

作者:未知

  【摘 要】近年来,陕西的文化创意产业取得了很大发展,但与全国平均水平及一线城市相比还有所不足。陕西历史文物的文化创意产品的发展现状也突出体现了这一情况。陕西历史文物经历了从文物复制品到文创产品的发展阶段,虽然获得了良好的口碑,但仍面临创意不足等一系列问题。因此,陕西文物文创产品应该充分利用陕西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政策支持和准确的文化品牌定位等平台,在重点开发既有文化品牌、完善产业链、引进和培养创意人才、满足消费者需求和创造消费需求等五大方面来进行创新。这是坚持文化自信,发展陕西经济和推广陕西文化的必由之路。
  【关键词】陕西;文化创意产业;历史文物;文创产品
  中图分类号:G12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03-0219-02
  近年来,陕西文化创意产业迅速发展,在文化旅游、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娱乐演出、文化创意产品等多个领域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在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同时,相关的科学研究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果。研究者们从经济、科技、文化、艺术等多个角度对文化创意产业进行了深入研究。无疑,这些研究对于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现状的反思和总结,对文化创意产业的更加健康和快速地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不容乐观的是,陕西本地的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尚未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在经济结构中的比例和产值也都有限。研究方面,关于陕西文化创意产业的相关研究主要集中在旅游、影视等方面,而对于陕西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及相关文化创意产品,尤其是关于陕西历史文物文创产品的研究还非常有限。
  一、陕西文物文创产品的发展现状
  陕西省拥有丰富的历史文物、历史遗迹等文化资源,吸引着国内外的游客和消费者。然而,由于文物遗迹等历史资源的珍贵性和特殊性,使得游客和消费者只能通过购买旅游纪念品的方式以达到纪念旅游、赠送亲友等目的。
  目前历史文物的旅游纪念品分为两种类型。
  第一种是传统的文物复制品。改革开放之后,我国的旅游业兴起,旅游纪念品成为消费者的重要选择。这类纪念品主要以图像制品、文物仿制品和文物造型的工艺品等形式为主,是旅游业发展早期的产物。这类文物复制品是陕西省旅游业兴起时出现的第一批旅游纪念品,也是承载和传播陕西历史文化资源的重要媒介。由于早期市场秩序混乱,对知识产权保护不力,导致此类文物复制品大量出现。另外,早期的文物复制品是对历史文物的简单复制,并未整合创意与新技术,其推广和销售方式也以传统方式为主。因此,其在消费结构、消费需求、消费方式等方面都已不能满足新时代消费者的需求。
  第二种是历史文物的文化创意产品。近20年来随着产业结构的转型,历史文物的文化创意产品的开发成为了各地区重点发展方向。如台北故宫博物院自2000年起,与多家知名设计公司合作,推出了一系列创意十足、品质精良的文创产品。与此同时,北京、上海、苏州、西安等地的博物馆也纷纷开发本地的文物资源,设计出了大量更加符合现代消费者需求的文创产品。2016年以来,陕西历史博物馆与陕文投集团联合出品的“唐妞”系列、“兵兵有礼”系列、“唐宝贝”系列书包,以及以唐三彩为设计灵感的梦幻三彩系列钱包、背包等,受到广泛关注。尤其是“唐妞”系列和“兵兵有礼”系列,在历史文物原本特征的基础上,添加了动漫、表情、动作和故事等时尚元素与艺术元素,生产了玩偶、抱枕、钥匙扣等多种周边产品。将时尚元素、艺术特征与实用功能相结合,将创意十足的设计与高科技手段巧妙融合,使原本冷冰冰的历史文化传统和远离生活的艺术精品走入日常生活,丰富和满足人们的文化需求和审美需求,体现了文化创意产业的本质特征。
  然而,陕西文创产品的开发还处于起步阶段。其产品设计还有模仿故宫文创产品的痕迹,推广方式也较为传统和保守。要形成陕西独有的文化品牌,开发设计陕西特色的文创产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二、陕西文物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平台
  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能够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改变传统的经济结构,且节约能源,产品附加值高,是传承和推广中国文化的最新方式和重要途径。目前,陕西的文化创意产业虽然每年都有较大的发展,但还没有达到占GDP比重5%的目标。要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必须充分利用现有平台。
  第一,陕西历史文化资源丰富。陕西省內各个地区都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这形成了陕西省实现社会全面发展的重要契机。省会西安是十三朝古都,在中国历史上有着重要的影响。周边城市如咸阳、宝鸡、汉中、延安等,也都是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发源地和文化重心。随着新时代对文化遗址的开发和历史研究的不断深入,陕西省内的各个地区越发显示出了丰富厚重的历史文化资源。
  第二,政策的支持。“十二五”以来,文化产业的大发展是全国和各地区的重要目标。陕西省也根据国家的政策导向,制定了一系列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具体政策,并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历史文物的文创产品开发,应该充分根据政策的导向,争取投资,吸纳人才,促进文创产品的开发与推广。
  第三,文化品牌定位准确。陕西省重点开发周文化、秦文化、汉文化、唐文化等历史文化资源。西安的文化品牌定位也包括了盛世文化、丝路文化、红色文化。这是对陕西省文化品牌最准确的定位。将历史文化资源作为陕西省发展经济和推广文化的重要资源,需要的正是这份文化自信和眼光。
  三、陕西文物文化创意产品的发展方向
  近年来,陕西的文化创意产业虽然保持着持续增长的趋势,但与全国的平均水平,以及许多省市的发展还有着较大的差距。《陕西文化产业与全国文化产业发展对比分析》中提到,2014年,陕西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3.65%,较全国水平3.76%低0.11个百分点。具体到文物的文创产品方面,又有着更大的差距。文创产品更良性的开发与推广,亟需协同多方主体,协同创新,才能迈进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前列。   第一,结合政策,重点开发现有文化品牌。政策的导向对于一项产业的影响是巨大的,无论是投资的金额、分配的比例,还是吸引投资商的数量和质量方面。文创产品的开发,应该在充分研究政策的基础上,设计开发更符合文化政策和更具创意的文化创意项目,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各方资金的支持,促进更多项目的落实。
  第二,完善产业链。文化创意产业是一个集文化、知识、创意、科技为一体的新兴产业。历史文物文创产品的开发,也需要在完善的产业链的基础上才能成功。2016年陕西省历史博物馆推出的“唐妞”和“兵兵有礼”系列产品,它们的开发便是在整合多方面主体的基础上才取得成功的。然而,它们的不足,也体现了产业链不够完善的问题。这主要表现在:一是创意的原创性不足。它们的创意来源与设计理念和推广方式,效仿故宫博物院的痕迹明显。二是推广和销售的渠道也过于传统和保守。“唐妞”和“兵兵有礼”还未充分利用现代媒体和销售方式,如建设网站、举办主题讲座等方式,被更多的消费者所了解和购买。
  第三,引进、培养创意人才。创意人才是文化创意产业的核心,也是产业链的中心。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必须广泛吸纳和培养创意人才。只有从政策、资金等方面投资和吸引创意人才,才能真正快速地促进文创产品的开发。此外,不但要吸纳和引进国内外的创意人才,更要注意利用陕西本地丰富的教育、科研资源,培养更多的本土创意人才。如政府、博物馆、企业等可举办各种主题的创意大赛、设计大赛,对人才进行专项培养和选拔。
  第四,了解消费者心理,满足消费需求。文化创意产品需要充分了解消费者的消费心理。一个产品必须建立在回应消费者心理和时代精神、消费文化等的基础上,甚至要比消费者自身还要清楚他们需要的设计、功能和审美元素。“唐妞”和“兵兵有礼”系列产品的设计体现了当下消费者的心理需求。它们都以“可爱”“萌”为特点,正是針对年轻消费群体的审美心理和流行文化设计的。然而其不足也在于对于消费需求的了解还不够深入,如年轻的消费者更注重个性化和参与度高的产品体验,这也是未来文创产品设计的重要方向。
  第五,坚定文化自信,树立文化传承责任感,创造消费需求。创意产业除了满足消费者需求外,更要注意引导和创造消费需求。创意产业的设计者应有更大的魄力,为消费者创造需求和引领消费文化。历史文物的文创产业应具有这样的自信和眼光,以一个文化传承者的身份,培养和熏陶消费者对历史文化的热爱。在此基础上设计出的文创产品自然能够获得更大的成功。如台北故宫博物院会定期举办专题讲座和培训班,向大众普及历史文化知识,培养对历史文物的审美眼光。在此基础上,以历史文物中的纹饰、人物的服饰等元素创作出的文创产品,能达到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和培养消费需求的双重目的。
  文化创意产业,是我国乃至全世界在新时代发展经济的重要方向。陕西省拥有中国历史上至少一半的历史文化资源和地位优势,更要大力传承和推广本地的历史文化,充分利用丰富的文化资源优势,做好经济发展的转型。历史文物的文化创意产品,是陕西省文化创意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目前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但只要充分利用现有的发展平台,对现有的发展情况不断总结经验,从多方面进行开发和创新,使得历史变得鲜活生动,一定可以走出陕西、走出中国,在世界范围内产生重大影响力,为经济产业结构调整和中华民族文化复兴作出贡献。
  参考文献:
  [1]陕西省统计局.陕西文化产业与全国文化产业发展对比分析[EB/OL].陕西省统计局官方网站,2016-5-6.
  [2]金元浦.当代世界创意产业的概念及其特征[J].电影艺术,2006(5).
  [3]蔡荣生,王勇.国内外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政策研究[J].中国软科学,2009(8).
  [4]李雪茹,白少君,瞿小璐.“政产学研用”协同创新模式解析—以西安曲江文化创意产业为例[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2(22).
  [5]李寅飞.两岸故宫博物院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比较研究[J].兰台世界,2015(1)上旬刊.
论文来源:《戏剧之家》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688173.htm